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直以來,張若塵的神經都綳得很緊,很少完全放鬆警惕痛痛快快的睡一覺。

    昨天和酒瘋子暢飲龍焱酒,是他第一醉倒,完全失去意識,睡得天昏地暗,以至於第二天早上起來,竟是不記得自己到底做過什麼??

    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張若塵的心境,受到不小的衝擊。

    他居然赤身裸.體的與敖心顏躺在同一張床上,相擁在一起。

    敖心顏身上的衣裙也是相當凌亂,胸口、小腹、雙腿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都露在外面,還有一道道紅色的指印,像是飽經摧殘一樣。

    她那纖細的玉頸,更是有著一個草莓一般的紅印。

    「到底怎麼回事?她都對自己做了什麼,怎麼會跑到我的床上來?」

    張若塵不想背這個鍋,想要趁敖心顏沒有醒來之前,儘快逃離現場。

    可是,他的腦袋,卻是昏痛得相當厲害,雙手雙腿發軟,全身都提不起來力氣。掙扎了半天,他竟是沒能從床榻上爬起來。

    「嚶……」

    敖心顏的睫毛輕輕動了動,睜開雙眼,先是有些迷茫,隨後,感覺到身上的一些部位傳來隱隱的疼痛,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而且,在她的身旁,竟然還躺著一個裸.露著身體男子。

    不用猜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一聲尖叫,從她嘴裡發出。

    敖心顏恨到了極點,雙眸中流淌出淚水,在她暈厥過去之後,清白之軀竟然被玷污。

    今後,她該如何面對張若塵?

    還能面對他嗎?

    想到此處,敖心顏更是氣惱,熊熊的怒火湧出來,使她失去了理智。

    到底是誰,在神龍半人族,竟然有人敢對她做出這樣的事,不殺了他,怎麼能解心頭之恨?

    敖心顏翻身而起,手指一引,一柄碧藍色的聖劍,從眉心飛出,向躺在床榻上的那個男子斬下去。

    可是,看清那個男子的臉,敖心顏卻是怔住。

    飛出去的聖劍,也是懸在半空。

    「組長……張若塵……你……怎麼會是你?」敖心顏道。

    張若塵十分疲憊,道:「敖心顏,你到底要幹什麼?為什麼闖入進我的房間,怎麼還躺到我的床上?你的身上為什麼那麼多傷痕?你是怎麼弄的?」

    「這裡是我的房間!」

    敖心顏的額頭上,全身黑線。

    「你的房間嗎?」

    張若塵抬起頭來,向四周看了看,頓時一拍額頭,已經大致明白了形勢,心中暗叫一聲,「出大事了!」

    敖心顏可不是普通女子,而是神龍半人族的公主,更是神龍半人族未來的繼承者。

    發生了這樣的事,他還能活著,就已經是不幸之中的萬幸。

    在敖心顏看來,張若塵完全就是在裝傻,不僅想要推卸責任,而且,還想將一切都算到她的頭上。

    他怎麼可以這個樣子?

    敖心顏咬著嘴唇,道:「你昨晚為什麼要闖進我的房間?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我不知道。」

    「怎麼可能不知道?」

    「本來就什麼都不知道……」

    張若塵努力回想,又道:「我記起來了!昨晚我與酒瘋子一起喝酒,喝了很多,然後,我就想找一個地方躺下休息。當時醉得很厲害,躺下就沒有了知覺,應該……什麼都沒有做。」?敖心顏能夠感受到****位置傳來的疼痛感,手臂、腿部、腰部都有紅色的指痕。他怎麼可能什麼都沒有做?

    完全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若是,你繼續堅持說自己什麼都沒有做,今日,我便與你同歸於盡。」敖心顏的眼睛泛紅,捏著聖劍,情緒相當不穩定。

    雖然,她的確是很喜歡張若塵,可是卻無法忍受張若塵這樣不負責任的行為。明明什麼都做了,卻偏偏不承認。

    張若塵看到敖心顏身上的那些指痕,內心有些崩潰,連他自己都在懷疑,昨晚喝醉之後,是不是真的她做了什麼?

    喝酒誤事。

    「你別那麼激動,先冷靜,讓我繼續回想一下。」

    張若塵真是有些擔心敖心顏會一劍劈下來,以他現在的狀態,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一邊思考,張若塵一邊運轉聖氣,化解體內的酒勁。

    房門外,傳來侍女的聲音:「公主殿下,少族長派人過來詢問張公子的情況,他想單獨與張公子商談一些事。」

    「本公主知道了,你先給我退下去。」敖心顏冷冰冰的說道。

    那位侍女有些惶恐不安,平時公主殿下都是十分平易近人,今天,怎麼會發這麼大的脾氣?

