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開元鹿鼎懸浮在冰山的前方,緩緩旋轉,如同一座小型的山嶽。

    “轟隆。”

    齊生、魔天太子、吞天魔龍等人不斷打出攻擊手段,無論是聖術,還是聖器,與金色古文碰撞在一起,便是撞擊出一道道漣漪,無法將古文撞開,更加沾不到開元鹿鼎。

    開元鹿鼎的後方,張若塵趁此機會,吞服下一枚逢春丹,身形一動,飛到冰山的旁邊,雙掌按了下去。

    兩團淨滅神火從掌心涌出來,使得冰山快融化。

    “等着我,我一定將你救出來。”

    透過冰層,張若塵與黃煙塵雙眼對視,一個外面一個在裏面,兩人的距離正在一步步靠近,在這一刻,時間就像是靜止了一般。

    “跟在黃煙塵身邊的小丫頭修爲相當強大,手中的銀色菜刀更是一件無堅不摧的大殺器,一旦將她放出來,與張若塵聯手,局面很可能會失控。”

    魔天太子露出擔憂的神色,控制帝殺魔劍,全力以赴劈斬,想要破開金色古文。

    熒惑道:“那隻青色大鼎有些古怪,就連我的精神力靠近過去,也會遭受壓制,似乎是蘊含有祭祀的力量。”

    齊生看出懸在半空的青色大鼎相當不凡,一般的攻擊手段,根本無法將它撼動,眼神頗爲沉冷,道:“助我一臂之力,我要動用滅神十字盾的本源力量。”

    “好。”

    熒惑伸出一根晶瑩的玉指,向前一點,體內的精神力瘋狂的涌出去,隨即,一片血紅色的光雨灑落下來。

    光雨與滅神十字盾接觸,竟然沉浸進去,片刻後,江河流淌一般的水流聲在十字盾中傳出來。

    與此同時,齊生雙手同時向前一按,打出兩根聖氣血柱,注入滅神十字盾。

    “嘩啦——”

    滅神十字盾的本源力量被激出來,凝聚成一片濃密的血雲,充斥在冰窟裏面,與從開元鹿鼎上飛出的金色古文碰撞在一起。

    整個空間被分割成兩半,一邊血氣翻騰,一邊金光燦燦。

    兩股力量都強橫到極點,石橋上,別的聖境生靈,包括魔天太子和白黎皇子也都施展出防禦手段,以免被滅神十字盾的餘波震傷。

    吞天魔龍的身旁,站着一隻化爲人形的聖獸。它的身材高大,渾身肌肉,眼中露出貪婪的神色:“竟然能夠與滅神十字盾對抗,難道那隻青色大鼎與滅神十字盾一樣,也是一件神遺古器?”

    聖器分爲四個等級:百紋聖器、千紋聖器、萬紋聖器、至尊聖器。

    神遺古器,也就是神曾經使用過的戰器,上面沾染上了神的力量,不在聖器的四個等級範疇之內。神遺古器掌握在聖者境界的修士手中,爆出來的威力,甚至能夠比擬一件至尊聖器。

    要知道,就連兩儀宗那樣的頂尖宗門,也都沒有一件至尊聖器。

    神遺古器的價值,或許比不上至尊聖器,但是,卻相差不多。甚至,一些神遺古器,本身就是至尊聖器。

    見到一件神遺古器,誰人能不心動?

    崑崙界最頂尖的勢力,也會眼紅。

    “整個崑崙界的神遺古器,也就只有那麼一些,每一件都具有偌大的威名,掌握在最頂尖的勢力手中。張若塵取出的這一隻青色大鼎,以前根本就沒聽說過,書籍上面也沒有相應的記載,難道是在陰陽海中找到的?”

    “張若塵身上的寶物,何止是一隻青色大鼎?只要能夠殺死他,他身上的一切,全部都得歸我們所有。”吞天魔龍冷聲道。

    隨即,吞天魔龍與祖龍山的最後一隻聖獸“莽十四”聯手,激出祖龍麟中的本源蠻荒古勁,轟擊向青色大鼎。

    莽十四是莽牛族排名第十四位的高手,吞天魔龍沒有達到聖境之前,一直都是它在暗中守護。

    不久前,莽十四成功突破到徹地境,成爲一等一的強者。以它現在的修爲,回到莽牛族,戰力排名肯定會更加靠前。

    滅神十字盾和祖龍麟同時攻擊過去,打得一個個金色古文飛了出去,猶如成千上萬顆星辰在向下墜落。

    “轟隆。”

    滅神十字盾和祖龍龍,一前一後,與開元鹿鼎碰撞,將它打得猛烈晃動,向後方的冰山撞擊過去。

    “張若塵,這一次你還不死,就真的沒有天理。”

    即便是熒惑也都認爲,張若塵不可能還有活路。

    兩件神遺古器同時碾壓過去,真聖之下,任何生靈都只有灰飛煙滅的結局。就算是真聖,也未必抵擋得住。

    冰山徹底融化,張若塵一手抓住黃煙塵,一手抓住青墨,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到數百丈高的上空,避開了兩件神遺古器的衝擊。

    “譁——”

    張若塵的頭上長飛揚,眼神銳利如劍,心念一動,體內的劍意涌出來,控制沉淵古劍飛了出去,擊向石橋上的齊生。

    “不好。”

