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遺棄深海的方向,不斷傳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猶如一道道天雷,使得陰陽海的海水猛烈翻滾。

    那一羣生靈的實力太強大,擁有翻江倒海的能力,若是,張若塵等人還在遺棄深海,僅僅只是戰鬥散發出來的餘波,也能讓他們灰飛煙滅。

    “也不知誰能奪到神龍日月混沌塔?若是讓祖龍山,或者不死血族得到,立即就會改變崑崙界現在的格局,整個人族都將會非常危險。”黃煙塵自言自語的道。

    青墨的眼眸眨巴,望着火紅色的天空:“我想起來,不死鳥每隔五千年就會**而死,每死一次,都像是一次新生。小黑很有可能就是不死鳥,只不過,它浴.火重生之後,身上的氣息變得與以前完全不同。”

    “不死鳥?你是說,那隻火紅色的異鳥,就是傳說中的不死鳥?”敖心顏露出驚詫的神情。

    青墨點了點頭,道:“我曾經在書冊上面看到過關於不死鳥的記載,可以肯定,它就是一隻不死鳥。”

    聽到青墨的話,張若塵也仔細回想,回憶起了一些關於不死鳥的信息。

    那隻火紅色的異鳥,如若真的是不死鳥,那麼它還真有可能是小黑的肉身。

    首先,石橋上冰封了那麼多生靈,卻唯獨只有它甦醒過來,肯定是有外力刺激了它。說不一定,就是小黑的聖魂,進入了鳥屍的體內。

    其次,不死鳥甦醒的那一刻,正是張若塵和小黑之間的感應消失的時候,未免也太巧了吧?

    張若塵道:“就算不死鳥真的是小黑,對我們而言,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以前,小黑之所以聽從我的意志辦事,那是因爲我掌控了乾坤神木圖,可以剋制它。而且,它也需要藉助我的力量,幫它尋找肉身。如今,它斬斷了與乾坤神木圖之間的聯繫,徹底脫離出去,又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誰還能壓制得住它?”

    須彌聖僧會將小黑的肉身封印到陰陽海和乾坤神木圖,肯定是有原因,那個傢伙當年絕對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說不一定,真的如它自己所說的那樣,曾經屠戮蒼生,爲禍人間,殺龍取膽,焚天煮海。

    “無論不死鳥是不是小黑,我們都不能對它抱太大的希望。在它那樣的強者眼中,現在的我們,與一羣螻蟻也沒有什麼區別。儘快離開陰陽海,保住性命纔是正事。”黃煙塵說道。

    三脈盡碎,張若塵無法動用武道力量,也無法動用肉身力量,可,還具有強大的精神力。

    張若塵從始至終都沒有放棄,意志堅定,調動精神力,在體內,強行構建出一條條虛幻的血脈。

    不是真正的血脈,只是一根根無形的血管,可以讓體內的血液重新流動起來,讓身體的結構和組織重新恢復了一些活性。

    當然,人體的血脈相當複雜,包括億萬條毛細血管,以張若塵現在五十一階的精神力強度,只是構建出了整套血脈系統的一兩成而已。

    只有遇到更加強大的精神力聖者,纔有可能重新幫他塑造出完整的血脈系統。

    現在,張若塵體內的血脈系統相當脆弱,必須隨時隨地使用精神力維持,失去精神力支撐,瞬間就會崩碎。

    漸漸的,血紅色的皮膚,逐漸恢復正常的顏色。

    同時,他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保持站立和行走,與一個正常修士沒有什麼區別。

    “趕緊躺下,以你現在的狀態,千萬不要硬撐。”黃煙塵道。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取出聖玉和聖石,在亡靈古船的甲板上面佈置傳送陣。

    “朝廷和不死血族的修士,肯定知道我逃出了遺棄深海,以我現在的狀態,沒辦法與他們交手,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陰陽海,避開他們。”

    張若塵現在的狀態,比他想象中還要糟糕,僅僅只是堅持了半個時辰,就累得不行,不得不坐下來休息。

    接下來,張若塵坐在一旁指導,由黃煙塵和敖心顏去安放聖玉和聖石,只有刻畫空間陣法銘紋的時候,他纔會親自動手。

    一座空間傳送陣,整整花費兩天一夜才佈置成功,所幸的是,這段時間並沒有遇到不死血族和朝廷的人馬。

    遺棄深海中的戰鬥,依舊沒有結束,打得天昏地暗,誰都不知道結局會如何。

    “譁——”

