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星葫蘆是先天靈寶,可以大如星辰,也可以小如光點,一直被張若塵存放在氣海,酒瘋子自然是沒有找到。天籟小『『說www.⒉

    張若塵被酒瘋子摸得很不爽,簡直就是同一個老痞子,什麼**的地方都敢摸,一點顧忌都沒有。

    張若塵的額頭上冒出一堆黑線,沒好氣的道:“你要趁火打劫嗎?”

    “以老夫的人品和操守,怎麼可能做出那樣的事?我又不搶水星葫蘆,只是想摸出來看看。”

    酒瘋子的一隻乾枯的手,伸進張若塵的衣襟,再次摸了起來。

    “老酒鬼,張若塵傷得很重,最好給我滾遠一點,別逼我與你拼命。”

    黃煙塵並不認識酒瘋子,拔出一柄聖劍,揮斬過去,拖出一道白色劍氣。

    酒瘋子連忙向後急退,避開劍氣,道:“幹什麼,想要過河拆橋嗎?剛纔,老夫爲了救你們,將珍藏兩百年的一種奇酒都喝下,難道就不能向你們討要一些報酬?”

    青墨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道:“老爺爺,張公子體內的血脈、經脈、聖脈都被震碎,郡主殿下是擔心你弄傷了他,所以纔會對你出手。再說,你就喝了一壺自己的酒,也不算什麼大的代價,沒必要獅子大開口向張公子索要水星葫蘆那樣的寶物吧?”

    “一壺酒而已?”

    酒瘋子氣得捶胸頓足,道:“小丫頭,你知不知道那是一種奇酒,喝下之後,可以讓修士爆出數十倍的度,遇到任何大敵都能逃走。本來,老夫是準備以後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再喝下跑路,沒想到卻浪費在你們的身上。”

    一壺酒,代表一次逃命的手段。

    青墨撅了撅嘴,偏着一張小臉蛋,笑道:“剛纔,你不就是遇到了危險,也算是在自救。”

    “我……”

    酒瘋子覺得眼前這個丫頭完全就是沒心沒肺,道:“老夫若不是爲了救你們,怎麼會與那幾個狠角色對上?怎麼會遇到危險?怎麼會喝下那壺奇酒?所以一切的根源,全部都是因爲你們。”

    “真要追究根源,那也不是因爲我們。”青墨道。

    酒瘋子感覺到詫異,道:“不是因爲你們?”

    青墨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我們進入陰陽海的目的,是幫小黑找回被封印肉身。若不是因爲它,我們也不會進入陰陽海,更加不會遇到危險。所以,真正欠你人情的,應該是它。你可以去找它討要補償。”

    “那隻肥貓?”

    酒瘋子略微愣住,仔細想了想,輕輕的點頭,覺得這個小丫頭說得似乎有幾分道理。但是,他又感覺很不對勁,到底哪裡不對勁呢?

    莫非真的去找那隻肥貓討索要補償?

    黃煙塵檢查張若塵的身體狀況,傷勢相當嚴重,幾乎沒有復原的可能性。

    對於一個心性驕傲的天才而言,修爲被廢,是一件生不如死的事。很多人都會因爲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而自暴自棄,甚至選擇自殺。

    “張若塵……”

    黃煙塵的雙眼泛紅,淚光閃爍,頗爲擔心張若塵也會步那些前人的後路。

    張若塵艱難的動了動嘴脣,露出一道笑意,道:“我又沒有死,哭什麼哭?空間戒指裡面有逢春丹,幫我取出一粒。”

    黃煙塵搖頭,道:“不行,你體內的經脈和聖脈全部都已經碎裂,服下逢春丹,丹氣散出來,根本就沒辦法在體內運轉,只會四處亂竄,反而會讓你身體的損傷變得更加嚴重。”

    “哦,對啊,我已經沒有經脈和聖脈,根本沒辦法運轉聖氣。”張若塵笑了笑,沒有露出低落情緒,儘量讓自己保持一種平和的心態。

    黃煙塵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道:“你別想多,回到第一中央帝國,我一定請最好的丹藥師,幫你續接體內的三脈。”

    敖心顏的貝齒輕輕咬着紅脣,道:“組長,跟我回神龍半人族,我一定讓人去尋找最好的療傷聖藥,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將你的傷勢治好。”

    自己的身體,張若塵比誰都更加清楚,三脈盡碎還想恢復如初,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出現奇蹟。

    酒瘋子走了過來,眼神複雜的看着躺在黃煙塵懷中的張若塵,剛纔,表面上他是在尋找水星葫蘆,實際上,已經將張若塵的傷勢檢查了一遍。

    他道:“小子,老夫認識一位丹道聖師,關係莫逆,現在我們就去找他,那個老傢伙的醫術在整個崑崙界都能排上名號,說不一定能夠讓你恢復如初。”

    敖心顏和黃煙塵都是眼睛一亮,向酒瘋子盯了過去。

    黃煙塵對酒瘋子的態度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道:“前輩真的認識一位丹道聖師?”

