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望着青易聖者的屍體墜落下來,姚生、萬鑫聖者、雅舍聖者皆是感覺到心驚肉跳。

    劍修,在同境界,堪稱最強。

    可是具有劍聖資質的青易聖者,卻被張若塵一劍秒殺,讓人怎麼能不驚?怎麼能不懼?

    “張若塵竟然將劍六都修煉到大圓滿,恐怕要不了多久,便會領悟劍七,成爲新一代劍聖。”

    “據說,張若塵的沉淵劍,與女皇的滴血劍,乃是使用同一種材料鑄煉出來。本來以爲只是傳說,如今看來,還真有幾分可能性。”

    “沉淵劍比傳說中還要鋒利,僅僅一劍就擊斷一柄千紋聖器級別的聖劍,簡直無法抵擋。”

    一劍擊殺青易聖者,張若塵展現出絕代風采,如同一位白衣劍聖出世。

    沉淵古劍煉化了青易聖者的千紋聖劍,劍體上,光芒暴漲。

    它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飛了回來,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顯化出成千上萬道劍影。

    姚生、萬鑫聖者、雅舍聖者的聖目,全部都凝視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

    他們也認爲,張若塵只是憑藉沉淵劍才能擊殺青易聖者,要不然,以青易聖者的修爲,肯定能夠抵擋住他的攻擊。

    “沉淵劍必定是一件神兵利器,不僅可以斬斷千紋聖器,而且,還能煉化千紋聖器提升自身的品級,必須將它奪下來,帶回去獻給血帝大人。”

    萬鑫聖者的心中如此想着,卻沒有貿然出手,不想步空域聖者和青易聖者的後塵。

    萬鑫聖者的目光,向死神騎士和雅舍聖者盯過去,希望他們二人能夠打頭陣。

    死神騎士和雅舍聖者的修爲都遠遠超過上境聖者,只要他們任何一人出手,張若塵也都休想再翻起什麼大浪。

    雅舍聖者站了出來,單手託着青銅圓盤,沉聲道:“時空傳人,先前本長老的確是低估了你,讓你在出其不意之下接連殺死空域聖者和青易聖者。接下來,你不會再有任何機會。”

    “譁——”

    在雅舍聖者的精神力催動之下,青銅圓盤急速旋轉,在圓盤的中心,飛出一根血紅色的光柱。

    那是精神力凝聚而成,專門攻擊修士的精神意志和聖魂,一般的防禦手段,根本抵擋不住。

    張若塵再次施展出空間挪移,橫跨數十丈的空間距離,出現到雅舍聖者的頭頂上方,一劍刺下去。

    黑色的劍芒,從劍尖****出來。

    雅舍聖者並沒有慌亂,一雙蒼老的眼睛之中,反而閃過一道譏諷的神情,左腳微微一移,身體側開。

    在雅舍聖者的身後,同樣穿着十聖血鎧的死神騎士顯現出來,雙手抓着長矛,猛然擊了出去。

    長矛與戰劍對擊。

    “哧哧。”

    長矛上,冒出一連串火花。

    兩股力量對撞產生出來的能量,使得空間都在微微震動。

    張若塵向右橫飛出去,撞在一棟六層樓臺上面,穿透牆壁,轟的一聲,墜落到地上。

    “好強大的力量。”

    張若塵一隻手撐地,一隻手握劍,雙目緊緊的盯着不遠處的死神騎士。

    死神騎士的聲音冰冷,道:“若不是我受了重傷,剛纔那一擊,足以殺死你。”?姚生出現到張若塵左側,道:“來到太陰古城之前,我也受了很重的傷勢,要不然,先前的對決,你根本佔不了上風。”?萬鑫聖者來到張若塵的身後,一言不發,只是雙手交疊,兩根食指冒出璀璨的聖芒,正在凝聚指勁。

    雅舍聖者腳踩虛空,出現在張若塵的右側。

    雅舍聖者手中的青銅圓盤飛起來,翻轉了一下,變得足有簸箕那麼巨大,不停旋轉,在圓盤的中心,孕育着一團赤紅色的能量。

    張若塵的四個方位,全部都被封死,可謂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張若塵,你能夠殺死空域聖者和青易聖者,已經是相當了不起。不過,也該到此爲止,接下來,你不會再有任何機會。”雅舍聖者說道。

    張若塵重新站直身體,顯得頗爲灑脫,笑道:“若是我要走,你們就算聯手,也攔不住我。”

    “你是想要藉助空間力量遁走?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今天走不了。”

    死神騎士舉起血紅色長矛,向地面一擊,長嘯一聲:“死神之光。”

    一道直徑百里的血紅色光環,顯現出來,將整個太陰古城都籠罩進去,同時也禁錮住空間,避免張若塵使用空間挪移的手段逃走。

    “現在,你還認爲自己走得掉嗎?”

    死神騎士的聲音十分冷沉,帶有一種壓迫性,自認爲已經鎖定勝局,掌握了張若塵的生死。

    張若塵調動空間力量,嘗試進行空間挪移,卻發現空間變得異常穩固,根本無法在裡面穿梭。

    不過,張若塵沒有驚慌,輕輕的一笑:“不死神殿的手段,果然非同一般。不過,你們難道以爲我的底牌只有空間力量嗎?”