    齊生正在全力以赴控制滅神十字盾,怎麼會料到,張若塵那麼快就將黃煙塵和青墨救出冰山,此刻,想要收回滅神十字盾防禦已經是來不及。

    “六法乾坤。”

    齊生背部的六翼,釋放出六種不同的力量,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有着風火雷電的力量交織在漩渦之中。

    六法乾坤,乃是齊生的最強底牌之一,作爲攻擊手段,堪比六尊絕世強者同時出手,在同境界,可以一人打一羣。當成防禦手段,就算是比他高出數個境界的修士,也很難將其攻破。

    沉淵古劍與那六種力量碰撞在一起,劍芒暴漲,劍身猛烈顫動,出刺耳的劍鳴。

    嘭的一聲,沉淵古劍攻破六法乾坤,擊在齊生的胸口。

    “好厲害的張若塵。”

    齊生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卻並沒有驚慌失措,而是激出十聖血鎧的力量,再次抵擋沉淵古劍。

    十聖血鎧外圍的十道聖影,在一瞬間崩碎,齊生嘴裏吐出一口鮮血,向後飛了出去。

    熒惑的身形一閃,出現到齊生的身後,幫他化解了沉淵古劍的殘勁。

    她的心中,有些凜然,張若塵未免也太強大,從小到大齊生與同輩修士交鋒就沒有敗過,可是,卻擋不住張若塵一劍。若是傳回不死血族,必定造成轟動。

    熒惑聽到一聲慘叫,向左側方向望過去。

    又生了什麼事?

    只見,一柄銀色的菜刀,擊在莽十四的胸口,穿透了過去,將這一隻徹地境的聖獸重創,石橋上,灑落下一大片緋紅的聖血。

    其實,青墨剛纔打出銀色菜刀,是想斬殺吞天魔龍,只不過,莽十四以重傷爲代價,替吞天魔龍擋住了必死的一擊。

    說起來,祖龍山也是很慘,一共十二隻聖獸進入陰陽海,現在也就只有吞天魔龍和莽十四還活着,其餘的聖獸,有一大半都是死在張若塵的手中。

    載了這麼大的跟頭,也難怪吞天魔龍每次見到張若塵都會恨得咬牙切齒。

    張若塵將黃煙塵送入進水星葫蘆裏面養傷,隨即,雙手托住開元鹿鼎,鼎中的金色古文再次衝出來,懸浮在虛空。

    成千上萬個金色古文之間,凝聚出一尊龐大無比的明王虛影,渾身散出神聖的光華。虛影,伸出一隻山嶽那麼巨大的手掌,向石橋上的諸聖按壓下去。

    魔天太子手持帝殺魔劍,擡頭看向上空,自言自語的道:“那到底是一件什麼樣的戰器,似乎比滅神十字盾都要強大一些。”

    “我來抵擋那隻青色大鼎,你們動用最強手段,攻擊張若塵。”

    熒惑打出一塊令牌,沖天而起,向開元鹿鼎迎擊上去。

    那塊令牌,名叫萬獸寶鑑,乃是不死神殿最玄奇的古器之一,內部封印有萬獸,不僅有一般的蠻獸,更有強大無比的聖獸。

    萬獸寶鑑越變越大,最後,竟是化爲一塊九十九丈高的金屬巨碑,在它的表面,浮現出數百道獸紋,內部則是出一聲聲震耳欲聾的獸吼。

    數百道獸影顯現出來,擋住了從上方落下的金色手印。

    “不愧是不死神女,果然很厲害。”張若塵暗道。

    熒惑的笑容極其柔美,眼眸眨巴了一下,充滿動人的風情,道:“張若塵,你就算是在全盛時期,也不見得是本神女的對手。如今,你傷得這麼重,還能擋得住本神女多少招?”

    另一頭,齊生、吞天魔龍、魔天太子都在凝聚力量,準備給予張若塵雷霆一擊,讓他神形俱滅。

    “不能坐以待斃。”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不退反進,使用出空間挪移,出現到石橋的附近,隨後,急衝向熒惑。

    熒惑知道張若塵能夠調動時間的力量,因此,不敢讓他靠近,施展出一種鬼魅一般的身法,立即向後倒退。

    “哪裏走?”

    張若塵知道熒惑是一個巨大的威脅,想要儘快將她滅殺。

    兩人的身法度都是極快,不斷變換方位,在石橋上,留下數十道人影。不得不說,熒惑的確相當厲害,只是一個精神力修士,卻能在數十丈的範圍之內和張若塵纏鬥。

    張若塵使用出渾身解數,竟然也沒有將她拿下。

    齊生和魔天太子也加入戰鬥,抵擋張若塵的攻擊,擔心熒惑真的被他殺死。今天,張若塵實在太兇猛,斬殺的聖境生靈不下十位,而且每一位都是相當厲害的角色。

    這一戰的戰果,若是傳回第一中央帝國,必定會造成轟動,張若塵在人族諸聖眼中的分量,肯定會變得更加不一樣。

    就在張若塵與不死血族三大高手交鋒的時候,青墨的一雙眼眸,卻是盯着不遠處的一隻牢籠,露出驚訝的神色。

    “那是……火焰……”

    只見,牢籠中,一隻巴掌大小的焦黑小鳥的身上,竟然冒出一粒粒火焰光點,就像是一塊木炭內部冒出了火星一樣。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