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位死神騎士被張若塵活生生打死,就算他穿着十聖血鎧也沒有作用,根本擋不住張若塵的掌印。一看書?

    在場的聖境生靈,全部都被嚇住,覺得張若塵就是勇猛無敵的殺神。

    他們以爲三大勢力聯手,對付一個張若塵,與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實際上卻是大錯特錯,三大勢力都損失慘重。

    要知道,能夠一路闖關活着來到冰川大陸的聖境生靈本來就不多,如今又被張若塵強勢擊斃了一大批,三大勢力加起來的聖境生靈都已經不足十五位。

    每一位死去,都不是一件小事。

    剩下的幾位聖境生靈落荒而逃,向下方衝去。

    張若塵則是動用空間挪移,衝向另一位死神騎士。

    那位死神騎士正在與沉淵古劍交鋒,打得難分難捨。

    沉淵古劍的劍靈浮現出來,懸浮在劍柄的位置,乃是一個三寸高的男子,背上長有一對黑色的光翼。就是劍靈在控制戰劍,與死神騎士交鋒。

    等到沉淵古劍成長到萬紋聖器的地步,劍靈就能凝聚出真正的身體,甚至可以自主修煉,吸收天地靈氣,根本不需要張若塵的聖氣支撐,只要張若塵的劍意不滅,劍靈就能駕馭劍身持續不斷的戰鬥,飛到十萬裡之外殺敵也是等閒。

    那位死神騎士親眼看見張若塵將另一位死神騎士拍死,心知他不是張若塵的對手,因此,見到張若塵出現在他的身側,便是冷哼一聲:“今日,就由我來擊殺你,爲不死血族清除一尊大敵。”

    “你哪裡來的自信能夠殺我?”

    張若塵抓出沉淵古劍的劍柄,揮劍斬下去,劍氣如同瀑布一般落下。

    “要斬你,並不是什麼難事。”

    死神騎士的眼中,露出一道冷沉和決然的神色,心臟中,一枚血紅色的珠子急速旋轉,啪的一聲爆裂而開。

    隨即,一片血紅色的死神之光,如同山崩海嘯一樣,從死神騎士的體內涌出,形成一圈又一圈血光,使得整個冰窟都變成血紅色。

    張若塵全力劈下去的一劍,受到死神之光的衝擊,劍速變得越來越慢,就連劍上的千紋毀滅勁都被抵消。

    “不好,死神騎士動用了禁忌力量。”

    張若塵早就聽葬月劍聖提起,每一位死神騎士的體內都有一件寶物,可以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可怕力量,就連他都有些忌憚。壹看書

    只不過,那件寶物與死神騎士的血肉融合爲一體,一旦激發出來,他自己也會斃命。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死神騎士絕不會動用那股力量。

    讓一位劍聖都忌憚的力量,得有多麼可怕?

    沒有一絲猶豫,張若塵激發出十聖血鎧,護住全身,同時使用出空間挪移,衝入進水星葫蘆。

    “轟隆。”

    死神騎士打出的戰矛,擊在水星葫蘆上面。

    看似只是一個木質的葫蘆,戰矛擊在上面,卻是一個印記都沒有留下。水星葫蘆旋轉了一圈,嘭的一聲,撞入進五彩冰壁,使得冰壁垮塌了一大片。

    張若塵落到水星葫蘆中的玉石小島上,背部流淌出一大片聖血,即便他逃得足夠快,又有穿着十聖血鎧進行抵擋,可是,戰矛的一道氣勁還是衝擊在他的背部,差一點將他的身體洞穿。

    “好可怕的禁忌力量,只是逸散出來的一道氣勁而已,也不是我現在可以抵擋,難怪沒有人能夠逃脫死神騎士的追殺。”

    如果不是張若塵,換做一位徹地境,甚至通天境的聖境霸主,肯定已經被死神騎士殺氣。

    那股力量,能夠威脅到真聖。

    當然,爆發出來的力量越強,付出的代價也就越大。

    張若塵相信,死神騎士絕對沒辦法以這樣的狀態持續戰鬥,最多打出數擊,力量就會急速下滑,甚至比以前更弱,最後,油盡燈枯。

    “轟隆。”

    死神騎士爆發出最強攻擊,連續不斷轟擊水星葫蘆,想要將它砸開。

    在他看來,區區一個葫蘆而已,保不住張若塵的性命。

    張若塵閉上雙目,運轉功法,沒有服用任何療傷丹藥,背部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很快就恢復如初。

    死神騎士的攻擊正在變弱,張若塵不再繼續等待,衝出水星葫蘆,出現到死神騎士的頭頂上方,沉聲道:“現在,輪到我了!”

