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龍半人族半數以上的族人都是居住在龍靈島,可還是有部分族人住在別的小島,沒有來得及撤退。

    此時,翼龍王就是想要使用那些小島上的神龍半人族威脅敖易,逼迫他交出張若塵。

    一百多萬神龍半人族都被吞噬,變成翼龍王的事物,可謂是相當悽慘,算得上是血腥的大屠殺。

    敖易怒火沖天,氣得顫抖,吼了一聲:“翼龍王,你這個老匹夫,真以爲神龍半人族好欺負嗎?”

    翼龍王冷哼一聲:“本龍王已經將話講得很明白,交出那個人族小子,從今往後,祖龍山就會庇護神龍半人族。若是不交出來,神龍半人族的下場,就是滅族。”

    敖易的臉色時而青,時而紫,道:“啓動萬星攻擊大陣。”

    先前,神龍半人族只是開啓神夢澤中的防禦陣法,根本沒打算和翼龍王開戰,現在卻不同,翼龍王欺人太甚,已經沒有辦法妥協。

    只能戰。

    “轟隆隆。”

    連綿八萬裡的神夢澤地底傳出沉悶的聲音,湖水猛烈晃動,隨即一塊塊長達數千米的巨石大山,浮出水面,升騰起來,飛到半空。

    巨石大山的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散發出璀璨的光華,猶如上萬顆星辰在閃耀。

    這是一座從遠古遺留下來的大陣,雖然殘缺不全,可是,依舊能夠誅殺一切闖入進神夢澤的強敵。

    翼龍王顯然也是知道萬星大陣的厲害,並不與陣法硬碰,而是飛到一座較大的島嶼上空,攻破那座島嶼的防禦大陣,闖入進去。

    那座島嶼上,足有八百多萬神龍半人族。

    萬星大陣想要攻擊他,必定會先殺死島上的神龍半人族。

    “想要啓動陣法來對付老夫,可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翼龍王狂笑一聲,有恃無恐,根本不相信敖易敢拿近千萬神龍半人族的性命開玩笑。

    龍靈島上,神龍半人族的一位太上長老出關,阻止住敖易,道:“翼龍王的修爲極其深厚,就算動用萬星大陣也未必滅得了它。以它的智慧,恐怕神龍半人族反而會損失慘重。”

    敖易的神情沉凝,道:“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動用萬星大陣,就算損失慘重,也比任它宰割強一些。”

    “未必沒有別的選擇。”

    另一位神龍半人族的聖者說道,說出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還向張若塵的方向盯了一眼。

    “爲了一個已經廢掉的人,卻要賠上千萬族人的性命,這個代價實在太大了!”

    神龍半人族的內部出現分歧,一些聖者認爲應該將張若塵交出去,畢竟他已經廢掉,就算將他交給翼龍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他們說話的聲音很響亮,故意讓張若塵聽到。

    “若是,張若塵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就不應該讓我們神龍半人族如此爲難,應該自己主動站出去。”有人如此說道。

    “你什麼意思?張若塵是神龍半人族的客人,不是用來換取神龍半人族一時安穩的工具。”

    敖心顏很憤怒,拔出聖劍,向剛纔說話的那位聖者斬過去,神龍半人族的太上長老卻攔住了她。

    黃煙塵冷眼旁觀的看着這一切,笑了笑,向張若塵傳音,道:“看來你先前的選擇很明智,的確不應該留在神龍半人族養傷。”

    “走吧,該離開了!”

    張若塵的神情不悲不喜,向敖心顏走了過去,與她低聲交流。

    “組長,真的要走?我與你一起離開。”敖心顏的心中有愧,也知道以神龍半人族現在的情況,繼續挽留張若塵,顯然是不現實。

    可是,她卻並不畏懼危險,決定跟隨在張若塵的身邊,幫助他醫治好身上的傷勢。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你必須留下,幫我守護空間傳送陣,現在,我只相信你。”

    張若塵取下空間戒指,遞給敖心顏,讓她從裡面將空間傳送陣的陣盤取出來。

    在無盡深淵的第一梯度,張若塵收取了一座空間傳送陣,一直攜帶在身上。這座空間傳送陣,連接着域外,可以離開崑崙界所在這一片星空,前往浩瀚宇宙的深處。

    不到萬得已,張若塵不想使用它。

    張若塵走入進空間陣法的內部,並沒有前往域外,而是改變了陣法中的一些空間銘紋,大致鎖定北域的某一個空間座標。

    此次,他使用的,並不是定點傳送,而是單向傳送,誤差會很大。

    啓動空間陣法前的最後時刻,張若塵再次叮囑敖心顏,道:“這座空間傳送陣相當重要,一定要好好幫我守護,等我傷勢痊癒,還會將它取回。”

    “組長放心,誰敢打這座空間傳送陣的主意,我便斬了誰。”敖心顏的雙眸泛紅,盯着站在陣中的那一道有些憔悴的身影,柔聲道:“組長,你一定要好起來。”

    張若塵對着她笑了笑,隨即,啓動空間傳送陣。

    “譁——”

    空間傳送陣轉動起來,散發出耀眼的白色光華,即便是站在遠處的翼龍王,也都感受到龍靈島上傳出的強勁空間波動。

    神龍半人族的諸聖全部都有些失神,覺得不可思議。

    “張若塵不是已經變成了一個廢人,怎麼還能使用空間手段?”

