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大地神殿,只要是精神力成聖的女官,皆會被封爲“神女”。

    司命神女,則是神殿的神女之首,地位極高,權利極大,可以與八大司部的天王平起平坐。

    仙妃子,做爲大地神殿的司命神女,又是九天玄女之一,名氣之大,不下於另外兩位玄女滄瀾武聖和聖書才女。

    張若塵的眼皮下垂,露出思索的神色,隨後,又是微微一笑:“朝廷的人馬來到陰陽海,果然與大地神殿有關。”

    “仙妃子的精神力強度,不在聖書才女之下,一旦發現你和我的蹤跡,肯定會出手擒拿我們。以我們現在的修爲,還遠遠不是她的對手。”?黃煙塵想要勸張若塵離開,畢竟,地底的三大勢力,朝廷、不死血族、祖龍山,全部都視張若塵爲死敵。只要張若塵現身,肯定會遭到圍攻。

    在這麼多強者的面前,別說是一個張若塵,就算是十個張若塵,也會灰飛煙滅。

    張若塵進入龍火島的目的,就是收取煵靈龍火。

    若是因爲畏懼危險就退縮,那麼,損失的不僅僅只是一場機緣,心境也會受到影響。

    張若塵道:“朝廷、不死血族、祖龍山的確是高手如雲,而且也都敵視我,可是,他們相互之間也是敵對的關係,不可能真的聯合起來對付我。再說,我也有底牌,豈是任憑他們拿捏的軟柿子?”

    頓了頓,張若塵的眼神一凝,與黃煙塵四目相對,道:“你先出去與小黑會合,等我收取一道煵靈龍火,我們再一起離開龍火島。”

    “你想將我支走?”

    黃煙塵一雙寶藍色的星眸,散發着漣漣的光芒,輕輕咬着嘴脣,帶着幾分怨念,道:“你將我扔在冥王劍冢,自己卻獨自一人來到陰陽海,此事,我還沒用跟你計較。你竟然又想將我支走?”

    張若塵很少見到黃煙塵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心中略微一蕩。

    不過,他的態度,依舊很堅決,道:“這裡真的很危險,奪取了煵靈龍火,我隨時可以使用空間挪移離開。你留下來,只會讓我分心。”

    楚楚可憐的模樣消失不見,黃煙塵仰着雪白的下巴,有些傲嬌的道:“你也太小看本郡主了吧?本郡主可是掌握有界子印,界子印的威力有多麼強大,你也是親眼見過。本郡主真的有你想得那麼弱?另外,剛纔若不是本郡主出手救你,你恐怕已經被朝廷抓住。所以,你也沒有你自己想得那麼強大,身邊還是需要有人幫助的。”?

    張若塵竟是無法反駁,只是盯着黃煙塵的臉蛋,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

    “看着我幹什麼,難道本郡主說得沒有道理?”

    黃煙塵的眼神一冷,瞪了張若塵一眼。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你的性格隨時都在變化,時而像是一個柔弱癡情的少女,時而像是一個嬌蠻不講理的千金小姐,時而又像是一個身居高位的女王。”張若塵道。

    “有嗎?”

    黃煙塵略微一愣,像是警覺到了什麼,連忙低下頭,露出思索的神情。

    張若塵有些關切,道:“你實話告訴我,是不是修煉出了問題?難道是修爲提升得太快,心境不穩,滋生出了心魔?”

    黃煙塵擡起頭來,白了張若塵一眼,在他的胸口錘了一下,道:“就算真的有心魔,也與修煉無關,肯定是被你給氣的。反正我不管,你要收取煵靈龍火,我也要去收取一道煵靈龍火?我是不可能離開。”

    一個清脆的聲音,從黃煙塵的身後傳出來:“還有我,我也要收取一道煵靈龍火。”

    只見,青墨從赤紅色的岩漿裡面走出,跌手跌腳的模樣,臉蛋顯得紅撲撲的,眨巴着一雙清澈的眼眸。

    青墨看起來很嬌弱,可是,張若塵卻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強橫的氣息。

    “青墨,你突破到了玄黃境?”張若塵有些詫異。

    青墨抿着小嘴,像是做賊一樣,低聲道:“對啊!終於突破了!”

    要知道,青墨在上境聖者境界的時候,就能與玄黃境聖者抗衡。如今,她突破到玄黃境,也不知實力又會強大到何等程度?

    若是,她的力量運用得好,說不一定將是一位強援。

    不過,張若塵看着青墨那怯生生的模樣,卻是搖了搖頭。她都已經跨入玄黃境,成爲一等一的強者,竟然依舊膽小成這個樣子,能成什麼大事?