    “譁

    一道黑色劍光,從死神騎士的上方落下。

    死神騎士的力量已經消耗了九成,根本擋不住沉淵古劍,劍尖穿透十聖血鎧,從死神騎士的頭部刺入下去。

    噗呲一聲,死神騎士的身體如同破碎的西瓜,爆碎而開。

    張若塵急速衝向冰窟底部,沒過多久,下方出現一座百丈寬的古老石橋,橫跨整個冰窟,懸在半空,只有部分橋身顯露出來,更多的部分被五彩霞光籠罩,根本看不見。

    在冰川大陸的表面,冰窟口的直徑就有百里,越是向下,冰窟變得越大。

    也就是說,橫陳在半空的石橋,遠遠超過百里,只是想一想也讓人感到震撼。在陰陽海的陰眼,修建同一座如此磅礴大氣的石橋,就算是聖者也做不到。

    張若塵落到石橋的橋頭,立即就有一股古老的氣息撲面而來。那種感覺相當古怪,讓人產生出一種錯覺,猶如是一下子回到了遠古。

    古橋上雕刻的每一道紋路,都充滿奇妙的神聖力量,只要認真禪悟,很有可能悟出一種王級功法。

    雖然是在冰窟裡面,張若塵卻感覺到天地相當浩瀚,與站在宇宙之中沒有什麼區別。這種感覺並沒有保持多久,張若塵又感覺到天地相當狹小,很像是被困在一粒沙塵裡面,就連呼吸都變得無比困難。

    此刻,不死血族、祖龍山、九黎宮的聖境生靈,全部都站在石橋上。

    他們的神情狂熱,全力以赴運轉功法,吸收橋上的五彩氣體。

    “那是……混沌之氣,這裡竟然有混沌之氣。”

    張若塵暗暗一驚,心中生出一個古怪的念頭,莫非從冰窟逸散出去的五彩霞光,就是混沌之氣和極陰天龍氣?

    兩者都是無價之寶。

    石橋,似乎是一處特殊之地,橋面上只有混沌之氣,沒有極陰天龍氣,任何生靈來到這裡都能吸收。

    哪怕只是吸收一縷混沌之氣,對後天生靈而言,也與數不盡的好處。就算是吞天魔龍和白黎皇子這樣的太古遺種,在蛋卵中吸收過混沌之氣,也絕對不會介意再多吸收一些。

    張若塵的出現,打破了石橋上的寧靜。

    吞天魔龍以人類的身軀,站在石橋上,在他身上有上百條龍影在飛行,不斷將混沌之氣捲入進體內。他睜開一隻魔眼,冷聲道:“張若塵,你孤身一人闖入到此地,是來找死嗎?”

    石橋上,別的聖境生靈,也都散發出冰冷的殺氣。

    殺氣實在太濃厚,凝聚出一片血紅色的雲,在雲中,可以看到千軍萬馬的虛影,成千上萬柄刀劍。

    那種實質化的殺氣,足以嚇退聖境生靈。

    張若塵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提着戰劍,一步一步登上石橋,向他們走了過去,道:“黃煙塵和青墨在什麼地方?”

    吞天魔龍獰笑一聲:“你來遲了,她們已經死了!”

    “她們若是死了,你們所有人都得陪葬。”

    張若塵的每一個字都散發出冰冷之氣,從他體內涌出來的殺氣,也形成千軍萬馬的影子,與橋上諸聖的殺氣碰撞在一起,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石橋上的諸聖全部都在冷笑,覺得張若塵太不自量力。

    憑藉他們修爲只需要聯手打出一擊,就算張若塵有三頭六臂,也會被轟碎成渣。

    齊生的神情淡然,說道:“我們不會給她們陪葬,陪葬的人,只會是你。你能殺死兩位死神騎士,我真的很意外,可是,人力終究有限,無法逆天。在場的諸聖,不是烏合之衆,不需要全部聯手,只需要兩三位聯手,就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你就算動用空間力量也休想逃掉。”

    很顯然,齊生也承認獨自一人,很有可能不是張若塵的對手,需要與別人聯手,才能殺死張若塵。

    熒惑的身上只有一層紅色薄紗裹體,曲線柔美,站在一團血霧之中,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顯得無比妖嬈和神秘,讓人忍不住想要走進血霧,撕碎她身上的薄紗。

    那種誘惑,很少有男子能夠忍得住。

    她的一雙星眸,直勾勾的盯着張若塵,嬌笑一聲:“吞天魔龍沒有騙你,你的那位未婚妻的確已經死去。”

    隨後,熒惑伸出一根纖長的玉指,指向石橋的右側。

    張若塵的心臟猛烈的一跳,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順着熒惑手指的方向,盯了過去,果然看見黃煙塵和青墨。

    右方,距離石橋大約五百米的位置,懸浮着一座冰山。黃煙塵和青墨渾身都是鮮血,身體破破爛爛,被封在冰山裡面,那畫面說不出的悽慘,看得張若塵的心臟都像是變成了冰塊。

    五彩冰窟中的寒冰,比遺棄深海的寒冰不是冷了多少倍,一旦被冰封,也就意味着死亡。

    “不……”

    張若塵的牙齒都要咬碎,十指都要捏斷,無法形容心中的憤怒和悲痛。

    得知黃煙塵和青墨被打下冰窟的時候,他就已經有心理準備,可是真正親眼看到,卻還是讓人甘心寸斷,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