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舍利子中,凝聚有佛帝和金龍的全部力量,既可以煉化吸收,繼承兩位大聖的無上聖道,也可以做爲攻擊性武器,爆出無匹的威力,猶如一件大聖古器。

    金龍死去之前,給舍利子設置了四層封印,張若塵已經解開外面三層。只需要再解開最後一層,舍利子的力量就會完全釋放出來。

    一直以來,張若塵就是打算突破到聖境,再解開舍利子的最後一層封印,吸收佛帝和金龍的力量,從而讓自己在聖境也能保持快的修煉度,不至於數年,乃至於數十年才能突破一個境界。

    現階段,張若塵掌握有數十株聖藥和一枚聖龍龍珠,完全可以支撐自己突破到中境聖者的境界,並不需要吸收舍利子中的佛氣和龍氣。

    另一件寶物,卻有一些特殊,就連張若塵也不太確定它到底是不是一件大聖古器,或者神遺古器。

    張若塵從空間戒指裏面,將它取出來,嘭的一聲,放在甲板上面。

    那是一隻三丈高的青銅古鼎,鑄有四足兩耳,重達八十四萬斤,通體佈滿銅鏽,在銅鏽的下方,印有一個個模糊不清的古老文字。

    “開元鹿鼎。”

    張若塵站在銅鼎的下方,伸出手掌,撫摸着鏽跡斑斑的鼎足,能夠感受到一股古樸的韻味從鼎中散出來。

    開元鹿鼎,乃是聖明中央帝國的鎮國祖器,祭祀先祖、祭祀諸神、祭祀天地都必定會用到,承載着帝國的國運。

    聖明中央帝國毀滅之後,開元鹿鼎也遺失,後來被拜月魔教得到。張若塵是在拜月魔教旗下的珠光閣拍賣場,將開元鹿鼎拍買回來。

    在外人眼中,開元鹿鼎雖然是聖明中央帝國的鎮國祖器,可,更多的只是象徵意義,並不是什麼厲害的聖器。

    拜月魔教的一些聖者,也曾花費大量精力研究開元鹿鼎,卻一無所獲,一致認爲,它只是一件材質特殊的青銅器。

    “做爲聖明中央帝國的鎮國祖器,真的只是一件青銅器那麼簡單?”

    張若塵有些不信,體內的聖氣急運轉,隨即,一掌打出去。

    “嗡。”

    開元鹿鼎出一道類似佛鐘被敲響的巨聲,飛了出去,撞擊在亡靈古船的一片銀壁上面。

    要知道,以張若塵現在的力量,一掌打出去,別說是一隻銅鼎,就算是一座銅山,都要被打得凹陷下去。

    可是,開元鹿鼎卻一點都沒有變形,只有表面的一層鏽跡脫落,使得鼎上的字跡變得清晰了一些。

    “果然是堅不可摧,倒是什麼材質?”

    張若塵將手掌按在開元鹿鼎的表面,釋放出精神力探查,可是,精神力卻根本無法進入青銅裏面,反彈了回來。

    緊接着,張若塵又釋放出聖氣,嘗試催動開元鹿鼎,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開元鹿鼎經歷了聖明中央帝國開國以來的所有祭祀大典,就算只是一件普通的青銅器,也該沾上祭祀之力,怎麼可能一點力量波動都沒有?”

    八百年前,明帝不止一次在張若塵的面前提過,開元鹿鼎是聖明中央帝國的鎮國祖器,由此可見它的重要性。

    一件普普通通的青銅器,就算再如何堅硬,怎麼可能成爲一個帝國的鎮國祖器?怎麼可能承載得了一個帝國的國運?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伸出右手,手掌攤開,一團淨滅神火出現在手掌心,散出璀璨的青色光華。

    “只有使用淨滅神火試一試了!”

    張若塵有些擔心淨滅神火會毀掉開元鹿鼎,因此,最開始的時候,只是小心翼翼的控制火焰煅燒開元鹿鼎。

    要知道,就算是聖器與淨滅神火接觸,也會在極短的時間之內熔化。

    然而,開元鹿鼎與淨滅神火接觸,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張若塵心中狠,調動淨滅神火,全力以赴煅燒開元鹿鼎。

    不斷釋放淨滅神火,自然是相當消耗聖氣,就算張若塵有四枚聖源,漸漸的,也感到不支,雙腿和雙臂都在顫抖,渾身毛孔不斷冒出汗珠。

    “就連淨滅神火都傷不了你,你到底是用什麼材料鑄煉而成?”

    張若塵感覺有些氣餒,準備收回淨滅神火……

    “啪!”

    就在這時,一聲極其微弱的輕響,從鼎身上傳出來。

    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擡起頭,向上望去。

    只見,開元鹿鼎的表面,破開一道縫隙,猶如是碎裂的蛋殼一樣。

    縫隙中,散出一縷縷金色光華。

    終於有變化了!

