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雅舍聖者的死,讓死神騎士無比憤怒,同時,也感覺到震驚。

    要知道,雅舍聖者的實力,足以和玄黃境聖者一較高下,在全力以赴之下,竟然擋不住張若塵的一劍。

    張若塵的這一劍得多麼強大?

    即便是以他的強大修爲,強行去接,恐怕也未必能夠全身而退。

    張若塵攻出劍七之後,略微有些脫力,正在重新凝聚聖氣的時候,死神騎士將手中的長矛投射出去,拖出一道數十米長的尾巴,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死神騎士抓住了一個絕佳的時機,讓張若塵連施展空間挪移的機會也沒有,只能硬接急速飛來的長矛。

    張若塵調動爲數不多的聖氣,搬運到雙臂,一手捏着劍柄,一手按着劍柄,橫劍抵擋。

    “轟隆。”

    長矛的矛尖,與沉淵古劍的劍身撞擊在一起。

    強大的衝擊力,打得張若塵飛了出去,一直飛到數十里之外。

    即便是穿着十聖血鎧,張若塵的胸口,卻還是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五臟六腑幾乎全部都碎裂,半個身體都塌陷下去。

    幸好張若塵已經肉身成聖,所以只是受了重傷。

    若是換做別的下境聖者,遭受這一擊,肉身肯定已經化爲一團血泥,就連聖魂也會煙消雲散。

    當然,張若塵此刻也只能藉助強大的精神力,才能勉強保持清醒,沒有暈厥過去。

    “好恐怖的一擊,以我現在的修爲,即便將所有手段都用上,估計也不是死神騎士的對手。只有突破到中境聖者的境界,才能與他分庭抗禮。”

    張若塵咬緊牙齒,努力支撐着重傷的體軀。

    對於肉身修士而言,肉身每一次被打得破碎,傷勢痊癒之後,都會變得更加堅固和強大。

    “張若塵,一切都該結束了!”

    死神騎士並不給張若塵恢復傷勢的機會,抓住長矛,又打出一擊,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就在最後時刻,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橫渡空間,來到龍火島的邊緣。

    小黑衝了過去,化爲一隻數十米高的黑色巨貓,托住張若塵的身體,向敖心顏所在的方位衝了過去。

    此刻,敖心顏也是承受着巨大的壓力,雙手託着門印,雙臂都在顫抖,輕喝一聲:“開啓吧!火焰之門。”

    包裹龍火島的火焰屏障,緩緩的,打開一道縫隙。

    小黑、張若塵、敖心顏化爲三道光梭,穿過縫隙,衝入進龍火島。

    “轟隆。”

    就在他們衝進入龍火島的那一刻,死神騎士打出的攻擊,擊在他們身後的火焰屏障上面,打得火焰屏障出現一圈圈波紋。

    “又被他逃走了!”

    死神騎士氣得都逃發狂,張若塵竟然一連三次從他的手中逃走。

    最主要的是,每一次逃走,張若塵的實力都會增長一大截。

    死神騎士已經有些擔心,下一次再與張若塵對上的時候,是不是還能鎮壓得住他?

    越挫越勇,越戰越強。

    這樣的敵人,最是可怕!

    死神騎士很不甘心,想要強闖龍火島,追殺上去,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滅殺掉張若塵。

    然而,即便他全力出手,攻在火焰屏障上面,也被彈飛出去,反而受了一些輕傷。

    死神騎士不敢再出手,只得待在龍火島的外圍,望着站在島上的張若塵,冷哼道:“我不信你能夠在島上躲一輩子,等你出來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張若塵已經服下逢春丹,依靠十聖血鎧支撐重傷的身體,保持直立的狀態,臉色蒼白,卻還是露出一道淡然的笑容,“等我走出龍火島的時候,死的人,必定是你。”

    隨後,張若塵、敖心顏、小黑掉頭就走,向龍火島的深處行去。

    龍火島的中心。

    吞天魔龍站在火山的頂部,眺望先前張若塵和死神騎士交手的方向,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竟然有兩方人馬闖入進陰陽海,到底是來自人族,還是某個蠻獸種族?”

    玄蝟聖獸站在吞天魔龍的右側,道:“其中一方,必定是殺死葉雲聖龍使和葉弘聖龍使的神秘劍修。剛纔那道劍鳴聲,大家也都聽到。一劍刺出,劍鳴聲能夠傳到千里之外,說明此人的劍道造詣相當高深,就算沒有達到劍聖,距離劍聖也已經不遠。”

    雪貞妖姬長着人生蛇尾,站在吞天魔龍的左側,道:“殺死兩位聖龍使的劍修,並不算什麼絕世強者,怎麼能夠有這麼高的劍道造詣?”

    “那就說明,此人乃是一位劍道奇才。”玄蝟聖獸說道。

    “劍道奇才?”

    吞天魔龍的眼睛一亮,道:“難道是當初那位《半聖榜》排名第四的人族界子,雪無夜?又或者是……張若塵?”

