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張若塵如此痛苦的模樣,以吞天魔龍爲首,石橋上的諸聖,全部都放聲大笑,他們覺得相當痛快。△◇△番茄小說網□w-w-w-.

    無論是祖龍山,還是不死血族,在張若塵的手中都是損失慘重,無時無刻不想將他除之而後快。現在,看到張若塵如此悲痛的模樣,還有比這更讓他們高興的事?

    “與祖龍山爲敵,就是在找死,終究是要付出慘烈的代價。”

    “不死血族死在你手中的聖者何止十位,如今,也該讓你嘗一嘗後悔的滋味。你是不是特別難受?”

    他們的笑聲無比刺耳,無比得意,張若塵卻好像完全聽不到,雙眼盯着懸在半空那座封住黃煙塵和青墨的冰山,眼中佈滿一根根血絲。

    那座冰山,並不是獨立懸浮在那裡,而是由一根碗口粗的鐵鏈連接着,鐵鏈的另一頭,鎖在石橋上的一隻龍爪上面。

    在石橋的兩側,也並不是只有一根鐵鏈,而是有密密麻麻的鐵鏈,向左右延伸出去。每一根鐵鏈的末端都連接着一座冰山,冰山的內部,則是一隻囚籠。

    每一隻囚籠中,皆是關押有一隻生靈,有人類、有龍、有麒麟、有狴犴……

    還有一些生靈,只存在於神話傳說之中,如今,卻看到了它們居然真實存在,封在寒冰裡面,栩栩如生,猶如只是沉眠,隨時都會甦醒過來。

    在那遙遠的過去,此地必定是神龍一族關押重犯的地方。

    牢籠裡面的那些生靈,每一隻恐怕都是相當厲害的存在,要不然,怎麼可能被神龍一族如此重視,關押到陰陽海的陰眼?

    封住黃煙塵和青墨的那座冰山的內部,也有一隻囚籠,籠中囚禁着一隻鳥。

    那隻鳥,只有巴掌大小,渾身焦黑,沒有羽毛,與一隻被烤焦的麻雀沒有什麼區別。這樣普通的一隻小鳥,卻被囚禁在如此危險的地方,顯得相當詭異。

    “譁”

    食聖花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來,形成一根長藤,纏繞住那座冰山,將它緩緩拖向石橋。

    就算黃煙塵已經香消玉殞,張若塵也要將她的屍身帶回去,不能讓她留在冰窟裡面。

    熒惑盈盈一笑:“你還真是癡情,已經陷入死亡絕境,竟然沒有立即逃走,而是想要帶走未婚妻的屍身。你這樣的男子,真是讓奴家都有些心動。”

    齊生道:“黃煙塵爲了他,離開了東域聖王府,拋下了自己的父母和親人,背叛了朝廷和女皇,放棄了界子纔有的權利和榮耀,心甘情願與他流亡天下,不離不棄,最後還因他而死。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張若塵是頂天立地的人族英傑,怎麼可能棄她不顧獨自逃走?”

    熒惑輕輕點頭,道:“說得好像也對,張若塵若是不帶走她的屍身,將她丟在這座天寒地凍的冰窟,真的就是禽獸不如。”

    他們看似是在誇讚張若塵,其實卻是包藏禍心。

    若是,張若塵真的要逃走,就算他們早就準備了種種手段,卻依舊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夠將張若塵留下。

    可是,使用黃煙塵的屍身牽制住張若塵,那麼張若塵今日也就必死無疑,根本走不掉。

    吞天魔龍的臉上露出一道冷笑,一隻獨眼的眼眶裡面浮現出藍色火焰,道:“先除掉張若塵,再吸收混沌之氣。”

    “等一等。”

    白黎皇子邁出沉穩的腳步走了出來,一頭不染雜色的白髮在風中搖曳,道:“張若塵,我妹妹到底在什麼地方,說出來吧,這是你最後的活命機會。”

    同樣的話,張若塵已經說過一遍,也就不會再說第二遍。

    在九黎宮向黃煙塵出手的時候,雙方已經是敵對的關係,張若塵也就沒有什麼好解釋。

    “你不說話,以爲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白黎皇子道。

    “懶得繼續問他,直接將他擒拿,使用秘術抽取他的記憶,必定能夠將白黎公主找回來。”

    黑黎皇子冷哼一聲,化爲一道黑色影子,急速衝出去,伸出一隻鋒利的爪子。貓爪變得足有數米長,將張若塵的身體完全包裹進去。

    張若塵的眼神森寒,向黑黎皇子瞥了一眼。

    “錚!”

