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

    沒什麼好隱瞞,張若塵直接承認。

    葬月劍聖沒有感到意外,只是點了點頭,道:“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若是,你留在兩儀宗,兩儀宗必定使用所有資源培養你,可以讓你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爲新一代的劍聖。”

    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摸着茶杯,道:“留在兩儀宗?以林嶽的身份,還是張若塵的身份?”

    “林嶽。”葬月劍聖說道。

    “我不想再做林嶽,也不想再做顧臨風。現在,我只想做張若塵。”

    張若塵的雙目十分平靜,可是瞳孔的深處,卻露出堅定的神色。

    在太陰古城,張若塵並不是因爲醉酒,才暴露了身份。而是,他的內心深處,早就已經渴望做回張若塵。

    他不想再做任何人!

    葬月劍聖沉默了片刻,道:“你需要知道,張若塵是女皇下令要抓捕的重犯,以兩儀宗現在的底蘊,還沒有辦法與女皇和朝廷抗衡。即便是你已經成聖,很多時候,也需要妥協,有些強大的力量,足以讓聖者也在頃刻之間灰飛煙滅。”

    “既然如此,我又爲何要待在兩儀宗呢?”

    張若塵站起身來,雙手抱拳,躬身向葬月劍聖行禮,道:“多謝劍聖出手相救,也多謝兩儀宗曾經對我的栽培。今後,兩儀宗若是有難,張若塵必定不會袖手旁觀。”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是轉身離去。

    小黑也是化爲一道黑影,衝入進張若塵的袖口。

    葬月劍聖知道兩儀宗已經留不住張若塵,也知道張若塵羽翼漸豐,不再需要依靠任何人。

    “養好傷勢再離開吧!”葬月劍聖道。

    “不用,我有一件要事要去辦,很趕時間。等到辦完那件事,肯定會再次拜訪兩儀宗,到時候,希望能夠向劍聖請教一些劍道上的知識。”

    張若塵一連邁出九步,每踩出一步,身上的劍意,就會變得更強一分。

    “譁——”

    踩出第九步,張若塵身上的劍意堆積到巔峰,身體直接化爲一道劍光,沖天而起,消失在天空的盡頭。

    青峰聖者望着離去的張若塵,眼中露出一道羨慕的神色,自言自語的道:“以他的劍道造詣,要不了多久,應該就能成爲劍聖。而且,他還那麼年輕,莫非會是新一代的劍帝?”

    青峰聖者的身後,一位白鬚白髮的老道,從林中,走了出來。

    老道穿着白色道袍,道袍的正面印有太極印記,道袍的背面印有八卦羅盤,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即便是正坐着的葬月劍聖也站起身來,與青峰聖者一起,同時拱手行禮,道:“拜見太一祖師。”

    其實,太一祖師是與葬月劍聖一起前往太陰古城,也是太一祖師想要考驗張若塵,所以,纔沒有讓葬月劍聖出手幫助張若塵對付死神騎士。

    先前葬月劍聖告訴張若塵的東西,有一半是誇大其詞。

    死神騎士的身上,的確是有一件攻擊性的寶物,一旦引動,有機會殺死真聖。可是,卻還殺不死葬月劍聖。

    換一句話說,葬月劍聖要殺死一位死神騎士,並不是難事。

    葬月劍聖仔細斟酌之後,問道:“弟子心中有疑問。”?

    “你問吧!”太一祖師說道。

    葬月劍聖道:“祖師爲何要阻止弟子擊殺不死神殿的死神騎士和銀袍長老?莫非是要借他們的手,繼續磨礪張若塵?”

    “沒錯。”太一祖師說道。

    葬月劍聖的心中相當好奇,也十分不解,以太一祖師的身份,爲何如此關注一個年輕小輩?

    張若塵的確是天資絕頂,有無窮潛力。可是,兩儀宗中,也有天才可以與他比肩。比如,先天極陽體蓋天嬌,也是萬年難出的奇才。

    但是,卻沒有看見太一祖師對她如此關注,如此重視。

    要是說,太一祖師與張若塵沒有深層次的關係,葬月劍聖肯定是不信。

    “難道傳說是真的,張若塵真的就是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

    葬月劍聖可是知道,八百年前,威震天下的九帝之一,明帝,曾在兩儀宗拜師學藝。

    而太一祖師,就是明帝的師弟,二人都是師承兩儀宗的傳奇人物,元法道祖。

    葬月劍聖自然是沒有將心中的猜測說出來,而是說道:“死神騎士和銀袍長老的實力都太強大,遠超現在的張若塵,萬一出現意外了呢?”

