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翼銀光鶴並沒有騙張若塵,他向前疾行了六百里,頓時,層層疊疊的山嶺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水氣瀰漫的蠻荒大澤。

    此地空氣清新,景色秀麗,藍天白雲,絕對是一處靈山聖境。

    清澈的湖水,連綿不知多少萬里,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邊際,只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島嶼星羅棋佈在湖面。

    隱隱間,張若塵可以感受到有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從其中一些島嶼散發出來。

    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陶醉的神色,道:“真是一處修煉寶地,難怪神龍半人族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這裡,而不搬到東域神土。”

    小黑說道:“八萬裡神夢澤,本就是一片沃土,每年誕生的靈藥、聖物遠超別的修煉聖地,不知多少人族勢力和蠻獸種族都在打神夢澤的主意。”

    “只可惜,神夢澤處在東域和蠻荒秘境的交接處,地理位置很特殊,若不是擁有一半神龍血液和一半人類血液的神龍半人族將這裡佔領,恐怕人族和蠻獸在這裡早就已經殺得天翻地覆。”

    張若塵點了點頭。

    很顯然,他對神夢澤,也是有一些瞭解。

    “我們怎麼去找空間蟲洞,難道直接闖進神夢澤?”

    小黑擔心張若塵會硬闖,提醒道:“神龍半人族可不是別的半人族,他們繼承了神龍的部分力量,也擁有神龍一族的部分功法和武技,傳承比中古世家都要悠久,實力相當強大,絕對不止幾位聖者那麼簡單。”

    “我當然不會硬闖。”

    張若塵取出一枚令牌,捏在手中,道:“憑藉它,應該可以讓我成爲神龍半人族的座上賓客。”

    令牌上,印有三個蒼勁的文字——兩儀宗。

    兩儀宗與神龍半人族一直都是交好的盟友關係,有着很多戰略合作和利益上的往來。

    張若塵進入神夢澤,沒過多久,湖面上,涌起數丈高的水浪。一支身穿鱗甲的巡衛隊,一共二十人,駕馭二十頭水族蠻獸,攔住張若塵的去路。

    站在巡衛隊最前方的一人,名叫敖戰,三十來歲的模樣。

    他手持一柄長劍,直指對面的張若塵,道:“來人止步,此地乃是神夢澤,除了神龍半人族的族人,人族和蠻獸都不可以進入。”

    敖戰乃是神龍半人族巡衛軍的第七統領,修爲達到九階半聖的巔峰,在神龍半人族擁有不低的地位。

    自從兩位聖龍使來到神夢澤之後,神龍半人族就進入高度戒備狀態,敖戰親自駐守在神夢澤的入口,任何生靈闖入進來,都會遭到攔截。

    張若塵穿着一身道袍,顯得風輕雲淡,取出兩儀宗聖傳弟子的令牌,道:“在下乃是兩儀宗的傳人,特地前來拜會神龍半人族的族長。”

    敖戰接過令牌,仔細檢查,確定的確是兩儀宗的聖傳弟子令牌。

    再次盯向張若塵,敖戰的眼神也是變得友善了幾分。最主要的一點,以他的修爲,竟然完全看不清對方的真容。

    只能說明,要麼對方的修爲遠遠超過他,或者對方的精神力十分強大。

    無論哪一點,對方都肯定是兩儀宗的大人物,也是神龍半人族的貴客,絕對不能得罪。

    張若塵並沒有改換容貌,而是釋放出精神力籠罩住全身,只有精神力在他之上的人物,才能看出他的真身。

    敖戰笑道:“不知兄臺如何稱呼,又是師承兩儀宗哪一位聖者?”

    “在下姓張,不過只是一個無名之輩,在劍閣,曾經跟隨葬月劍聖學習過一段時間。”張若塵道。

    敖戰露出肅然起敬的神情,對方雖然說得很謙虛,可是,能夠進入劍閣,並且跟隨葬月劍聖一起學習,又豈是簡單人物?

    “張兄,請。”

    敖戰腳下的水族蠻獸,名叫汐獸,屬於六階上等蠻獸,身軀長達八十多米,很像是一頭遊在水中的巨大犀牛。

    張若塵飛到汐獸的背上,與敖戰並肩而立,向神夢澤的深處行去。

    敖戰對張若塵很有興趣,眼中露出熱切的光芒,問道:“張兄能夠跟隨葬月劍聖一起修煉,在劍道上的造詣,應該很高吧?將《無字劍譜》領悟到了劍幾?”

    張若塵望着景色秀麗的神夢澤,迎風而立,揹着雙手,笑道:“我也只是跟隨葬月劍聖學習過那麼一段時間,並不是他老人的弟子,哪裡能有多高的劍道造詣?”

    張若塵自然不敢說實話。

    難道告訴敖戰,他已經將劍六修煉到大圓滿,對劍七也有一些研究?

    敖戰的好奇心很重,緊接着又問道:“張兄的修爲,應該很高吧?渡過了幾次準聖劫?”

