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吞天魔龍和齊生竟然也成功收取一道成熟的煵靈龍火。”

    龍火島上的聖境生靈,全部都感到震驚。

    正在養傷的黑黎皇子和池萬歲,同時睜開雙目,露出複雜的神色。

    只有真正與成熟的煵靈龍火接觸過的生靈纔會知道,想要收取成功,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

    然而,張若塵、吞天魔龍、齊生卻都成功,由此說明,他們的實力與同境界的神龍相比也不弱分毫。

    “終究還是差了一點。”

    池萬歲輕輕的一嘆,不過,很快就收起心中的失落情緒。

    就算沒能收取成功也不要緊,天下間,還是有一些手段能夠抗衡煵靈龍火,關鍵是不能失去鬥志,必須保持一顆奮進之心。

    火山上空。

    張若塵獨自面對吞天魔龍和齊生,沒有一絲懼色,反而露出一道微笑,道:“就憑你們現在的修爲,還不是我的對手。想要殺我,必須繼續努力修煉才行。”?“你太高估自己了!”

    吞天魔龍的嘴裡吐出一道人聲,隨後,腹部下方,一塊長達六十多米的龍鱗脫落下來,飛到萬丈高空,如同化爲一輪黑日,散出一股古老的洪荒龍氣。

    那是祖龍麟。

    齊生抓起滅神十字盾,向地面一甩,轟然一聲,插在地面上。

    “嘩啦。”

    祖龍麟灑落下黑色的光華,滅神十字盾衝起血紅色的神光,兩股龐大的力量交織在一起,禁錮住空間。

    張若塵嘗試調動空間規則,現空間規則的流變得無比緩慢,根本無法撕裂空間,更加無法施展出空間挪移。

    敖心顏被祖龍麟和滅神十字盾散出來的力量,壓迫得難以呼吸,聖魂都像是要被壓碎了一樣。

    齊生站在虛空,腳踩一片浩浩蕩蕩的血雲,背上的六翼散出六種不同的力量,盯着張若塵,淡淡一笑:“你現在還能那麼從容嗎?”

    張若塵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向下方不死血族和祖龍山的陣營瞥了一眼,笑道:“你們都能從容,我爲何不能從容?”

    不死血族被朝廷諸聖殺得落花流水,原本有二十多位血聖,現在,卻只有十三位血聖還在苦苦支撐,卻都已經是強弩之末。

    蠻龍少君也被青墨虐得很慘,龍耳、龍爪、龍尾、龍鼻全部都被斬了下來,變成一根血淋淋的“龍棍”。

    青墨還想繼續取食材,割下龍舌,蠻龍少君嚇得臉都變綠,哪還敢追殺青墨,反而被青墨追得四處逃竄。

    在這樣的局勢之下,張若塵自然是不介意和他們戰一場。

    戰得越久,不死血族和祖龍山的損失,也就越是嚴重。

    “動手,戰決。”

    吞天魔龍的一雙龍眼,噴涌出兩道煵靈龍火凝成的火柱,向張若塵洶涌而去。

    張若塵處變不驚,只是快撤下腰帶,按到敖心顏的小腹位置。

    “嘩啦。”

    血紅色的腰帶,散出奪目的光芒,化爲十聖鎧甲,包裹住敖心顏的身體。

    隨後,張若塵的手掌放在她的肩部,略微向下一按,敖心顏立即墜落向地面。

    張若塵盯向撲面而來的煵靈龍火,手掌一伸,也打出一道藍色火焰,迎擊了上去。

    齊生飛到張若塵的身後,道:“張若塵居然將十聖血鎧送給一個女子,失去十聖之力的加持,你還如何與我們戰鬥?”?

    “與你們戰鬥,根本不需要借用十聖血鎧的力量。”張若塵道。

    沒有參戰的諸聖,全都盯着火山上空的戰鬥。

    一位活了三百多歲的人族老輩聖者,皺起雙眉,道:“張若塵會不會太自負了?”

    “吞天魔龍和齊生都是堪比神龍一樣的生靈,在同境界,幾乎沒有對手。張若塵難道以爲,僅憑一己之力能夠擋得住他們的攻擊?”

    九黎宮的一隻聖獸,冷笑一聲:“無法動用空間力量,又失去十聖血鎧的加持,張若塵等同於沒有爪子的老虎,竟然還敢那麼狂妄,看來真的應該好好教訓他一次。將他打殘,他以後就不敢那麼狂了!”