    張若塵要是有她那樣的修爲和實力,早就已經衝殺進去,何必像現在這樣躲躲藏藏。

    總之一句話,還是修爲太低。?哪怕修爲只是突破到中境聖者,也足以橫掃一大片。

    其實,主要還是因爲吞天魔龍和九大界子追得太緊,他們都知道“不進則退”的道理,全部都拼了命在修煉。

    張若塵沒有乾坤神木圖的輔助,又同時修煉肉身、武道、精神力、劍道、時間、空間,在修煉速度上面,根本不佔優勢,很難與他們拉開太大的差距。

    “好吧!你們都可以留下來,但是,如何行動,必須得聽我的。”張若塵道。

    “只要你不趕我離開,怎麼都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黃煙塵的嘴角一勾,露出欣喜的神色。

    ……

    …………

    祭臺下方,司命神女仙妃子收回目光,重新隱藏進白色霧氣之中。

    萬花語站在那團白色霧氣的旁邊,問道:“神女發現了什麼嗎?”

    一道意識,直接進入萬花語的腦海:“除了朝廷、祖龍珠、不死血族的修士,還有別的強者隱藏在暗處,實力相當強大。”

    萬花語向四周的岩漿望去,露出凝重的神色。

    能夠讓司命神女評價爲“相當強大”的人物,絕對不簡單,到底是何方神聖?

    隨後,萬花語將這一則信息,告訴了池萬歲、歲寒、步千凡,頓時,朝廷的諸聖全部都警惕起來。

    池萬歲向前邁出三步,每一步跨出都是三十丈的距離,站定後,道:“大家來到龍火島的目的,乃是收取煵靈龍火,沒必要繼續對峙下去吧?”

    “哦?太歲王有什麼高見?”

    齊天太子面帶笑意,揹着滅神十字架,踩着沉穩的腳步,走了出來,站到池萬歲的對面。

    “先將煵靈龍火引出來,各憑本事收取。如何?”池萬歲道。

    齊天太子道:“也就是暫時先不戰?”

    “至少,在龍火島的地底,絕對不能爆發大混戰。這裡是陰陽海的陽眼,一旦聖氣波動太過強烈,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危險?別到時候,所有人都死在這裡。”池萬歲道。

    聽到這話,齊天太子也露出沉凝的神情,輕輕點了點頭。

    隨後,齊天太子和池萬歲的目光,向吞天魔龍望過去。

    吞天魔龍冷哼一聲:“本座沒有意見。不過,若是時空傳人張若塵現身,本座肯定會對他出手。你們不想死的話,那個時候,最好逃快一些。”

    “張若塵不是已經死在生死劫之下?”萬花語道。

    吞天魔龍只是“哼哼”的冷笑一聲,沒有回答萬花語的疑問,菱角分明的嘴脣微微張開,道:“煵靈龍火就孕育在那座古井下面,匯聚了整個陰陽海的烈焰勁氣和神龍之氣,已經誕生出靈性和智慧,一般的手段,根本無法將它們引出來。”?

    不死血族的陣營中,一位上境聖者境界的血聖說道:“爲何不直接進入古井收取煵靈龍火?”

    “直接進入古井?”

    吞天魔龍就像看白癡一樣盯了他一眼,道:“要不你去試一試。”

    那位血聖自然是不敢,連忙閉上嘴巴,不再多言。

    “還是我來試一試吧!”

    一團白色霧氣,從朝廷諸聖之中飛出來。

    隱隱間,可以看見一道窈窕美麗的身影,站在霧氣之中,落到祭臺上面,一步一步走向古井。

    祖龍山和不死血族的諸聖的目光皆是一凝,全部都盯向仙妃子。

    祖龍山的陣營中,有一隻聖獸化爲人形,背上長着一對銀色的龍翼。他是翼龍一族的少君,名叫葉煌。

    此刻,葉煌的眼中,露出驚異的神色,道:“祭臺的溫度相當恐怖,先前,我還沒有登上祭臺,就被逼得退回來。她是何人,竟然可以直接飛上祭臺,還敢靠近古井?”

    吞天魔龍也瞪大眼睛,感覺到不可思議。

    傳送中,就連真聖靠近古井,也會被燒得灰飛煙滅。那個人類女子,難道比真聖還要厲害?

    因爲溫度太高,仙妃子身上的白霧逐漸變得稀薄,顯露出一具完美無瑕的嬌軀,腰細如盤口,雙腿修長,穿着白色宮裝,身上帶着一種出塵的仙靈韻味。

    她的左手託着一隻玉瓶,右手捏着一枚白色珠子。

    “一滴千年冥冬水,足以讓沉寂數十萬年的煵靈龍火徹底沸騰起來吧!”仙妃子的嘴裡輕輕唸了一句。

    那枚白色珠子之中,的確是有一滴水。

    傳說中的極寒之物,千年冥冬水。

    她的手臂擡起,玉指輕輕的一彈,頓時,白色珠子飛了出去,落入進古井。

    “轟隆。”

    猶如是有一滴冷水,落入進滾燙的油鍋,古井的下方,響起震耳欲聾的巨響。這一座地底空間,猛烈晃動了起來。

    確切的說,整個龍火島都在搖晃,甚至,還能隱隱約約聽到,羣龍咆哮的聲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