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戰一觸即發,諸聖的聖威釋放出去,充斥在太陰古城。

    雖然,太陰古城的護城大陣沒能開啟,可是城中依舊有很多防禦性的陣法,城中的人族修士紛紛躲入進去。

    姚生從夜幕中飛出來,轟的一聲,落到地面,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後。

    「何須死神騎士大人親自動手,由我一人,足以將他鎮殺。」姚生揚聲說道。

    莫憂谷一戰,姚生與張若塵交過手,並且擊傷了張若塵。

    他自認為已經完全掌握張若塵的真實高低,有足夠的信心鎮殺張若塵。

    姚生剛剛臣服於死神騎士,成為不死神殿的一員,為了提升自己的身份地位,自然是想要建功。

    斬殺張若塵,就是大功一件。

    「鬼王鎖。」

    姚生的嘴巴張開,吐出一根手臂粗的鎖鏈,延伸出去,猶如一條鋼鐵長龍一般。

    鬼王鎖中,上千道銘紋浮現出來,爆發出千紋毀滅勁。

    「轟隆。」

    攜帶毀滅勁的鎖鏈,沒能擊中張若塵,卻波及到飛在半空的青峰聖者,擊向他的腰部。

    青峰聖者暗暗一驚,連忙捏出劍訣,嘴裏輕喝一聲:「山字訣。」

    背上的聖劍離鞘飛出,猛烈顫動一下,形成數以萬計的劍氣。

    那些劍氣快速匯聚在一起,凝結成一座五指劍山。

    「嘭。」

    鬼王鎖擊碎劍山,抽擊在青峰聖者的身上,打得青峰聖者急速墜落到地面,強大的衝擊力,使得一片亭台樓閣整齊分佈的莊園,化為了廢墟。

    青峰聖者的臉色有些蒼白,滿嘴血污,從廢墟中走出來,有些驚異的盯着姚生:「同樣都是上境聖者,差距竟然這麼大嗎?」

    青峰聖者在上境聖者之中,並不算弱者。可是,他與姚生僅僅只是對拼了一擊就受傷,怎麼能不吃驚?

    姚生,作為幽字天宮的副宮主,名氣很大,太陰古城中的一些老一輩半聖,將他認了出來。

    「姚生竟然投靠了不死血族。」

    「據說,姚生具有一男一女兩具聖軀,一旦出手,猶如兩位上境聖者。在玄黃境之下,很少有人能夠與他抗衡。」

    「沒看見青峰聖者都擋不住他的攻擊,如此人物,估計真的只有玄黃境聖者才能鎮壓。」

    ……

    …………

    姚生沒有將青峰聖者放在眼裏,眼中只有張若塵,邁出腳步,沖了上去,沉聲笑道:「躲得倒是挺快,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幾時?」

    「嘩啦啦。」

    在姚生的控制之下,鬼王鎖再次飛出去,快速旋轉,形成九個直徑三丈的圓圈。

    鬼王鎖的頂端,一顆猙獰的人頭伸出來,足有磨盤那麼巨大,出現在九個鎖鏈圓圈的中心,上面燃燒着綠色鬼火。

    那是一位真聖的頭顱,蘊含有真聖的聖力。

    這一擊的力量,比剛才那一擊強大了太多。

    青峰聖者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暗道,「姚生的戰力還真是恐怖,若是剛才他打出這一擊,恐怕我就不只是受一些輕傷那麼簡單。今天,張若塵恐怕是凶多吉少,只有兩儀宗的大人物早些趕到,或許才能救他一命。」

    張若塵就算再強,畢竟還是太年輕,修為境界太低,不可能與上境聖者抗衡。

    鬼王鎖上面散發出來的力量勁氣,讓無數人族修士都感覺到窒息,沒有人相信張若塵抵擋得住。

    或許是酒勁太過猛烈,面對鬼王鎖,張若塵竟是無所畏懼,主動迎擊上去。

    「嗷!」

    「吼!」

    張若塵的雙臂抬起,一龍一象的龐大虛影呈現出來,與雙掌同時向前印擊,與鬼火頭顱發生碰撞。

    張若塵打出的掌力,至剛至猛,一連攻出數十掌,打得鬼火頭顱和鬼王鎖都倒飛回去。

    「怎麼可能,他的力量怎麼會強大到如此程度?」

    姚生感到詫異,有些懷疑,張若塵到底是不是顧臨風?

    此刻的張若塵,比顧臨風的力量強大了太多,沒有使用十聖血鎧,竟然就已經可以與他分庭抗禮。

    若是,張若塵真的是顧臨風。

    難道短短數日,張若塵的力量就提升了一倍?

