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池萬歲、司命神女、歲寒、萬花語、步千凡……,朝廷諸聖紛紛現身,竟然足有二十多人,幾乎沒有什麼死傷,成爲實力最強大的一方。

    池萬歲的目光,向齊生等人掃視過去,笑道:“不死血族、祖龍山、九黎宮怎麼就只剩下你們幾人,損失這麼慘重?你們到底是遭遇了什麼?”

    齊生的眼神一沉,隨後,便又露出一道笑意,道:“你那麼得意幹什麼?我們就算損失慘重,也是因爲張若塵,而不是因爲你們朝廷。在我看來,整個人族朝廷的聖者都是酒囊飯袋,加起來也比不上一個張若塵。”

    魔天太子道:“池萬歲,虧你還是高高在上界子,號稱皇族年輕聖者之中的第一人,可是,在本太子看來,你給張若塵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很顯然,不死血族也是知道朝廷和張若塵的矛盾,因此纔會說出冷嘲熱諷的話。

    若是,朝廷諸聖和張若塵先鬥起來,自然是最好不過。

    朝廷陣營中,一位較爲年輕的兵聖想要討好池萬歲,冷哼一聲:“張若塵不過只是一個朝廷重犯,喪家之犬一般,哪裡能夠與太歲王相比?”

    池萬歲的眼神一沉,向那位兵聖瞥了一眼,露出一道寒光。

    那位兵聖的心中一突,意識到說錯了話,連忙閉上嘴巴,向後退了下去。

    齊生向張若塵望去,笑了一聲:“聽到沒有,在人族聖者的眼中,你就只是一隻喪家之犬,他們根本就沒有將你當做人族的一員。在青龍墟界,在血神教,在陰陽海,你爲人族而戰到底有什麼意義?”

    吞天魔龍和莽十四也是朗聲大笑,故意露出憐憫的神情,覺得張若塵很可憐。

    熒惑的睫毛纖長,眼睛眨巴了一下,笑盈盈的道:“張若塵,你不如投靠不死血族,爲我族辦事,以前的恩怨可以一筆勾銷。”

    萬花語和步千凡露出擔憂的神色,有些擔心張若塵受不了不死血族的攛掇,現在就和朝廷開戰。

    張若塵顯得波瀾不驚,淡淡一笑,只是默默的療養傷勢,懶得理會那些脣槍舌劍。

    黃煙塵輕哼一聲,有些不滿,道:“現在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除掉不死血族、祖龍山、九黎宮最頂尖的天驕,你們朝廷還不出手鎮殺他們。非要等到他們都成長爲冥王和血後那樣的存在,纔出手嗎?”

    齊生和熒惑都是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意識到張若塵的這位未婚妻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若是,朝廷諸聖真的先對他們出手,那麼張若塵就能作壁上觀,坐收漁翁之利。

    池萬歲倒也算是果斷,下出一道命令:“戰,先滅不死血族。”

    朝廷諸聖紛紛取出聖器,調動聖氣注入進去,引動出一道道千紋毀滅勁,充斥在冰川大陸的上空。

    在冰窟中,無論是張若塵,還是齊生等人,都被火紅色異鳥的一聲啼叫震傷,自然不可能是朝廷諸聖的對手。

    齊生沒有驚慌,鎮定自若,笑道:“你們不會以爲,不死血族真的只有我們這些年輕聖者進入陰陽海?”

    “轟隆。”

    二十多件聖器升騰到虛空,形成一片由千紋毀滅勁凝聚成的雲彩。雲中,既有直徑一米粗的雷電在穿梭,交織成網狀;也有天火在燃燒,凝結成蓮花的形狀。

    覆蓋方圓數百里的雲彩,向下碾壓下去,這一片天地都是出噼啪的聲音,給人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

    就在這時,一個金色的光球,出現在齊生、熒惑、魔天太子等人的上空,隱隱間,可以看見光球內部站着一道魁梧的人影。

    那道人影,只是伸出一隻手掌,向天空一按,便是凝聚出一隻百里長的大手印。

    二十多件聖器與大手印撞擊在一起,猶如雨點擊在石板上,只是出一連串轟鳴聲。

    隨後,大手印翻轉了一下,所有聖器竟然全部都倒壓回去。

    朝廷諸聖嚇了一跳,紛紛施展出手段,與聖器的器靈溝通,一陣手忙腳亂,纔將聖器重新掌控。也有幾位聖者被打得猝不及防,遭受重創,倒在了地上。

    “好厲害的手段。”

    張若塵站在一旁,感受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席捲天地,於是,帶着黃煙塵等人,向遠處倒退,以免被不死血族的那位厲害人物盯上。

    金色光球的內部,那道人影身穿金絲蟒袍,肩寬體闊,精神抖擻,就連皮膚也是黃金一樣的顏色。他只是靜靜的站在半空,也有強大的力量波動向外涌出。

    二十多位聖者打出聖器,被他翻手就打了回去,由此可見,此人必定是一位真聖,甚至有可能是一位至聖。

    張若塵盯着那道人影,自言自語的念出三個字:“夏王爺。”

