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座冰山恰好形成一個三角區域,張若塵等人所站立的冰山就位於三角區域的中心,遭到三位死神騎士的合圍。天籟小說ww

    “死神之光。”?三位死神騎士同時將聖氣打入進長矛,三根長矛之中涌出三圈血紅色的光芒,並且疊在一起,光芒中,死亡之氣不斷堆積,使得光圈內部的空間猶如變得凝固。

    “又是死神之光,這是想要禁錮住空間,以防我逃走。”

    張若塵面帶笑意,沒有被死神騎士身上的強大氣息嚇住,目光環顧四方,又道:“若是,我沒有記錯,應該還有一位死神騎士纔對,怎麼沒有出現?”

    死神騎士都穿着十聖血鎧,散出來的氣息也是十分相似,可是,不同的人,總有一些微妙的差別。

    不死神殿最開始派遣出的那位死神騎士,張若塵與他交手過數次,對他身上的氣息是十分熟悉,可以確定,他並不在眼前的三位死神騎士之中。

    “轟隆。”

    驀地,張若塵等人腳下的冰山,猛烈晃動了一下,隨即急向上升起。

    “有人在下面。”

    青墨輕呼一聲,露出驚懼的神色。

    只見,一位死神騎士從海水中衝出,背上長着巨大的血翼,渾身散出陰寒的氣勁,舉起數百米高的冰山,急衝向高空。

    在一瞬間,張若塵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第四位死神騎士藏在水中,就是在等三道死神之光被激出來之後,向他們起突襲。

    這裏的海水,冰冷得能夠凍死聖境生靈,死神騎士卻能抵擋住那股寒氣,沒有被凍僵,實在是有些了不得。

    “張若塵,這一次你還怎麼逃?”

    死神騎士大吼一聲,隨後,五指捏成拳頭,一拳擊在冰山的底部。

    “轟隆。”?冰山,承受死神騎士的一拳,猶如陶瓷一樣裂開數十道紋路,轟然一聲,化爲冰晶碎片。

    強大的拳法勁氣,形成一道寶瓶形狀的拳印,向上涌去,穿過破碎的冰山,衝向張若塵、黃煙塵、青墨、敖心顏、小黑。

    此刻,張若塵等人在冰山的帶動之下,已經飛到數百米的高空,四周盡是凌厲的玄陰罡風。若是再遭受拳印的衝擊,他們就算能夠抵擋住這一拳,也會跑飛到更高的位置。

    飛得越高,越是危險。

    很顯然,死神騎士的目的,也不是想要憑藉這一拳殺死張若塵等人,而是想要借用玄陰罡風的力量,殺死他們。

    齊生的雙手抱在胸前,雙目散出血紅色的光芒,面帶笑意的盯着被突襲之後拋飛到天空張若塵。

    “這一戰,必須要除掉這一位大敵。”齊生心中暗道。

    以張若塵的臨戰反映度,自然不會給死神騎士得逞的機會。他用盡全身力量,一劍揮斬下去,撕裂開寶瓶形狀的拳印。

    劍氣穿透拳印卻並沒有消散,殘餘的力量,落在死神騎士的身上。

    “呲嘭。”

    死神騎士身上的十聖血鎧冒出一大片火花,隨後,急向下墜落,噗通一聲,墜入進陰陽海。

    “出劍的度和劍氣的飛行度也太快了吧!”

    魔天太子也是一名厲害的劍修,可是,看到張若塵剛纔那一劍,卻感覺到頭皮麻。

    若是,張若塵在他的百丈之內,施展出這一劍,他根本就沒辦法避開。

    換一句話說,掌握了這一劍,張若塵的百丈之內就是死亡禁區,一旦靠近,逃都沒辦法逃。只有徹地境的聖者,或許才擋得住那一劍。

    齊生的臉色有些沉凝,道:“並不是劍的度快,而是那片空間之內的時間變慢了!張若塵竟然將劍法和時間融合在一起,憑藉這種劍法,他足以和劍聖交鋒。他必須死,不能再讓他成長下去,要不然,今後再想除掉他,將會難如登天。”

    不死神女向齊生瞥了一眼,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

    以前的齊生,無論遇到多麼優秀的對手,都充滿自信,身上有一股睥睨萬物衆生的傲氣。

    然而,今天他卻一連兩次說出必須要除掉張若塵,由此可見,在張若塵的面前,曾經那位百戰不敗的齊天太子已經有些信心不足。

    張若塵等人還沒有落回海面,站在三個方位的死神騎士,便是不斷打出聖術級別的攻擊,準備聯手將他們鎮殺。

    死神騎士的戰力強大,與徹地境的聖者相比也差距不大,除了青墨以外,沒有人敢硬接。

    當然,以青墨的一己之力,除非動用銀色菜刀的本源力量,要不然,未必擋得住三位死神騎士的聯手攻擊。

    三位死神騎士是蓄勢打出的三道聖術,威力無窮,可以爆出數十倍攻擊力。

    三道聖術,在半空,凝聚成三座血紅色山嶽,呈現出合擊之勢,根本不給張若塵等人留任何生路。

    那是血命死神印三大印法之中的“血命山印”。

    青墨早就被嚇得懾懾抖,六神無主,像是已經忘記自己擁有強大的修爲,一邊下墜,一邊尖叫。

    在這生死關頭,張若塵卻是顯得十分鎮定,一把抓住向下墜落的青墨,道:“動用界子印,先打破空間禁錮。”

