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精神力特性,是操控雷電,在精神力修士之中,代表攻擊和戰鬥。

    不過,張若塵以前修煉的是最低級的雷系法術,也只有低級的精神力法器,就算精神力強度達到五十二階,在同等級的精神力修士之中只能算是最弱的。

    “哧哧。”

    張若塵的右手手掌彈開,手掌心出現一道道絲那麼纖細的雷電,交織成球狀,散出紫色的光華。

    一級法術,球形閃電。

    張若塵並沒有將法術打出去,在精神力的控制之下,雷電消散而開,化爲無形。

    隨即,張若塵又調動精神力,查探食聖花的狀態。

    中贏王擊碎張若塵體內三脈的時候,也重創了食聖花,使得它陷入沉眠狀態,至今也沒有甦醒。

    幸好食聖花受了重創,要不然,以張若塵現在的狀態,未必鎮壓不住它。

    黃煙塵早就已經回到山谷,站在不遠處,看到張若塵的精神狀態不錯,於是,俏麗的臉上也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道:“你的傷勢似乎有些好轉?”

    “還好,只是精神力又有一些提升。”

    張若塵不想讓她擔心,保持樂觀的心態,問道:“根據酒瘋子所說,那位丹道聖師,居住在紅川府的黑風郡,距離我們現在的位置有多遠?”

    張若塵的心情十分迫切,想要儘快續接三脈。

    黃煙塵道:“北域一共被劃分爲三十六府,紅川府位於北域的中部,正是不死血族和朝廷大軍戰鬥最激烈的一府。我們現在所在地方,乃是寧風府,位於北域的北部,已經被不死血族全面攻佔。”

    “整整一府都被攻佔?”

    聽到此處,張若塵的心情,變得有些沉鬱。

    第一中央王朝建立之後,便是將天下地域劃分爲府和郡來治理。整個北域,一共也就只有三十六府,每一府又分爲三十六郡。

    只是一個郡的疆域也相當廣闊,過十萬裡。

    數百年的太平盛世,人類得以休養生息,因此,人口激增。一個郡的人口,至少也有數十億。

    一府之地,就是百萬裡疆域,人口過千億。

    整個一府都被不死血族攻佔,可想而知,那是何等驚人的一件事,不知有多少人類死於非命,變成白骨。不知有多少人類變成不死血族飼養的牲畜,爲他們提供源源不斷的血液。

    黃煙塵的神情肅然道:“實際上,在北域,已經有十府完全淪陷,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各佔一府。同時,十大部族還在秣兵歷馬,調動兵力,準備繼續攻佔更多的府郡。現在,爭鬥最爲激烈的一府,就是紅川府。據說,紅川府的十大關隘都已經被鮮血染紅,打得天昏地暗,不死血族和朝廷的修士都死傷慘重。”

    “這纔多長時間,竟然已經有十府淪陷,朝廷的軍隊到底在幹什麼?”張若塵冷聲道。

    黃煙塵嘆道:“第一中央帝國太平了數百年,那些世家子弟、門閥傳人都變得驕奢淫逸,很少經歷生死惡戰,哪裡能與生性嗜血的不死血族相比?更何況,不死血族的生命力相當強大,本就具有很大的優勢,在戰場上,他們可以不斷吸血,恢復傷勢,一直都保持充沛的戰鬥力。”

    頓了頓,黃煙塵才又道:“不過,隨着這一兩年的生死交戰,人族修士的戰鬥力明顯提升了一個臺階,已經能夠與不死血族對抗,不再像以前那樣一戰而潰。”

    張若塵是朝廷的重犯,與女皇是死敵,可是,他並不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見到人類被屠殺,被當成食物,無法做到無動於衷。

    “算一算時間,儒道和朝廷內部的清理,應該已經結束。近日之內,聖書才女估計就會將《血族密卷》公佈天下。”

    張若塵的心中暗思,覺得《血族密卷》公佈之後,戰局肯定會生改變。

    同時,張若塵也在思考,應該儘快將六聖登天酒釀製出來,讓整個人族的體質變得更加強大,培養出更多的強者。

    只有半聖和聖者,纔是支撐起一個種族的柱石,也是最主要的力量。

    很快,張若塵的臉上又露出一道苦笑,他自己現在都只是一個半廢的人,能不能恢復還是很大的問題,竟然還在想着爲整個人族做事,會不會有些太不自量力?

    “暫時先不管這些,人族之中,比我能力強的大人物多不勝數,這些問題自有他們去解決。現在,重接三脈,恢復修爲,纔是最重要的事。”張若塵自嘲的一笑。

    隨即,張若塵又詢問,道:“陰陽海一戰,有結果了嗎?”

