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幹什麼?”

    張若塵的雙手緊緊抓住葫蘆,瞪了酒瘋子一眼。天』籟小』說www.⒉

    “你那麼緊張幹什麼?一隻葫蘆而已,以老夫的操守和品行,難道還會搶你的不成?年輕人,快拿出來,讓老夫幫你看一看。”

    酒瘋子的雙眼,直勾勾的盯着葫蘆,十分迫不及待的模樣。

    “一隻葫蘆而已,你那麼急幹什麼?”

    張若塵哪會交給他,低頭盯着葫蘆,只見,葫蘆上面刻有一篇字體細小的古文。

    相當久遠的文字,與現在的文字完全不一樣,很難辨別。

    酒瘋子伸長了脖子,道:“你看得懂嗎?還是交給老夫,老夫告訴你上面刻的內容。或者,老夫給你一件先前從冰山裡面挖出來的千紋聖器,與你交換,雖然一隻葫蘆的價值遠遠不如一件千紋聖器,可,大家都是熟人,讓你佔點便宜也沒什麼關係。”

    “你以爲我不認識?篆文?”張若塵道。

    酒瘋子露出一道異色,道:“以你的年齡和閱歷,居然知道?篆文,有點本事。”

    篆文,乃是中古時期的一種小類別文字,只在北域的一些小部族之中流傳,時至今日,還能認出這種文字的修士,可以說是屈指可數。

    張若塵辨認出那篇文字的內容,輕輕的一嘆:“文字筆畫倒是有一些聖道韻味,可惜,只是一篇詩文,沒有什麼有價值的內容。”

    張若塵有些失望,隨即又打量手中的葫蘆,道:“不過,葫蘆有些特殊,似乎是一件寶物。”

    張若塵調動聖氣,注入進葫蘆。

    “嘩啦。”

    葫蘆中,涌出一股濃厚的水靈聖氣,化爲一縷縷白霧,讓他們腳下的冰山都像是化爲一座仙山。

    茫茫渺渺的霧氣,化爲長橋,與海水連接在一起。

    注入進去的聖氣越多,葫蘆裡面就會涌出十倍、百倍的水靈聖氣,沒過多久,水靈聖氣越凝越厚,化爲了雨滴。

    方圓數十里的海面上,竟是降下綿綿細雨。

    “水星葫蘆,果然是水星葫蘆……遺棄深海之中的寶物也太多,竟然連這件傳說中的寶物也出現。”酒瘋子興奮的說道。

    張若塵也認出這是水星葫蘆。

    據說,崑崙界從古至今,一共誕生過五株神樹,爲五大靈根。

    其中,北方的芭蕉神樹被稱爲水之靈根,在芭蕉神樹上面有一根葫蘆藤,稱爲水星藤。

    水星藤上結出的葫蘆,每一個都有一顆星球那麼巨大,在葫蘆的表面充斥着水屬性的聖氣,一年四季都在降雨,並且伴隨着電閃雷鳴。

    一根藤,猶如是長出了十多顆星球,水星藤也就由此而得名。

    水星藤上的葫蘆,全部都被中古時期的大神通者摘走,煉製成厲害的寶物,不過,幾乎都在中古末期的大動盪中毀滅,只有少數一兩個保存了下來。

    酒瘋子眼睛都變綠,盯着張若塵手中的水星葫蘆,欣喜若狂,道:“據說,七大古教之一星宿教的鎮教之寶,地法葫蘆,就是一顆水星葫蘆煉製而成,葫蘆的內部自成一座世界,並且蘊含有中古時期殘存下來的水靈神氣。寶物啊,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至寶!”

    看到酒瘋子那瘋狂的眼神,張若塵竟是有些擔心他會出手搶奪。

    這樣的一件傳說中的至寶,就算是大聖都會心動,更別提酒瘋子。

    酒瘋子露出一口黃牙,嘿嘿笑道:“我們交換如何,老夫用三葉九生花與你交換,你不吃虧吧?”

    張若塵儘量保持鎮定,笑了笑,道:“以前輩的身份,以前輩的酒品,若是,我不跟你交換,你會不會動手來搶?”

    “搶?”

    酒瘋子變得有些惱怒,道:“你將老夫當成了什麼人?強盜嗎?以老夫的酒品,以老夫的操守,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真要動手搶,你身上的那些寶物,早就已經被搶得一件不剩。老夫是真的在跟你商量,畢竟咋們是酒友,哪能爲了一件寶物就撕破臉?”

    張若塵仔細想了想,覺得也對。

    天下間,誰不知道張若塵的身上有界子印、佛帝舍利、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等等,每一件都是絕頂至寶。

    酒瘋子明明知道他的身份,卻從來都沒有出手搶奪,也不知他是真的很有操守,還是已經將張若塵當成了酒友,又或者還有別的什麼原因。

    反正,他似乎真的沒有打算要搶奪水星葫蘆,而是準備與張若塵交換。

    酒瘋子的行爲和性格,真是越來越奇怪,讓人琢磨不透。

    曾經誓不再殺人,難道也誓不能搶奪他人的寶物?