    想到此處,吞天魔龍無法再保持平靜。

    無論是雪無夜,還是張若塵,都是他眼中的人族大敵,只要遇上,必定要將其除掉。

    突然,玄蝟聖者的眼睛一縮,道:“有人打開了火焰之門,闖入進龍火島。”

    “來得好,本座現在就去殺他。”

    吞天魔龍的體內,涌出一股強大的戰意,血液都沸騰起來。

    玄蝟聖者連忙勸道:“那人殺死兩位聖龍使都顯得很吃力,絕不是什麼強者,何須殿下親自出手?本聖和雪貞妖姬趕過去,足以擒拿他。”

    雪貞妖姬盈盈的一笑,臉蛋上面帶有幾分媚惑,道:“殿下,你們還是趕緊去收取煵靈龍火,至於那位神秘劍修,交給本聖和玄蝟聖者就行。”

    吞天魔龍沉思了片刻,道:“好吧,本座就先去取煵靈龍火。提醒你們一句,若是,那位神秘劍修,就是時空傳人張若塵,一定要萬分小心。”

    玄蝟聖獸和雪貞妖姬同時說道:“屬下明白。”

    雖然,他們嘴上這麼說着,可是心中,卻並沒有將吞天魔龍的話當一回事。畢竟,那位時空傳人,不久之前都還是半聖。現在,就算再強,也就最多達到下境聖者的境界。

    以他們的修爲,難道要需要懼怕一個下境聖者?

    吞天魔龍與祖龍山的九隻聖獸,跳下火山口,前去收取煵靈龍火。

    玄蝟聖獸和雪貞妖姬則是衝向龍火島的東面,尋找剛纔闖入進龍火島的生靈的蹤跡。

    此次,張若塵傷得極其嚴重,一邊運轉功法吸收逢春丹的丹氣,一邊吩咐小黑,道:“剛纔我和死神騎士的戰鬥,肯定已經驚動登上龍火島的祖龍山聖獸,他們很快就會找過來。”

    “找過來又如何,本皇只用一隻爪子,就能滅了它們。”小黑不屑的說道。

    敖心顏道:“祖龍山的那些聖獸,每一隻的實力都不在你和張若塵之下。來一隻,或許你還能應付。若是來兩隻,恐怕我和張若塵都要死在此地。”

    張若塵道:“給我爭取半個時辰的時間,等到我的傷勢痊癒,來一隻聖獸,就殺一隻。來兩隻聖獸,就殺一雙。”

    剛纔,小黑只是胡吹大氣,其實它根本就沒有輕敵。於是,它取出聖石和靈晶,埋進泥土,開始佈置陣法。

    龍火島並不狹小,反而還相當廣闊,聳立着大大小小的岩石山峰。其中一些地方,岩石融化,化爲岩漿湖泊。

    除此之外,龍火島上,也有一些危險之地,孕育出了一些可怕的生靈。

    玄蝟聖獸和雪貞妖姬小心翼翼的前行,不敢冒進,萬一驚動龍火島上的強大生靈,它們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玄蝟聖獸的嗅覺靈敏,在空氣中,聞到一股淡淡的人類氣息,道:“他們就在附近。”

    雪貞妖姬的一雙媚眼,觀察四周,發出銀鈴一般動聽的笑聲,“既然他們藏在暗處不出來,本聖就動用祖器,將這裡全部都毀滅。”

    雪貞妖姬張開嘴巴,吐出一面精緻的玉鏡。

    玉鏡,最開始只有指甲蓋大小,升空飛起之後,變得越來越巨大。最後,玉鏡猶如一輪明亮的圓月,懸掛在百丈高空。

    雪貞妖姬是原崆山脈的蠻獸女王,五百年前就已經成聖,修爲無比深厚,散發出來的聖威,讓藏在陣法裡面的小黑也是暗暗一驚。

    “丫頭,知不知道她是誰?”

    小黑有些擔憂,因爲,以它現在的實力,比雪貞妖姬還要弱一籌,最多隻能將她牽制住。

    可是,誰又來對付玄蝟聖獸呢?

    以玄蝟聖獸的實力,足以殺死敖心顏和受了重傷的張若塵。

    敖心顏連忙將雪貞妖姬的身份,告訴了小黑。

    小黑聽完後,嘿嘿一笑,從陣法裡面衝了出去,遠遠的叫道:“雪貞女王,請先收起祖器,本聖來自九黎貓族,對你們沒有任何惡意。”

    見到一隻貓從一堆亂石裡面走出,雪貞妖姬有些詫異,沒有打出祖器,狐疑的道:“你真的是九黎貓族的聖獸?你怎麼會闖入進陰陽海?”

    在蠻荒秘境,九黎宮是爲數不多幾個能夠和祖龍山掰手腕的強大勢力之一,因此,雪貞妖姬不敢輕視小黑。

    小黑想要拖延時間,於是,長嘆一聲:“請讓本聖慢慢給你們講到底是怎麼回事,此事,說來話長……”

    玄蝟聖獸懷疑小黑的身份,打斷了它的話,冷聲道:“本聖明明聞到人類的氣息,說明有人族高手藏身在附近。”

    這麼快就被揭穿,小黑感覺到相當失敗,卻還是保持鎮定,道:“你猜對了!本聖的確是擒住兩個人類,本來想獨吞。既然讓你們發現,那麼,大家就一起吃。如何?”

    玄蝟聖獸和雪貞妖姬都是活了近千年的老怪,豈會相信小黑的一派胡言。

    “滅了它。”

    他們對視了一眼,隨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打出攻擊手段,向小黑鎮壓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