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劫鎮聖符釋放出來的雷電之力十分狂暴,覆蓋整個龍火島,化爲一片雷電海洋,發出此起彼伏的轟鳴聲,猶如是要毀滅島上的所有生靈。

    面對如此威勢,就連聖境生靈都感覺到膽寒。

    仙妃子的一雙柳葉黛眉微微上挑,隨即伸出一根細長的玉指,向上空一點,強大的精神力涌了出來。

    霎時間,龍火島上的天地靈氣,猶如一條條溪流,全部都匯聚到她的指尖,凝聚成一層光壁,浮現在朝廷諸聖的上空。

    光壁,猶如一層白紗,看似相當脆弱,卻抵擋住五劫鎮聖符的攻擊。一道道粗大的雷電柱子,擊在光壁上面,猶如一粒粒雨點落在湖面,只是濺起一圈圈細小的漣漪。

    光壁下方的區域顯得格外寧靜,與外面相比,猶如是兩個不同的世界,朝廷的諸位聖者全部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五劫鎮聖符的攻擊,就連通天境聖者也不敢硬接。若不是司命女神出手,我們之中肯定有人會隕落。”

    他們的目光盯着仙妃子那美麗的背影,皆是露出敬畏和羨慕的神色,不愧是大地神殿的司命神女,也難怪會成爲九天玄女之一,果然具有深不可測的精神力,輕描淡寫之間就化解五劫鎮聖符的攻擊。

    當然,那也是因爲五劫鎮聖符覆蓋的範圍很廣,威力被消弱,她才能如此輕鬆的擋住。

    若是,五劫鎮聖符集中於一點發起攻擊,就算仙妃子再強,也只能退避。

    不死血族的陣營,三位死神騎士身穿十聖血鎧飛了起來,站在離地十丈的低空,手握長矛,齊聲一吼:“死神之光。”

    “嘩啦。”

    三圈血紅色的光芒,從他們的體內涌出來,重疊在一起,籠罩住下方的不死血族諸聖。

    三位死神騎士憑藉十聖血鎧和死神之光的加持,化爲人形肉盾,硬扛五劫鎮聖符的攻擊。

    祖龍山和九黎宮的聖獸,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被雷電劈得抱頭鼠竄,皮開肉綻。它們快速挖掘岩石,鑽入進地底,龜縮起來,才險之又險的保住一條性命。

    “張若塵,你休想得逞,給我去死。”

    “穿天龍刺。”

    蠻龍少君和翼龍少君的修爲深厚,使用祖器護住身體,繼續出手,阻止張若塵收取煵靈龍火。

    蠻龍少君的獨臂,提着青色巨斧,猛烈發力,猶如風車一樣轉動起來。

    驀地,手指一鬆,青色巨斧旋轉着飛了出去,穿過一根根雷電光柱,擊向懸浮在半空的張若塵。

    不遠處,翼龍少君張開嘴巴,吐出一根金色的龍刺。

    龍刺,猶如白虹貫日一般,飛向上空。

    張若塵正是收取煵靈龍火的關鍵時刻,全神貫注的控制聖道規則,對面五丈長的藍色火龍逐漸變小,飛向他的眉心。

    此刻,張若塵根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分心,面對兩位龍族少君的攻擊,只得喚出食聖花去抵擋。

    食聖花從張若塵的體內衝出來,延伸出十數里長的藤蔓。藤蔓頂部的花瓣展開,與青色巨斧碰撞在一起。

    “嘭。”

    青色巨斧的衝撞之力何等強烈,食聖花不能閃避,只能硬接,自然是抵擋不住,花朵爆裂,十數片花瓣,從半空掉落下去。

    食聖花發出一聲哀鳴,遭受重創,重新退回張若塵的體內。

    不過,經受食聖花的抵擋,青色巨斧的攻擊方向發生偏移,從張若塵的右側飛出去,衝入進雲層。

    另一頭,翼龍少君打出的穿天龍刺,被張若塵施展出來的空間扭曲加持,略微偏移方向,從腰部邊緣飛過去,沒有直接擊在他的身上。

    可是,龍刺上面攜帶的風勁,卻像一記重拳擊在張若塵的腹部,震得他向上飛了十數丈。

    張若塵只感覺腹部位置傳來一股劇痛,隨即一股腥甜的味道,涌至喉嚨。

    受傷了!

    幸好穿着十聖血鎧,要不然,承受剛纔那一擊,他受的傷勢會更加嚴重,很有可能會功虧一簣。

    “等我收取煵靈龍火,就是你們的死期。”

    “收。”

    張若塵瞪大雙目,大吼一聲,施展出全力,將藍色火龍收入眉心,裝進氣海。

    隨即,他的身體完全變成藍色,有着一道道龍鱗一般的火紋在他皮膚上面流動,

    顯得格外神異。

    “張若塵竟然真的將一道成熟的煵靈龍火收入進體內。”

    翼龍少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雙手合十,調動全身聖氣,想要施展出聖術。

    “啪。”

    這時,它的頭頂上方,響起一聲清脆的碎響。

    不好。

    翼龍少君擡頭向上一看,只見,它用來守護自身的祖器“雙龍骨珠”,被雷電劈得裂開一道縫隙。

    隨後,嘭的一聲,雙龍骨珠爆碎而開,化爲一團骨粉。

    失去祖器的庇護,五劫鎮聖符釋放出來的雷電,落到翼龍少君的身上。

    “噗嗤。”

