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冰山融化後,焦黑色的鳥屍,完全暴露出來。

    誰能想到,已經死去不知多少年的一隻小鳥兒,在它的屍體內部,竟然會冒出火焰。

    “哧哧。”

    火焰燃燒得越來越旺盛,釋放出來的溫度,使得冷寒刺骨的冰窟也都升起一股暖意。

    石橋,正在戰鬥的張若塵、齊生等人,全部都停了下來,盯向懸浮在半空的牢籠,露出驚詫的神色。

    “怎麼回事?剛纔發生了什麼?”

    “我怎麼感覺到有一股微弱的力量波動,從鳥屍的體內傳出來?”

    “不可能吧!它都已經死去了多少萬年,難道還沒有徹底死透?”

    “能夠被關押在此地的生靈,絕對都是蓋世兇魔,沒有一個是簡單角色,任何一個逃出去,整個崑崙界都會天翻地覆。”

    熒惑不僅精神力十分強大,而且,還能在一定程度預感到未來可能會發生的危險。

    此刻,她的臉色有些凝重,提醒道:“趕緊離開此地,否側,我們將會死無葬生之地。”

    齊生和魔天太子知道熒惑的感應很準,因此,不敢繼續待在冰窟,向站在橋邊石柱頂部的張若塵盯了一眼,最終還是沒有繼續出手。

    他們二人,與熒惑一起,衝出石橋,開始攀爬冰壁。

    張若塵也察覺到無危險的氣息,因此,沒有去攔截他們,而是與青墨會合在一起,抓住她的一隻手腕,急速向冰窟外逃去。

    下方,鳥屍體內涌出的火焰,將整個牢籠都包裹進去,在牢籠的四周,空間竟然微微扭曲。

    “嘎!”

    緊接着,火焰的內部,傳出一聲尖銳的啼鳴。

    冰窟的聖境生靈,包括張若塵在內,全部都感覺到頭顱刺痛,猶如是被針猛烈的紮了一下,眼前一片混黑。

    耳,流淌出鮮血。

    所有聖境生靈短暫失去意識,向下墜落。

    青墨作爲植物類的生靈,反倒是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只是略微失神了一下,立即反應了過來。

    她反手抓住張若塵的手腕,另一隻手的五指化爲五根藤蔓,擊在冰壁,打出五個孔洞,使得兩人吊在了半空。

    熒惑、齊生、魔天太子、白黎皇子、吞天魔龍、莽十四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他們全部都從半空墜落下去,撞擊在石橋面,發出嘭嘭的聲音。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揉了揉太陽穴,轉過身,向懸浮在下方的牢籠看了一眼,“好可怕的音波,它真的甦醒了嗎?”

    整個牢籠,完全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球,釋放出來的熱量,讓冰窟的冰壁都在緩緩融化。

    巴掌大小的鳥屍,發出“啪啪”的聲音,破開了黑色外殼,長出一根根絢爛奪目的羽毛。眼前這一幕,猶如醜小鴨變天鵝一般,讓人感覺到無驚歎。

    火紅色的羽毛,每一根都顯得晶瑩剔透,宛如是用某種玉質材料鑄煉而成。

    石橋的諸聖甦醒過來,看到眼前這一幕,也都感覺到匪夷所思。

    它竟然真的活了過來?

    熒惑的眼眸,閃過一道震撼的神色,道:“那是……那是傳說的不死鳥嗎?”

    作爲不死神殿的神女,熒惑可謂是博學多聞,曾經在一本古老的典籍面,看到過關於不死鳥的記載,面配有字和圖案。

    牢籠,那隻渾身冒着火焰的鳥,與不死鳥長得極像。

    “嘭嘭。”

    火紅色的異鳥,猛烈衝撞牢籠,想要從裏面逃出來。

    纏繞住牢籠的鐵鏈,表面的一層鐵皮破碎而開,露出紫藍色的雷電光紋,釋放出數十道閃電,擊在火紅色異鳥的身。

    緊接着,石橋猛烈搖晃。

    橋面,浮現出一個個古老的龍,宛如一篇天書。

    “神龍一族果然是留下了一些手段,能夠壓制囚禁在此地的兇物。以免出現異變,讓它們逃了出去。”張若塵暗道。

    火紅色異鳥能夠活過來,張若塵認爲是異變。

    正常情況下,被冰凍瞭如此悠久的時間,即便是大聖級別的生靈也早應該已經死去,怎麼可能還能活過來?

    張若塵現在已經遠離石橋,隨時都能施展出空間大挪移逃走,因此才留下來觀察,想要知道這裏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

    張若塵一邊盯着下方,一邊問道:“小黑在什麼地方?”

    青墨的兩條眉毛緊緊擰在一起,仔細回想,道:“小黑與我們一起墜落下冰窟,下墜的過程,我和郡主殿下撞擊在一座冰山面,在一瞬間被冰封,失去了意識。按理說,小黑也應該被冰封纔對。”

    頓了頓,青墨的眼眸子轉動了一下,道:“難道小黑的肉身,在那一隻鳥?”

