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想要取走一千萬滴神血?那是不可能的事。」

    「經過數十萬年的消耗,血神神屍中殘餘的神血已經不多,若不是節省著使用,很快就會耗盡。一座古教,沒有神血的支撐,必定會衰退下去。」

    元星長老的態度相當堅決,那模樣,就像是張若塵想要取走一千萬滴神血,必須先從他的屍體上面跨過去一樣。

    元周長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道:「神血的能量相當強橫,滴落在地上可以砸碎一座山嶽。滴落在一件百紋聖器上面,也能將其穿透。一千萬滴神血,根本沒有任何器皿可以盛放。」

    「我看未必。」

    張若塵取出一隻使用接天神木的木材製造出來的罐子,托在手掌心,道:「用它,足以用來盛放神血。」

    元星長老開闢出來的神武印記,為木屬性,因此,他對木屬性的靈寶,有十分敏銳的感知能力。

    顧臨風手中的木罐,絕對是非同小可的木屬性至寶,木材中,蘊含有極其玄奧的聖道規則。

    元星長老近乎於搶一樣,從張若塵的手中,將半尺高的木罐奪過去。

    「這隻木罐……這是……不可能吧……」

    元星長老仔細觀察木罐上面的紋路,同時,調動出一縷聖氣注入進去,查探木罐內部的木屬性力量。

    做為一位活了數百年的老古董,元星長老自然是見多識廣,心中已經有一些猜測,卻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元周長老顯得頗為詫異,從來沒有見過元星長老如此失態,好奇的問道:「什麼木罐?難道是一株中古聖樹的木材,製造出來的罐子?」

    一株中古聖樹,絕對是價值連城,隨便削下來一塊,也堪比一枚聖石。

    若是,顧臨風拿出來的木罐,真的是用中古聖樹的木材煉製出來,那麼至少也能賣出數百枚聖石的驚天價格。

    元星長老搖了搖頭,難以掩飾心中的震驚,向張若塵盯過去,聲音有些發顫,道:「這是使用傳說中……接天神木的木材,製造出來的罐子?」

    「沒錯。」

    張若塵倒是顯得很淡然,沒有覺得多麼了不起。

    要知道,圖卷世界中,接天神木的樹樁相當龐大,可以製造出千千萬萬個木罐,比大白菜還要廉價。

    再說,樹樁中的神木之氣,全部都用來蘊養新生神木,已經流失殆盡。

    在張若塵看來,接天神木的木材,也就沒有什麼價值。

    張若塵補充了一句,道:「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了一批使用接天神木製造出來的罐子,可惜木材中的神木之氣,已經流失得乾乾淨淨,只能用來裝放聖血和神血。」

    元星長老激動得眼中都要冒出火焰,道:「誰告訴你,神木之氣流失后,木材就失去了價值?這可是接天神木的木材,即便沒有神木之氣,也是煉丹和煉器的至寶。」

    「煉製聖丹的時候,加入一些接天神木的木粉,足以讓丹藥的品級提升一大截。」

    「煉製木屬性聖器的時候,加入接天神木的木材,不僅可以提升煉器的成功率,還能提升聖器的威力。」

    「而且,具有木屬性體質的修士,只要煉化足夠多的接天神木木材,也就如同吸收了一枚聖源,可以更加容易修鍊到聖境。」

    「是嗎?」

    張若塵感覺到有些意外,以前竟然忽略了接天神木的巨大價值。

    主要還是因為,放在他面前的接天神木木材實在太多,越多的東西,也就越是顯得廉價。

    他卻不知,崑崙界的那些煉丹大師和煉器大師,最大的夢想,就是找到一塊接天神木的木材,用來煉製古老的聖丹和威力強大的聖器。

    漸漸的,元星長老的心情變得平靜下來,問道:「教主,你到底得到了多少接天神木製造出來的木罐?」

    張若塵略微思索了一下,從空間戒子裏面,一連取出近百個大大小小的木罐,全部都是使用接天神木的木材製造出來。

    最小的木罐,只有巴掌大小。

    最大的木罐,足有兩米高。

    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倒也沒有因為張若塵擁有空間戒子而感到吃驚,畢竟,整個修鍊界都在傳,這位年輕的教主與時空傳人有很深的交情,從時空傳人那裏得到一枚空間戒子,本就是十分正常的事。

    可是,眼前大大小小的木罐,卻讓他們再次傻眼。

    兩位聖長老看每一個木罐,都像是在一位絕色美人,恨不得撲上去緊緊的抱在懷中。

    張若塵笑了笑,道:「只要二位聖長老同意本教主取走一千萬滴神血,這些木罐,全部都可以交給你們來處理。」

    「不行。」

    元星長老冷靜下來,盯向擺放在地的木罐,又看向血神的神屍,再三思考,說道:「十萬滴神血,不能再多。」

    「沒錯,十萬滴神血,已經是血神教可以承受的極限。即便是上一任教主在位的時候,最多的一次,也只是取出三萬滴神血,而且,那一次,還遭受教中諸聖的一致反對。」元周長老說道。