    黃煙塵點了點頭,肅然道:“神龍日月混沌塔出世,崑崙界最頂尖的那一些生靈都曾出手爭奪,蠻荒密卷變得更加動盪。”

    張若塵早就有所猜測,可是聽聞神龍日月混沌塔出世,還是有些震動,連忙問道:“最後誰奪下了神龍日月混沌塔?”

    “還記得那位被冰封在石橋上的神秘生靈?他活了過來,掌握着神龍日月混沌塔,擊敗各大勢力帝皇級別的存在,成爲陰陽海的主宰。”黃煙塵道。

    “原來是他。”

    張若塵感覺到不可思議,隨即,又問道:“有沒有小黑的消息?”

    黃煙塵搖了搖頭,道:“小黑沒有聯繫過我們,外界也沒有關於它的消息。”

    “那是不死鳥呢?”

    張若塵不相信小黑已經隕落,有些懷疑,那隻不死鳥就是它。

    黃煙塵道:“有目擊者聲稱,不死鳥被陰陽海那位蓋世強者擊傷,逃進蠻荒,此後,沒有了消息。”

    張若塵陷入沉默,片刻後,才又笑着問道:“外界有關於我的消息嗎?我被中贏王廢掉三脈的消息,應該已經傳遍天下了吧?”

    “你不要管那麼多,安心養傷。只有傷勢痊癒之後,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黃煙塵沒有告訴張若塵外界的那些事,擔心他會受刺激,失去理智,對他的傷勢不利。

    張若塵能夠察覺到黃煙塵對他有所隱瞞,可是,卻並沒有繼續去追問,因爲黃煙塵說得很正確,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的確應該將所有精力都放在養傷上面。

    傷勢沒有痊癒,做任何事都是力不從心。

    “走吧!前往紅川府。”

    張若塵站起身來,與黃煙塵、青墨一起,走出乾屍堆積成的洞穴,站在血氣瀰漫的山谷之中,目光盯向山谷底部的那座血池。

    大約六十位不死血族的半聖,盤坐在血池邊修煉,吞吐血氣,他們身上的氣息不斷變得強大。

    黃煙塵感受到張若塵身上逸散出來的殺氣,知道張若塵在想什麼,道:“這座山谷,建在朗信郡城的附近,郡城的周邊,駐紮有近百萬不死血族的軍隊。一共有三位血聖,鎮守在軍中。以我們的修爲,只要不被軍隊包圍,可以輕鬆全身而退。”

    “臨走之前,那就再給不死血族一個教訓,正好試一試我現在的精神力攻擊手段”

    張若塵邁着輕盈的腳步,向山谷底部行去。

    正在修煉的不死血族半聖,察覺到人類的氣息,全部都停止修煉,十分驚異的向張若塵三人望過去。

    “哪裡來的人類,竟然闖入進萬心谷,難道不知道這裡是禁地?”

    一位不死血族半聖,站起身來,抓起一根血紅色的晶石長槍,爆出閃電一般的度,一槍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譁!”

    張若塵的手指輕輕一揮,調動精神力,劈出一道電刀,將其斬斷成兩截。兩截身體變得焦黑,所有生命力全部都流失殆盡,就算他是不死血族,也都已經死透。

    “大膽。”

    所有不死血族的半聖,全部都憤怒,紛紛運轉聖氣,有的在施展聖術,有的在調動聖器。

    張若塵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天空,天地之間的靈氣,全部都匯聚到他的頭頂上空,凝聚出一道道雷電光梭。

    不死血族的諸位半聖,還沒有打出聖術和聖器的時候,那些雷電光梭就從天而降,落在他們的身上。

    “轟隆隆。”

    整個山谷都被雷電覆蓋,所有乾屍全部都化爲劫灰,就連石頭和泥土都融化成液滴。

    血池邊,不死血族的半聖倒下了一大片,其中有二三十位都灰飛煙滅,其餘的半聖也都遭受重創,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精神力聖者與同級別的武道聖者交鋒,優勢並不是特別明顯。

    可是,精神力聖者最厲害的一點,就是能夠以一敵多,特別是在戰場上,具有的破壞力不是武道聖者可以比擬,若是力量運用得好,甚至可以改變一場戰爭的勝負。

    換做一位武道聖者,想要解決數十位半聖,絕對沒有張若塵這麼輕鬆。

    張若塵看了看掌心的電芒,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不死血族半聖,輕輕的一嘆:“果然還是應該修煉一些高級法術,使用一級法術,居然沒能將他們全滅。”

    “哪一位精神力聖者駕臨朗信郡,本聖來會一會你。”

    萬心谷外,響起一聲爆喝。

    隨即,一片浩浩蕩蕩的血霧,從遠處涌了過來,懸浮在山谷的上空。有着一股強大的聖氣波動,從血霧中傳出,隨即,一位長着四翼的血聖走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