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見到敖心顏,卻沒看到黃煙塵,張若塵十分擔憂,心中急切,殺意旺盛,因此,沒有一絲一毫的停留,向蟒蛟王衝過去,雙手捏成掌印,渾身血氣都向外逸散,化爲一片血雲。

    一掌打出去,掌心的七竅,猶如七顆星辰一樣明亮。

    掌勁化爲一股颶風,衝擊在蟒蛟王的身上,使得它的身軀站立不穩,向後倒滑。

    “只是掌風,竟然就如此強橫,張若塵真的還只是下境聖者的境界嗎?”

    蟒蛟王不敢再輕視張若塵,體內的聖氣猛烈運轉,衝向雙腿和雙手,頓時,雙腳和雙手都化爲巨大的蛟爪,冒出赤紅色的火焰。

    四片火雲,融化寒冰,形成一座十數里長寬的湖泊,湖水在沸騰。

    張若塵打出的掌力,撕碎了火雲,擊在蟒蛟王的身上,隨即,一道骨碎聲響起,蟒蛟王的一隻右爪被打得斷裂,垂了下去。

    “怎麼會這麼強,連他的一掌都接不住?”

    蟒蛟王感受到張若塵的力量相當可怕,一道掌印而已,卻像是五座大山砸在他的身上,根本抵擋不住。

    不再硬拼,蟒蛟王轉身就逃。

    “哪裏走,給我留下。”?張若塵動用空間挪移,向前跨出一步,下一剎那,出現在蟒蛟王的頭頂上方,又是一掌按壓下去。

    蟒蛟王的臉色一變,出一聲長嘯,嘴裏吐出音波,化爲層層疊疊的攻擊巨浪。同時,他的毛孔中,涌出玄黃之氣,帶有狂暴的蠻荒氣勁,化爲了本體。

    蟒蛟王的本體,足有八百多米長,長有四爪,似龍又似蛇,尾巴彎曲了起來,猶如一根火焰光柱抽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無視音波攻擊,從一層層漣漪之中穿行過去,手掌斜劈,擊在蟒蛟王的尾部,斬出一道十數米長的傷口,幾乎將蛟尾斬斷。

    蟒蛟王吃痛,慘呼了一聲,以更快的度逃亡。

    “蠻龍少君,你還不出手嗎?”蟒蛟王沉吼一聲。

    若是,蠻龍少君再不現身,蟒蛟王就要動用逃生祕術遁走,不敢繼續單獨和張若塵作戰。

    “你還真是沒用,這麼就被打傷,難怪沒辦法更進一步蛻變成蛟龍。”

    蠻龍少君的身軀高達二十多米,似一尊巨人,提着一柄黑色戰斧,在冰原上狂奔,每一步都跨出數百丈的距離,踩得地動山搖。

    蠻龍少君曾經那柄戰斧,被青墨毀掉,現在這柄戰斧是在遺棄深海的一座冰山裏面挖出,比以前那柄的品級更高,爲一件威力無窮的古聖器。

    最近一段時間,蠻龍少君也有奇遇,修爲比以前更進一步,戰力無限接近徹地境聖者。

    奔跑到距離張若塵大概還有十里的位置,蠻龍少君猶如一炮彈一樣彈射起來,雙手持斧,向下一劈。

    十數米長的戰斧,在一瞬間,浮現出數千道銘紋,釋放出一道道千紋毀滅勁。那些毀滅勁氣,交織成一片雲團。

    斧鋒變得無比巨大,從雲團中衝出,劈向下方的張若塵。

    蠻龍少君爆出的戰力太驚人,敖心顏相當擔心,喚道:“組長,小心……”

    這一片冰原,出轟隆隆的聲音,竟然在下沉。

    “張若塵,你死定了!哈哈!”

    蟒蛟王一邊逃跑,一邊大笑。

    張若塵冷哼一聲,手掌向虛空一伸,隨即,劍鳴聲響起,沉淵古劍出現在他的手掌心,揮劍向上空一斬。

    一道數百米長的黑色劍影,從地面上升起。

    天地間,成千上萬道凌厲的劍氣,圍繞劍影飛行。

    “轟隆。”

    千紋毀滅勁形成的雲團被劍氣撕裂,沉淵古劍與戰斧碰撞在一起。

    “啪”的一聲,戰斧裂開一道縫隙,一道道精氣從縫隙從涌出來,衝入進沉淵古劍的劍體。

    “怎麼可能。”

    蠻龍少君的臉色鉅變,猶如看到世間最驚恐的畫面。

    那柄戰斧,乃是相當厲害的古聖器,是從一具真聖古屍的手中取下來。本來,蠻龍少君還準備用它鬥戰八方,卻沒想到,第一戰就被打得裂開。?以沉淵古劍現在的威能,還真不是一般的古聖器擋得住。

    “嘭。”

    戰斧徹底爆裂,化爲金屬碎片和一團黑色的精氣。

    沉淵古劍將金屬碎片和黑色精氣全部吸收,散出更加強烈的劍芒,向蠻龍少君揮斬過去。

    蟒蛟王被嚇得呆滯,張若塵也太逆天,簡直沒有什麼可以擋得住他。

    沒有任何猶豫,蟒蛟王動用一種祕術,體內的血液燃燒起來,爆出數倍疾,全力逃亡。

    施展出祕術,就算是真聖,也追不上它。

    在它的前方,出現一道空間波動,張若塵從一圈圈漣漪之中走出來,道:“都說你走不掉,還偏要嘗試,何必呢?”