    即便成為教主,也不能為所欲為。

    長老閣的諸位長老,可以否決教主做出的一些過激的決定。

    比如,張若塵想取走一千萬滴神血,就是十分過激的行為,任何一位長老都不可能同意。

    張若塵皺起眉頭,隨即,又道:「一次性取走一千萬滴神血,你們的確是難以接受。不如這樣,本教主再拿出一些寶物,用來換取神血?」

    「什麼寶物?」

    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露出期待的神色。

    教主的確還很年輕,可是身上的氣運卻相當強大,居然可以得到大批接天神木的木材,說不一定,還能拿出別的一些至寶。

    接天神木的木材,可以提升血神教的整體實力,足以稱得上是「鎮教之寶」。

    若是,教主還能拿出別的「鎮教之寶」,長老閣還是可以放寬限度,讓他取走更多的神血。

    張若塵從空間戒指之中,又取出一個木罐,遞給元星長老。

    「竟然還有接天神木的木材製造出來的木罐?他到底是得到了多少木材?」

    元星長老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接過木罐,打開蓋子。

    「嘩——」

    罐中湧出黑色的光華,散發出一股清淡的葯香,在一瞬間,瀰漫到四面八方。

    元星長老連忙合上蓋子,驚疑不定的道:「木罐中,全是七品聖源靈液?」

    「沒錯。木罐中的七品聖源靈液,是我在青龍墟界奪取到的寶物,一共有五千小杯,應該可以煉製出五千枚聖元丹。兩位長老認為可以換取多少滴神血?」張若塵問道。

    使用聖元丹,可以培養出大批半聖,具有無法估量的價值。

    一次性得到五千小杯聖源靈液,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自然是欣喜若狂,因為,憑藉這些聖源靈液,血神教很快就能恢復元氣。

    兩位聖長老經過一番商討,估算出五千小杯聖源靈液的價值。

    元周長老抓住木罐,將木罐和五千滴聖源靈液移到他的身後,伸出五根手指,回復張若塵,說道:「五萬滴神血。」

    「一小杯聖源靈液,換取十滴神血,倒也算合理。」

    張若塵沒有與他們討價還價,只是嘴角一勾,又從空間戒指裏面取出二十隻巨大的木罐,道:「你們面前的每一個木罐裏面都有五萬小杯聖源靈液,一共是一百萬小杯。憑藉它們,我要取走一千萬滴神血,兩位長老應該沒有意見了吧?」

    「一百萬小杯聖源靈液……怎麼可能?」

    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感覺相當凌亂,即便是以他們的心境和閱歷,也被張若塵接連不斷拿出來的寶物震住。

    要知道,此次血神教可是派遣出大批半聖前往青龍墟界爭奪聖源靈液,但是,那些半聖全部加起來,也沒有收集到一千小杯聖源靈液。

    這位年輕的教主,居然一次性拿出一百萬小杯聖源靈液,他們自然是難以相信。

    兩位聖長老以最快的速度,掀開二十個木罐的蓋子,裏面盛放的果然全部都是聖源靈液,大致估算一番,的確是有一百萬小杯。

    兩位聖長老的心境,受到巨大的衝擊,獃滯的站在那裏,就連呼吸都停了下來。

    即便是血神教最鼎盛的時候,也就只有數千小杯聖源靈液的存貨。

    一百萬小杯聖源靈液,已經足夠血神教寬裕的使用一千年。

    當然,若是能夠將一百萬杯聖源靈液完全使用出去,那麼,血神教就能在短時間內培養出大批半聖,快速崛起,變得興盛和強大。

    兩位聖長老怎麼能夠保持平靜?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張若塵在青龍墟界奪下了大批聖源靈液,一百萬小杯,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半晌后,元周長老才說道:「一千萬滴神血,會不會太多了一些?教主,你就算要修鍊肉身,也沒必須要一次性取走那麼多。」

    說出這話的時候,元周長老向前走出三步,將二十罐聖源靈液擋在身後,顯然是擔心張若塵又將聖源靈液收回去。

    「本教主並不會浪費神血,而是要使用神血煉製鎮血符籙,用來克制不死血族。只要我們能夠擁有大量鎮血符籙,也就不用擔心不死血族的報復。」

    張若塵將鎮血符籙的一些信息透露出來,告知了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

    兩位聖長老其實也很擔心不死血族會報復血神教,得知張若塵取神血的真實目的后,他們倒是有些意動。

    因為,他們見識過鎮血符籙的威力,連教主夫人都能壓制,更何況是別的不死血族聖者?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