    怎麼可能。

    張若塵的狀態有些癲瘋,體內的血液和聖氣都變得十分狂暴。

    當然,他並沒有完全失去理智,依舊有較為清楚的意識,心中感覺到很不可思議,在醉酒的情況下,竟然爆發出超越平時一倍的力量。

    「十聖血鎧。」

    張若塵並不多想,長嘯一聲,激發出十聖血鎧。

    十道聖影呈現出來,圍繞在身體的十個方向。

    有十聖血鎧的加持,張若塵的身上,散發出比剛才更加強勁的力量波動。

    「嘭。」

    張若塵一掌拍出去,打得姚生向後倒退數十丈,腳下的街道,全部都爆裂。

    張若塵持續不斷出手,每一掌落下,都像是一座五指山嶽落下去,打得姚生只能被動防禦,無論使用出什麼手段,也都抵擋不住。

    漸漸的,張若塵也察覺到端倪,心中猜測,「應該是龍鱗瘋牛酒的酒勁,才讓我爆發出雙倍的力量。要不然,以我現在的修為,根本不是姚生的對手。」

    雅舍聖者皺起眉頭,道:「姚生不是張若塵的對手,空域聖者、青易聖者、萬鑫聖者,你們去助他一臂之力。」

    空域聖者、青易聖者、萬鑫聖者都是上境聖者的修為,來自黃天部族,乃是黃天血帝親自下令,讓他們跟隨死神騎士一起,務必要除掉顧臨風。

    三大上境聖者展開背上的血翼,從三個不同的方向,沖向正在與姚生激戰的張若塵。

    「原血手印。」

    「驚鴻游龍劍訣。」

    「毀心指。」

    三大上境聖者同時打出一道聖術。

    姚生在心中大罵,覺得不死血族太不是東西,因為,三大上境聖者打出的聖術,也將他籠罩了進去。

    姚生收起攻擊手段,立即逃遁。

    「哪裏逃?」

    趁此機會,張若塵一掌擊在姚生男性身軀的胸口,掌力一層疊著一層,一連爆發出三十六層力量。

    「噗嗤。」

    姚生的胸口向內凹陷,肋骨崩塌,如同一發炮彈一般飛了出去,墜入進廢墟裏面。

    為了重創姚生,張若塵也付出代價。

    三位上境聖者打出的聖術,落了下來,擊在他的身上。

    即便有十聖血鎧的抵擋,張若塵依舊受了一些傷勢。只不過,他已經肉身成聖,防禦力驚人,受的傷並不算太嚴重。

    「好變態,不愧是肉身成聖,竟然可以硬扛聖術。」

    「十聖血鎧的防禦力真是強大,不動用真正的底牌,根本無法重創張若塵。」

    「全力以赴出手,本聖不信滅不了他。」

    三位上境聖者再次施展出聖術,調動出更加強大的力量。

    張若塵豈會再給他們機會?

    「唰!」

    張若塵的身形一動,施展出空間挪移的手段,出現在空域聖者的身前,猛然撞擊過去。

    空域聖者根本來不及反應,已經被張若塵撞飛,墜落到地上。

    張若塵的雙腿膝蓋壓在空域聖者的腹部,雙手捏拳,拳頭如同雨點一般落下。

    「嘭嘭。」

    頃刻間,張若塵一連打出一百多拳,每一拳都是全力以赴。

    空域聖者的頭骨碎裂,胸腔塌陷,半個身體都被打得粉碎,化為了血泥。張若塵伸手一抓,從血泥中,取出一枚拳頭大小的聖源。

    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一位上境聖者已經隕落,被活生生的打死。

    遠處,青峰聖者感覺到頭皮發麻,換做是他,遇到張若塵這個戰鬥狂人,估計也是死路一條。

    姚生從廢墟中爬出,嘴裏吐出一口血沫子,「居然敢攻擊我,活該被打死,張若塵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人物。」

    青易聖者和萬鑫聖者的心境倒是足夠沉穩,並沒有被嚇住,繼續出手,分別打出劍訣和指法。

    「劍五。」

    青易聖者的最強底牌,就是劍五。

    以他的年齡,將來至少有一半的概率,修鍊成為劍聖。即便是現在,在上境聖者之中,青易聖者也很少遇到對手。

    青易聖者的身體與聖劍結合在一起,拖出一道十多米長的劍芒,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張若塵一掌拍了出去,與聖劍正面碰撞。

    以千紋聖器級別的聖劍,加上劍五的劍道意境,爆發出來的力量,在上境聖者之中,已經算是頂尖級別,很少有人抵擋得住。

    「轟隆隆。」

    張若塵在那股力量的衝擊之下,向後爆退,一直退了一百多丈遠,半個身體都沉入進地底。

    即便戴有七殺拳套和穿着十聖血鎧,張若塵的右手手臂還是疼得麻木,受了一些傷勢。

    青易聖者手持聖劍,俯看下方的張若塵,冷笑一聲:「張若塵,你在劍道上面的造詣,不是很高嗎?怎麼會傷在本聖的劍下?」

    張若塵一言不發,體內的聖氣運轉一個小周天,右臂就又恢復了知覺。

    隨後,他取出沉淵古劍,雙手捏住劍柄。

    「嘩啦——」

    密密麻麻的劍氣,自動呈現出來,猶如萬劍朝宗一樣,圍繞張若塵急速飛行。

    青易聖者手中的聖劍,在微微顫抖,發出低沉的劍鳴聲。

    「他釋放出來的劍意,竟然如此強大。」

    青易聖者強行控制住想要飛出去的聖劍,眼中多了幾分驚疑不定的神色。

    「劍六。」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離地飛起,擊向青易聖者。

    青易聖者早就有準備,橫劍一擋,想要擋下張若塵的攻擊。然而,他手中的聖劍,剛剛與沉淵古劍接觸,便是「嘭」的一聲斷掉。

    「噗嗤。」

    這一劍,張若塵將青易聖者刺得對穿。

    劍氣實在太過凌厲,在半空,青易聖者的聖軀斷成兩截,灑落下大片聖血。

    ……

    (求推薦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