    站在金色光球內部的人影,正是黃天部族的夏王爺。

    夏王爺曾經與黃天皇女一起到達天台州,想要掌控血神教,卻遭到黑市和朝廷的圍攻。

    那一戰,黃天部族的不死血族全軍覆沒,唯獨只有夏王爺重傷逃走。

    見到夏王爺現身,朝廷諸聖全部都是臉色鉅變,紛紛望向司命神女和池萬歲,等待他們下出命令,趕緊逃離此地。

    很顯然,不死血族也是很想殺死池萬歲、司命神女、歲寒等人。夏王爺的身形一動,金色光球變得越來越巨大,最後,光球的直徑竟是達到五百米,快滾動,向朝廷諸聖碾壓過去。

    腳下的冰川,猛烈顫動。

    “神女殿下,此人乃是黃天部族的夏王爺,他的修爲強大無匹,不是我們可以抵擋,趕緊下令撤退吧!”

    一位人族聖者被嚇得臉色蒼白,夏王爺爆出來的力量實在太強大,如同是能碾碎世間的一切生靈。

    司命神女道:“無需畏懼,朝廷也有絕頂強者進入陰陽海。”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道豪邁的聲音:“夏天夙,與朝廷的一羣小輩交手有什麼意思,本王來與你一戰。”

    一隻白色蛟龍在冰川大陸上急穿行,身軀長達十數裡,遠遠望去,猶如一條蜿蜒的白色河流。

    萬兆億站在蛟龍的頭頂,身穿青龍寶甲,向前一衝,本是人類的身體,突然之間竟是化爲一條青龍,伸出一隻巨大的龍爪,撕碎直徑五百米的金色光球,打得夏王爺倒飛回去。

    張若塵的眼睛一縮,道:“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龍遊九天。”

    張若塵也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修煉成功,可是,卻只能爆出四十二倍攻擊力。剛纔,萬兆億打出的龍遊九天,至少爆出五十倍攻擊力。

    表面上看,差距似乎並不是很大,只有真正修煉龍象般若掌的修士纔會明白,達到四十二倍攻擊力之後,每增加一倍的力量,都是無比艱難的事。

    很顯然,萬兆億在掌法上的造詣,比張若塵高了一大截。

    以萬兆億現在的掌法造詣,已經可以去衝擊突破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甚至有可能,他已經將第十一掌修煉成功。

    “這幾年,萬兆億的修爲也是突飛猛進。天地規則變化之後,頂尖天才的修煉度果然是遠從前。”張若塵暗道。

    數年前,萬兆億去東域聖王府抓捕張若塵的時候,與璇璣劍聖交手過一次。

    那個時候的萬兆億,擋不住璇璣劍聖的一劍。

    今日的萬兆億,修爲何止增長了十倍。

    萬兆億的出現,使得朝廷的士氣大振,全部都興奮起來。眼前這位主,可是《英雄賦》上排名第一的存在,修爲深不可測,沒看見那位夏王爺都被擊退。

    萬兆億的目光掃視四方,笑道:“大家都是爲了冰川大陸底部的那件東西而來,既然已經到達這裡,爲何還不現身?”

    “轟隆。”

    虛空猛烈一震,一片血雲浮現出來。

    血雲的內部,懸浮着一座九十九丈高的白骨祭臺,祭臺的底部豎着十六根龍骨,如同十六根柱子,乃是撐起祭臺的骨架。

    成千上萬具人類白骨排列在祭臺上面,密密麻麻,無法數清,其中一些骨頭,更是人族聖者的骸骨。

    祭臺的頂部,插着一杆戰旗,上面印有“中贏”兩個字。

    戰旗的下方,站着一個身高七米的男子,身穿百聖血鎧,雙眼中流露出睥睨天下的煞氣,道:“冰川大陸下面那件東西,歸不死血族所有,誰都別想染指。否則,死。”

    白骨祭臺出現之後,即便是聖者也都感覺到壓抑,呼吸困難,體內的聖氣運轉不暢,遭受了一股無形力量的壓制。

    站在白骨祭臺上的男子,簡直就像一尊魔神一樣,讓人感到恐懼。

    張若塵的眉頭緊皺,道:“真沒想到,中贏王竟然也來到陰陽海。”

    中贏王爲青天部族的第一王者,戰力僅次於青天血帝,在司空禪院,與孔蘭攸交手過一次,被打得重傷垂死。

    在場,也就只有萬兆億還能保持鎮定,與中贏王對峙,道:“第一中央帝國也對那件東西勢在必得,誰都別想與我們爭奪。否側,也是死。”

    “就憑你?”中贏王道。

    萬兆億笑了笑,道:“我一個小輩,豈敢和中贏王前輩一戰?朝廷中,倒是有兩位德高望重的天王,早就想要會一會你。”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