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從水星葫蘆走出的時候,酒瘋子已經駕馭着冰山,來到一片相當陌生的海域。

    “呼呼。”

    天空的玄陰罡風,更加兇烈,其中一些凝結成人形,撞擊在海面,使得遺棄深海掀起滔天巨浪。

    空氣中的溫度,低得嚇人,按照張若塵的估測,即便是半聖都可能被凍死。

    半聖和聖者的生命層次已經極高,在崑崙界,可以開山裂地,威震一方,來到此地卻會變得相當脆弱,猶如普通人類一樣經受不住嚴寒的考驗。

    “這是人待的地方嗎?就算是聖者一不小心掉入海里,也會被凍死,真是太可怕。”

    張若塵擁有淨滅神火,不懼寒冷,可,還是感覺到震撼。

    酒瘋子的頭髮和鬍鬚上全是白色的冰粒,喝着龍焱酒,道:“我們已經快要接近遺棄深海的中心區域,這裡被稱爲陰陽海的陰眼,堪稱崑崙界最寒冷的地方之一。”

    張若塵問道:“黃煙塵和敖心顏她們有消息了嗎?”

    “不久前,老夫擒到朝廷的一位聖者,據他所說,親眼看到那幾個丫頭和那一隻貓,進入遺棄深海的中心。”酒瘋子說道。

    遙遠處,出現一條銀白色的海岸線,一眼看不到盡頭,猶如一塊大陸的邊界。

    張若塵來到冰山的頂部,眺望海岸線的方向,有些詫異,道:“遺棄深海的中心區域,怎麼會有一座被冰封的大陸?這裡的海水,根本就不會自然結冰,到底是怎麼回事?”

    酒瘋子也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隨即,眼中露出驚駭光芒,道:“那不是什麼大陸,而是一座冰山。只不過,冰山太過龐大,所以,看上去纔像一座被冰封大陸。”

    “根本就沒有陸地?”

    “沒錯。”?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自言自語的道:“怎麼會這樣?”

    酒瘋子道:“只有兩種可能。第一,這裡曾經死了無數生靈,每一位生靈,都是一座冰山,所有冰山連接在一起,化爲了一座冰川大陸。”

    張若塵有些動容,道:“那得死了多少生靈,才能凝結成如此龐大的一座冰川大陸?”

    “第二種可能,更加可怕。”

    “什麼可能?”

    酒瘋子的神情變得相當凝重,沉默了很久,才道:“越是強大的生靈,死後凝結成的冰山就越是巨大。若是,這一座冰川大陸的下方,只有一具屍骸呢?這纔是更加恐怖的一件事。”

    張若塵瞪目結舌,道:“一具屍骸,形成一座冰川大陸……”

    酒瘋子點了點頭,道:“兩種可能,無論哪一種都說明這裡相當危險,不能亂闖。根據老夫多年的逃生經驗,千萬不要踏入進這一座冰川大陸,反正我是絕對不會進去。”

    冰山,到達大陸的邊緣,停了下來。

    酒瘋子慫了,死活都不肯踏入冰川大陸,還勸張若塵也與他一起折返回去。

    “好吧!你不去,我也不再強迫你,但,我是一定要進去。”

    張若塵的腳尖在冰山上一踩,如同一隻大鳥一般衝飛起來,平穩的落到冰川大陸上。

    酒瘋子站在冰山上面,呼喚了一聲:“張若塵,反正你都要死在裡面,不如將水星葫蘆交給老夫,也算是爲人族崛起,做最後的貢獻。”?“烏鴉嘴。”

    張若塵很想抽酒瘋子的嘴巴,還沒有真正闖入冰川大陸,居然就判了他的死刑。

    酒瘋子很不甘心,盯着張若塵的背影,再次叫道:“將水星葫蘆交給老夫保管,等你從裡面活着走出,老夫再將它還給你。這樣一件絕世重寶,萬一隨你一起遺落在冰川大陸,那是多麼遺憾的一件事。”

    張若塵不理他,加快腳步,消失在凌厲的寒風之中。

    冰川大陸上,盡是一片一望無邊的原野,看不到活物,只是偶爾會出現一些奇絕的山峰,在玄陰罡風之中也能屹立不倒,讓人感到驚歎。

    張若塵懷疑小黑和黃煙塵等人,真的有可能進入這不一定就被封印在此地。

    進入冰川大陸,張若塵的精神力受到進一步壓制,還不如眼睛和耳朵好使。

    張若塵施展出身法,衝到一座冰山的頂部,使用出聖眼,尋找小黑和黃煙塵等人的痕跡。

    “轟隆。”

    天邊,一道銀色的流光飛過,內部包裹着一道人影,撞穿一座冰山,墜落到冰原上面,發出一聲巨響,一大片冰晶碎片飛濺起來,猶如一團白色的雲。

    “那是……敖心顏的氣息……”

    張若塵露出一道喜色,施展出空間大挪移,急速趕向銀色流光墜落的地方。

    冰原上,出現一條數里長的溝壑,在溝壑的盡頭,更是被撞出一個深凹的大坑,四周的冰層全部都碎裂。

    敖心顏從大坑的底部爬出,渾身都顫巍巍的,神龍銀鎧的縫隙中流淌出血水,由此可見,她傷得是何等慘重,站都站不起來。

    “噗!”?剛剛爬出大坑,她的身體才站起一半,嘴裡吐出一口鮮血,半跪在了地上。

    “逃啊,看你還往哪裡逃!哈哈!”

