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夏王爺的臉上,露出沉思的神色,道:「看來那位教主夫人真的是一位相當了不得的人物,倒是可以去會一會她。她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隨後,夏王爺讓元歸長老傳訊給血神教的那位教主夫人,打算親自見一見她。

    若是,他們兩家能夠合作,一起拿下血神教,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

    元歸長老取出一枚傳訊光符,刻錄出一段文字,隨後,將聖氣注入進光符,將其打了出去。

    「咻——」

    傳訊光符化為一道流光,穿過萬里山河,進入絕古雪山,飛入進莫憂谷。

    教主夫人盤坐在一座懸空石台上面,身上的長袍,紅得猶如血液一般。

    她的雙眉輕輕的一挑,察覺到飛來的傳訊光符,於是,伸出兩根手指,十分優雅的向前一按。

    下一刻,一枚玉質的符籙,出現在她的兩指之間。

    張若塵和魔冉王妃站在石台的下方,靜靜的看着,心中在猜測到底是何人給教主夫人傳訊?

    教主夫人看完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發出一聲輕笑:「黃天部族的夏王爺,竟然想要約見本座。你們二人怎麼看?」

    教主夫人的目光,直接盯在張若塵的身上,想要看他的神情變化。

    張若塵十分清楚,教主夫人這是要跟他攤牌,正在試探他的態度。

    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色,低聲問道:「夫人竟然和不死血族有聯繫?」

    教主夫人的身上,湧出血紅色的霧氣,化為一片血雲,將她的身軀完全籠罩,道:「神子殿下也不是外人,本座告訴你也無妨。其實,本座也是不死血族的一員,不知神子殿下有沒有興趣加入進來?」

    沒有任何猶豫,張若塵直接單膝下跪,道:「只要夫人能夠助我登上教主之位,並且將魔音姑娘賞賜給我,今後,我一定盡心儘力為夫人辦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魔冉王妃的嘴角,露出一道迷人的笑容。

    「你倒是一個識時務的人。」

    教主夫人將血霧重新收回體內,道:「池瑤女皇很可能已經隕落,人族大勢已去。人族中的弱者,只會淪為食物和奴隸。只有,人族中強者,才有資格選擇自己的命運,要麼投靠不死血族,要麼……死。」

    張若塵渾身都在顫抖,額頭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嘀嗒嘀嗒的落在地上。

    當然,這一切都是故意裝出來,麻痹教主夫人和魔冉王妃。

    「你也不必如此害怕,只要盡心儘力為本座辦事,將來,依舊是人上人,沒有誰敢因為你是人類而輕視你。」

    教主夫人將傳訊光符捏碎,道:「既然,黃天部族的那位夏王爺,想要與本座合作,你就替本座去見一見他。」

    「那位夏王爺想要見的是夫人,我去見他,恐怕有些不合適。」張若塵說道。

    「你現在是血神教的神子,將來是血神教的教主。以你的身份,完全可以與他正面對話。若是他們的條件豐厚,我們還是可以合作。其實,就憑我們自己的實力,也能夠控制血神教,只不過要費力一些而已,而且還要冒一定的風險。」教主夫人說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笑道:「我明白了!若是我們兩家能夠裏應外合,就能更加容易清除教中的保守派,徹底將血神教掌握在手中。」

    「沒錯。」

    教主夫人道:「你先退下去吧!本座還有一些東西要交代魔音,待會兒,她會陪同你一起,前去會見黃天部族的修士。」

    張若塵退了下來,一直走出洞府,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他的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暗道:「這位教主夫人,居然和元歸長老他們不是一路人,到底來自哪一個部族呢?血神教的水,還真不是一般的深,稍有不慎就會被淹死。」

    僅僅只是現在張若塵了解到的一些情況,已經讓他感覺到相當壓抑,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那些沒有挖掘出來的真相,還不知會有多麼驚人?

    洞府中,魔冉王妃恭恭敬敬的站在下方,道:「弟子認為,顧臨風只是擔心被殺死,所以才選擇臣服,未必就是心甘情願選擇加入不死血族的陣營。」

    「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他進入不死血族的陣營,也就永遠也回不了頭。就算回頭,人族修士也會將他視為叛徒,根本不會接納他。」教主夫人說道。

    魔冉王妃道:「師尊所言甚是,我們的確是應然讓他越陷越深,最後,他想退也退不出去,只得乖乖替我們辦事。」

    教主夫人道:「此次,本座派遣你們二人去和黃天部族的修士接觸,也是想要試一試他。」

    魔冉王妃的眼中,露出一道寒光,問道:「萬一他有異動,想要將我們的身份傳出去呢?」

    「若是第一次,你給他一些教訓就行,沒必要殺了他。其實,人類和動物沒有什麼區別,都是要需要馴服,才會聽你的話。多教訓他幾次,他自然也就會學乖,你就算將他當成一隻狗一樣的呼來喚去,他也不敢把你怎樣。」教主夫人說道。

