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龍的體軀龐大,奔跑起來,像是一座小山在移動,踩出一個個十多米長的腳印大坑。

    死神騎士的身上,環繞着一圈血紅色的光暈,再加上冰冷的血鎧,使他看上去顯得格外猙獰。

    龐大的聖威,從死神騎士的身上傳出,向敖心顏、酒瘋子、小黑涌了過去,形成一股冷冽的寒風。

    “好恐怖的生靈,張若塵怎麼會惹到如此可怕的敵人?”

    敖心顏感覺到駭然,只覺得,站在地龍背上的那道人影,猶如來自地獄的死神一樣,能夠毀滅世間的一切。

    “追得倒是挺快。”小黑笑了一聲。

    雅舍聖者穿着一身銀色長袍,站在死神騎士的身後,發出嘶啞的聲音:“肥貓,你們以爲假死就能逃出生天,未免也太小看不死神殿的手段。”

    死神騎士發出冷冰冰的聲音,道:“張若塵在哪裡?叫他出來受死。”

    死神騎士身上的傷勢已經痊癒,回到巔峰狀態,與在太陰古城的時候相比,不可同日而語。

    “張若塵已經進入陰陽海,對付你們幾個,本皇只需要伸出一隻爪子,就能將你們碾壓。”

    小黑口出狂言的時候,卻是暗中向酒瘋子傳音,道:“老酒鬼,你的修爲應該很深厚吧?給你一個機會,由你出手,滅了他們。”

    酒瘋子十分嚴肅的搖頭,道:“不行,不行,老夫曾經發過誓,此生都不能再殺生,否側一輩子也喝不到酒。若是喝不到酒,豈不是比死還要難受?”

    “你不用殺他們,將他們鎮壓就行。”小黑耐心的說道。

    “不行,不行,萬一失手殺死一人怎麼辦?老夫纔不冒這個險。”酒瘋子的腦袋搖得就像撥浪鼓一樣。

    小黑很想一口咬死酒瘋子,道:“那你跟上來有什麼用呢?”

    “本來就沒有什麼用。”

    酒瘋子顯得很淡然,走到一塊石頭的旁邊,坐了下去,掏出一隻酒袋子,獨自一人喝酒,竟然真的不打算出手。

    小黑先前的那句話,激怒了死神騎士和雅舍聖者。

    “好狂妄的一隻貓,本聖就先剁掉你的四隻爪子,看你還如何囂張。”雅舍聖者沉聲說道。

    雅舍聖者知道小黑是張若塵的戰寵,只要滅掉它,相當於斷去張若塵的一臂。

    “那隻貓不好對付,姚生,你和雅舍聖者一起出手,務必將它拿下,逼問出張若塵的行蹤。”死神騎士冷冰冰的說道。

    “領命。”

    姚生從地龍的背上跳下,大步向海邊行去。

    在太陰古城,姚生雖然逃走,可是,後來又被死神騎士擒住。

    這一次,死神騎士沒有讓他臣服,而是直接將他煉成一隻血奴。

    此刻的姚生,四隻眼睛都冒出血紅色的光芒,皮膚上,浮現出一根根邪異的紋路。

    姚生身上散發出來的聖道氣息,比以前還要更加強大幾分。

    小黑的實力,其實也就和張若塵在伯仲之間。

    在太陰古城,之所以能夠與雅舍聖者抗衡,完全就是憑藉陣法的力量。實際上,它的真實實力,與雅舍聖者有不小的差距。

    就算實力有差距,也不能輸了氣勢。

    “戰就戰,誰怕誰?”

    小黑人立而起,向前走去,迎向姚生和雅舍聖者。

    “找死。”

    雅舍聖者取出一隻青銅圓盤,調動精神力注入進去,頓時,青銅圓盤變得足有磨盤大小,旋轉着飛了起來,擊向小黑。

    “轟隆。”

    青銅圓盤撞擊過去,將小黑打得拋飛,墜入進陰陽海。

    隨着陰陽交替,陰陽海中的海水,變得越來越滾燙,呈現出赤金色,宛如岩漿一樣。

    小黑墜入水中,響起哧哧的聲音,隨後,沉入水底。

    “不堪一擊。”

    雅舍聖者露出不屑的神色,收回青天圓盤,託在手掌心,又向敖心顏和酒瘋子所在的方向望過去。

    “說吧!張若塵到底在什麼地方?”雅舍聖者道。

    另一個方向,姚生提着鬼王鎖,一步一步靠了過去。

    敖心顏的確是有強大的體制,可是,卻也最多隻能和下境聖者交鋒,面對姚生和雅舍聖者這種級別的強者,能夠逃走就已經是萬幸。

    “老酒鬼,現在怎麼辦?”

    敖心顏盯向酒瘋子,現在,也只能將希望寄託在他的身上。

    酒瘋子的目光,盯向隱匿大陣所在的方向,眼睛一眯,驚喜的道:“張若塵成聖了!”

    雅舍聖者和姚生都是略微一驚,順着酒瘋子的目光望過去。

    什麼都沒有。

    雅舍聖者捏緊拳頭,神情十分憤怒:“老傢伙,你敢耍我們……”

    話音還沒有落下,大地猛烈一震。

    “轟!”

