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生死劫是最恐怖的一劫,很多天才都是死在這一劫。劫雷很快就會再次落下,你不要命了嗎?”

    萬鑫聖者的嘴裏,發出嘶吼聲,同時,全力以赴扇動血翼,向遠處逃遁。

    “我被劫雷劈死之前,必定先斬了你。”張若塵道。

    隨着張若塵衝向萬鑫聖者,天空的劫雲,也跟着飛過去。一道道粗壯的雷電扭纏在一起,嘩啦一聲,擊落下去。

    “轟!”

    “轟隆!”

    張若塵和萬鑫聖者都被劫雷擊中,身體一顫,同時墜落到地面。

    張若塵的肉身強大,全身一百四十四竅全部都打開,散發出明亮的聖光,抵擋住雷電的力量。

    然而,萬鑫聖者的肉身卻沒有那麼強,皮膚被劈得焦黑,猶如變成一塊焦炭,渾身冒出黑煙。

    “劍六。”

    張若塵調動出強大的劍意,雙手平舉沉淵古劍,向前推送,一劍刺向萬鑫聖者的背心。

    “玄紀指。”

    萬鑫聖者的腳掌一踩,飛躍了起來,臨空轉身,捏出一道指勁,一指擊出去,與沉淵古劍碰撞在一起。

    “噗嗤。”

    劍尖的位置,聖血飛濺出來。

    萬鑫聖者凝聚出來的聖力,全部都崩散,拋飛了出去,一條右臂,也被劍氣攪得粉碎。

    “難怪青易聖者被他一劍擊殺,沉淵劍和劍六結合在一起,的確是無法抵擋。”

    萬鑫聖者心知不是張若塵的對手,不再猶豫,激發出逃生祕術,爆發出超越剛纔五倍的速度。

    如此驚人的速度,即便是通天境聖者,也休想追上。

    “給我撕裂。”

    張若塵的手掌向前一抓,撕裂開空間,形成一道數十丈長的裂縫,斬斷萬鑫聖者的去路。

    他們已經衝出太陰古城,不在死神之光的範圍內,自然可以使用出空間裂縫的手段。

    萬鑫聖者強行改變方向,避開前方破碎的空間。

    “走不掉。”張若塵冷喝一聲。

    一道黑色劍芒,從萬鑫聖者的側面飛出來,劈在他的脖子上面,斬斷了他的頭顱。

    即便失去頭顱,萬鑫聖者卻依舊沒有死去。

    他的無頭身軀,打出兩道聖術級別的指法,擊在張若塵的胸口。

    “嘭。”

    張若塵向後倒飛出去,撞擊在太陰古城的城牆上面,身體直接鑲嵌進去。

    萬鑫聖者的兩道指勁,分別擊在張若塵的心臟和肺葉,即便有十聖血鎧的抵擋,依舊讓張若塵感到無比疼痛,喉嚨腥甜,嘴裏流出鮮血。

    心臟和肺葉都受了不輕的損傷。

    “上境聖者的臨死反撲,真不是一般的恐怖。”張若塵暗道。

    “轟隆。”

    劫雲中,更加粗大的雷電降落下來,擊在張若塵和萬鑫聖者的身上。

    張若塵抵擋住這一道雷電,耳邊卻傳來兩聲爆響。他向爆響聲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不遠處,萬鑫聖者的無投身和頭顱,竟然都被雷電擊中,爆碎成了血霧。

    一具骨架和一顆骷髏頭,掉落在地上。

    又一位上境聖者隕落。

    張若塵檢查體內的傷勢,發現自己傷得較重,不敢再去對付別的不死血族聖者,全力以赴渡劫。

    他盤坐在地上,服下療傷丹藥,一邊療傷,一邊對抗雷劫。?死神騎士、姚生、雅舍先生都逃出雷劫所在的那片區域,到達三百里外,站在一座山麓上面,眺望太陰古城的方向。

    “萬鑫聖者被鎮殺了!張若塵還真是夠狠,在渡劫的時候,也能拼殺一位聖者。”

    姚生感覺到心有餘悸,暗暗慶幸,張若塵追殺的不是他。要不然,他就算能夠抵擋住張若塵的攻擊,恐怕也會被雷劫劈死。

    雅舍聖者的臉色凝重,道:“張若塵纔是二劫準聖,已經如此厲害。一旦渡過第三次準聖劫,戰力肯定更上一層樓。”

    “那就先滅了他。”

    死神騎士感覺到相當丟臉,對付一個準聖而已,竟然一連損失三位上境聖者。

    今日,若是不殺死張若塵,他將成爲死神騎士之中的恥辱。

    死神騎士抓起血紅色的長矛,將渾身聖氣全部都灌注進去,隨後,雙臂發力,向太陰古城的方向投射。

    長矛猶如一顆流星飛在夜空中,釋放出赤紅色的烈焰,直指盤坐在城牆下方的張若塵。

    眼看張若塵就要被長矛擊穿,忽然,一座黑色的陣盤,在張若塵的前方顯現出來。

    陣盤的直徑,足有一百多丈長,很像是一個圓形的盾印。

    血紅色的長矛,與陣盤碰撞在一起,頃刻間,速度銳減,最後完全停了下來。

    太陰古城中的修士,全部都鬆了一口氣。

    “居然有陣法高手,抵擋住死神騎士的全力一擊。”

    “幸好擋了下來,要是血紅色長矛的這一擊落下,恐怕大半個太陰古城都要毀滅。”

    ……

    衆人都以爲是兩儀宗的大人物趕到,不過,很快就有人發現,圓形陣盤的下方,明明站着一隻肥貓。

    那隻肥貓,也就只有一尺高,兩隻爪子站在地上,兩隻爪子撐起陣盤。

    誰能想到,居然是它擋住了死神騎士的攻擊?