    魔冉王妃點了點頭,笑道:「弟子一定不負師尊的期望,拼盡全力也要馴服顧臨風這一隻烈犬。」

    魔冉王妃的修為,已經達到上境聖者的境界,對付一個一劫准聖,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

    在教主夫人看來,有魔冉王妃看守顧臨風,即便那個小子再如何厲害,也翻不起什麼大浪。

    ……

    張若塵和魔冉王妃駕着一輛血魂戰車,衝出莫憂谷,飛天而起,一直消失在藍天白雲之間。

    血魂戰車的飛行速度極快,很快就跨越十數萬里,衝出血神教的領地。

    張若塵坐在戰車中,撩開車簾,向下方看了一眼。

    只見,地面上全是一座座翠綠色的山峰,層巒疊嶂,不見人煙,應該是一片原始叢林。

    「就是這裏了!」張若塵自言自語的說道。

    魔冉王妃時刻都在觀察坐在對面的顧臨風,聽到他說出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也是微微的一愣,問道:「神子殿下,你是什麼意思?」

    「渡劫。」

    張若塵的雙臂一展,一股浩浩蕩蕩的聖氣,從體內湧出來,在一瞬間,將血魂戰車撕裂成碎片。

    魔冉王妃的心中一驚,以為張若塵是想要動手對付她,於是,在第一時間急速後退,並且將全身聖氣完全運轉起來。

    張若塵臨空而立,長發飄揚,強大的聖氣波動涌了出來,形成一個直徑數十里的巨大漩渦。

    血魂戰車的碎片,全部都在漩渦中飛行,發出呼嘯的聲音。

    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天地規則變得越來越密集,隨後,凝聚成一片漆黑如墨的劫雲。

    劫雲散開,將方圓數百里的天空覆蓋,一道道粗壯的閃電,在雲中穿梭,釋放出另人心悸的力量。

    「竟然又要渡劫。」

    魔冉王妃嚇了一跳,感覺到不可思議。

    要知道,距離顧臨風渡第一次准聖劫,也才過去了幾天時間。

    短短几天,很多修士還沒有將境界鞏固下來,顧臨風竟然已經開始渡第二次准聖劫。

    「這個小子,還真是狂得沒邊,准聖劫真的有那麼容易渡得過去?第二次准聖劫的威力,比第一次准聖劫,強大了太多。」

    魔冉王妃感覺到不安全,擔心被捲入進雷劫裏面,於是,再次後退。

    一直退到五百裏外,她站在劫雲的邊緣,使用一雙聖目,眺望劫雲的中心區域。很想知道,顧臨風到底能不能渡過第二次准聖劫?

    其實,張若塵也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被逼無奈,才不得不渡第二次准聖劫。

    只有渡過第二次准聖劫,張若塵才有一定的把握,沖開最後一竅,修鍊到肉身成聖的地步。

    一旦肉身成聖,張若塵的戰力也就能夠飆升一大截,完全有能力與魔冉王妃一較高下。

    況且,只有肉身成聖,張若塵的身體,才能承受住乾坤界。

    等到圖卷世界,脫變成乾坤界,並且與張若塵的肉身融為一體。那個時候,張若塵就能調動乾坤界和接天神木的力量,即便遇到徹地境、通天境的人物,也無所畏懼。

    張若塵自然也知道,以他現在的狀態,渡第二次准聖劫太過匆忙了一些。因此,他相當慎重,努力清空腦海中的一切雜念,聖氣在聖脈中的流動速度變得越來越快。

    「轟隆。」

    一道水桶那麼粗壯的閃電柱子,猶如一桿天地神槍,從劫雲中伸了出來,擊向張若塵的頭頂。

    那畫面相當震撼人心,讓人懷疑,下一刻,張若塵就會灰飛煙滅。

    閃電柱子擊在張若塵的頭頂,穿透了他的身體,有的閃電從脖子、胸膛、雙臂的毛孔涌動出去。更多的閃電,卻是從他的雙腳飛出去,一直落到地面。

    張若塵的肉身,真的是被雷電穿透。

    「轟隆隆。」

    落到地面的閃電,將一座兩千多米高的山峰,劈得融化而開,化為一大片岩漿,向四面八方流淌了出去。

    第二次准聖劫,一共有七十二道雷電,一道比一道兇猛。

    這還僅僅只是第一道!

    雖然相隔數百里,魔冉王妃依舊感覺到不小的壓力,自言自語的道:「顧臨風的准聖劫未免也太恐怖,當年,我的准聖劫要是也這麼強大,恐怕僅僅只是第一道劫雷,就能將我劈得魂飛魄散。顧臨風渡得過七十二道劫雷嗎?」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