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吞天魔龍乃是祖龍山近些年全力栽培的新生代最強者,本就具有非同一般的身份。

    不久前,吞天魔龍以逆天之資,正式跨入聖境,在祖龍山的身份和地位可謂是如日中天。

    他的到來,神龍半人族的高層,全部都現身迎接。

    吞天魔龍並沒有顯露出真身,而且化爲人形,有着俊美的人類外表,凌厲的氣質,霸道的眼神,身穿一具黑色龍鱗古甲。

    只是站在那裡,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太古生靈威勢,也讓神龍半人族的高層全部都感覺到窒息。

    那是高等血脈的龍族,對他們的壓制。

    “葉雲聖龍使和葉弘聖龍使都死了?誰殺的?”

    吞天魔龍顯得很平靜,可是一雙眼睛卻銳利到極點,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憤怒。

    敖易與吞天魔龍對話,道:“一位神秘強者,那人實力相當強橫,不僅殺死兩位聖龍使,而且還帶走顏公主。我們神龍半人族也派遣出大批高手,正在四處尋覓他的蹤跡。”?

    “神秘強者?”

    吞天魔龍自然是不信神龍半人族的一面之詞,冷哼一聲,道:“本座要親自去檢查兩位聖龍使的屍體,到底是誰殺了他們,只需一驗,自然就能見分曉。若是真有某位神秘高手殺了他們,就算那人逃到天涯海角,本座能夠將他找出來,並且殺掉他。”

    兩位聖龍使的死,與神龍半人族無關?

    吞天魔龍怎麼可能相信。

    “請。”

    敖易帶着吞天魔龍來到兩位聖龍使的屍體旁邊,開始查驗。

    此次,吞天魔龍來到神夢澤,有相當重要的事要辦,自然是有大批祖龍山的高手與他同行。

    其中一隻來自玄蝟族的聖獸,已經活了上千年,精神力相當強大。除此之外,它的嗅覺、聽覺、視覺,也都遠超一般的聖獸。

    玄蝟聖獸化爲人形,變成一位枯瘦如柴的老者。

    他仔細檢查了一番,隨後,向吞天魔龍彙報,道:“兩位聖龍使都是死在同一種劍道力量之下,根據屍體上面殘留的劍意可以判斷出,那人的劍道造詣已經接近劍聖。”

    “接近劍聖?倒也真是一個厲害人物。”

    吞天魔龍的雙眼一亮,親自過去,伸出一隻手掌,按在殘屍上面。

    片刻後,他收回手掌,道:“那股聖道氣息,竟然有些熟悉。莫非曾經與我有過一些交集?”?玄蝟聖獸說道:“殿下,若是你想去殺那人,本聖可以通過他殘留的一縷氣息,追尋到他。”

    “算了!本座的主要目的是去陰陽海,回來再收拾他也不遲。”吞天魔龍說道。

    玄蝟聖獸的一雙瞳孔變成金色,向天外的某個方向望去。與此同時,他的鼻子,也是深深的一吸。

    片刻後,他的嘴裡,發出沙啞的聲音:“或許,那人也去了陰陽海。本聖彷彿已經看到他的身影,聞到他的氣味。”

    “是嗎?立即出發,前往陰陽海。”?

    吞天魔龍相當果斷,帶着祖龍山的強者,踏上前往陰陽海的路。

    驀地,他轉過身,冷冰冰的對敖易說了一句,道:“族長大人,本座勸你一句,最好還是聽從祖龍山的意志辦事,早些組織起一支魚龍境軍隊,幫助祖龍山平定蠻荒東境。本座從陰陽海回來,會好好與你商談此事。”

    等到祖龍山的強者全部都離開,敖敬纔是露出不悅的神情,道:“吞天魔龍比兩位聖龍使還要霸道,指揮神龍半人族,就像是指揮他的僕從一樣。”

    “他有祖龍山和狴皇撐腰,又有登峰造極的體質和天賦,自然也就有狂傲的資本。”?

    敖易揹着雙手,蒼老的臉上露出深思的神情,道:“難道張若塵和顏兒真的去了陰陽海?”

    敖敬也是皺起眉頭,道:“張若塵和吞天魔龍都是當今天下年輕聖者之中的領軍人物,他們不可能無緣無故去陰陽海。陰陽海中,必定是有某種厲害的寶物。神龍半人族要不要也派遣出一批強者跟上去?”?

    敖易伸出一隻手,阻止敖敬,搖了搖頭,道:“陰陽海不僅僅只是一處死亡之地,那裡相當古怪。達到聖境之後,修爲越是強大,闖入進去,也就越是容易隕落。而且,沒有達到聖境的生靈闖入進去,也是九死一生。”

    曾經,敖易也想闖入進陰陽海,尋找神龍一族留下的機緣。

    可是,每一次都只是到達邊緣地帶,他就不得不逃回來。

    敖易沒有深入進陰陽海,但是,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探查,他對陰陽海的瞭解,卻是超過任何一個人。

    “也就是說,修士剛剛跨入聖境的時候,就是進入陰陽海的最佳時機?”