    那隻黑色的肥貓張開嘴巴,露出尖銳的牙齒,道:“本皇不發威,真以爲本皇是一隻病貓?”

    它舉在頭頂的陣盤,竟是將劫雲中的部分雷電吸了過去。

    數百道紫色的雷電,出現在陣盤之中,緊接着,陣盤飛了起來,向三百里外的死神騎士、姚生、雅舍聖者鎮壓過去。

    “這就是傳說中張若塵養的那隻貓?”

    雅舍聖者早就聽說過張若塵的身邊跟着一隻十分厲害的貓,因此,不敢輕視小黑。

    他的食指和中指並在一起,強大的精神力,從指尖涌出,注入青銅圓盤。

    青銅圓盤飛了出去,在半空,與雷電陣盤發生大碰撞。

    小黑和雅舍聖者明明相隔數百里的距離,卻在鬥法,都想鎮壓對方。

    “轟隆隆。”

    青銅圓盤和雷電陣盤一連對擊數十次,打得方圓數百里之地都是一片混亂,很多地方都化爲焦土。

    “一隻貓而已,要不要這麼威猛,竟然與不死神殿的銀袍長老拼得不相上下。”

    “兩儀宗的大人物怎麼還沒有趕到?”

    “劫雷越來越強大,也不知張若塵能不能扛過去?”

    城中的人族修士,全部都感到揪心,迫切希望兩儀宗的大人物快些趕過來,以強勢的手段誅殺死神騎士。

    可是,兩儀宗的大人物,卻始終沒有趕過來,越是等待,越是讓人感到失望。

    天空已經降下七十二道劫雷,只要張若塵再扛過九道,也就渡過第三次準聖劫——生死劫。

    一位兩儀宗的女弟子,捏緊了一雙玉手,緊張得屏住呼吸:“真希望張若塵快些渡過生死劫,使用五劫鎮聖符,將剩下的不死血族聖者全部滅掉,那才大快人心。”

    趁着小黑被雅舍聖者牽制住,站在三百里外的死神騎士和姚生,接連不斷打出攻擊手段,源源不斷擊向張若塵。

    食聖花從張若塵的體內衝出來,化爲一株萬丈長的藤蔓,抵擋住死神騎士和姚生的攻擊,爲張若塵渡劫爭取時間。

    不過,死神騎士和姚生的修爲都在食聖花之上,很快就將食聖花重創,藤蔓和葉片都被打得焦黑。

    在雷劫的外圍區域,黃煙塵和青墨站在半空,腳踩雲霞,在她們的頭頂,則是一輪皎潔的明月。

    在月光的映照下,黃煙塵的肌膚比聖玉都要晶瑩剔透,幽藍色的長髮散發出一粒粒光點,給人一種清冷而又絕塵的氣質。

    青墨抿着嘴脣,道:“郡主,我們還是出手吧!就憑那隻肥貓,根本擋不住三大聖者。”

    “再等一等,我想看看他的潛力極限在哪裏。”

    黃煙塵的目光平靜如水,盯着盤坐在城牆下方的張若塵,很想知道,憑藉他自己的力量,能不能化解眼前的危機?

    太陰古城的城牆下方,食聖花的藤蔓幾乎被打得廢掉,只能收縮回張若塵的體內。

    “張若塵……我已經盡力……接下來……只能靠你自己……”

    食聖花的聲音,相當虛弱,說完這一句,就陷入沉睡。

    生死劫,一共要經受八十一道劫雷的洗禮,如今,張若塵已經承受了七十六劫雷,很快就要扛過去。

    可是,繼續盤坐在城下渡劫,他肯定會被死神騎士和姚生轟殺。

    到了這一步,也就只能戰。

    張若塵豁然站起身來,鎖定死神騎士和姚生所在的方位,向前跨出一步,施展出空間大挪移,直接到達一百多裏之外。

    緊接着,又施展出第二次空間大挪移。

    “剛纔渡劫的時候,張若塵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勢,肯定相當虛弱,你去將他截殺。”

    死神騎士給姚生下出一道命令。

    姚生很想咒罵死神騎士,誰都知道,張若塵就算再虛弱,也掌握有五劫鎮聖符,誰第一個衝上去,誰就第一個死。

    很明顯,死神騎士派遣他先去對付張若塵,就是想要利用他,廢掉張若塵的五劫鎮聖符。

    明知是送死,姚生怎麼可能還衝上去?

    姚生根本不理會死神騎士的命令,施展出逃生祕術,竟然直接逃走。

    “貪生怕死之徒。”

    死神騎士的雙手捏成拳印,嘴裏發出一道憤怒的聲音。最終,他還是沒有去殺姚生,而是攻向衝過來的張若塵。

    ……

    (昨天回老家祭祖,坐了幾個小時的車,一直很累,所以晚上十一點纔開始寫,更得很遲。現在,寫到凌晨四點半才寫完兩章,第三章是沒辦法寫了,實在寫不動,先睡覺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