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黎皇子的一隻爪子,先前就被沉淵古劍擊穿,還在流淌鮮血。

    見到張若塵向它衝來,黑黎皇子的眼中,露出驚懼的神色。就連白黎皇子都沒能鎮壓住張若塵,以它的修爲,能擋得住張若塵幾擊?

    黑黎皇子連忙向後退逃,可是退逃的速度卻相當緩慢,猶如蝸牛爬行。

    “死。”

    張若塵的手指上逸散出劍芒,向黑黎皇子的眉心擊去。

    黑黎皇子的體內,衝出一片青色的光華,使得它的身軀如同變成翡翠一般,晶瑩通透,與以前完全不一樣。

    手指與覆蓋在它身上的青芒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像是鐵石在撞擊。

    黑黎皇子向後倒飛出去,撞擊在石橋左側的柱子上面,有着一粒粒青色光點,從它的體內灑落下來。

    “你的體內,果然是有一件了不得的護身寶物。”張若塵道。

    當初,黑黎皇子收服煵靈龍火失敗,卻沒有死去,張若塵就懷疑它的體內有護身寶物,現在,算是證實了這一點。

    黑黎皇子道:“本皇子有黑黎一族的祖器護體,你殺不了我。”

    張若塵使用天眼,看到黑黎皇子的心口位置,有一枚青玉扳指。正是扳指上面散發出來的光芒,擋住了他的攻擊。

    “一件祖器,庇護不了你。”

    張若塵的五指一展,在半空,凝結出一隻大手印落下去,按在黑黎皇子的身上。

    黑黎皇子對祖器的力量很有信心,道:“沒用的,就連煵靈龍火都燒不死我,你更不行……這是……這是什麼火焰……”

    “哧哧。”

    張若塵調動出淨滅神火,從掌心涌出,向下按壓,破開青色光芒,捏住黑黎皇子的身軀。

    片刻後,黑黎皇子被燒成飛灰,張若塵的手中,只剩一枚青玉扳指。

    在淨滅神火之中,青玉扳指並沒有融化,反而散發出更加璀璨的光華,絕對是一件頂級護身寶物。張若塵將它收起,準備以後再慢慢研究。

    “張若塵,你觸怒我了!”

    白黎皇子的臉色不變,可是,雙眼卻露出冷寒的神色,雙手同時託舉起來,雙掌的掌心懸浮着一隻白色鋼圈。

    白色鋼圈疾速旋轉,發出刺耳的聲音,隨後,化爲一道白光,飛向張若塵。

    “申劍。”

    申劍,爲十二時辰劍法之中的防禦招式,不僅具有劍道力量,也具有時間力量。

    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雙手持劍,向下一插,劍尖與石橋碰撞在一起。

    “嘭。”

    密密麻麻的劍氣,從劍尖涌出,形成一個劍氣漩渦。

    白色鋼圈飛到劍氣漩渦的附近,本來速度快得如同光梭,卻在剎那間,變得靜止不動。

    那是時間靜止。

    以張若塵現在在時間上面的造詣,只能做到一個剎那的時間靜止。

    就在這一剎那,成千上萬道劍氣撞擊在白色鋼圈上面,打得鋼圈轉變方向,倒飛回去,撞擊向白黎皇子。白黎皇子的眼睛一縮,不得不踩動步法,向側方躲閃。

    “噗嗤!”

    “噗!”

    ……

    趁此機會,張若塵動用出最快速度,又一連擊殺三位聖境生靈。

    除此之外,魔天太子被張若塵一劍擊中。雖然,他穿有十聖血鎧,卻還是口吐鮮血橫飛出去,眼看就要掉下石橋死無葬身之地。

    “嘩啦。”

    一根血紅色的鎖鏈,在半空凝聚出來,纏繞在魔天太子的身上,將他拖回石橋,並且脫離時間領域。

    那根鎖鏈,是熒惑只用精神力凝聚出來。

    熒惑本來就位於時間領域的邊緣,所以,第一個逃了出去,並且出手救出了齊生,現在又救了魔天太子。

    魔天太子喝下一瓶聖血,斷掉的雙腿重新生長出來,嘴裡發出一聲怒吼,“張若塵,你斷我雙腿,我便讓你的未婚妻灰飛煙滅。”

    魔天太子絕對是一位絕世奇才,肉身修煉到聖境,執掌帝殺魔劍,若非齊生橫空出世,他必定是不死血族的第一天驕。然而剛纔,他卻差一點被殺死,心內的怒火涌出,讓身軀都在燃燒。

    “譁——”

    帝殺魔劍離鞘飛出,圍繞魔天太子的身體旋轉一圈,隨後,向封着黃煙塵和青墨的冰山斬過去。

    只要冰山破碎,她們的屍身也會破碎。

    食聖花纏繞着冰山,發現飛來的帝殺魔劍,藤蔓上面長出數十根觸鬚。每一根觸鬚都有手臂那麼粗,所有觸鬚纏繞在一起,與帝殺魔劍碰撞。

    “不虧是食聖花,竟然擋住了帝殺魔劍。”

    齊生露出一道笑意,隨後,抓住滅神十字盾,有着一片血紅色的雲彩涌出來,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整個五彩冰窟的空氣都在猛烈震動。

