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窟是垂直的通向地底,似一個五彩色的湖泊,直徑大概有百里,算得上是相當廣闊。

    向下望去,冰窟下方一片氤氳,深不見底,只能看到五彩色的霞光在涌動,猶如是通向冰川大陸的中心。

    其中一些五彩霞光,從底部逸散出來,一縷一縷的向上涌起,如霧、如煙、如龍、如蛇……,並且,散發出冰冷的氣息,相隔數丈遠,皮膚也被凍得發疼。

    張若塵沒有貼在冰壁上借力,而是垂下跳下冰窟,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追下去。

    “五彩霞光到底是什麼?”

    張若塵感覺到好奇,覺得五彩霞光與混沌之氣有些類似,於是,抓起沉淵古劍,與五彩霞光觸碰了一下。

    “哧哧!”

    頃刻間,劍上結出一層五彩色的寒冰,寒氣從劍體涌向張若塵的手臂,使得他右手手掌之中的血液和聖氣瞬間凝固。

    張若塵連忙調動淨滅神火,搬運到右臂經脈和聖脈,纔將那股寒氣驅散。

    “五彩霞光之中,果然攜帶有極陰天龍氣。”張若塵的臉色一變。

    在下落的過程中,張若塵不斷使用空間挪移,避開五彩霞光。

    極陰天龍氣,被稱爲天下最冰寒的力量之一,與靈龍火一樣可怕,卻又相互對立,相互剋制。對於擁有陰寒體質的聖者而言,它是無價之寶。

    那也是一股致命的力量,若是無法收服,就算是具有陰寒體質的聖者也是死路一條。

    越是向下,冰窟中的五彩霞光越是密集,即便張若塵動用空間力量躲閃起來,也有些吃力,不得不略微減緩下墜的速度。

    “煙塵和青墨無法調動空間力量變換方位,從上方墜落下來,一旦與五彩霞光觸碰,豈不是會被凍成人形冰晶?”張若塵的心,沉到谷底。

    他已經儘量讓自己往好處想,但,即便是最快的結果,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

    相對而言,小黑反而更加安全。

    它沒有血肉身體,只是乾坤神木圖的器靈,只要乾坤神木圖沒有被摧毀,一般的聖境生靈,根本滅不了它。就算是極陰天龍氣,恐怕也凍不死它。

    驀地,張若塵在右下方的冰壁,發現不死血族和聖獸的身影。

    他們的身體貼在冰壁上,小心翼翼的向下行去。

    很顯然,他們不僅僅只是去尋找黃煙塵和青墨,也是覺得冰窟下方有遠古遺留下來的至寶,要不然,不會冒着被極陰天龍氣凍死的危險,進入冰窟的深處。

    一位修爲達到玄黃境的貓女,貼靠在冰壁上,身上穿着水藍色的鎧甲,包裹着挺翹的胸臀,露出雪白的小腹和兩條修長的玉.腿。

    她是九黎宮的一隻貓族聖獸,肌膚上,逸散出一粒粒白色聖光,十指的指尖長出利爪,向下爬的時候,動作柔美到了極點。

    “五彩霞光越來越密集,繼續向下,恐怕會遭遇不測。那兩個人族女子,受了那麼重的傷,肯定已經死去,根本沒必要下去尋找她們。”

    貓女爬得很慢,生出退意,不敢繼續向下。

    就在剛纔,有一道五彩霞光,從她的身旁飄過,只差一寸的距離就落在她身上。五彩霞光散發出來的寒氣,凍得她渾身僵硬,差一點墜落下去。

    一隻長着三眼的金色聖貓,走在貓女的前方,身軀和長毛猶如黃金澆鑄而成,聲音很沉厚:“冰窟下方說不一定有神龍一族留下的至寶,沒看見白黎皇子和黑黎皇子都拼命向下衝,以它們的身份,肯定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秘密。”

    “有人。”

    貓女頭上的一雙毛茸茸的耳朵動了動,察覺到了什麼,扭頭向上方看去。只見,一個血衣男子,站在距離她不遠的上空,揮出一道劍氣,劈在五彩冰壁上面。

    “啪啦。”

    五彩冰壁被劍氣劈開一道數十米長的裂痕,有着一塊塊冰晶,向下墜落。

    張若塵的這一劍,本來是想打碎冰壁,讓那些不死血族和聖獸失去支撐點,墜落到冰窟的深淵。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五彩冰壁堅硬得驚人,即便全力劈出一劍,也只是撕裂開一道裂痕,根本無法讓冰壁大面積崩塌。

    既然如此,也就只能一路轟殺下去。

    貓女的臉色略微一凝,驚呼一聲:“張若塵。”

    “大家小心,張若塵進入冰窟,正向下方殺來。”

    三眼黃金聖貓停下腳步,轉過身軀,渾身的長毛立起來,猶如一根根金屬針刺,有着一股懾人的戾氣,從它的體內爆發出來。

    祖龍山和九黎宮的聖獸全部都儘量縮小身軀,躲避五彩霞光,三眼黃金聖貓也不例外,身軀縮小得只有一尺長,體形與一隻普通的貓沒有什麼區別。

    下方,無論是不死血族的血聖,還是聖獸,全部都停了下來,向上方望去。

    “來得好,本來還想擒住他的未婚妻,逼他現身,既然他自投羅網,倒是省去我們不少的麻煩。”

    “張若塵,你的未婚妻,已經被我們鎮殺,你是下來給她收屍嗎?哈哈。”

    “大家一起出手,先滅張若塵,再去尋找神龍一族的遺寶。”

    ……

    張若塵落到冰壁上面,俯衝而下,眼神相當銳利,不斷將沉淵古劍揮斬出去,形成一片交織成網的劍氣。

    貓女和三眼黃金聖貓首當其衝,遭受劍氣的攻擊。

    只有接觸到劍氣,纔會明白張若塵的劍道造詣是何等可怕,只是一瞬間,貓女和三眼黃金聖貓的身上被劈出數道血淋淋的劍痕。

    “什麼情況,張若塵的攻擊力怎麼強橫到如此程度?”