    “無論你有什麼手段,也無法改變今日必死的結局。”雅舍聖者冷峭的說道。

    張若塵十分清楚,以他現在的修爲,即便有龍靈瘋牛酒的加持,與死神騎士和雅舍聖者依舊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既然如此,也就沒必要與他們硬拼。

    今日,能夠斬殺兩位上境聖者,已經算是大獲全勝。

    “是嗎?”

    張若塵的手指在衣袖裡面一摸,兩指之間,出現了一道符籙,舉在半空,道:“閣下是不死神殿的銀袍長老,見識很廣,必定認識這一張符籙吧?”?雅舍聖者的目光鎖定在符籙上面,仔細觀察,很快就將它認出來,道:“一劫,二劫,三劫,四劫……五劫鎮聖符。快退,不要靠近他。”

    雅舍聖者十分驚恐,第一時間向後逃遁,一直衝出太陰古城才停了下來。

    姚生和萬鑫聖者也知道五劫鎮聖符的厲害,也逃出太陰古城,儘可能離張若塵遠一些。

    唯獨只有死神騎士卻依舊站在原地,顯得從容鎮定,道:“我不信你敢打出五階鎮聖符,除非,你想將整個太陰古城中的人族修士全部都殺死。”

    五階鎮聖符的確是有恐怖絕倫的威力,能夠滅殺聖者,可是,真要在太陰古城中使用,恐怕城中的修士全部都要灰飛煙滅。

    正是看出這一點,死神騎士也就一點都不畏懼五劫鎮聖符。

    青峰聖者卻不敢放鬆警惕,繃緊了神經,生怕張若塵真的引動五劫鎮聖符,到時候數十萬人族修士都要成爲死神騎士的陪葬品。

    “張若塵,千萬不要引動五劫鎮聖符,冷靜一點,兩儀宗的大人物很快就要趕到,到時候,血族聖者一個也逃不掉。”青峰聖者道。

    張若塵搖頭一嘆,本來還打算使用五劫鎮聖符嚇一嚇不死血族的諸聖,現在看來這一招根本就不管用。

    沒辦法,還是隻能硬拼。

    張若塵收起五劫鎮聖符,道:“好吧!那就不使用五劫鎮聖符。”

    雅舍聖者、姚生、萬鑫聖者知道張若塵在太陰古城不敢使用五劫鎮聖符,於是,再次衝進城中。

    “掌握有五劫鎮聖符又如何,還不是隻有死路一條。”姚生的女性身軀的嘴裡發出陰測測的笑聲。

    “爲何非要逼我?”張若塵道。

    “逼你又如何,你敢動用五劫鎮聖符嗎?”萬鑫聖者認爲已經掌握張若塵的弱點,肆無忌憚的長笑了一聲。

    張若塵懶得理會他們,只是擡起頭來,向上方望去。

    “他在看什麼?”

    不死血族的諸聖和太陰古城中的修士,也都擡起頭來,只見,太陰古城的上空,出現一片黑壓壓的雷雲,遮住了星空和明月。

    雷雲變得越來越厚,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越來越強大,使得天空也都越來越矮。

    “嘩啦。”

    黑雲中,有水桶那麼粗的雷電穿梭,傳出的聲音,震得太陰古城輕輕顫動。

    “我就要渡第三次準聖劫,劫雲下方的準聖和聖者都會被鎖定,現在,你們逃不逃呢?”

    即便是要渡劫,張若塵也顯得很淡然。

    誰能料到,在這麼危險的時刻,張若塵還敢渡生死劫?

    他是不要命了嗎?

    “真是一個瘋子……”

    姚生恨得咬牙切齒,向死神騎士盯了過去,很想知道,他會做出怎樣的決定?

    “張若塵是想反客爲主,只要我們撤出太陰古城,他肯定會立即使用出五劫鎮聖符。現在,我們只有一條路,在雷劫降臨之前,全力以赴出手,鎮殺張若塵。”

    死神騎士的意志十分堅定,右腳在地面一踩,身體猶如離弦之箭衝出去,手中的長矛,刺向張若塵的胸腹。

    張若塵將全身聖氣都調動出來,源源不斷注入進沉淵古劍,劍體上,一連浮現出三千道銘紋。

    “轟隆。”

    毀滅性的劍氣涌出來,向死神騎士揮斬過去。

    死神騎士受了重傷,張若塵卻有龍星瘋牛酒的加持,此消彼長之下,張若塵竟是能夠與死神騎士抗衡數招。

    死神騎士沒能殺死張若塵,劫雲中,雷電卻降落下來,不僅僅只是擊向張若塵,太陰古城中,所有準聖和聖者都遭到攻擊。

    “快逃出太陰古城,要不然,我們會死在雷劫之中。”

    萬鑫聖者再也笑不出來,抵擋住第一道雷電之後,便是展開背上的一對血翼,急速向城外飛去,想要逃出劫雲籠罩的區域。

    “現在纔想逃,已經遲了!”

    劫雲中,張若塵顯得生龍活虎,施展出全速,很快就追上萬鑫聖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