    “沒錯。”

    敖敬恍然大悟,道:“難怪吞天魔龍達到聖境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去陰陽海,他肯定是瞭解陰陽海的特性。而且,它也肯定知道,陰陽海必定是有某件了不得的寶物。”

    敖易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道:“這一次,其實也是顏兒的機緣。就看張若塵和吞天魔龍的鬥法,最終會是誰取勝?”

    ……

    …………

    通往陰陽海的空間蟲洞,位於一片黃褐色的羣山之間,懸浮在離地三十多丈的山谷上空。

    此地,沒有守衛。

    陰陽海本就是一處死亡禁地,敢去的生靈,全部都是亡命之徒。而且,百分之九十以上,也都是有去無回,神龍半人族根本就懶得去守護。

    張若塵站在空間蟲洞的下方,笑了笑,道:“你說死亡騎士會不會找到這裡來?”

    “不僅是死亡騎士,恐怕吞天魔龍都會追殺上來。”小黑說道。

    敖心顏提醒了張若塵一句,道:“蠻獸之中,有一些靈覺超凡的種族,擁有相當可怕的追蹤能力。吞天魔龍就算真的追上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張若塵顯得無所謂,笑道:“論追蹤能力,誰比得上酒瘋子?咦,酒瘋子去了哪裡,怎麼沒有跟上來?”

    小黑笑道:“那個老傢伙估計是膽子太小,根本不敢去陰陽海。”?“說誰膽子小呢?”

    公鴨子一般沙啞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隨後,張若塵和敖心顏便是看見,酒瘋子不緩不急從黃褐色的石碓後面走出來,手裡捏着空間戒指,露出喜不勝收的模樣。

    “你去哪裡了?”張若塵問道。

    酒瘋子向敖心顏瞥了一眼,不太想回答張若塵的問題,道:“走吧!老夫也早就想去陰陽海看一看,正好可以同行。”

    敖心顏覺得酒瘋子很不正常,向他手中的空間戒指盯了一眼,道:“你不會又在神龍半人族偷了什麼東西吧?”

    “沒有。”

    酒瘋子一口否定,義正言辭的說道:“老夫只是去酒窖裡面取了一些酒,今後,肯定還會還回去。說偷,多難聽啊!”

    “唰!”

    小黑化爲一道黑色影子,飛掠出去,在半空,伸出一隻爪子將酒瘋子手中的空間戒指搶走。

    它將精神力注入空間戒指進行查探,隨即,怪叫一聲:“老傢伙,你這哪裡是取了一些酒,分明就是把神龍半人族的酒窖給搬空了吧?”

    “還給老夫。”

    酒瘋子氣得咬牙切齒,立即追上去,跑得比瘋狗還要快,轉瞬間就追上小黑,將空間戒指奪了過去。

    他生怕空間戒指又被別人搶走,於是,一口吞進嘴裡。

    酒瘋子向張若塵和敖心顏搖了搖手掌,道:“沒有的事,那隻肥貓,完全就是在胡說八道,老夫怎麼可能做得那麼絕,不可能搬空神龍半人族的酒窖,做不出來那種事。”

    別說是敖心顏不信,就連張若塵也都有些不信他的話。

    敖心顏取出聖劍,指向酒瘋子,道:“神龍半人族的酒窖中,每一種酒都無比珍貴,可謂是價值連城。趕緊交出來,要不然,本公主與你沒完。”?

    酒瘋子長嘆了一聲,道:“你們跟我一個瘋子較勁有什麼意義?對了,老夫剛纔看見有大批祖龍山的強者,正向這個方向趕來。我們還是先去陰陽海,至於還酒的事,以後再談。”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打開天眼,望向神夢澤的方向,果然看見一片黑色的雲氣,急速向這個方向衝過來。

    “果然有大批強者趕過來。”?

    張若塵暫時不想和祖龍山的蠻獸硬碰硬,拉着敖心顏,先一步衝入進空間蟲洞。

    緊接着,酒瘋子和小黑,也是一前一後,踏入進去。

    “嘩啦。”

    頃刻間,張若塵等人跨越三百萬裡的空間,進入蠻荒的深處,出現到陰陽海的上空。

    剛剛從蟲洞空間裡面走出,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氣,便是撲面而來。

    即便是以張若塵的修爲,在一瞬間,也被一層寒冰封住身體。

    “啪!”

    張若塵震碎寒冰,釋放出聖魂領域,守護住身體,抵擋住從四面八方涌來的寒氣。

    “好冷,修爲沒有達到半聖境界的修士,來到此地,恐怕在一瞬間,就會被凍僵。”張若塵道。

    敖心顏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陰陽海,所以,走出空間蟲洞,第一時間撐起聖魂領域。

    她道:“這裡還不是陰陽海,只是外圍區域。據說,真正進入陰陽海,還會更加寒冷。”?

    小黑說道:“陰陽海的白天,猶如身處在銅爐之中一樣炎熱。陰陽海的晚上,則是一片冰天雪地,半聖都要被凍死。現在,應該是陰陽海的夜晚。”?

    酒瘋子冷得瑟瑟發抖,頭髮和鬍子都蒙上一層白霜,道:“傳說中,最後一條神龍臨死的時候,開啓禁陣,斬斷了進入陰陽海的路。你們還來這裡幹什麼?難道……難道是來找什麼了不得的寶貝?”

    酒瘋子的一雙眼睛,變得賊亮賊亮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