    只有將精神力強度,修煉到五十五階以上,並且,在丹道上擁有極高造詣的人物,纔有資格稱爲丹道聖師。

    每一位丹道聖師的身份地位,都是能夠與聖王相提並論,想要找到一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況且,就算找到一位,別人也未必會給一個聖境小輩醫治。

    酒瘋子怡然自得的一笑,道:“老夫的朋友雖然不多,可是,卻都有真本事。年輕的時候,老夫與那位丹道聖師親如兄弟,只要是老夫開口,他肯定會給張若塵醫治。”

    “年輕的時候親如兄弟,現在呢?”

    敖心顏覺得酒瘋子有點不靠譜,想要詢問清楚。

    酒瘋子略微頓了頓,笑道:“自然是比兄弟還要親。走吧,相信老夫,以丹道聖師的手段,就算張若塵三脈盡碎,也不是不能續接。”

    “轟隆。”

    一股強大無匹的聖氣波動,從遺棄深海中傳出來,震得亡靈古船都猛烈搖晃了一下。

    “終於爆大戰了嗎?”

    張若塵讓黃煙塵攙扶着他站起身來,眺望遺棄深海的方向。

    天空完全被火焰覆蓋,變成赤紅色,劇烈的聖氣波動,就是從火雲中涌出來,即便相隔如此遙遠的距離,也讓人心驚膽顫。

    海面上的水浪越來越高,如同是要將亡靈古船都要掀翻。

    隱隱間,衆人看見,海面上升起一座龐大無比的山峰,散出五彩色的光華,衝散了火光,使得整個陰陽海都變成五彩色。

    “怎麼突然冒出如此巨大的一座山峰?我們都已經來到遺棄深海的外圍,還能看到山峰的輪廓,那座山峰得有多麼高聳、巍峨?”

    酒瘋子瞪大一雙眼珠子,盯着那座山峰的虛影,總感覺有點像是一座塔。

    可是,太遠了,根本看不清。

    此刻的張若塵、敖心顏、黃煙塵、青墨都震驚得無以復加,目瞪口呆,連呼吸都不能,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神龍日月混沌塔出世?

    一件神器出世,絕對是驚天大事件,足以改變崑崙界現在的格局。

    消息傳出去,立即就能震動天下。

    酒瘋子的雙眼放光,露出熾熱的神色,不停的搓手,道:“能夠吸引中贏王、雷部天王、殺盡王這些狠茬子進入遺棄深海,肯定是有了不得的寶物出世,到底是什麼東西,就連老夫都有些想要回去看一看,說不一定能夠撿漏。”

    酒瘋子察覺到張若塵等人的神情有些不對勁,狐疑的道:“你們是不是知道一些什麼?你們進入陰陽海,真的只是幫那隻肥貓尋找肉身?”

    張若塵準備隱瞞過去,不希望酒瘋子知道神龍日月混沌塔的消息。

    酒瘋子若是知道神龍日月混沌塔出世,哪裡還肯離開陰陽海,肯定會去爭奪。與中贏王和殺盡王那樣的人物爭奪神器,無疑是虎口奪食,稍有不慎就會隕落。

    張若塵還沒有開口,青墨卻先一步說了出來:“那是神龍日月混沌塔。”

    “什麼?”

    酒瘋子的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尖叫一聲,衝過去抓住青墨的肩膀,語無倫次的道:“小……小丫頭……你剛纔說什麼?”

    “神龍日月混沌塔。”

    青墨沒覺得哪裡不妥,重複了一句,又道:“小黑說,十大神器之一的神龍日月混沌塔就在陰陽海。遺棄深海中心,那座浮出海面的山峰實在太巨大,散出來的氣息太恐怖,肯定是神龍日月混沌塔出世。”

    酒瘋子激動得顫抖,狂笑道:“我就說那幾個狠角色怎麼會冒着死亡危險進入陰陽海,原來是爲了神龍日月混沌塔。你們怎麼不早說?”

    張若塵看出酒瘋子想要返回遺棄深海,連忙提醒了一句:“神器出世,肯定會引來一場血雨腥風,就算僥倖奪到手,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老夫當然明白,可是,一件傳說中的神器就在面前,老夫卻連它長什麼樣子都沒有看清就離開,肯定會後悔一輩子。”

    酒瘋子取出一塊黃色古玉,遞給張若塵,又告訴了張若塵一個地名,讓他自己去找那位丹道聖師。

    “譁——”

    酒瘋子騰飛起來,化爲一道流光,向遺棄深海的深處衝去。

    張若塵捏着黃色古玉,盯着酒瘋子的背影,又向遠處海面上的“山”形輪廓盯了一眼,最終只是輕輕的一嘆。

    面對一件神器,誰能不動心?

    若不是修爲太低,黃煙塵和敖心顏估計也會衝入進遺棄深海碰運氣。萬一運氣好,僥倖得到神龍日月混沌塔了呢?

    酒瘋子的心情,衆人自然也都能夠理解。

    亡靈古船啓動,劃開一層層水浪,逐漸遠離遺棄深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