    “那就是傳說中的空間傳送陣嗎?”

    ……

    張若塵、黃煙塵、青墨已經離開,地面上,只剩下一座空間傳送陣,敖心顏連忙將陣盤收入進空間戒指,保存了起來。

    敖心顏知道張若塵的傷勢幾乎不可能痊癒,此次與他分開,也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她望着北方,一陣失神。

    神龍半人族中,的確有一些聖者很想得到空間傳送陣,但是,卻沒有人敢得罪敖心顏,只得收斂心中的想法。

    翼龍王也知道張若塵已經逃走,心中更加惱怒,厲吼一聲,施展出吞噬聖術,在島上大興殺戮,將神龍半人族的族人當成食物,不斷吞進嘴裡。

    “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動用萬星大陣的力量對付他。”

    敖易的雙眼冒出火焰,不再等待,正要下令發動攻擊,驀地,神夢澤的上空變得一片黑暗。

    一層層黑色雲彩顯現出來,在天空翻卷,就連飛在半空的巨石山嶽散發出來的光芒也變得有些暗淡。

    “發生了什麼事?”

    龍靈島上,神龍半人族的修士,全部都露出不解的神情,不清楚爲何白晝在一瞬間變成黑夜。

    那座小島上,翼龍王停了下來,本能的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瞪大一雙龍眼,盯向上空的黑色雲彩。

    “轟隆。”

    黑色雲彩中,一座五彩色的神塔飛了出來,從天而降。

    翼龍王的眼中露出驚恐的神色,立即展開雙翼,拼盡全力,想要逃遁。

    五彩色的神塔,猶如一座龐大的山峰,擊在它的身上,將它鎮壓在塔下。

    “嗷——”

    翼龍王發出咆哮的聲音,奮力展翅,震得數百里長的島嶼猛烈晃動,大地都在碎裂,然而,卻根本逃不出去。

    一道渾身散發出金色光華的人影,宛如天神一般,從天而降,站在虛空,滿頭金色長髮隨風搖曳,渾身散發出威臨天下的氣勢。

    那是一個極其俊美的年輕男子,頭上長着一對金色龍角,目光深邃,神情冷漠,有着成千上萬道龍影圍繞他的身軀飛行。

    若是,張若塵還在龍靈島,一定會非常吃驚。

    因爲,此人就是被冰封在石橋上的那個男子,他竟然沒有死去,還從寒冰中走了出來。

    俊美男子的手掌一伸,五彩色的神塔逐漸縮小,變得只有半尺高,出現在他的手掌心。

    “嗷!”

    塔中,傳出低亢的龍吟。

    整個神夢澤的生靈,全部都震撼得說不出話,祖龍山的一位龍王,堪稱崑崙界最頂尖的霸主,竟然被人輕輕鬆鬆鎮壓,收入進塔中。

    站在虛空的那位金髮男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神夢澤已經是是非之地,不能再待下去,神龍半人族的族人隨我一起進入陰陽海,神龍一族的資源可以全部對你們開放,能夠有多少人喚醒神龍血脈,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

    金髮男子的聲音無比浩渺,傳遍整個神夢澤,不斷在天地之間迴盪。

    ……

    北域,有着悠久的歷史,無數古老的傳說,在那遙遠的過去,曾經是人族文明最繁華鼎盛的地方。

    當然,北域文明隨着巫道的沒落,也跟着一起沒落,已經遠遠無法和中域相比,甚至與東域、南域、西域比起來,也有一些差距。

    如今的北域,遭受不死血族的肆掠,殺戮橫行,各大府郡都是戰得天昏地暗,鮮血染紅山河,一片蒼涼和破敗。

    張若塵、黃煙塵、青墨被傳送到一座堆滿人類屍骨的山谷,不就是修煉者的屍骨,還有老人、小孩、夫人的屍骨,簡直就是一座萬人坑。

    讓人毛骨悚然的是,雖然堆屍如山,卻看不到一滴血液,全部都是乾屍。

    只有在山谷的底部,纔有一座百丈見方的血池,一羣身穿戰甲的不死血族軍士,圍繞着血池,一邊吸收血氣,一邊修煉。

    此地,似乎是不死血族囤積血液的一處重地。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