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紅色異鳥身上散出來的烈焰氣息,宛如一片火海,懸浮在天穹,與下方破碎的冰川大陸形成鮮明對面,稱之爲冰火兩重天也不爲過。』天籟小說ww『w.⒉

    僅僅只是從天空落下的龐大氣息,便是鎮壓得下方的諸聖動彈不得,其中一些更是趴在地上。

    “好可怕。”

    敖心顏拼盡全力也無法展開銀色龍翼,雙肩和頭頂猶如壓着千百座山嶽,根本沒辦法逃走。

    張若塵想要動用空間力量,卻現這一片天地的空間都被一股神祕力量壓制,結構堅固,根本無法撕裂開,就連空間大挪移也施展不出來。

    隨着大陸破碎,一塊塊過千里長的冰川分離而開。

    在冰川板塊之間的溝壑底部,一道道五彩霞光沖天而起,無比絢麗多彩。

    五彩霞光之中,不僅具有混沌之氣,也具有極陰天龍氣。

    朝廷陣營中,一位穿着赤色長袍的聖者,站在冰川板塊的邊緣,粘上了一縷極陰天龍氣,在一瞬間,身體就被凍結成一塊十數丈高的寒冰。

    包括池萬歲、司命神女、歲寒、萬花語、步千凡在內的朝廷諸聖,全部都受到火紅色異鳥的氣息壓制,渾身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一片五彩霞光,向他們涌過去。

    一旦讓五彩霞光席捲過去,二十多位聖者全部都得死。

    萬兆億的身上冒出熊熊烈焰,一股浩蕩的陽剛之氣,從體內,向外逸散,掙脫火紅色異鳥的壓制,衝到朝廷諸聖的前方,雙手結出掌印,向前一拍。

    “回去。”

    兩條數百丈長的火焰巨龍,從他的掌心飛出,打得五彩霞光翻轉回去。

    遠處,張若塵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暗一嘆,“厲害,萬兆億不愧是《英雄賦》上的第一人,修爲和手段都是極其強橫,竟然衝破天地間的威壓,還能打出攻擊手段。”

    此刻的張若塵,就算全力以赴也無法掙脫火紅色異鳥的威壓,想要動一下手指都無比困難,與萬兆億差距太大。

    雷部天王手持戰錘,懸空而立,道:“小聖天王,你帶他們先離開此地,退得越遠越好。”

    “好。”

    萬兆億的五指捏拳,向下一擊,將腳下的冰川板塊再次震碎。

    他的大手一揮,掀起一股颶風,包裹住朝廷的諸位聖者,帶着他們落到一塊長達六百米的冰塊上面。

    冰塊,猶如是一條大船,乘風破浪,向遠離遺棄深海的方向航行。

    與此同時,另一個方向,夏王爺帶着齊生、熒惑、魔天太子、白黎太子、吞天魔龍、莽十四,駕馭着另一片冰川,也在急逃離。

    很顯然,不死血族、祖龍山、九黎宮,三大勢力在暗中達成了合作協議。

    熒惑望着依舊無法動彈的張若塵等人,面帶笑意,如同是在看一羣將死之人。

    “張若塵,我們先走一步,你就留在這裏繼續等死吧!哈哈!”吞天魔龍出一聲長笑。

    莽十四嘆了一聲:“可惜了,他的身上有一件神遺古器,說不一定將會跟隨他的屍體一起沉入遺棄深海的海底。”

    他們顯然是沒有辦法繼續去奪取張若塵身上的寶物,現在,逃離此地,保住性命,纔是最重要的事。

    吞天魔龍、白黎皇子、齊生聽到莽十四的話,皆是心中一動。

    一件神遺古器可遇不可求,就算是不死血族、祖龍山、九黎宮這樣的崑崙界最頂尖勢力,也沒有幾件。

    隨即,他們連忙使用精神力傳音,將神遺古器的消息傳了出去。

    下一刻,張若塵清晰的感覺到,有數道強大的精神力,從他身上掠過。站在白骨祭臺頂部的中贏王,更是向他看了一眼,僅僅只是一道眼神,也讓張若塵體內的經脈、聖脈、血脈全部爆碎。

    三脈碎裂之後,聖氣無法在體內運轉,血液無法在體內流淌,張若塵只感覺全身力量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再也承受不住火紅色異鳥散出來的威壓,口吐鮮血,向後重重的倒在地上。

    在場的生靈,至少都是聖者境界的修爲,眼力何等敏銳,他們自然明白張若塵遭遇了什麼。

    “這一下張若塵算是徹底廢掉,看他還怎麼逃出陰陽海?”