    貓女和三眼黃金聖貓發出一連串帶着慘聲的貓叫,各自取出一件祖器,激發出祖器中的蠻荒古勁,抵擋劍氣攻擊。隨即,它們以最快的速度,向下逃竄。

    看到如同喪家之犬的兩隻貓族聖獸,祖龍山的一隻純血蛟龍嘲笑了一聲:“區區一個張若塵,就把你們嚇成這樣,九黎宮的臉都被你們丟盡了!本聖去斬他。”

    那隻純血蛟龍化爲人形,穿着一具鱗甲,身軀魁梧,手持圓盾和戰刀,渾身散發出駭人的氣勢,猶如戰神附體一般,從貓女和三眼黃金聖貓的身旁衝過去,迎向張若塵。

    貓女和三眼黃金聖貓都露出同情的神色,覺得那隻純血蛟龍太過自負,沒有弄明白張若塵的真實實力就敢去戰,恐怕會死得很慘。

    “嘭!”

    “嘭!”

    一連兩聲爆響,那隻純血蛟龍手中的圓盾和戰刀被打成碎片。

    緊接着,一聲悽慘的蛟龍嚎叫,傳了出來。

    那隻純血蛟龍被張若塵打得渾身是傷,脫離冰壁,向冰窟深淵墜落下去。

    “譁”

    張若塵揮劍一斬,一道黑色劍氣光弧飛出去,從它的腰部掠過。

    那條純血蛟龍,化爲本體,長達一千多米,從正中心的位置斷開,變成了兩截,斷口處灑出的血液猶如瀑布一樣,可是很快卻又凍結成冰晶。

    “僅僅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蛟龍少君竟然就被張若塵擊斃。”

    他們終於明白,貓女和三眼黃金聖貓爲何會逃,如今的張若塵真的是太強大,簡直就像是一位絕代劍聖從上方殺下來。

    “轟隆隆。”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運轉到極致,沉淵古劍也爆發出最強力量,一路向下碾壓,頃刻間,又有五隻聖境生靈被擊殺,身軀全部都四分五裂,化爲殘屍墜落下去。

    一劍在手,無人可擋。

    那些聖獸和血聖,全部都被嚇住,跟隨貓女和三眼黃金聖貓一起,拼命向下逃竄。

    冰窟的下方,傳出兩道驚天動地的長嘯聲。

    隨即,兩片血雲貼着冰壁,從下方衝了起來。

    血雲中,各有一位死神騎士,他們身穿十聖血鎧,手持死亡戰矛,大步向上衝刺,迎戰從上方衝殺下來的張若塵。

    死神騎士的戰力相當強橫,每一尊都有與徹地境聖者一戰的實力。

    “張若塵,我們奉神女之令,前來取你性命。”其中一位死神騎士,冰冷的吼出一聲。

    “就憑你們,與我交手,只有死路一條。殺了你們,再去斬她。”

    張若塵使用出御劍術,沉淵古劍脫手飛出去,散發出一片直徑百丈的黑色光芒,如同隕石向下墜落,擊向衝在右方的死神騎士。

    與此同時,張若塵的身形一閃,出現到左側那位死神騎士的身前,雙手打出掌印,分別呈現出一龍一象向下碾壓。

    “找死。”

    那位死神騎士刺出戰矛,爆發出全力,一股毀滅勁氣散發出來,撕碎了一龍一象,擊向張若塵的心口。

    張若塵的身形再次閃動了一下,變換方位,出現在死神騎士的身側,一掌打出。

    死神騎士知道張若塵能夠空間挪移,心中早有防備,左手捏拳,打了出去,迎向張若塵的手掌。

    “嘭。”

    兩人對擊,死神騎士沒能擋住那股力量,竟然橫飛出去。

    死神騎士的手臂疼痛欲裂,如同是有巨錘在他的手臂骨頭上面砸了一下,心中暗驚:“十聖之力都擋不住,怎麼會這麼強?不好,張若塵肯定已經突破到中境聖者的境界。”

    凌厲的掌風,再次涌來。

    張若塵的掌力至剛至陽,掌心冒出金燦燦的光芒,每一掌落下去,都像是一輪烈日砸在死神騎士的身上。

    “嘭嘭。”

    死神騎士被打得口吐鮮血,半個身體都被打得嵌入進冰壁裡面。可是,他穿有十聖血鎧,防禦力強大,竟然沒死。

    張若塵並沒有停手,打出龍象般若掌,一連打出十掌,雖然沒有擊穿十聖血鎧,卻將死神騎士的肉身震碎成血泥,死在了鎧甲裡面。

    “太可怕了,就連死神騎士都被轟殺。”

    那隻貓女被嚇得臉色發白,更加不敢停留,全力以赴衝向冰窟底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