    說他真有操守,但是,他在神龍半人族,可是將酒窖裡面的酒全部都偷走,一滴都不剩。這樣也算有操守?

    張若塵決定再試探一下,於是,很果斷的道:“不換。”

    酒瘋子急得都要抓狂,苦口婆心的說道:“你將水星葫蘆拿去又沒有什麼用,放在你那裡,完全就是浪費。”

    “你拿去又有什麼用?”張若塵道。

    酒瘋子道:“有用,有大用,要知道傳說中的六聖登天酒,只有使用水星葫蘆之中的水靈聖氣,才能釀製出來。”

    “你又沒有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就算拿去,也釀不出六聖登天酒。”張若塵笑道。

    酒瘋子搖了搖頭,道:“就算不釀製六聖登天酒,取用水星葫蘆中的水靈聖氣,煉造別的酒,酒勁和口感也肯定翻倍。所以說,水星葫蘆只有掌握在老夫的手中,才能揮出最大價值。”

    “對你而言,的確是這樣。對我而言,水星葫蘆中的水靈聖氣可以幫助我修煉,水星葫蘆自身也是一件厲害的戰器。更何況,葫蘆裡面說不一定還有別的寶物。”張若塵徐徐的說道。

    酒瘋子忍得很辛苦,真的很想將水星葫蘆搶走,可是,他曾經對某人過誓,此生不再殺人,不再強取豪奪,不再做一件惡事。

    當然,酒,除外。

    對於一個酒徒來說,看見美酒,卻不能拿過來喝,絕對是一件比死還要難受的事。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擡起頭來,盯向酒瘋子,道:“要不,你給我講一講你的故事,比如,你爲什麼誓不再殺人?”

    酒瘋子白了張若塵一眼,道:“不講。”

    “今後,你若是要釀酒,我可以提供水星葫蘆中的水靈聖氣給你。”張若塵道。

    酒瘋子有些意動,隨即,嘿嘿的一笑,一屁股坐了下去,道:“這可是你說的。”

    “當然是我說的。”

    酒瘋子道:“放到現在來看,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講給你聽也沒有什麼關係。此事說來話長,我就長話短說。其實,都是被那位女皇大人給逼的,不得不誓。”

    “然後呢?”

    張若塵有些詫異,此事,竟然和池瑤有關。

    酒瘋子聳了聳肩,攤開雙手:“沒了。”

    還真是長話短說。

    張若塵繼續問道:“那位女皇大人,爲什麼要逼你誓呢?”

    酒瘋子露出不滿的神色,顯然是覺得張若塵的問題太多,不過,爲了水星葫蘆裡面的水靈聖氣,只得再次說道:“誰叫我被她擒住了,不誓,就得死。”

    “那是多久的事?”張若塵再次問道。

    “大概是六百年前吧,具體是多久,也記不清了!”酒瘋子說道。

    “六百年前……”

    張若塵低聲唸了一句,隨後,眼中露出一道狡黠的神色,笑道:“據我所知,六百年前,池瑤女皇並沒有登上皇位,還是公主的身份。”

    “史籍上有記載,當時,公主池瑤曾率領大軍,攻打拜月魔教,在銅爐原擊殺了魔帝,打得拜月魔教一蹶不振,教中的強者死了八成。即便經過數百年的休養,也沒有恢復元氣。”

    “那是池青中央帝國統一天下的最後一場大戰,從此之後,天下各大古教和宗門莫敢不服,紛紛昭告天下,願意聽從公主池瑤和青帝的號令。”

    “你不會真的是魔教中人,就是在那一戰,被她擒住的吧?”

    酒瘋子喝下一口酒,揮了揮手,道:“記不得了!”

    張若塵知道酒瘋子不願多提當年的事,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不過,倒是確定了一件事,他還真有可能是當年魔教的某一位名宿。

    張若塵扒開葫蘆蓋子,準備查探,水星葫蘆的內部,是不是真有傳說中那麼玄奇?

    剛剛扒開蓋子,張若塵便是察覺到蓋子的內凹位置,竟然有着一個個黑色的小點

    “咦,這是什麼?”

    張若塵將聖氣注入葫蘆蓋子,蓋子變得越來越大,最後,變得足有一個磨盤那麼巨大。

    那些黑色的小點,也是越來越大,最後竟是化爲一篇古文。

    依舊是?篆文。

    酒瘋子伸長脖子,盯着葫蘆蓋子上的文字,隨即,怪叫了一聲,緊接着又狂一般的笑了起來。

    張若塵被他嚇了一跳,皺了皺眉,目光盯向那些?篆文,仔細辨認。片刻後,他也是出一連串笑聲,“六聖登天酒的配方,果然刻在水星葫蘆上面。”

    葫蘆蓋子上的古文,正是六聖登天酒的配方。

    酒瘋子拉着張若塵的手臂,雙眼冒星光,顫抖着說道:“我們聯手釀造登天酒如何?到時候,六聖登天酒就將改名爲二聖登天酒,我們二人都將載入人族的史冊。”

    ……

    (請各位書友看完章節,將推薦票投給本書,小魚謝謝大家。)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