    “好。”

    黃煙塵和敖心顏幾乎同時應了一聲,取出界子印,使用雙手託舉了起來。

    黃煙塵略微感覺到有些意外,向敖心顏手中的界子印瞥了一眼,雪白的貝齒在殷紅嘴脣上面輕輕的一咬,露出一道懊惱、不滿的神色。

    如此珍貴的寶物,張若塵竟然送給了敖心顏。

    不過,黃煙塵很快就收起了自己的情緒,調動聖氣,激出界子印的力量,隨即,一片金色的帝皇之氣爆了出來。

    “郡主,我助你一臂之力。”

    青墨的一雙雪白的小手向前一按,打出一道聖氣光柱,擊在界子印上面,頓時,界子印爆出來的力量猛烈增長。

    一條青色的天河,從印中飛出,向其中兩座血紅色山嶽橫斬過去。

    那條青色天河,乃是池瑤女皇的一根絲,蘊含女皇的聖道規則。

    張若塵和敖心顏駕馭着另一枚界子印,激出帝皇之氣,與一座血紅色的山嶽撞擊在一起。

    “轟隆隆。”

    兩枚界子印的力量爆出來,震碎三座雪山,並且急向下墜落,鎮壓向下方的三位死神騎士。

    “滅神十字盾。”

    齊生體內的聖氣,猶如血紅色的溪流通過五根手指涌入進滅神十字盾,隨後,手臂一甩,巨大的十字架攜帶着一片血雲,與其中一枚界子印碰撞在一起。

    “轟隆。”

    一聲巨響之後,界子印和滅神十字架同時向後拋飛出去,撞穿死神之光的光壁,落到數十里之外。

    不死神女伸出一隻瑩白的玉臂,舉過頭頂,五指展開,輕喝一聲:“玄陰罡風,聽我號令。”

    “呼呼。”

    遺棄深海上空的玄陰罡風,竟然真的向不死神女的手掌心涌去,形成一個罡風漩渦。

    罡風漩渦的中心,凝聚出一個半透明的巨人,高深十三丈,在它的內部有一道道呼嘯聲傳出,比雷聲還要響亮。

    人形罡風。

    不死神女將人形罡風打出去,擊向另一枚界子印。

    張若塵向飛來的人形罡風看了一眼,臉色略微一變。

    先前,他飛到遺棄深海的百米上方,只是遭到一尊三丈高的人形罡風的攻擊,就受了一些傷勢。

    不死神女打出的人形罡風,卻是高達十三丈,蘊含的毀滅力量肯定更加強大。

    “轟。”

    人形罡風實在太可怕,擊穿了界子印外圍的帝皇之氣,撞擊在界子印的上面,連同界子印一起,向黃煙塵和青墨鎮壓下去。

    張若塵在看見不死神女打出人形罡風的時候,已經激沉淵古劍之中四千道銘紋。

    “破。”

    攜帶千紋毀滅勁,張若塵一劍揮斬出去,從人形罡風的身後,由上而下,將它劈成兩半。

    碎裂的人形罡風,化爲數千道風刃,向四方飛了出去。

    齊生和不死神女的攻擊,只是針對界子印,很顯然是想阻止張若塵等人破開死神之光的空間禁錮。

    只要空間禁錮沒有被打破,張若塵就逃不掉。

    “繼續出手,看他還能撐多久?”

    齊生的眼神冰冷,身上的殺氣越來越濃。

    三位死神騎士再次凝聚出聖氣,施展第二道聖術。

    墜入進海水中的那位死神騎士,化爲一道血光,衝出水面,落到第四個方位,也在凝聚聖術。

    與此同時,魔天太子拔出帝殺魔劍,雙手掌心的竅穴全部打開,涌出浩蕩的聖氣,注入進劍體。

    帝殺魔劍上的銘紋不斷浮現出來,散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強烈,最後,化爲一道流光,衝向飛在半空的張若塵。

    遠處,層層疊疊的冰山羣中,不死血族的九位血聖,在收取冰山內部的寶物的同時,也在關注遠處海面上的圍殺戰場。

    “張若塵現在就是一隻甕中之鱉,想逃也逃不掉。哈哈!”一位枯瘦如柴的血聖,陰笑了一聲。

    “就連統率着大批朝廷高手的池萬歲,與我們遭遇之後,也要仔細掂量,不敢貿然出手。張若塵只是一個人族逃犯,居然敢與整個不死血族叫板,不是找死是什麼?”

    “現在就是困獸之鬥,他已經堅持不了多久。”

    那位枯瘦如柴的血聖收回目光,繼續收取屍體身上的寶物。

    躺在冰塊上面的古屍,乃是一位穿着金蟒袍的老者,看上六十來歲的樣子,也不知死去了多少年?

    就在那位血聖去取古屍腰部的一塊玉佩之時,古屍的雙瞳突然睜開,射出兩道黑色的光柱,穿透了那位血聖的身體,留下兩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

    “啊……死屍活……過來……”

    那位血聖出一聲驚恐的慘叫,隨後,直挺挺的倒下去,墜入進冰冷的海水中。片刻後,海面上,升起一座冰山,那位血聖的屍體就被冰封在冰山裏面。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