    “陰陽海本就應該是張若塵的葬身之地。”

    吞天魔龍和不死血族的幾人,皆是露出滿意的笑容。

    來到陰陽海,他們就接連在張若塵的手中吃虧,現在,終於看到他倒下,自然是大快人心。

    齊生略微鬆了一口氣,只從張若塵出現之後,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樣,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將本應該屬於他的氣運和榮耀都奪走。

    如今,張若塵被廢掉,從今往後,他便是崑崙界年輕聖者之中的第一人。

    一個三脈盡毀的生靈,就算吞服療傷聖丹,也不可能恢復過來。

    “就算張若塵有翻天覆地的本事,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也是不堪一擊。今日之後,再無時空傳人。”朝廷中的一位聖者嘆了一聲。

    萬花語和步千凡都曾經欠過張若塵的人情,此刻,他們的眼神十分複雜,很想幫張若塵一把。

    可是,以他們的修爲,根本幫不上忙。

    以他們的身份,在這裏,先是沒有話語權,其次是根本不敢開口說話。

    雷部天王和殺盡王就站在半空,誰敢替張若塵說話,不是在自尋死路?

    萬兆億和夏王爺帶着雙方鎮壓的聖者,駕馭兩片冰塊,急遠去,很快就消失在海平面的盡頭。

    “好狠……爲了防止我逃走,竟然毀了我全身經脈、聖脈、血脈,當初在司空禪院,就該讓蘭攸滅了他。”

    張若塵躺在冰面,只感覺渾身火辣辣的疼痛。

    張若塵並沒有躺着等死,雙手捏緊,咬緊牙齒,調動體內的聖氣,想要重新站起來。

    聖氣剛剛涌出氣海,立即在他的體內亂竄,身體都像是要爆裂了一樣。

    失去經脈和聖脈,聖氣根本無法運轉。

    張若塵連忙停了下來,收回聖氣。

    此刻,他全身的皮膚都變成紅色,因爲血液無法在體內流轉。若不是,他的修爲強大,肉身成聖,恐怕身體已經開始壞死。

    黃煙塵、敖心顏都相當擔心張若塵,可是,她們都被火紅色異鳥的聖威壓制,渾身動彈不得,心中急切,卻又無可奈何。

    “今天,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裏,真是不甘心,還有那麼多事等着我去做。”

    張若塵苦笑了一聲,盯着火紅色的天空,只見,一團團火焰從火紅色異鳥的羽毛之間掉落下來,如同一場火雨,無比美麗,卻又蘊含焚煉一片天地的毀滅力。

    “嘩啦。”

    距離張若塵等人不遠的海水裏面,響起一道水聲。

    只見,酒瘋子從海水下面悄悄的伸出一個腦袋,確認了張若塵的方位,才飛出海面。

    “跟我走。”

    酒瘋子抓住張若塵,準備帶他離開。

    張若塵相當意外,沒有想到貪生怕死的酒瘋子,竟然如此講義氣,在他遭遇劫難的時刻,並沒有扔下他不管。

    “帶上她們一起。”張若塵道。

    “真是麻煩。”

    酒瘋子的手臂一伸,破破爛爛的衣袖轉動了起來,浮現出黑**氣,隨即,張若塵、黃煙塵、敖心顏、青墨都被他收進衣袖裏面。

    火紅色的異鳥,在天空盤旋,沒有離開,很顯然也是在等待冰川大陸底部的那件東西出世。

    中贏王一直在警惕火紅色的異鳥和朝廷的兩位天王,直到酒瘋子將張若塵等人收入進衣袖,才察覺到下方的變故。

    “哪裏來的混賬東西,竟然敢搶奪本王要的人。”

    中贏王的雙瞳大睜,隨即,瞳孔之中飛出兩道血紅色的光柱,擊向酒瘋子。

    “我去。”

    酒瘋子嚇了一跳,在海面上狂奔,度之快,竟然連兩道血紅色的光柱都追不上。

    中贏王暗暗一驚,意識到那個老傢伙不是一個簡單角色,於是,不得不認真起來,擡起一隻手掌,向虛空一按。

    “看你如何逃得出本王的手掌心。”

    酒瘋子的頭頂上空,浮現出一片浩蕩的血雲,籠罩方圓數百里之地。血雲,凝結成一隻百里長的大手印,宛如天神伸出的一隻手掌,向下按壓。

    雷部天王和殺盡王也看向正在拼命逃跑的酒瘋子,即便是他們也有些意外,到底是誰,竟然敢在中贏王的眼皮子底下“偷人”?

    “要不要這麼狠。”

    酒瘋子向上空的血手印看了一眼,暗罵了一聲,隨即,從空間戒指裏面取出一隻赤紅色的金屬酒壺。酒壺,只有兩寸高,相當小巧精緻,與酒杯也沒有什麼區別。

    打開酒壺,喝下一口酒。

    隨即,酒瘋子的身上冒出數十丈高的火焰,度激增數十倍,快得如同一道光,在血手印落下來之前,先一步衝了出去,消失在海面的盡頭。

    中贏王略微有些失神,那個老傢伙的逃跑度未免也太快,就算是以他的修爲,也只能甘拜下風。

    冰川大陸底部的那件東西即將出世,因此,中贏王沒有繼續追殺上去。

    酒瘋子帶着張若塵等人逃出遺棄深海,登上一艘亡靈古船,纔是停了下來,將他們四人從衣袖裏面放出來。

    “張若塵,老夫爲了救你們,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你隨便拿出一點東西補償老夫就行。比如,水星葫蘆。”

    酒瘋子倒是很不客氣,直接就上手,在張若塵的身上四處亂摸,尋找水星葫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