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成為教主,張若塵的修鍊之地,從潛龍殿,搬到了歸元神宮。

    歸元神宮,位於嬰主峰頂,處在血神教的正中心。

    站在宮殿北面的觀星台上,放眼望去,崇山峻岭之間全是宮殿樓台,雲蒸霞蔚,聖氣衝天,整個血神教的建築都盡收眼底。

    張若塵盤坐在觀星台上,嘴裡吞吐聖氣,渾身皆有聖光在流轉。

    「傷勢終於痊癒。」

    張若塵站起身來,先是演練掌法,又練拳法,接著施展出一套完整的真一雷火劍法。

    達到肉身成聖,張若塵的自愈能力變得十分強橫,沒有吞服療傷丹藥,身上的傷勢卻在短時間內痊癒,又回到巔峰狀態。

    今夜,星光璀璨,灑落下一縷縷瑩瑩的光輝。

    星空下,小黑站在觀星台的邊緣位置,望著滿天星辰,道:「黑市總壇和血神教的兩場大戰,有大批不死血族隕落,無論你是張若塵,還是顧臨風,都會進入不死血族的必殺名單。」

    「我不會坐以待斃。」

    張若塵收劍回鞘,眼神銳利的說道。

    他對力量充滿渴望,只想儘快將武道修鍊到聖境。只有不斷變得強大,才能在崑崙界立足。

    崑崙界變得越來越混亂,張若塵總感覺,更大的危機,很快就會降臨。

    黃煙塵也站在觀星台上,幽藍色的長發,在風中飄動,聲音清冷的道:「血神教的六位聖長老,死了四位。四**王,死了一位,還有一位受了重傷,至今沒有****。十字天宮的宮主,隕落了兩位。除此之外,還有大批聖者和半聖死去,真的是元氣大傷。恐怕接下來,天台州的頂尖勢力,全部都會將矛頭指向血神教,搶奪血神教的地盤和資源。」

    張若塵微微一笑,顯得無所謂,道:「血神教的確是有大批聖者隕落,可是,卻也留下了大量聖源。血神教並不缺乏九階半聖和准聖,只有讓他們煉化聖源,很快就有新的聖者誕生。」

    「再說,天下一片紛亂,誰都不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局面。所謂的地盤和資源,並沒有太大的意義。他們想要搶奪,讓給他們就是。」

    「沒錯。」

    小黑說道:「現階段,我們應該立即去取神龍日月混沌塔。只要掌握一件神器在手中,任何敵人敢闖血神教,也是死路一條。」

    很顯然,黃煙塵和小黑已經將血神教視為張若塵的根基,都在考慮如何守護血神教和壯大血神教。

    張若塵和黃煙塵都有些動容,齊聲問道:「神龍日月混沌塔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崑崙界有十大神器,神龍日月混沌塔就是其中之一。

