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空中,鋪天蓋地的黑煞魔氣消失無蹤,那股強大的壓迫力也隨之消散,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又是那柄菜刀,竟然可以和祖龍麟硬碰,絕不是一件聖器那麼簡單。”

    “張若塵找來的那個丫頭到底是什麼來歷,實力怎麼這麼強悍?”

    ……

    先前,青墨和蠻龍少君的戰鬥,已經讓在場的諸聖大跌眼鏡。剛纔那一擊,更是將所有生靈全部都驚住,眼神中流露出忌憚的神色,哪裡還敢輕視青墨。

    吞天魔龍也是略微一怔,隨即,從上空俯衝下去,瞪大一隻獨眼,盯向站在地面的青墨。

    吞天魔龍的頭顱,如同一座形態猙獰的小山,嚇得青墨渾身一縮,有些手足無措,雙腿不停顫抖,上牙打下牙,活像一隻受驚的小鵪鶉。

    不遠處,蠻龍少君看到青墨那副嬌弱的模樣,恨得咬牙切齒,提醒吞天魔龍一句:“殿下,別被她的外表欺騙,她是故意裝成那個樣子,實際上相當奸詐,想要扮豬吃龍肉,說不一定也看上了你的龍耳,或者龍爪。”

    吞天魔龍也相當忌憚,先前,它都已經激出祖龍麟之中的本源蠻荒古勁,祖龍麟卻還是被打飛出去,一般的聖者,絕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吞天魔龍長嘯一聲,調轉頭顱,飛出龍火島,衝入進陰陽海,前去尋找掉入進海水中的祖龍麟。

    “嚇死了!”

    青墨的小手拍着胸口,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隨後,收回飛在半空的銀色菜刀。

    祖龍麟被打飛之後,空間封鎖也就解除,張若塵帶着敖心顏跨越空間,來到青墨的身旁。

    張若塵對青墨也是刮目相看,從她的臉上移開,目光盯在她手中的銀色菜刀上面,露出一道若有所思的神色。

    “這是……我的刀……”

    青墨連忙將銀色菜刀藏到身後,擔心被張若塵搶走。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道:“沒人要你的刀,做得不錯,走吧,現在就離開龍火島。”

    正要離開,張若塵卻現前方涌來一股強大的聖氣波動,隨即,一個滿頭白的英俊男子,出現在他的十丈之外。?白黎皇子身上的衣袂無風自動,眼神頗爲深邃,道:“張若塵,我妹妹呢?”

    明明相當平淡的一句話,卻帶有無邊殺意,方圓數裡之內皆是飛沙走石。

    “你是白黎公主的兄長?”張若塵道。

    對面那個男子,長得很像白黎公主,都有精緻的五官,白皙的皮膚,就連身上散出來的氣息,也是極其相似。

    不過,他身上的力量波動,比白黎公主不知強大多少倍。

    白黎皇子道:“我能感受到她還活着,只要你將她交出來,我可以考慮給你留一具全屍。”

    白黎皇子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是相當強橫,可是,張若塵卻並沒有任何懼色,只是淡淡一笑:“放心,你妹妹現在好得很,正在一處絕佳的寶地修煉,等到她出關之後,你們會有見面的機會。”

    圖卷世界正在演變成乾坤界,那裡現在就像是天地初開的混沌世界,肯定會誕生出各種先天靈藥。

    白黎公主在裡面修煉,自然是一日千里,出關之後,就算修爲越白黎皇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張若塵是實話實說,可是,白黎皇子怎麼可能相信?

    白黎皇子不再多言,伸出一隻手掌,向前一按,輕念一聲:“太玄寒冰氣。”

    手掌,化爲一隻貓爪,露出鋒利的爪子,一股冰寒的氣勁涌出來,使得空氣中出現一根根冰柱,從地面一直連接到天穹,猶如是要將整個世界都凍結起來。

    白黎皇子是太古遺種,擁有與白黎公主一樣強大的體質和天賦,可是修爲卻早就已經跨入聖境。

    龍火島上的諸聖,全部都在退逃,生怕沾上太玄寒冰氣,一旦沾上,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具冰雕。

    張若塵自然也知道白黎皇子十分厲害,因此,並不與他硬拼,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帶着青墨和敖心顏出現到一百多裡之外。

    隨後,向龍火島的北面趕去,衝向停靠在海邊的銀色亡靈古船。

    來的時候,張若塵乘坐的是黑色亡靈古船,停靠在龍火島的東面。可是那艘亡靈古船上有大量邪惡聖念體,還有未知的兇險,怎麼可能繼續乘坐??如今,龍火島的四方,停靠着數艘亡靈古船,張若塵自然是要換一艘乘坐。

    黃煙塵和小黑早就收到張若塵的傳音,已經登上銀色亡靈古船,站在甲板上面,等待他們。

    張若塵三人,猶如三道光束,距離海邊越來越近。

    “收取了一道成熟的煵靈龍火,竟然還想逃走?”

    不死神女站在天穹,露出一道邪媚的笑容,五根纖柔的手指伸展而開,手掌心,一團赤紅色的火焰浮現出來。

    火焰的中心,包裹着一塊圓形令牌,雕刻有密密麻麻的獸紋。

    她伸出一根手指,輕輕一彈。

    “嗷!”