    萬花語露出緊張的神色,這一次,就連她也不太看好張若塵,畢竟齊生和吞天魔龍都是可以憑藉一己之力橫掃一羣同境界聖者的變態人物。

    “寰宇神碑掌。”

    齊生的雙手託舉起來,在他的頭頂上方,凝聚出一尊數十丈高的黑色神碑,碑上佈滿血紅色的紋路,散出毀滅天地的強大氣勁。

    寰宇神碑掌,爲不死血族的第一掌法,修煉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就連大聖都未必接得住。

    當年,血後就曾經使用寰宇神碑掌,一掌擊傷青帝。

    施展寰宇神碑掌,需要無比龐大的血氣支撐,血後之後,能夠將寰宇神碑掌修煉到小成的人物也是屈指可數。

    齊生施展出掌法,能夠凝聚出碑形,也就證明,已經將寰宇神碑掌修煉到小成。

    就連玄黃境的聖者,看到天空的碑影,也都有些心驚肉跳。

    “十聖齊出。”

    齊生再次大吼一聲,十聖血鎧之中衝出十道聖影,與他自身的力量結合在一起,一起推動黑色神碑向張若塵鎮壓過去。

    爲了戰決,齊生一出手就動用出最強手段,根本不給張若塵任何反擊的機會。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吞天魔龍出冷沉的笑聲,雙瞳中涌出的煵靈龍火更加強盛,全力以赴壓制張若塵。

    “未必吧!”?

    張若塵的體內,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劍意,加持在沉淵古劍上面。

    “劍七。”

    沉淵古劍急旋轉,化爲一道黑色流光,穿過煵靈龍火凝成的光柱,急飛向吞天魔龍。

    沉淵古劍是用造化生鐵鑄煉而成,不懼煵靈龍火。

    “好強大的劍氣。”

    吞天魔龍根本來不及閃避,沉淵古劍已經擊在它的左眼,“嘭”的一聲,眼球爆裂。

    沉淵古劍從吞天魔龍的後腦勺穿透過去,隨即,一根血柱,從劍孔中涌出來。

    吞天魔龍遭受不輕的創傷,有些控制不住體內的煵靈龍火,那顆破碎的眼球,直接被燒成灰燼。

    張若塵打出劍訣的時候,快轉身,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涌向雙臂,一龍一象的龐大虛影,浮現在他的左右兩側。

    “轟隆。”?兩道掌印攜帶龍象之威,與黑色神碑碰撞在一起,散出強橫的能量波動。

    一個是不死血族的最強掌法,一個是萬佛道的最強掌法,很難說清哪種掌法更加強大。

    掌法,沒有強弱。

    人,卻有強弱。

    只是僵持了片刻,黑色神碑就碎裂,齊生猶如遭受重錘一擊,向後拋飛出去,墜落到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他半跪在大坑底部,嘴裡不斷咳出鮮血。

    就在黑色神碑碎裂之後,龍象的虛影也破碎,張若塵向後飛了出去,嘴角流出一根血絲。

    “同境界的交鋒,我居然受傷了!”

    張若塵伸出一根手指,擦乾嘴角的血痕,露出慎重的神色。他不得不承認,先前的確有些小看吞天魔龍和齊生。

    剛纔的那次對決,無論是人族聖者,還是祖龍山和九黎宮的聖獸,全部都被驚得不輕。

    齊天太子和吞天魔龍聯手,竟然還吃了大虧?

    反觀張若塵,雖然也受傷,可是顯然傷得沒有他們那麼重。

    “在同境界,時空傳人真的無敵嗎?”

    “張若塵曾經修煉到魚龍第十變,奪得真神命格,除非傳說中的千骨體質和真神體質出現,要不然,沒有生靈可以與他正面一戰。齊天太子和吞天魔龍能夠讓他受傷,已經相當厲害。”

    “戰鬥還沒有結束,現在就下定論,未免太早了吧?吞天魔龍最厲害的手段是祖龍麟,齊天太子最強大的攻擊是滅神十字盾,張若塵沒有同級別的戰器,如何與他們抗衡?”

    衆人頓時無言以對。

    沒錯,祖龍麟和滅神十字盾都不是使用常理可以揣度的戰兵,一旦啓動戰器之中的本源力量,張若塵沒有同級別的戰器,根本就擋不住。

    “嗷!”

    吞天魔龍的一顆眼球徹底廢掉,感覺到無比羞怒,遭受自修煉以來最沉重的打擊。即便,張若塵抓走白黎公主的時候,它也沒有現在這麼憤怒。

    “你徹底惹怒我了!”

    長達二十多裡的巨龍,盤旋而上,飛到萬丈高空,嘴裡吐出一口血氣,噴在祖龍麟上面。

    祖龍麟上,浮現出一道道金色的紋路,成千上萬道龍影,從鱗片上面飛出來。

    站在地面,仰望天空,只見整個天幕都變成黑色,有着一道道金色古紋在天空穿梭,散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壓迫。

    那是遠古祖龍的氣息。

    在這一刻,龍火島上的諸聖,全部都在顫抖,沒有人可以保持從容的神態。

    不死神女和司命神女一前一後從神殿中飛出,本來是在戰鬥,也都停了下來,盯着天空的一道道金色紋路,露出凝重的神色。

    “死。”

    吞天魔龍嘶吼一聲,調動祖龍鱗的力量,向張若塵打了下去。

    天地間,充斥着毀滅之氣,一些受了重傷的聖境生靈,承受不住那股壓力,嘭的一聲倒在地上。

    “譁——”

    就在這時,一道銀色的流光,從地面上衝了起來,與祖龍麟碰撞在一起,出一聲神雷轟鳴一般的巨響。

    祖龍麟竟然被打飛,一直飛出龍火島,噗通一聲,墜入進陰陽海。

    等到那道銀光定住,衆人才看清,竟是一柄菜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