    “他們的實力若是不夠強大,也沒資格做張若塵的磨刀石。”

    太一祖師說得很淡然,可是,葬月劍聖和青峰聖者都能聽出他對張若塵充滿信心。那種信心,甚至已經達到,讓人難以理解的程度。

    離開了兩儀宗,張若塵疾速飛在墜神山脈的上空,一路向西,趕往神龍半人族的領地——神夢澤。

    或許天下修士都以爲張若塵已經死在雷劫之下,可是,不死神殿卻肯定能夠推算出,他還活着。

    死神騎士應該很快就會追上來。

    所以,張若塵必須要快。

    小黑的臉上帶有笑意,道:“兩儀宗的人,真是在幫倒忙。張若塵,反正不死神殿能夠推算出你還活着,根本無法逃脫追殺,要不要將你還活着的消息傳出去?以免那些關心你的人傷心流淚。”

    張若塵咳嗽了一聲,嘴角流淌出鮮血,隨後,化爲一道弧線,落到一座山峰的頂部,暫時停了下來。

    他捂着胸口,運轉聖氣,壓制住體內的傷勢,道:“暫時不要傳出去。”

    小黑問道:“爲什麼?”?

    “不死神殿的確知道我還活着,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將消息傳出去。我的身上,有他們想要的寶物。只要天下人都以爲我已經死去,那麼,只有他們纔會繼續來殺我,他們也就可以獨吞我身上的寶物。”張若塵說道。

    張若塵的敵人實在太多,僅僅只是一個不死血族,已經有些應付不過來。

    若是,別的勢力,也加入進追殺的陣營,張若塵也就不用去尋找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和神龍日月混沌塔,恐怕全部精力都要用在逃命上面。

    “你就打算這麼隱瞞下去?現在,恐怕整個崑崙界都已經轟動,消息不可能不傳到那些關心你的人的耳中。”小黑說道。

    張若塵取出四枚傳訊光符,分別刻錄下文字,隨後,便是將光符打了出去,將他未死的消息,傳給他認爲最爲重要的四個人。

    緊接着,張若塵道:“走吧!繼續趕路。”?

    “你傷得很重,還是不要繼續強撐,本皇去降服一頭蠻獸做坐騎。”

    小黑進入墜神山脈,片刻後,降服了一頭六階上等蠻獸級別的四翼銀光鶴。

    四翼銀光鶴的身軀長達二十多米,長着一根根銀色的羽毛,身上散發出濃郁的靈氣,飛行速度足以追上一位下境聖者。

    張若塵來到四翼銀光鶴的背上,便是盤膝坐下,全力以赴療養傷勢。

    就在張若塵趕去神夢澤的時候,“張若塵隕落”的消息,也是傳入神夢澤,震驚了神龍半人族的所有高層。

    神龍半人族的現任族長,名叫敖易,穿着一身金甲龍袍,看起來五十來歲的樣子,顯露出飽滿的精氣神。

    敖易收到消息,露出一道笑意,輕輕搖頭:“真的是多事之秋,每天都有大事件發生。前幾天才聽說顧臨風成爲血神教的新任教主,這纔過去多久,居然又傳來消息,顧臨風就是時空傳人張若塵,而且,還在渡生死劫的時候被劫雷劈死。”

    “張若塵就算死去,至少拼殺了三位不死血族的上境聖者,絕對是人族的驕傲。”

    說話之人,名叫敖敬,爲敖易的長子,也是神龍半人族的少族長。

    說是少族長,敖敬的年紀卻已經不小,活了接近兩百歲,不久之前,更是一舉突破到聖境。

    在敖敬的身後,站着一位年輕美貌的女子。

    那女子的肌膚晶瑩白皙得猶如神玉,身材高挑,胸前的一對酥峰格外挺拔,頭上戴着五光十色的水晶,只是站在那裡,天地之間的水氣就自然而然向她匯聚過去,看上去格外神聖。

    敖敬明明都已經成聖,可是站在她的身旁,所有風頭卻都被她搶了過去。

    此女,乃是敖敬的長女,也是神龍半人族的最美公主,叫做敖心顏。

    大殿中,所有神龍半人族的高層,全部都明白,敖心顏纔是神龍半人族真正的繼承者。

    因爲,敖心顏的天賦極高,堪稱神龍半人族最近百年以來的第一天驕。

    特別是,她將一塊神龍骨煉入體內之後,有人聲稱,神龍半人族最近一萬年,也沒有任何族人的天賦可以和她比肩。

    可以說,敖心顏完全就是匯聚萬千寵愛於一身,身上也有着諸多光環,不知讓多少女子都羨慕和嫉妒。

    可是此刻,敖心顏卻是雙眸泛紅,整個人都像是失去靈魂了一般,眼神顯得格外呆滯。

    敖易最先察覺到敖心顏的情緒很不對勁,關切的問道,問道:“顏兒,你怎麼了?”

    大殿中,別的神龍半人族高層,也都向敖心顏望了過去,很想知道一直都銳氣十足的公主殿下,怎麼會有如此失魂落魄的時候?

    敖心顏咬了咬嘴脣,顫聲道:“祖……祖父,張若塵……真的……真的已經隕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