    一大片劍氣,從隱匿陣法之中飛出來,猶如劍雨一樣,衝向雅舍聖者和姚生。

    “張若塵竟然真的在附近。”

    匆忙之間,雅舍聖者只得撐起青銅圓盤,抵擋飛來的劍氣。

    姚生的手臂一甩,鬼王鎖飛出去,不停旋轉,將密密麻麻的劍氣,全部都打得散開。

    等到所有劍氣全部都消散,張若塵穿着一身白色道袍,揹着雙手,從隱匿陣法裡面走出。

    一共七十二圈聖光,將他的身體包裹在中心。

    “組長真的已經踏入聖境?”敖心顏道。

    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聖氣波動,比之前強大了太多,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凌厲的氣勢。

    “張若塵,你終於現身,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姚生的面目猙獰,腳掌在地面一踩,向張若塵飛了過去。

    “嘩啦啦。”

    鬼王鎖先一步飛出,像是一條鋼鐵長龍。在鎖鏈的頂端,有一顆真聖人頭,冒出綠色的鬼火,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強大力量。

    姚生的實力,在上境聖者之中,絕對是最頂尖級別,足以和玄黃境聖者進行短暫的交鋒。

    死神騎士正是覺得姚生能夠戰勝張若塵,所以,他才站在遠處,沒有出手。打算利用姚生,廢掉張若塵手中的五劫鎮聖符。

    張若塵站在原地,顯得風輕雲淡,道:“早就想要斬你,卻一直拖到現在。就今天吧,讓你塵歸塵土歸土。”

    “譁——”

    沉淵古劍自動飛出來,懸浮在張若塵的身前。

    張若塵伸出一根手指,向前一點。

    隨即,沉淵古劍拖出一道光弧,斬了下去。

    “啪。”

    鬼王鎖承受不住沉淵古劍的攻擊,斷裂成數十節。

    “怎麼可能……擋不住一劍……”

    姚生大吃一驚,扔開斷掉的鬼王鎖,雙手捏成爪形,施展出一種聖術。

    兩隻血紅色的巨大爪印,凝聚出來,懸浮在姚生的身前,向前攻擊過去。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向前行走,手指一揮,沉淵古劍再次斬下去,輕而易舉撕碎兩道爪印,從姚生的腰部斬了過去。

    姚生的聖軀,斷成兩截。

    “嘭!”

    張若塵一腳踩在姚生的頭頂,將他的頭顱踩得粉碎,沒有給他重新聚合肉身的機會。

    雅舍聖者還沒來得及出手,姚生已經死去。

    雅舍聖者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露出異樣的神色。

    張若塵的成長速度也太嚇人,纔過去幾天時間而已,巔峰狀態的姚生,都被他輕輕鬆鬆的解決。

    死神騎士的瞳孔一縮,道:“剛剛踏入聖境,你爆發出來的實力,在玄黃境之下,已經無人能敵。看來今天,必須將你鎮殺,不能再放你逃走,免得讓你成長到連我都收拾不了的地步。”

    坤字天宮宮主擁有玄黃境巔峰的修爲,也都擋不住死神騎士的一擊。

    更何況,張若塵的實力與玄黃境聖者相比還差了一點點,死神騎士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將他鎮殺。

    張若塵與死神騎士對峙,同時,暗中向敖心顏和酒瘋子傳音:“登船。”

    “不能登船,那是一隻死亡之舟,一旦登上去,將會萬劫不復。”敖心顏說道。

    “別管什麼死亡之舟,先登上去再說。”

    酒瘋子早就想要登上亡靈古船,聽到張若塵做出的決定,也就更加迫不及待。

    他抓住敖心顏的一隻手臂,雙腿彎曲,猶如一支離弦之箭,直衝向高空,飛向亡靈古船的甲板。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雅舍聖者的雙手向上託舉,打出青銅圓盤。

    青銅圓盤變得越來越巨大,爆發出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勁氣,飛向高空,想要將酒瘋子和敖心顏擊落。

    酒瘋子伸出一隻手,抓住青銅圓盤,就像抓住一塊大餅一樣,快速塞進衣袍裡面。

    他和敖心顏落到亡靈古船的一塊甲板上面,立即向黑色的迷霧中衝去,嘴裡還在大喊:“快逃啊,強敵追殺上來了!”

    雅舍聖者發現自己與青銅圓盤完全失去聯繫,頓時,愣在當場。

    到底怎麼回事?

    青銅圓盤是一件比千紋聖器還要厲害的精神力聖器,威力強大,怎麼會被那個酒瘋子一伸手就抓走?

    難道遇到了一個厲害人物?

    但是,他要是真的很強,爲什麼要逃?

    雅舍聖者總覺着有一種被人給耍了的感覺,氣得渾身發抖,滿臉漲紅,恨不得將那個酒瘋子大卸八塊。

    就在酒瘋子和敖心顏登船的那一刻,亡靈古船的上空,浮現出數千道血色電光,包裹船體的黑色霧氣,也在快速涌動。

    隨後,亡靈古船再次起航,衝向陰陽海的深處。

    張若塵不再與死神騎士對峙,施展出身法,衝向亡靈古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