    張若塵心中一喜,調動體內殘餘不多的聖氣,打出淨滅神火,繼續煅燒。

    “啪啪。”?裂響聲,不斷響起。

    開元鹿鼎上的裂紋越來越多,每一道裂紋都散出奪目的金芒。

    小黑、黃煙塵、青墨、敖心顏都被驚動,紛紛趕過來,望着那一尊神異的巨鼎,能夠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息正在復甦。

    “轟隆。”

    開元鹿鼎表面的一層外殼徹底脫落,一片金光攜帶一股排山蹈海的力量,當其衝的擊在張若塵的身上,震得他倒飛出去。

    敖心顏和黃煙塵幾乎同時施展出身法,化爲兩道流光,出現在張若塵身後的一左一右,化解那股衝擊力,扶着他,重新落到甲板上面。

    шшш● тт kдn● c o

    剛纔,張若塵幾乎耗盡體內的聖氣,的確是有些虛弱。

    不過,他的肉身強大,即便耗盡聖氣,也是一等一的強者,很快就緩過氣來,那股虛弱感也隨之消失不見。

    “這纔是開元鹿鼎的本來模樣嗎?”

    眼前的巨鼎,依舊是青銅材質,不過,卻沒有一點鏽跡,反而像是青色翡翠一樣,顯得晶瑩剔透。

    銅鼎的表面,凸起一個個金色古文,密密麻麻,根本無法數清數量。

    那些金色古文像是鑲嵌在銅鼎上面,又像本來就與銅鼎是連爲一體,每一個文字散出來的力量波動都十分強大。

    “數萬年來,開元鹿鼎一直都只是用來祭祀,估計很少有人知道,外殼的裏面,纔是它的本體。”

    張若塵感覺到驚歎,一步一步,向開元鹿鼎走過去。

    只是一層外殼,就堅不可摧,使用淨滅神火才讓它脫落。讓人很難想象,開元鹿鼎的本體得有多麼了不得?

    “這一隻銅鼎,一看就一件非凡的戰器,本皇先幫你試一試它的威力。”

    嗖的一聲,小黑先一步衝出來,來到開元鹿鼎的下方。

    它的兩隻爪子,按在鼎身上,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去。

    隨即,鼎上的金色古文散出來的金光,變得更加明亮。

    小黑嘗試催動開元鹿鼎,可是,鼎身卻紋絲不動,沒有任何變化。

    “什麼意思?明明吸收了本皇的聖氣,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小黑很不服氣,繼續調動聖氣,打入進鼎中,開元鹿鼎卻根本不受它的控制。一直累到舌頭都搭在地上,小黑纔不得不放棄。

    “這隻銅鼎有些邪性,只會吸收聖氣,根本沒有什麼實用價值。”小黑憤憤然的說道。

    緊接着,黃煙塵、青墨、敖心顏也先後上去嘗試,無一例外,全部都得出與小黑一樣的結論。

    就在他們嘗試操控開元鹿鼎的時候,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

    “如此神異的一尊銅鼎,不應該一點力量都揮不出來,我也試一試。”

    張若塵來到開元鹿鼎的下方,眼睛一眯,露出思索的神色。

    既然是聖明中央帝國的祖器,肯定與皇族張家的先祖有關,說不一定,只有張家後代的鮮血,才能開啓開元鹿鼎的力量。

    雖然,張若塵是張家的直系後代,可是他現在的身體卻不是以前的身體,就算釋放出血液,也不會有什麼作用。

    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使用特殊的功法和聖氣,也有可能激活開元鹿鼎。

    比如,九天明帝經。

    張若塵一直很好奇,爲何只有每一代的明帝,才能修煉《九天明帝經》?

    從皇族之中,多挑選出一些天賦異稟的後輩,也修煉《九天明帝經》,皇族豈不是會更加強大?

    就像青帝和池瑤修煉的《青曌神功》,也沒有限制,只有下一任青帝才能修煉。

    小黑站在後方,道:“別試了,根本就沒有什麼用,那就是一件擺設而已,看起來很厲害,實際上一點威力也沒有。”

    “試一試吧!”

    張若塵運轉《九天明帝經》第七層的功法,明王聖源之中的聖氣涌出來,在經脈和聖脈之中瘋狂運轉,從他的掌心衝出去,打入進開元鹿鼎。

    “譁——”

    開元鹿鼎上的文字變得無比明亮,並且,還在輕輕跳動。

    “咦。”

    小黑輕咦一聲,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裏面掉出來,難道張若塵能夠操控那一隻銅鼎?

    開元鹿鼎緩緩飛了起來,懸浮到數百丈高的位置。一個個金色文字飛了出去,猶如滿天星辰一般圍繞青銅古鼎旋轉。

    在滿天的金色文字之間,流動着一縷縷金色霧氣,匯聚成一尊巨人的身影,散出來的氣息,與張若塵的不動明王聖相有些相似。

    可是,巨人身影的氣息強度,卻比張若塵的不動明王聖相,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金色的光芒,傳得很遠,就算是在萬里之外,也能看見。

    不死血族的血聖,站在一艘亡靈古船的船頭,眺望遠處那一片金色的天空,全部都能感受到一股無比強大的聖力波動。

    不死神女的兩條黛眉微微一挑,肅然道:“好強大的氣息,難道是有什麼了不得的神兵利器出世?”

    魔天太子道:“按照亡靈古船的航行度進行推算,金色光芒傳出的位置,應該正是銀色亡靈古船的附近。就算有神兵利器出世,估計也會便宜了張若塵。”

    魔天太子的身旁,一位血聖不屑的冷笑一聲:“讓他得去又如何?以他的修爲根本守不住寶物,最終,那件神兵利器,還不是要歸我們不死血族所有。哏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