🏡
PTT小說網
x
    血紅色長矛足有碗口那麼粗,穿透聶林的聖軀,隨即,一道道腐蝕性力量蔓延出來,掠奪他體內的生命精氣。

    “死神……騎士……”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聶林渾身的血管和經脈都變成黑色,皮膚快速膨脹,如同一個吹大的氣球。

    傷得太重,根本逃不掉。

    聶林想要自爆氣海,與死神騎士同歸於盡。

    死神騎士相當冷漠,手臂一扭,血紅色長矛先一步穿透聶林的氣海,隨後,長矛向下一垂,連同聶林的屍體,插在了地上。

    血神教的十大宮主之一,一位玄黃境的聖者,便是隕落在此地。

    死神騎士站在地龍的背上,穿着十聖血鎧,身軀挺拔,渾身都散發出森然的寒氣,殺死一位玄黃境聖者,如同殺豬屠狗一樣,沒有讓他生出任何情緒波動。

    坤字天宮的兩位副宮主,堯涵和木長風,都是露出驚駭的神色。

    “那是不死神殿的死神騎士,我們趕快逃。”

    兩位副宮主感到發憷,同時激發出逃生祕術,向着兩個不同的方向衝出去。因爲他們爆發出來的速度太快,使得空氣發生一連串爆響,留下兩道火焰光路。

    “死神之光。”

    死神騎士拔出血紅色長矛,又猛然擊在地面。

    “譁——”

    一個血紅色的光圈顯現出來,籠罩方圓百里。

    從高空向下望去,地面上,很像是出現了一條環形的血河,散發出妖異的光芒。

    堯涵和木長風沒能逃走,同時撞擊在光圈上面,身體向後倒飛。

    死神騎士從身後抓住堯涵的雙肩,兩隻鐵臂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壓制得她渾身無法動彈,所有聖力都像是消失了一樣。

    堯涵十分驚恐,作爲一位高高在上的上境聖者,什麼時候遭遇過這樣的危機?

    下一刻,堯涵只感覺脖子一痛,頸部大動脈已經被咬斷。

    死神騎士面部的鎧甲消失不見,露出一張猙獰的臉,使用鋒利的獠牙,咬在堯涵的頸部,瘋狂的吞飲聖血。

    “啊……不要……本聖與你玉石俱焚……”

    堯涵猛烈掙扎,同時,引動氣海中的聖氣,想要自爆。

    死神騎士的雙目,露出冷銳的神色,嘶吼一聲,張開血盆大口,咬碎堯涵的頸部,接着是頭顱,最後,將她的半個身體都吞入腹中。

    那畫面極其殘忍和血腥,看得姚生都頭皮發麻,恨不得立即轉身逃走。可是,見識過死神騎士的強大實力之後,他又不敢逃。

    另一頭,木長風是真的受到驚嚇,知道逃不掉,於是,立即向死神騎士衝過去,引爆了氣海。

    死神騎士也察覺到危險,丟掉堯涵的半截屍身,抓起碗口粗的長矛,橫向一掃,劈在木長風的腰腹位置。

    “嘭。”

    木長風向後飛出去,一直飛到十數裏之外,聖軀纔是爆裂而開,釋放出毀滅性的力量。

    一位上境聖者自爆,造成的破壞力,不是常人可以想象。

    “轟隆隆。”

    方圓數百里的大地,完全化爲一片火海,所有山嶽全部都崩塌,所有湖泊全部都乾枯。甚至,千里之外的地域,也遭到一定程度的波及。

    姚生本來就待在外圍,木長風自爆的時候,他在第一時間衝入進地底,一直深入到地底一千多米,總算是保住一條性命。

    他從地底爬出,看着眼前冒着黑煙的焦土,道:“木長風也是一個狠茬子,修煉數百年纔有現在的境界,卻毫不猶豫就自爆氣海和聖源。”

    姚生進行換位思考,若是自己也被逼入絕境,會不會也選擇和對手同歸於盡?

    “同歸於盡”四個字,說得輕鬆,做起來卻很難。

    數百年修煉,多麼不容易的事,卻要自己殺了自己,誰會甘心?

    姚生從地上爬了起來,準備離開。

    驀地,他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冰寒的氣息,微微一震,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向後望去。

    “噠噠。”

    死神騎士從火焰之中走了出來,依舊穿着十聖血鎧,手持長矛,與從地獄走出的死神似乎沒有什麼區別。

    木長風自爆造成的毀滅力,的確相當恐怖。可是,死神騎士卻並沒有在中心位置,相隔有十多裏的距離。

    而且,死神騎士穿有十聖血鎧,所以保住了一條性命。

    “一位上境聖者自爆,竟然也殺不了他,也太變態。”

    姚生的背心冒冷汗,無法繼續邁出腳步,硬生生的站在那裏。

    死神騎士的雙目,從鎧甲中顯露出來,瞪了姚生一眼,道:“既然你已經歸順本座,還不下跪行禮?”