    “怎麼可能?它是一隻貓。”

    張若塵覺得青墨的思維太活躍,輕輕的搖了搖頭。

    青墨依舊堅信小黑是一隻鳥,露出十分認真的神情,與張若塵爭辯,道:“可是,小黑幾乎從來沒有貓叫過,你不覺得,它很有可能不是一隻貓?”

    “它只是不喜歡叫而已。”

    張若塵在那隻火焰異鳥的身,沒有感受到小黑的氣息。

    石橋的兩側,有着密密麻麻的牢籠,關押了很多遠古時期的凶神惡煞。張若塵從一開始在懷疑,小黑的肉身,很有可能在其一隻牢籠裏面。

    張若塵觀察過所有牢籠內部的屍骸,沒有一隻的形態長得像小黑,甚至,連一隻貓也都沒有。

    當然,還有一些牢籠,懸浮在五彩色的霧氣之,根本看不清,不排除小黑的肉身藏在五彩雲霧裏面。

    青墨似乎也覺得張若塵說得有道理,點了點頭,又問道:“神龍一族不是已經滅絕?到底是誰將小黑的肉身封印到此地?又爲什麼要將小黑的肉身封印到這裏?”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卻把張若塵難住。

    根據小黑所說,當年,乃是須彌聖僧將它鎮壓,肉身被封印在陰陽海,聖魂被煉成乾坤神木圖的器靈。

    可是須彌聖僧爲何要將小黑的肉身封印到陰陽海?

    以前,張若塵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難道……須彌聖僧根本不是人類,而是一隻神龍?”張若塵生出一個大膽的猜想。

    龍族加入佛門並不是什麼怪的事,八百年前,佛帝的坐騎“金龍”,不是佛門的聖賢?

    “轟隆隆。”

    牢籠的那隻火焰異鳥,爆發出來的力量越來越強,從石橋面涌出的雷電,根本壓制不住它。

    石橋搖晃得更加厲害,同時,籠罩住石橋的五彩雲霧逐漸散開,使得橋身完全顯露出來。

    先前,張若塵等人看到的,只是石橋的一小段。

    一座數百里長的石橋,橫在半空,橋面全是一個個璀璨的龍。

    石橋的心位置,竟然有一座五彩色的冰山,高達千丈,佔據了石橋的三分之一。

    五彩色冰山的底部,站着一個年輕男子,有着一頭金色的長髮,長着一對龍角,五官精緻,身材高瘦。

    他站在橋,揹着雙手,眺望虛空,渾身都散發出一股威嚴的氣勢。

    若不是他被冰封在冰山內部,恐怕所有人都會認爲他還活着。

    “他……他到底是什麼人,怎會被冰封在橋?看他站立的姿勢,根本不像是一個囚徒,也不像是在戰鬥的時候被人冰封,好詭異。”

    “難道他是自己封印了自己?”

    ……

    張若塵的目光,也盯着那個站在冰山內部的年輕男子。此人,即便被冰封,身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威嚴十足,宛如是一位神皇在眺望宇宙星河。

    若是他還活着,肯定是一位相當可怕的存在。

    青墨道:“他不會是一條神龍吧?”

    “如若他是一條神龍,那麼,肯定是神龍一族最後的那一條龍。”

    “爲什麼?”青墨問道。

    “直覺。”

    張若塵眼神有些沉凝,又道:“我感覺到接下來很有可能會有相當恐怖的事發生,趕緊離開此地。”

    張若塵帶着青墨,施展出空間大挪移,衝出冰窟,到達冰川大陸的地表。

    冰窟,噴涌出的五彩霞光,化爲一根直徑百里的五彩光柱,直衝到天穹,使得遼闊無邊的陰陽海空完全變成五彩色。

    青墨有些焦急,道:“小黑怎麼辦?它很有可能還在冰窟裏面。”

    “能不能從冰窟裏面逃出來,只能看它自己的本事。以我們現在的修爲,再次闖入進冰窟,與送死沒有什麼區別。”張若塵肅然的道。

    在剛纔,張若塵清晰的感受到,小黑與乾坤神木圖的聯繫消失了!

    那麼,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小黑的聖魂遭遇了不測,徹底魂飛魄散。

    第二,小黑找到了被封印的肉身,憑藉自己的力量,斬斷了與乾坤神木圖的聯繫。

    吞天魔龍、莽十四、白黎皇子、魔天太子、齊生、熒惑紛紛衝出冰窟,逃到冰川大陸的地面,皆是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吞天魔龍的目光,盯向張若塵,身再次涌出殺氣。

    另外幾位聖境生靈,也開始運轉聖氣,分散而開,從不同的方位,向張若塵走過去。

    祖龍山、九黎宮、不死血族,此次都損失慘重,幾乎算是全軍覆沒,罪魁禍首是張若塵。

    若是不斬殺張若塵,回去之後,他們如何交代?

    “還要戰嗎?”

    張若塵倒是無所畏懼,將黃煙塵和敖心顏從水星葫蘆裏面放出來,又喚出食聖花,與他們對峙。

    “全都是熟人,我們朝廷也來湊一湊熱鬧。”萬花語的笑聲響起。

    片刻後,朝廷的諸聖,從風雪走出來,形成第三方陣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