    她不敢多問,連忙退下去。

    沒過多久,張若塵的酒勁化解了一大半,恢復部分力量,站起身來,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件道袍穿在身上。

    敖心顏從始至終都站在一旁,倒也沒有覺得羞恥,依舊用聖劍指著張若塵,道:「你到底回想起來沒有?」?張若塵露出凝思的神色,隨後,與她對視,道:「我覺得,這件事真的有誤會,以我當時的狀態,應該什麼事都做不了!」?「也就是說,你不打算承認,也不打算對這件事負責。」

    「你應該也看到,我先前從床榻上面爬起來的力氣也沒有。怎麼可能做得了別的事?」張若塵繼續解釋。

    敖心顏傷痛欲絕,咬緊一口貝齒,一劍向張若塵的心口刺了過去,道:「那就同歸於盡吧!」

    「嘩啦啦。」?

    張若塵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卻有數十道劍氣自動從體內衝出來,結成劍氣屏障,抵擋住敖心顏刺出的聖劍。

    敖心顏見殺不了張若塵,扔開聖劍,一個人蹲在地上,流淌出眼淚,哭泣了起來。

    張若塵一直都是吃軟不吃硬,見到敖心顏這個樣子,心中有些過意不去。

    「嘭」的一聲。

    酒瘋子推開門,沖了進來,嘴裡發出嘿嘿的笑聲:「張若塵,我們繼續喝……咦……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小黑也從外面衝進來,跳躍了一下,落到床榻上面,一雙圓溜溜的貓眼睛向四處觀察。

    「張若塵,難怪你中途離開,原來是來到顏公主這裡風流快活,本皇算是對你刮目相看。」小黑笑道。

    酒瘋子的神情一肅,道:「張若塵,你怎麼把一個女孩子惹哭了?難道是酒後亂.性,又不想負責?」?

    「沒有的事,昨夜,我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若塵覺得酒瘋子和小黑的出現,讓局面變得更加混亂。

    酒瘋子前所未有的嚴肅,道:「可不就是酒後亂.性?張若塵,你若是不善待她,那就是酒品有問題,老夫會跟你翻臉的。」

    張若塵是真的感覺到相當無辜,不過,酒瘋子的話,倒是將他驚醒。

    或許,對他而言,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可是,對於敖心顏來說卻絕對是一件天大的事。

    僅僅只是敖心顏身上的指痕,也就說明,他並不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做。

    「以後,再讓我跟你喝酒,我會先和你翻臉。」

    張若塵狠狠的瞪了酒瘋子一眼,緊接著,才是向敖心顏走了過去,低聲對她說了一些話。

    漸漸的,敖心顏抿住嘴唇,沒有再哭泣,抬起頭來,道:「真的嗎?」

    「既然我說了出來,也就一定說到做到。」張若塵柔聲說道。

    一直以來,張若塵並不想多沾因果,盡量不去招惹一些不該招惹的女子。可是,遇到這樣的事,總是需要有一個交代。

    得到張若塵的承諾,敖心顏的心情很快就恢復過來,反而臉上還洋溢出得意的神色。

    敖心顏並不是三歲小孩,情緒穩定之後,已經檢查過身體,自然清楚,張若塵並沒有真的把她怎麼樣。

    不過,張若塵也的確對她做出了超越友誼的行為,損壞了她的清白,當然是要負一些責任。

    幸好那個男人是張若塵,若是換做別的男子,無論對方說什麼,她也要將他碎屍萬段。

    「走吧!現在就去陰陽海。」

    張若塵並不想去見那位少族長,畢竟昨夜才與他的女兒睡了一覺,現在去見他,肯定會相當尷尬。

    「等一下,你先給老夫一件空間儲物寶貝。」酒瘋子說道。

    張若塵倒也並不吝嗇,取出一枚空間戒指,交給了他。

    酒瘋子拿到空間戒指,小心翼翼的把玩,高興得在地上翻跟頭。然後,他就失去蹤影,也不知去了什麼地方。

    敖心顏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帶著張若塵和小黑,趕去通往陰陽海的空間蟲洞。

    路上,小黑低聲詢問張若塵,道:「你到底對她說了什麼?為什麼她突然之間就不哭不鬧,反而還很欣喜的樣子?」

    「有欣喜嗎?」

    張若塵正在煉化體內的酒氣,沒有關注別的東西。

    「你沒有看見她喜上眉梢的樣子?」小黑說道。

    張若塵向敖心顏的背影盯了一眼,道:「我只是答應,為她做一件事。」

    「什麼事都可以?」小黑問道。

    「沒錯。」張若塵道。

    小黑長嘆了一聲,道:「難怪她那麼高興,這次你算是徹底栽了跟頭,以後,還是不要與酒瘋子喝酒,免得再次誤事。」

    「誰說不是。」

    張若塵點了點頭,心中深有感觸。

    空間蟲洞並沒有在神夢澤,而是在蒼茫浩瀚的蠻荒古林裡面,只不過距離神夢澤不遠,而且相當隱蔽,除了神龍半人族的高層,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具體位置。

    就在張若塵、敖心顏、小黑進入蠻荒古林,來到空間蟲洞附近的時候,以吞天魔龍為首的一隊蠻獸強者,終於進入神夢澤。

    ……

    (求推薦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