    張若塵的身形一閃,落到蟒蛟王的頭頂,一連向下打出十七道掌印,拍碎它的護體光罩,將它的頭顱打得四分五裂。

    “嘭”的一聲,蟒蛟王倒在了地上,氣絕身亡。

    另一個方向,蠻龍少君被沉淵古劍斬傷,背部的位置,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劍痕。

    “張若塵,你的未婚妻,應該已經被吞天魔龍殿下擒住,竟然還敢斬殺祖龍山的聖獸,你知道接下來將要面對的是什麼嗎?”蠻龍少君道。

    張若塵一言不,收回沉淵古劍,捏在手中,隨即,人劍合一,化爲一道黑光殺向蠻龍少君。

    “嘩啦啦。”

    黑光飛過,留下一條十丈深的溝壑,一直延伸到蠻龍少君的面前。

    “本聖不是蟒蛟王,你殺不了我。”

    蠻龍少君的身上,浮現出一個個明亮的龍文,每一塊鱗片上面都有。

    那些龍文,連接成一篇咒語。

    它身上的龍文,乃是蠻龍一族的一位聖王刻錄上去,名叫“固龍咒”,具有強的防禦力,一旦激出來,就算是真聖也要打出數擊才能攻破。

    只有純血龍族之中的皇族成員,纔有這樣的待遇。

    翼龍少君的身上,也有固龍咒,只可惜,它還沒有來得及激出來,就被張若塵使用時間劍法出其不意的斬殺,死得很冤。

    “嘭。”

    張若塵的這一劍,沒能攻破固龍咒,被抵擋住。

    構成固龍咒的龍文,每一個都像是一條虯龍,散出金芒,像是一層金鐘罩一樣,使得蠻龍少君的身軀都變得金光燦燦。

    “沒用的,本聖有固龍咒護體,真聖之下,立於不敗之地。只有我殺人,沒有人可以殺我。”

    蠻龍少君運足全身力量,一拳打了出去,擊在沉淵古劍上面。

    金石碰撞的聲音響起,張若塵被震得向後飛出去,落到數裏之外。

    蠻龍一族本就是以力量聞名天下,在同境界,幾乎沒有哪個種族能夠與它們比力量。剛纔他打出的那一拳,爆出來的力量,已經堪比一些徹地境修士的一擊。

    “我可是記得,不久之前,你被一個小女孩殺得嗷嗷直叫,那時,你的固龍咒似乎並沒有什麼用。”張若塵道。

    聽到這句話,蠻龍少君怒得雙眼赤紅。

    與青墨的那一戰,是它一生的恥辱,被虐得太慘,毫無還手之力。

    “那是一個小女孩嗎?分明是一株修行數萬年的兇性植物,她手中的銀色菜刀絕對是神遺古器,固龍咒也擋不住。”蠻龍少君怒吼一聲。

    “我要破你的固龍咒,也不是什麼難事。”張若塵道。

    “口出狂言,給我去死。”

    蠻龍少君的手掌化爲龍爪,向下拍擊。

    那隻龍爪,被金色咒文包裹,比張若塵的身體還要龐大數十倍。

    張若塵不閃不避,體內響起龍吟象嘯的聲音,一掌向上拍出去,與龍爪碰撞在一起。

    “啪啪。”

    他腳下的冰川破碎,身體被龍爪壓得下沉。

    “比力量,你還差得很遠。”蠻龍少君大笑一聲。

    “給我破。”

    淨滅神火從張若塵的掌心涌出,煅燒金色咒文,只是片刻,金色咒文就化爲一縷縷金色的龍氣消散而開。

    “這不可能……這是什麼火焰,怎麼比煵靈龍火還要可怕?”

    蠻龍少君的龍爪沾上了淨滅神龍,根本抵擋不住,爪子燃燒起來,變成飛灰。

    蠻龍少君很果斷,自斷手臂,以免青色火焰蔓延全身。

    隨後,它激出逃生祕術,向遠處逃遁。

    “走不掉!”

    張若塵攔住蠻龍少君的去路,揮劍斬出去,將蠻龍少君斬翻在地,腹部的位置拖出一道長長的血痕,幾乎將它的身體剖成兩半。

    “不要殺我,你的未婚妻很有可能已經被吞天魔龍擒住,留我一條生路,可以成爲你與它談判的籌碼。”

    蠻龍少君知道逃不掉,於是求饒。

    “我不需要談判籌碼。”張若塵道。

    “那就同歸於盡,都死在這裏。”

    蠻龍少君的神情變得猙獰,引動氣海中的龍珠,想要自爆,將張若塵殺死在此地。

    張若塵哪會給它機會?

    “噗嗤。”

    沉淵古劍從天而降,刺入蠻龍少君的身體,將它釘死在冰原上,同時也穿透它的氣海,沒有給它自爆的機會。

    張若塵以最快的度,挖出蠻龍少君體內的龍珠和蟒蛟王體內的蛟珠,隨後,趕到敖心顏的身旁,問道:“煙塵、青墨、小黑,他們在什麼地方?立即帶我去找他們。”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