    第一道雷電落下,擊穿翼龍少君的龍翼,留下一個漆黑的窟窿。雷電釋放出來的力量,讓它的龍翼都要燃燒起來。

    第二道雷電劈在翼龍少君的身上,隨即,翼龍少君渾身哆嗦了一下,嘴裏發出低沉的悶聲,從頭到尾都變得一片焦黑。

    隨着雷電接連不斷落下,翼龍少君被劈得皮開肉綻,哪還能打出聖術,只得挖掘岩石,鑽進地底躲藏起來。

    蠻龍少君的護身祖器也已經破碎,比翼龍少君還要悽慘幾分,身上的鱗片全部都被雷電劈得融化,像是一條黑色泥鰍,藏入進石頭縫隙裏面。

    “好厲害的時空傳人,竟然真的收取了一道成熟的煵靈龍火。”魔天太子的瞳孔中,露出驚異的神******天太子身高六米,渾身佈滿一根根黑**紋,提着七米長的帝殺魔劍,衝出三位死神騎士組成的防禦圈,雙腳一蹬,從密密麻麻的雷電之中衝了起來。

    張若塵還沒有完全收服煵靈龍火,現在是殺死他的最佳時刻,魔天太子豈會放過這個機會?

    魔天太子背上的兩對暗紅色肉翼展開,急速飛向張若塵。

    “轟隆。”

    一根碗口粗的電柱落下,擊在魔天太子的身上。

    令人吃驚的一幕發生,魔天太子身上的魔紋,散發出刺目的光芒,化爲一層防禦網。雷電落在魔天太子的身上,自動滑落,竟然無法傷到他。

    “帝殺魔劍,天魔出世。”

    魔天太子飛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雙手握劍,施展出全力,一劍劈斬下去。

    隨着戰劍落下,三十六道魔氣從劍體中飛出,凝聚成一尊天魔虛影。天魔虛影高達三十六丈,雙手合併在一起,化爲劍形,也向張若塵斬下去。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雙目睜開,眼中射出兩道藍色的火焰光柱:“來得好,先前都是你們在攻擊,現在輪到我了!”

    張若塵的右臂擡起,手臂、手腕、手指完全被藍色火焰包裹,一掌打出去,與帝殺魔劍的劍鋒碰撞在一起。

    “轟!”

    藍色的火焰和黑**氣形成兩圈能量波紋,快速傳向四方,凡是被能量波紋擊中,所有山峯全部都倒塌。

    張若塵全力打出的一掌,攜帶煵靈龍火,力量是何等狂暴。

    承受不住那股強大的掌力,轟然一聲,天魔虛影崩碎而開。魔天太子的瞳孔中,掌印的形狀越來越巨大,隨即,被掌印擊中,渾身一震,嘴裏咳血,猶如斷線的風箏一樣拋飛出去。

    下方,朝廷和不死血族的諸聖,全部都被眼前這一幕驚得心臟狂跳。

    魔天太子都已經肉身成聖,一連收取十一道煵靈龍火的火苗,並且還掌握有魔天部族的古聖器帝殺魔劍,竟然擋不住張若塵的一掌?

    “即便是齊天太子,也不可能只用一招就擊敗魔天太子。張若塵到底是強到了何等程度?”

    “在同境界,張若塵真的沒有一戰之敵?”

    ……

    張若塵的腳下,浮現出一鸞一鳳,爆發出驚人的疾速,追上魔天太子,調動出滂湃的劍意,凝聚在指尖,一指點了下去。

    在他的手指前方,煵靈龍火逸散出來,凝聚成一柄三尺長的火焰戰劍。

    魔天太子咬緊牙齒,連忙橫劍抵擋,卻再次被打得飛出去,體內的傷勢變得更重。

    其中一縷煵靈龍火,落在魔天太子胸口的血鎧上面,發出哧哧的聲音。十聖血鎧這樣的防禦類至寶,遇到煵靈龍火,竟然也被燒出一道淺淺的印記。

    可以想象,再多一些煵靈龍火,肯定能夠燒穿十聖血鎧。

    “還不死嗎?最後一擊,龍遊九天。”

    張若塵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化爲一條金色巨龍。巨龍的身上散發出璀璨的佛光,伸出兩隻巨大的龍爪,向魔天太子按下去。

    龍爪上,浮現出一層藍色火光,流動着一層層龍鱗紋路。

    收服煵靈龍火後,龍象般若掌的威力,更上一層樓。

    張若塵想要憑藉這一擊,徹底殺死魔天太子,免得他將來成長爲一尊大敵。

    “譁——”

    兩隻龍爪和魔天太子之間的位置,憑空誕生出一個漩渦,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扭曲力量,竟然破解了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並且,將金色巨龍都甩飛出去。

    金色巨龍飛到十數裏之外,重新變化成張若塵的身影。

    張若塵化解了那股力量,重新站穩身形,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盯着那個懸浮在半空的漩渦,道:“又來一位精神力強者,你是何人?”

    那個漩渦的中心,一道纖長的身影,緩緩浮現出來,站在漩渦的上空,媚俏的一笑:“不死神殿,熒惑,見過時空傳人。呵呵。”

    地面上,歲寒聽到“熒惑”兩個字,略微沉思了片刻,隨後,猛然擡起頭,驚呼一聲:“她就是不死神殿的那位不死神女,熒惑?”

    Www▲ тTk án▲ c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