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張若塵已經廢掉,失去繼續成長的潛力,就應該交出他身上的那些修煉資源,爲人族壯大做一些貢獻。大動盪已經到來,蠻獸和不死血族都在不斷崛起,人族也應該相互幫助,團結起來,才能渡過浩劫。”

    不知是誰,說出這樣的一句話,頓時,得到無數修士的響應。

    西域,萬佛道三大分支之一生滅寺的一位聖僧,現身天佛聖城,放出消息:“若是,張若塵能夠將佛帝舍利子捐贈給生滅寺,從今往後,他就是生滅寺最尊貴的客人,任何人與他爲敵,就是與生滅寺爲敵。爲了佛帝舍利,生滅寺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若是不提佛帝舍利子,生滅寺站出來支持張若塵,衆人還會覺得他們是在雪中送炭。

    然而,現在任何修士都能聽出,生滅寺可是相當覬覦佛帝舍利子,甚至還帶有一些威脅的意味,簡直就是在落井下石。

    拜月魔教中,也有一則消息傳出,“張若塵若是能夠主動歸還界子印,拜月神教與他的恩怨可以一筆勾銷。如若不然,拜月神教將會派遣高手,前往中央皇城,請他的母親到無頂山,與他的母親商談此事。”

    消息傳出,所有與張若塵關係交好的修士,全部站出來,譴責拜月魔教的做法太過卑鄙。

    修士之間的恩怨,不應該牽扯到家人的身上,更何況張若塵的母親還是一個不能修煉的普通人。

    二師兄朱洪濤在當天,趕到拜月魔教所在的疆域,站在無頂山下,破口大罵:“拜月魔教做事還能再無恥一些嗎?真以爲張若塵的三脈被廢,你們就能隨便拿捏他?老子將話扔在這裏,你們敢動張若塵的母親,我便滅掉拜月魔教一百座分舵。”

    朱洪濤孤家寡人一個,沒有家族和親人的拖累,所以,一點都不害怕拜月魔教。

    一位聖者,若是沒有任何顧忌,大肆殺戮,將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因爲,以聖者的恐怖力量,毀滅一座城池,並不是太難的事。

    即便是拜月魔教這樣的頂級大勢力,遇到一位發飆的聖者,也是一件相當頭疼的事。

    畫宗宗主楚思遠相當不滿,現身一座古城,譴責拜月魔教沒有古教的氣度,一點道義也不講,不配自稱神教。

    身處的陣營不同,楚思遠沒有提供給張若塵最直接的幫助,但是,能夠站出來指責那些別有用心之人,已經是相當不容易。

    就在同一天,拜月魔教的神子歐陽桓現身在一處公衆場合,道:“我的確很想奪回界子印,可是,只想通過自己的實力將其奪回,從來沒有使用他的家人來威脅他,更沒有派遣別的神教弟子這麼做。有心懷叵測之人,潛伏在神教,此事,神教一定會徹查。”

    拜月魔教,聖女宮。

    凌飛羽已經出關,修爲更上一層樓,聽聞張若塵的事,便是召見了木靈希,問道:“張若塵現在的處境相當危險,他有沒有傳訊給你,告訴你,他現在藏身在什麼地方?”

    “沒有。”

    木靈希得知張若塵的遭遇,也相當擔憂,可是,卻並沒有收到張若塵的傳訊。現在,她又何嘗不想盡快找到張若塵?

    張若塵到底傷得有多重?他現在是否在風餐露宿?他有沒有遭到仇家的追殺?

    想到如此種種,木靈希的心就無法平靜下來,很想立即離開總壇去找他,卻又不知道該到哪裏去找他。

    凌飛羽道:“張若塵的身上有幾件寶物,聖王和大聖級別的人物都會動心。現在,有人想要使用張若塵的母親作爲誘餌,將他逼出來。你去查一查,到底是哪一方勢力在作怪?”

    凌飛羽給了木靈希一塊令牌,憑藉令牌,可以自由出入神教的各大重地,同時也能調動聖女宮的一切高手。

    “是。”

    木靈希接過令牌,退了下去。

    “張若塵,你到底藏身在哪裏?”

    凌飛羽自言自語的念出一句,隨後,身形一動,消失在聖女宮中,出現在一座靈山的峯頂。

    她立在懸崖峭壁之上,嬌軀站得筆直,長髮在寒風中飄飛,一雙美麗絕倫的眼睛眺望腳下的雲海,眼神如同神劍散發出來劍光。

    “譁!”