    滅神十字盾飛出去,擊向冰山。

    “嘭嘭。”

    頃刻間,食聖花分出的數十根觸鬚,全部都被滅神十字盾打得爆裂,化爲一團團木氣。

    “主人,這件戰器的威力太恐怖,我擋不住。”食聖花說道。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雙手一合,使用出御劍術,沉淵古劍化爲一道流光飛出去,阻擋滅神十字盾。

    “嘭嘭。”

    沉淵古劍和滅神十字盾激烈碰撞,發出一道道振聾發聵的聲音。

    就在張若塵分心抵擋滅神十字盾的時候,白黎皇子的一道爪印,擊在張若塵的左肩,與十聖血鎧碰撞在一起,冒出一大片火花。

    白黎皇子的修爲極其高深,遭受他的一擊,張若塵的半個身體都疼得麻木,體內的聖氣被打散,猶如稻草人一般,向右橫飛出去。

    飛在半空的時候,張若塵重新凝聚出聖氣,穩住重心,飛到連接着石橋上的鐵鏈上面,順着鐵鏈,向冰山衝了過去。

    必須先將冰山收入空間戒指。

    齊生和魔天太子就是使用黃煙塵的遺體在牽制張若塵,讓他分心,要不然,張若塵怎麼可能會被白黎皇子擊傷?

    “張若塵還真是夠拼,竟然敢飛出石橋,難道他不知道一旦離開石橋,就可能會被五彩霞光中的極陰天龍氣凍結成冰塊?”

    “他不得不拼,要不然,未婚妻的遺體都會被打碎。”

    吞天魔龍從地上爬起來,露出兇厲之色,道:“現在張若塵就是懸在半空的靶子,想躲都躲不開,大家一起出手將他徹底抹殺。”

    吞天魔龍率先出手,打出祖龍麟,斬向走在鐵鏈上的張若塵。

    與此同時,別的聖境生靈也都打出攻擊手段,有的擊向張若塵,有的擊向那座冰山。

    張若塵一人一劍,擋在冰山的前方,激發出沉淵古劍的最強力量,抵擋住打過來的所有攻擊。

    “噗!”

    祖龍麟從張若塵的身旁飛過,破開十聖血鎧,在他的身上,斬出一條一尺長的血口,他的身體差一點被斬斷成兩截。

    片刻後,一道劍影,穿透張若塵的身體,留下一個碗口那麼巨大的血窟窿,大量鮮血從傷口中涌出。

    即便傷得再重,張若塵的眼神卻依舊無比堅定,沒有閃避。

    因爲,一旦閃開,那些攻擊就會落在冰山上面,黃煙塵就真的屍骨無存。

    無論別人怎麼看,黃煙塵就是他的妻子,既有夫妻之名,也有夫妻之實,就算她已經死去,張若塵也要守護她,絕不容許她再被人傷害。

    食聖花勸道:“張若塵快逃吧!你根本不可能帶走她們的遺體,再不逃,就真的走不掉,會死在這裡。”

    張若塵沒有退走,而是喚出水星葫蘆,想要收走冰山。

    然而,水星葫蘆纔剛剛飛出來,就被齊生先一步察覺,使用滅神十字盾,將其打飛出去,沒能讓張若塵如願。

    吞天魔龍的嘴裡笑聲不絕,“張若塵,你也有今天?”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雙手向虛空一抓,十道空間裂縫顯現出來,向石橋的方向斬了過去。

    然而,石橋上,籠罩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十道空間裂縫纔剛剛靠近過去,還沒有落到橋上,十道裂縫就閉合。

    熒惑略微鬆了一口氣,微微一笑:“這座石橋,乃是由神龍建造而成,周圍的空間穩固。只要我們站在石橋上,你的空間攻擊手段,根本就沒有任何威脅。”

    “可惜了,一位將來能夠呼風喚雨的天之驕子,終究還是要隕落在這裡。”

    齊生輕嘆了一聲,含笑盯着渾身都在流淌鮮血的張若塵。

    這一次和張若塵的對決,他終於佔據絕對的上風。

    驀地,齊生的眼神略微一凝,盯向張若塵身後的冰山,露出一道驚異的神色。

    冰山的內部,黃煙塵的雙眼不知何時已經睜開,流淌着淚水。在她的體內,涌出一縷縷金色光芒,包裹住滿是傷痕的嬌軀。

    “怎麼會這樣?”

    石橋上的諸聖,全部都是一怔,沒有料到,黃煙塵竟然還活着。

    張若塵有所察覺,轉過身,向身後看了過去,隨即,臉上露出一道笑容,一雙眼睛竟是有些溼潤。

    作爲九大界子之一,有着非同一般的使命,池瑤女皇自然是賜予了他們一些保命的力量。從黃煙塵體內涌出的金色光芒,便是女皇的一道帝皇之氣。

    青墨的體內,有火焰涌出來,包裹住她的身體,正是孕育在她體內的無量聖火。她似乎也沒有死去。

    齊生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道:“繼續出手,不能讓她們走出冰山。”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取出開元鹿鼎,將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打入進去,頓時,鼎身上的金色古文紛紛飛出來,宛如漫天星辰懸浮在五彩冰窟裡面。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