    劍鳴聲響起。

    沉淵古劍自動飛出去,噗嗤一聲,擊穿貓爪,化爲一道黑色流光,衝向黑黎皇子的眉心,要將它殺死。

    黑黎皇子乃是太古遺種,而且,已經突破到上境聖者的境界,可是,面對張若塵的這一劍,卻感覺到心驚膽顫。在它的視野裡面,漫天都是劍氣,根本無法躲閃。

    更加要命的是,沉淵古劍上攜帶的毀滅勁氣相當駭人,壓制得它體內的血液都要凝固。

    “好厲害的一劍。”

    齊生的眉頭一皺,露出凝重的神色。

    短短數日不見,張若塵的修爲,又迅猛的增長了一大截。

    魔天太子也是倒吸一口寒氣,道:“劍厲害,人更厲害。張若塵在劍道上的造詣,已經很接近劍聖。”

    “嘩啦。”

    眼看黑黎皇子就要死在張若塵的劍下,一隻白色鋼圈,從白黎皇子的手腕上面飛出,化爲一道白光,與沉淵古劍碰撞。

    白色鋼圈和沉淵古劍都是絕世戰兵,碰撞在一起,頓時,一股強大的能量風暴衝出去,將離得最近的黑黎皇子掀飛出去。當然,白黎皇子的這一擊,卻也是打飛沉淵古劍,救了黑黎皇子一命。

    下一剎那,白黎皇子從原地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張若塵的身前,簡直就像是施展出了空間挪移一樣。

    實際上,白黎皇子並不能調動空間力量,只是速度太快,讓在場的聖境生靈都看不清他的身影。

    白黎皇子緩緩伸出一隻手掌,五指展開,抓向張若塵的脖頸。

    在外人看來,白黎皇子伸手的速度相當緩慢,可是,在張若塵的眼前,它的速度,卻比閃電還要快。

    白黎皇子對速度聖道規則的領悟,已經達到相當駭人的高度,猶如張若塵在劍道上的造詣一樣,不能以單純的修爲境界來評判他的實力。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只要速度足夠的快,任何敵人都可以擊斃。

    白黎皇子的實力,比死神騎士強大了太多太多,給張若塵造成巨大的壓迫。

    來不及收回沉淵古劍,張若塵的兩指捏成劍訣,向白黎皇子迎擊上去。

    在橋上的諸聖看來,張若塵的出手速度也是緩慢到極點,僅僅只是比白黎皇子快了一點點。

    實際上,張若塵的速度也是快如流光,施展的是時間劍法,改變了時間規則,使得他和白黎皇子所在的區域時間流速發生改變,纔會形成如此詭異的畫面。

    說是張若塵和白黎皇子的交鋒,不如說是時間規則和速度規則的交鋒。

    時間規則自然是比速度規則更加厲害,但是,時間規則卻很難領悟,張若塵在時間規則上面的造詣並不高,因此,與白黎皇子交手,僅僅只是略微佔據上風。

    “他們在幹什麼?白黎皇子不是號稱九黎宮年輕聖獸之中的第一,單純比速度,足以和真聖一較高下。這就是他無敵的速度?”

    吞天魔龍有些不屑,覺得白黎皇子浪得虛名,化爲一道黑影衝了過去,準備擊殺張若塵,以免夜長夢多,讓張若塵再次逃走。

    可是,吞天魔龍纔剛剛走進十丈之內,就像是掉入進泥沼。

    “不好,是時間的力量。”

    吞天魔龍意識到不妙,立即向後倒退,準備逃離出去。

    遺棄深海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使得修士的感知變得相當薄弱,否則,吞天魔龍肯定能夠發現時間的波動,也就不會貿然闖入進去。

    “已經進來,還想出去?”

    張若塵調動更多的時間規則,頓時,時間領域向外擴張,變得更廣,將石橋上的諸聖也都籠罩進去。

    在時間領域裡面,張若塵不會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但是,別的生靈卻會遭受時間力量的壓制,速度變得無比緩慢。

    “噗。”

    張若塵全力一掌打出,擊在吞天魔龍的胸口,打得它的胸口四分五裂,臟腑都碎了一大片,鮮血灑滿石橋,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

    看到吞天魔龍那悽慘的模樣,在場諸聖全部都臉色鉅變,沒有誰還能笑得出來。因爲,他們也被席捲進時間領域,隨時可能步吞天魔龍的後塵。

    本以爲吃定了張若塵,卻沒想到時間力量竟然如此詭異,比空間力量還要可怕。

    什麼手段,可以反制時間力量?

    張若塵繼續衝出去,準備趁此機會,徹底抹殺吞天魔龍。

    吞天魔龍感受到死亡危機,即便是像他這樣的狂傲之輩,也都臉色蒼白。遭受時間力量的壓制,它想要動用祖龍麟的力量也都來不及。

    白黎皇子再次出現,抵擋住張若塵的攻擊。

    現在,也就只有白黎皇子,還能與張若塵一戰。

    時間的力量壓制了他,可是,他的速度卻依舊只比張若塵慢了一點點。可以想象,張若塵若不是能夠調動時間的力量,恐怕連他的一招都接不住。

    白黎皇子對自己的力量相當自信,道:“在本皇子的面前,你誰都殺不了!”

    “是嗎?那我就斬給你看。”

    張若塵的身形一閃,向黑黎皇子衝去。

    ……

    (求推薦票!謝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