    身形消失,化爲一道流光,衝入進雲海之中,將浩渺的雲海都分割而開,留下一道長長的劍路。

    本來,知道張若塵的母親,在中央皇城的修士並不多。

    可是,經過這一次的鬧騰,幾乎所有修士都知道了此事。

    就算拜月魔教真的沒有打算利用林妃將張若塵引出來,可是,一定會有別的勢力和別的修士這麼做。

    整個事件的目的,就是在蠱惑那些貪婪的人,爲他們指明瞭一條路。

    林妃是張若塵的軟肋。

    若是,林妃真的被抓住,張若塵就肯定會現身。

    凌飛羽將局勢看得很清楚,知道在整件事的背後,肯定是有一位相當厲害的人物在謀劃。畢竟,張若塵身上的那幾件東西都太具有吸引力,聖王都會眼紅,大聖都會心動。

    在暗中操控這一切的人,到底是來自拜月魔教的內部,還是朝廷,或者別的勢力?

    既然那人是利用林妃做誘餌,就肯定會親自坐鎮在中央皇城,掌控整個局勢,只等張若塵出現。

    凌飛羽離開魔教總壇,就是準備親自去一趟中央皇城,會一會那個一直在帶節奏,卻始終沒有現身的幕後之人。

    明堂的總部建在一處無比隱祕之地,不在地面,而是在天空,位於離地十萬丈高度的一顆小行星之上,藏在雲層之中。

    正常來說,一顆小行星,不可能出現在距離地面如此低的地方。

    實際上,那顆小行星乃是一處神遺古地,是一位神靈曾經的居住地方,有着諸多玄妙,沒有明堂內部人員的帶領,就算是聖者也找不到它,更加無法登上小行星。

    此刻,小行星上,一座硃紅色的宏偉建築內部,傳出狂暴的聖氣波動,形成一圈圈水紋一樣的漣漪,震得這一片天地都在顫動。

    “中贏王,你是在找死。”

    一隻七彩色的孔雀,衝出小行星,展開一對遮天蔽地的羽翼,攜帶渾身殺氣,飛向北域。

    明堂的修士全部都戰戰兢兢,恐懼不安,不明白聖祖爲何會如此憤怒?

    直到七彩孔雀的身影,消失在天邊,他們身上的壓力纔是一鬆,從地上站起身來,依舊感覺到心有餘悸。

    接下來的幾天,張若塵身上的寶物,經過有心之人的渲染,引得無數貪婪的修士爲之發狂。

    “佛帝舍利子,匯聚有佛帝和金龍兩位佛門大聖的畢生修爲和知識,只要將它煉化,將來必定可以成爲人族大帝。”

    “張若塵掌握有一件鼎形神遺古器,威力無窮,比不死血族的滅神十字盾都要強大,只要得到它,足以讓一個宗門傳承萬古而不滅。”

    “沉淵古劍是用與滴血劍一樣材料鑄煉而成,可以吞噬別的戰器,不斷晉升,將來有可能進化爲神器。”

    “張若塵得到了青龍王朝的國庫,掌握着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只要找到他,就能得到取之不盡的財富。”

    ……

    崑崙界的修士,全都都瘋狂了起來,恨不得立即將張若塵揪出來,瓜分他身上的一切。甚至,就連張若塵的血肉都被描述成至寶,只要吃一口,就能提升修士的體質。

    只要是略微有些智慧的人,都能看出,有一隻幕後黑手在扇動衆人的情緒,想要調動整個崑崙界的修士將張若塵找出來。

    在衆人看來,張若塵現在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人,只要將他找到,就算是一個普通武者也能將他拿下,奪取他身上的寶物,很快就能成長爲絕世高手。

    這樣的想法,一旦滋生出來,足以讓一個正常人失去理智。

    誰不想像張若塵那樣在年青一代稱王稱霸,笑傲一個時代,戰神子,降聖女,成爲讓所有人都羨慕和崇拜的大人物?

    正在修煉的張若塵,卻並不知道外界發生的這些事。

    一連花費七天時間,張若塵服用大量青龍神露,精神力強度更上一層樓,達到五十二階。

    精神力每提升一階,都是巨大的進步。

    五十二階的精神力修士,理論上來說,至少也是能夠與上境聖者抗衡,其中一些修煉了高級法術,或者掌握有強大的精神力聖器的人物,甚至可以殺死玄黃境的聖者。

    要知道,即便是大地神殿的司命神女仙妃子和不死神殿的不死神女熒惑,目前的精神力強度,也才只是五十三階。

    不過,她們都掌握有非同一般的寶物,只要不遇到真聖級別的生靈,足以碾壓一切對手。

    “精神力達到五十二階,可以調動精神力,在體內構建出整個血脈系統的五成。”

    張若塵體內的血脈系統變得更加完善,身體又恢復了一些活性,在混沌之氣的滋養之下,每一刻,肉身都變得更加強大。

    可以預測,若是能夠重新構建出完整的血脈系統,凝聚出真正的血管,張若塵的肉身境界和爆發出來的力量肯定會達到另一個層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