    “做爲聖者,無須向任何生靈下跪。”姚生道。

    “不跪就是死。”

    死神騎士舉起長矛,攜帶一股銳利的勁氣,指向姚生的眉心。

    姚生知道死神騎士肯定受了相當嚴重的傷勢,並不在巔峯狀態,只要拼一把,或許可以將他擊殺。

    但是,先前死神騎士表現出來的戰力和氣場都太嚇人,在姚生的心中埋下了恐懼因子,就算明知死神騎士受了重傷,他也不敢向死神騎士出手。

    經過一番激烈的心理掙扎,姚生最終還是單膝跪下,雙手抱拳,道:“拜見死神騎士大人。”

    “哼。”

    死神騎士收回長矛,一雙猩紅的眼睛,向天邊望去。

    四個黑色的小點,快速飛了過來。

    隨着黑色小點越來越近,姚生終於看清,那是四位長着肉翼的不死血族聖者,有男有女,身上的氣息都很強大。

    其中一位不死血族聖者,顯得頗爲蒼老,滿臉皺紋,穿着印着月亮圖文的銀袍,手持一根銀色的聖杖。

    “不死神殿的銀袍長老。”

    姚生猜出那位老者的身份,暗暗有些吃驚。

    那位銀袍長老,名叫雅舍聖者,聲音有些沙啞,道:“不死神殿傳來訊息,幾乎已經確定,血神教教主顧臨風,就是時空傳人張若塵。”

    姚生相當震驚,覺得不可思議,忍不住道:“怎麼可能?”

    雅舍聖者冷冷的瞥了姚生一眼,道:“不死神殿傳出的消息,就算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也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準確性。”

    死神騎士道:“顧臨風在血神教?”

    雅舍聖者搖了搖頭,道:“根據不死神殿傳來的消息,顧臨風正在趕去青黎郡的太陰古城,應該是想要通過太陰古城的空間蟲洞,前往東域。”

    “好,現在就去截殺他。”死神騎士說道。

    “你傷得很重,休養一段時間,再去對付顧臨風也不遲。”雅舍聖者說道。

    姚生也算是聽明白,死神騎士、銀袍長老,還有不死血族的三大聖者,竟然都是來殺顧臨風。

    姚生也對顧臨風恨之入骨,若不是此人,他現在已經是血神教的高層之一,而不是一位死神騎士的僕從。

    姚生嗤笑了一聲,有些傲然的挺着胸膛,道:“顧臨風只是剛剛達到肉身成聖,戰力並不算強大,以我的實力,也能將他鎮殺。就算他真是時空傳人張若塵,能夠使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戰力也不會太強。他的境界,已經限制了他的實力。”

    死神騎士對顧臨風和張若塵的實力有所瞭解,聽完姚生的話,便是點了點頭,道:“出發,前往太陰古城。”

    ……

    …………

    太陰古城,位於天台州的青黎郡,上古時期就已經建立,歷史悠久,曾有無數聖賢在這裏留下遺蹟。

    太陰古城的確是有一座空間蟲洞,連接着東域的兩儀宗。

    正是這個原因,城中的修士,絕大多數都是兩儀宗的弟子。

    這裏是兩儀宗與中域溝通的橋樑,同時,中域的修士前往東域,很多也會來到太陰古城借道。

    張若塵換上了一件兩儀宗外門弟子的道袍,又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枚外門弟子的令牌,大搖大擺,走入進城中。

    經過一番質詢,張若塵得知,今夜亥時。空間蟲洞纔會開啓,到時候,會有大批修士前往東域。

    小黑變得只有拳頭大小,趴在張若塵的左肩,看出張若塵十分急切,道:“你不用那麼擔心,死神騎士未必知道你的行蹤。”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倒是不擔心死神騎士,畢竟,這裏是太陰古城,肯定有兩儀宗的聖境人物鎮守,即便死神騎士追上來,也未必能夠攻破城池。當然,死神騎士真的追了上來,反而可以讓我確定不死神殿有精神力大聖。如此一來,接下來的行動,我會做出相應的改變。”

    “那你在擔心什麼?”小黑說道。

    “我擔心黃師姐會追上來。”張若塵道。

    小黑嘻嘻的一笑:“精神力大聖能夠推算出你的行蹤,還好理解。難道黃煙塵那個黃毛丫頭,也能推算出你的行蹤?”

    “我能夠感受到,她已經越來越近,那是一種相當奇妙的感覺。”張若塵肅然的說道。

    自從在聖明城與黃煙塵再次相遇,張若塵就發現,他與黃煙塵之間出現了一種玄之又玄的感應。

    兩人離得越近,那種感應也就越是明顯。

    張若塵輕輕一嘆,不再多想,道:“反正今晚亥時空間蟲洞纔會開啓,我們去太陰古城逛一逛,說不一定會有意外的收穫。”

    “進入蠻荒相當危險,的確應該提前購買一些護身寶物,或者是厲害的攻擊寶物。反正你的身上不缺聖石。”小黑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