    蠻龍少君邁着巨大的腳步,發出猖狂的笑聲,衝到敖心顏的身前,一隻巨大的手掌拍出去,抽在她的身上,打得她再次拋飛到大坑之中。

    一隻長達八百多米的赤紅色蟒蛟追上來,渾身瀰漫着火焰,所過之處,冰川融化成河流。

    它是祖龍山的一隻神獸後裔,號稱蟒蛟王。

    蟒蛟王道:“別將她打死,她可是已經將真龍之體修煉到大成,體內的龍血相當寶貴。”

    “我們那麼多強者一起圍攻,卻差一點讓她逃走,她身上的銀鎧似乎是一件相當了不得的寶物,一旦催動,爆發出來的速度,真是快得嚇人。”

    蠻龍少君將敖心顏從大坑的底部拖出來,嘭的一聲,扔在地上,隨後,一隻大手就在鎧甲上面摸索,想要將它脫下來。

    “還別說,她還真不愧是神龍半人族的第一美人,不僅臉蛋長得美,就連身材也是婀娜多姿,在祖龍山也沒有幾位龍女比得上她。等到收取鎧甲,本聖先幹了她。”

    蠻龍少君近距離觀察敖心顏,色心大動,更加迫切解開銀鎧。

    敖心顏的臉色蒼白,心中十分悲涼,道:“你是在逼我自爆氣海和聖源,大家同歸於盡。”

    蠻龍少君笑了一聲:“你以爲本聖沒有想到這一點?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本聖的一道聖魂分身。就算你自爆氣海和聖源,也傷不到本聖的真身。”

    敖心顏的十指緊捏,想要撐起身體,繼續與蠻龍少君拼殺。可是,她先前遭到圍攻,傷得太重,渾身都像是散裂了一樣,根本站不起來。

    “你們不得好死,張若塵一定會將你們……全部都殺盡……”敖心顏狠聲道。

    蠻龍少君笑得更加大聲,道:“張若塵?張若塵纔剛剛達到聖境而已,即便趕來,也只是來送死,本聖一隻手就能將他鎮壓。”

    遠處,蟒蛟王化爲人形,譏誚的一笑:“張若塵的那位未婚妻,很有可能已經被擒拿,吞天魔龍殿下點名要娶她爲妻,用來羞辱張若塵。本聖反倒是十分期待張若塵趕來,此子太過狂妄,正好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痛不欲生。”

    張若塵一連經過五次空間大挪移,終於來到附近,剛好聽到蠻龍少君和蟒蛟王的話,當他看到倒在血袍中的敖心顏,心中的怒火升騰了起來。

    “好大的口氣,想要讓我痛不欲生,就憑你們,還遠遠不夠。”

    張若塵冷聲一喝,化爲一道鬼魅影子,爆發出最快速度,衝向蠻龍少君。

    蠻龍少君不驚反喜,笑道:“張若塵,你終於現身了!”?

    “死。”

    張若塵一掌打出,一條金色龍影從掌心飛出,散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華。

    蠻龍少君的雙手化爲龍爪,向前一按,與金色龍影碰撞在一起。

    “啪啦。”

    蠻龍少君的龍爪和身軀,在一瞬間四分五裂,化爲一塊塊碎片。那些碎片,又分裂而開,化爲一團團龍形的聖氣。

    “竟然只是一道聖魂分身。”

    張若塵的眼神一凝,連忙俯身,查看敖心顏的傷勢。

    敖心顏傷得相當嚴重,身體被打得破破爛爛,幸好還是真龍之氣連接着破碎的肉身,加上神龍銀鎧中有神秘的力量流淌出來,灌輸給她生命之氣,所以纔沒有死去。

    敖心顏看見張若塵趕到,說不出的欣喜和感動,眼中流淌出淚花。

    每一次她遇到危險,張若塵都如同她生命中的守護者一般出現,解救她於危難之中,不知不覺間,她已經將張若塵當成一種依靠。

    只要有張若塵在,她的心中就會有安全感。

    當然,此刻敖心顏卻也相當擔憂張若塵安危,忍住傷勢帶來的疼痛,道:“蟒蛟王的修爲達到玄黃境,而且是神獸後裔,戰力堪比半位徹地境聖者。蠻龍少君的真身也在附近……組長,你一定要小心。”

    “別說話,你好好養傷。這裡就交給我,我會讓他們加倍還回來。”

    張若塵取出一枚逢春丹,喂進她的嘴裡。

    蟒蛟王看到突然出現的張若塵,沒有退走,露出欣喜的神色,暗道:“張若塵看來是已經怒火沖天,正好趁此機會,將他廢掉。”

    蟒蛟王見過張若塵出手,知道他的實力,區區一個下境聖者而已,翻不了天,覆不了地,因此,一點也不懼,笑道:“張若塵,你來得正好,今日,本聖就將你鎮壓,做爲一份大禮,獻給吞天魔龍殿下。”

    張若塵的眼睛斜瞥了一眼,站起身來,冷聲道:“正好,我也想將你斬了,做爲一份大禮,獻給吞天魔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