    這一次,張若塵沒有繼續迴避,實話實說,道:“剛剛渡過第三次準聖劫。”

    敖戰立即露出羨慕的神色,看向張若塵的眼神也都有些不一樣,多了一些敬畏。

    渡過第三次準聖劫,也就肯定能夠成聖。

    聖者和半聖的身份差距,如同皇帝和朝臣,絕對是天差地別。

    敖戰繼續與張若塵對話,也都小心謹慎了很多,不敢再像剛纔那麼隨意。

    一路上,張若塵看到很多護衛軍,也遇到了很多防禦大陣,每一次都需要敖戰親自出面,對方纔會開啓防禦大陣放行。

    張若塵的心中生出疑惑,卻故意露出一幅漫不經心的樣子,笑道:“神龍半人族真是戒備森嚴,一直都是這樣嗎?”

    敖戰道:“倒也不是,只不過,最近……”

    說到此處,敖戰略微頓了頓,才又說道:“最近蠻荒秘境的動亂越來越兇猛,神龍半人族自然也要加強戒備。”

    張若塵能夠聽出敖戰沒有說實話,卻沒有追問,而是閉上雙眼,繼續開始療養傷勢。

    進入神夢澤之前,小黑煉製的逢春丹就已經出爐,一共十二枚。

    張若塵吞服下了一枚,一邊趕路,一邊煉化,如今,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一大半。

    “逢春丹的確是擁有奇效,不愧是療傷聖丹。有些時候,一枚逢春丹,足以比得上一條性命。”張若塵暗道。

    汐獸的速度很快,也就只是兩個時辰,載着張若塵和敖戰一併來到神夢澤腹地的一座大島。

    這一座島嶼極其龐大,擁有兩千里長的海岸線,籠罩在白色雲霧之中,給人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

    神龍半人族半數以上的族人,都是生活在這座島嶼之上。

    進入龍靈島,張若塵和敖戰很快就來到神龍大殿,徑直走入進去。

    敖戰早就已經傳訊給神龍半人族的族長,提前稟告了關於張若塵的事,並且得到族長的許可。要不然,他沒有那麼大的膽子,直接領着張若塵進入神龍大殿。

    既是三劫準聖,又跟隨葬月劍聖一起學習過劍道,絕對是兩儀宗的大人物,神龍半人族的族長自然是要親自接見。

    張若塵恭恭敬敬的躬身一拜,道:“拜見族長。”

    敖易盯着下方那個來自兩儀宗的年輕男子,只感覺對方的身上始終籠罩着一層迷霧,即便使用出聖目,也無法看清他的容貌。

    “好厲害的年輕人,你應該不是什麼三劫準聖,而是一位精神力聖者吧?”

    敖易的聲音,變得沉冷了幾分,道:“兩儀宗的精神力聖者也就那麼幾位,老夫全部都認識,沒有你這一號人物。”?張若塵顯得很平靜,笑道:“兩儀宗的底蘊何等深厚,即便是宗門內部的聖者,也都不知道兩儀宗到底有多少強者。族長怎麼就那麼確定,我不是兩儀宗的精神力聖者?”

    敖易道:“可是你爲何要聲稱自己是三劫準聖,而且,還自稱跟隨葬月劍聖學習過一段時間?難道不是自相矛盾?”

    “並沒有自相矛盾。我不僅是精神力聖者,也是三劫準聖,更是一名劍修。”

    張若塵的兩根手指並在一起,捏出一道劍訣。

    “譁——”

    剎那間,整個神龍大殿浮現出成千上萬道劍氣,發出刺耳的劍鳴,圍繞張若塵飛行。

    “好厲害。”

    即便是以敖易的心境和修爲,也都暗暗稱讚了一聲。

    如此年輕,就有如此高的精神力和劍道造詣,絕對是兩儀宗秘密培養的傳承者。

    不簡單,很不簡單。

    敖易問道:“你來拜訪神夢澤拜訪老夫,到底是有什麼目的?”

    張若塵還沒有回答,就見敖戰從神龍大殿的外面快步走了進來,神色有些急切,道:“稟告族長,兩位聖龍使去了心月湖,想要見顏公主,卻被拒於門外。此刻,他們竟然想要強行闖入進心月湖,攔都攔不住,就連大統領都被他們打傷。”

    “可惡,你們這是要幹什麼,搶人嗎?”

    敖易心中的怒火徹底爆發出來,道:“你留下來接待客人,老夫親自去一趟心月湖。”

    “嗷!”

    敖易化爲一條巨大龍影,從座椅上面衝起來,離開了神龍大殿。

    “顏公主……”

    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出一句,隨後,問道:“敖戰統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什麼聖龍使?”

    既然已經說漏嘴,敖戰也就沒有繼續隱瞞張若塵,將兩位聖龍使的事說了出來。畢竟,兩儀宗和神龍半人族一直都是同進攻退的盟友,並不算是外人。

    ……

    (求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