    空間陣法運轉起來,散發出璀璨的光華。

    等到光芒消散,張若塵等人依舊站在陣法裏面,可是,已經不在亡靈古船上面,跨越一片遼闊的海域,來到陰陽海的邊緣。

    進入陰陽海之前,張若塵就在這裏佈置了一座空間傳送陣,沒有想到真的排上了用途。

    “我們應該比他們先走出陰陽海,現在就離開。”張若塵道。

    沒有一絲停留,張若塵一行人通過空間蟲洞,重新回到神夢澤附近的蠻荒山區。

    “組長,你跟我一起去一趟神龍半人族,族中或許有聖藥能夠幫你療傷。”敖心顏說道。

    神夢澤,本就是極其富饒的聖地,每年都會誕生出一些稀有的聖藥,神龍半人族一直盤踞在神夢澤,他們的寶庫裏面,不一定真有聖藥能夠幫助修士續接三脈。

    張若塵不想放棄任何一絲希望,於是,跟隨敖心顏一起,進入神夢澤,再次來到大澤腹地的龍靈島。

    得知張若塵的遭遇,神龍半人族的族長敖易暗暗嘆息,本是一位絕世奇才,將來有可能會成爲帝皇級別的存在,卻沒有想到竟然夭折。

    三脈盡碎,不可能還有恢復的機會。

    當然,敖易也不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並沒有因爲張若塵失去成長爲至尊強者的潛力,就將他拒於門外。

    至少,此次進入陰陽海,敖心顏的確是修爲突飛猛進,已經達到聖境,並且還將真龍之體修煉到大成。

    這一切都是拜張若塵所賜,神龍半人族也算是欠下他一個不小的人情。

    敖易下令,道:“敖戰,你去將萬年斷續金蓮和銀線聖藤取來,送給張若塵。”

    斷續金蓮和銀線聖藤都是醫治經脈和聖脈的寶藥,生長了萬年以上,藥力強大,十分罕見。

    能夠拿出這兩株聖藥出來,敖易還是很有誠意。

    “多謝族長。”張若塵抱拳說道。

    那兩株聖藥的確是具有續接經脈和聖脈的藥力,可是,張若塵的經脈和聖脈並不是斷掉,而是全部碎裂,連一段完好的經脈和聖脈都沒有保存下來。

    就算服下兩株聖藥,也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敖易自然是知道這一點,嘆道:“老夫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張若塵,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若是沒有別的去處,就留在神龍半人族養傷。雖然,神龍半人族算不上最頂尖的勢力,但是,也有自保的手段,不是什麼人都能闖得進來。”

    敖心顏連忙說道:“組長,爺爺說得沒錯,你就留在神夢澤安心養傷,我現在就派人去北域請那位丹道聖師來神夢澤。”

    酒瘋子所說的那位丹道聖師,住在北域,與神夢澤相隔無比遙遠的距離。敖心顏擔心張若塵在路上遇到意外,想要將他留下。

    張若塵的仇家實在太多,一旦知道他的三脈盡廢,肯定有很多人會去殺他,奪取他身上的寶物。

    從東域去北域,路途遙遠,就算隱藏得再好,也有可能會被發現。

    張若塵輕輕搖頭,道:“我留在神龍半人族,只會給你們惹來不窮的禍端。”

    先前,敖易只是禮節上的挽留張若塵,並非真的希望張若塵留在神夢澤。張若塵得罪的強敵太多,祖龍山、九黎宮、不死血族,還有人族之中的一些勢力,任何一個勢力都擁有滅掉神龍半人族的實力。

    張若塵正是看出了這一點,所以,纔打算離開。

    敖心顏想要再次挽留,張若塵卻打斷了她,笑道:“公主殿下不會真的以爲我已經是一個廢人了吧?放心,一般的敵人,還奈何不了我。再說,有煙塵和青墨與我同行,誰能把我怎麼樣?”

    敖心顏知道留不住張若塵,於是,下了一個決定,道:“我跟你一起去北域,無論如何,也要將你的傷勢治好。”

    敖易自然是不會放敖心顏離開,讓她跟張若塵一起去北域實在太危險,正要開口將她留下……

    “轟隆。”

    通往陰陽海的空間蟲洞的方向,傳出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音。

    神龍大殿微微晃動了一下,神夢澤的湖水,更是掀起十數米高的水浪,方圓數萬裏之內的天地靈氣都在震動。

    發生了什麼事?

    “難道那幾個狠角色,從陰陽海中退了出來?”

    張若塵、黃煙塵、青墨、敖心顏立即走出神龍大殿,來到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眺望蠻荒祕境的方向。

    剛纔的聲音,的確是從空洞蟲洞的方向傳過來。

    驀地,一片血紅色的雲彩,從天空飛過。血雲中,有一座破破爛爛的白骨祭臺,中贏王站在祭臺上面,渾身都是傷口,正在拼命向遠處逃亡。

    “以中贏王的修爲,竟然傷得這麼重,到底是誰將他打傷?”張若塵有些吃驚。

    以中贏王的修爲,就算奪不到神龍日月混沌塔,可是,全身而退應該不是難事。然而,他卻被打得半死,白骨祭臺都被打破爛。

    難道有人奪下神龍日月混沌塔,動用了神器的力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