    傳說中,在太古時期,神龍日月混沌塔懸浮在虛空,吸收了崑崙界誕生之初大半的混沌之氣。

    在神龍日月混沌塔中修鍊,猶如返回太古,可以得到無窮的好處。

    更何況,神龍日月混沌塔具有鬼神莫測的威力,遠超千紋聖器和萬紋聖器,一旦出世,肯定會震驚天下。

    小黑不緩不急的說道:「神龍一族的祖地,陰陽海。」

    「神龍日月混沌塔怎麼會在那裡?」

    黃煙塵皺起一雙黛眉,又道:「據說,最後一條神龍死去的時候,開啟了禁陣,斬斷進入陰陽海的路,那裡已經變成一片古老的遺迹,根本沒有生靈可以闖入進去。」

    小黑笑了笑,道:「神龍日月混沌塔,本就是神龍一族的無上至寶。」

    黃煙塵陷入沉默,像是在思考什麼。

    「你的肉身,也被封印在陰陽海?」張若塵道。

    小黑點了點頭,傲然的道:「沒錯,只要你們能夠幫助本皇找回肉身,本皇就能再次回到巔峰,斗戰天下。到時候,本皇會庇護你們,成為你們最大的靠山。」

    青墨噗嗤一笑,走了過去,摸了摸小黑的腦袋,將它抱起來,道:「就你這隻肥貓,也想斗戰天下,還想庇護我們?呵呵。」

    張若塵和黃煙塵也知道小黑喜歡吹牛,倒也沒有將它的話放在心上。

    不過,既然小黑信誓旦旦的說,神龍日月混沌塔就在陰陽海,那麼,他們還真的必須要去一趟。

    真能掌握一件神器,那麼,就算崑崙界再如何動亂,至少也可以自保。

    小黑繼續說道:「在陰陽海,不僅有神龍日月混沌塔,還有別的一些了不得的寶物。帶出來任何一件,都能震驚世人。」

    「比如呢?」張若塵問道。

    「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小黑說道。

    「怎麼可能,傳說中,六聖登天酒的配方不是已經被毀掉?」

    青墨最先提出質疑,覺得小黑又在吹牛。

    六聖登天酒,乃是中古時期人族的六位聖者,窮盡一生精力,釀造出來的酒。其目的,是想要提升人類的體質,振興人族,使人類的整體體質達到與蠻獸比肩的程度。

    只要喝下一壺六聖登天酒,即便只是一個普通人類,也能獲得堪比聖體的體質,猶如是一步登天。

    可以想象,一旦大量釀造出六聖登天酒,人族的整體實力絕對能夠攀升一個台階。

    可是,六聖在釀造出第一批六聖登天酒的時候,卻遭受蠻獸的攻擊。為了避免登天酒的配方被蠻獸得到,六聖已經將配方毀掉。

    小黑仰著下巴,冷傲的道:「你們得到的消息,都是從蠻獸的嘴裡說出。蠻獸怎麼可能告訴人類六聖登天酒的配方保存在陰陽海?萬一人類的聖者闖入進陰陽海,取出了配方,對蠻獸各族將會多麼不利?要知道,六聖登天酒只是對人類才有用處,對蠻獸一點用處都沒有。」

    張若塵的臉色變得十分嚴肅,道:「此事開不得玩笑,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到底在不在陰陽海?」

    「本皇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大實話,你們怎麼會質疑本皇呢?」

    小黑有些無語,長嘆了一聲。

    「認真一點,我想知道確切答案。」張若塵輕喝一聲。

    在張若塵看來,神龍日月混沌塔太過於虛無縹緲,只存在於神話傳說之中,未必真的能夠找到。

    可是六聖登天酒,張若塵卻親眼見到過。

    當初,聖書才女在兩儀宗擺界子宴,坐在人傑座上的人類修士,飲用的就是六聖登天酒。據說,在界子宴上,諸位人傑已經將世間僅有的少量六聖登天酒全部都飲盡。

    所以,六聖登天酒是真實存在的,只有找到配方,就能大量釀製出來,從而讓整個人族都走向前所未有的興盛,無懼任何劫難。

    退一步講,就算張若塵沒有那麼偉大,至少也能使用六聖登天酒,為明宗和血神教培養出成千上萬位堪比聖體的天驕人傑。

    小黑斬金截鐵的說道:「本皇對天發誓,六聖登天酒的配方的確就在陰陽海。」

    「好吧!相信你一次,兩天後,我們就出發前往陰陽海。」張若塵道。

    「為什麼是兩天後?」

    張若塵說道:「因為這兩天,我還要去做一件重要的事。」

    就在當天夜裡,張若塵、元星長老、元周長老,一起前往血神祭台的地底,祭拜血神的神屍。

    血神的神屍,高達一千多丈,即便已經死去數十萬年,卻依舊有一股強大的神聖力量將它籠罩,聖者靠近過去,也要承受巨大的壓力。

    「人類的身軀,竟然可以達到一千多丈高。」張若塵感覺到不可思議。

    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都繃緊著一張老臉,顯得恭恭敬敬,甚至都不敢大聲說話。

    他們聽到張若塵的聲音,都是嚇了一跳。

    元周長老連忙說道:「教主,千萬別亂說話,不要褻瀆神靈。那是神軀,不是人軀。血神雖然已經逝去,可是神魂卻並沒有完全湮滅,或許有一天還會歸來。來到這裡,我們應該要有敬畏之心。」

    張若塵抬起頭,向上望去,只感覺眼前的神屍,猶如是一座巍峨的山峰,令人感到心悸。

    元星長老生怕身邊的這位年輕教主再胡亂說話,連忙解釋道:「修鍊一途,本就是一個不斷脫變的過程。每達到一個大境界,生命層次都會發生巨大的跨越。」

    「其中,成聖和成神,又是兩次最大的脫變。」

    「古籍上記載,一旦成神,修士的血氣就會猛烈增長,衝破空間的壓制,若是不前往神界,就會化為神聖巨人。」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原來是這樣。」

    隨後,張若塵又生出新的疑問,問道:「血神為何沒有前往神界?傳說中的神界,是不是真的存在?」

    元星長老的雙手一攤,表示無奈,苦笑道:「你的這個疑問,崑崙界的歷代智者都在討論,卻根本沒有得出結論。或許只有修鍊成神,才會知道答案。」

    張若塵不再多問,向血神的屍骸走了過去,道:「我要取一千萬滴神血。」

    兩位聖長老都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立即問道:「什麼?」

    「本教主要取一千萬滴神血。」張若塵再次說道。

    兩位聖長老直接嚇傻。

    一千萬滴神血,開什麼玩笑?

    血神教每年總共也就只是從神屍中取出兩百滴神血,不僅要用來培養年輕一代的天才,還要用來煉丹、煉器……等等,可以說,每一滴神血都要用在刀刃上,用得相當小心謹慎,不敢有一絲浪費。

    用一滴,也就少一滴。

    這位年輕教主,竟然一次性要取一千萬滴神血,相當於整個血神教五萬年的消耗。

    開什麼玩笑?

    ……

    (大家都能看出,接下來要展開新的篇章,小魚要花費大量時間構思接下來的劇情。

    今天就兩章吧,明天爭取多寫一點。)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