    赤紅色的令牌上面,其中一道獸紋變得越了越明亮,最後,竟然出一聲獸吼,從令牌上衝出來,化爲一隻真正的巨獸。

    三龍王蜥。

    三龍王蜥,爲七階中等蠻獸,身軀長達三百多丈,像是一隻飛在天空的巨大蜥蜴,卻長着三顆龍頭。

    任何一頭七階中等蠻獸,都是讓玄黃境聖者都忌憚的兇物。其中,一些厲害的七階中等蠻獸,甚至可以和徹地境、通天境的聖者搏鬥。

    不死神女的手指繼續彈動,令牌中,又一連飛出十三隻巨獸,分別是三隻七階中等蠻獸和十隻七階下等蠻獸。

    天空中,一共有十四隻龐然大物在飛行,地面上,投影出一大片暗影。

    “什麼情況,她怎麼一次性喚出十四隻七階蠻獸,不會是幻術吧?”

    即便張若塵的心境沉穩,此刻,也生出了一些波瀾。

    若是,不死神女真的操控着十四隻七階蠻獸,那麼憑她一己之力,也就堪比一座大宗門,怎麼能夠不讓人心驚?

    銀色亡靈古船的甲板上,小黑瞪大一雙貓眼,驚呼一聲:“難道,她得到了傳說中的萬獸寶鑑?”

    張若塵生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再次施展出空間挪移,帶着青墨和敖心顏衝到銀色古船上面。

    與此同時,飛得最快的四隻七階中等蠻獸,向下一撲,分別攻下張若塵、青墨、敖心顏、黃煙塵。

    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引動出千紋毀滅勁,劈斬出去,擊在七階中等蠻獸火羽鳩的爪子上面。

    “啪啦!”

    火羽鳩爪子上面的鱗片,散出一圈聖光,消減了沉淵古劍的力量。戰劍劈在爪子上面,只是留下一道血痕,沒能將爪子徹底斬斷。

    火羽鳩吃痛之後,嘴裡出一聲長鳴,扇着一對巨大的火羽,重新飛到高空。

    緊接着,張若塵撕裂開空間,打出一道空間裂縫,逼退攻向黃煙塵的三龍王蜥。

    小黑化爲一隻巨大的黑貓,散出強橫的氣息,將敖心顏護在身後,與另一隻七階中等蠻獸搏鬥。

    飛到銀色亡靈古船上空的七階蠻獸越來越多,接二連三向下攻擊,張若塵、黃煙塵、敖心顏紛紛受傷,只有拼盡全力才能抵擋。

    張若塵察覺到天地靈氣出現了一些細微的波動,於是,大吼一聲:“亡靈古船就要起航,大家再堅持片刻。”

    果然,沒過多久,銀色亡靈古船的上方,天地靈氣的波動越來越強烈。一道道粗大的銀色閃電凝聚出來,在船體和天空之間穿梭。

    “轟隆。”

    亡靈古船震動了一下,隨即,再次起航,向陰陽海中的行駛而去。

    龍火島上,白黎皇子揹着雙手,盯着漸漸遠去的銀色亡靈古船,能夠看見,一隻巨大的黑貓,還在與飛在上空的七階蠻獸戰鬥。

    他向黑黎皇子瞥了一眼,道:“好厲害的一隻黑貓,已經撕碎三隻七階下等蠻獸,應該是你們黑黎貓族的叛徒吧?”

    黑黎皇子的雙眼,散出冷銳的光芒,道:“的確很強大,不過,本皇子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它。按理說,以它的實力,在黑黎貓族不應該如此默默無聞。”

    “那你打算怎麼處理?”白黎皇子道。

    黑黎皇子道:“它既然選擇歸順張若塵,就是黑黎貓族的叛徒,也是黑黎貓族的恥辱。再次遇到它,本皇子會親手將它鎮壓,帶回九黎宮交給族長審判。”

    銀色亡靈古船的航行度極快,沒過多久,已經消失在海面。

    隨着距離越來越遙遠,不死神女也無法掌控那些七階蠻獸,只得將它們召喚回來。

    一共放出十四隻七階蠻獸,卻只有八隻活着返回,衝入進赤紅色令牌裡面。

    “居然讓我損失了六隻七階蠻獸,下次見面,一定要讓張若塵將我的損失彌補回來。”

    沒有殺死張若塵,不死神女一點都沒有氣惱,臉上依舊掛着一抹笑意。

    她飛落到地面,來到齊生的身旁,露出一道關切的神色,問道:“傷勢如何?”

    “無妨。”

    齊生的身體站得筆直,一雙血紅色的眼睛,盯着銀色亡靈古船消失的方向,道:“將三紋聖血丹給我,再給我一萬滴神血,我現在就要衝起中境聖者的境界。”

    不死神女知道剛纔那一戰齊生受了不小的打擊,迫切想要提升修爲,卻還是提醒了一句:“突破中境聖者對你而言,只是時間問題,沒必要使用三紋聖血丹吧?衝擊玄黃境,服用三紋聖血丹,纔是最好的選擇。”

    “對我而言,現在突破境界,就是最好的選擇。”

    齊生的目光,比兩道利劍還要鋒銳,筆直的盯着不死神女的雙眸。

    最終,不死神女只是輕輕一嘆,將三紋聖血丹和一萬滴神血取出來,交給了他,道:“張若塵已經成爲你宿命之中最大的敵人,我會竭盡所能助你除掉他。”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