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面上,浮現出一道道血紅色的紋路,很像是成千上萬條血液溪流,覆蓋着方圓百里之地,將天空都映成血紅******天部族、齊天部族、封天部族的血聖,全部都從血溪之中浮現出來,三大部族加在一起,竟然有接近二十位血聖。

    其中,三大部族的領頭人,皆是一等一的強者,實力與祝輕衣相比,也是不遑多讓。

    面對如此強大的陣容,滄瀾武聖的臉色也是略微一變,並沒有選擇硬碰硬,而是立即退走,帶着白羽十二聖衝入進仙機山。

    “本聖早就想要收一位九天玄女做小妾,滄瀾武聖正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哈哈。”

    魔天部族的領頭人,名叫滅風血聖,身軀高達三丈,身軀足有磨盤那麼粗,朗聲大笑,抓起一柄銀光閃閃的戰劍,追了上去,一劍斬向前方的滄瀾武聖和白羽十二聖,阻止她們離開。

    劍氣如同河流一般,長達數千米,向下席捲。每一道劍氣餘波落下,都會在地面上,留下一個直徑十丈的大坑。

    滄瀾武聖冷哼一聲,動人的嬌軀向後一扭,隨即,背上的聖劍離鞘飛出,化爲一道白虹,與滅風血聖打出的戰劍碰撞在一起。

    “轟隆。”

    白色的霧氣猛烈震盪,無數劍氣在涌動,發出唰唰的聲音。

    滅風血聖最終還是沒有擋住滄瀾武聖打出的劍訣,劍氣如同雨點一般落在他的身上,與鎧甲碰撞在一起。

    “不愧是九天玄女,實力果然很強大。”

    滅風血聖向後倒飛,身上的鎧甲,被打出一個個凹坑,體內血氣翻騰,若不是他的防禦力足夠強大,恐怕剛纔已經受傷。

    要知道,滅風血聖可是一位“通天血將”。

    在不死血族,只有通天境聖者之中最強大的那一批人,纔有資格獲得“通天血將”的封號,號稱真聖之下最強大的生靈。

    每一個部族的通天血將,也就只有三五個,每一個都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使用出底牌,甚至能夠與真聖過一過招。

    “一劍就擊退滅風血聖,她的實力,還真是有些不容小覷。”

    祝輕衣的眼神變得更加沉冷,化爲一道道黑色邪霧,追入進仙機山。她的身上,有着一股滔天的殺氣,不可能放滄瀾武聖和白羽十二聖離開。

    與此同時,另外三位領頭人和四大部族的血聖,化爲數十道流光,響起一道道音爆聲,從不同的方向追上去。

    片刻後,仙機山中,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戰鬥聲,驚得所有飛禽走獸都在逃竄,有的逃出山外,有的逃向仙機山的深處。

    張若塵、黃煙塵、青墨從白霧中走出來,眺望戰鬥聲傳來的方向。

    他們的眼神,皆是有些沉凝。朝廷和不死血族都有大批聖境強者出現在仙機山,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他們與我們的目的一樣,竟然也是來找古松子。”黃煙塵的一雙秀目之中,露出憂慮的神色。

    酒瘋子說的那位丹道聖師,就是名叫古松子。

    青墨道:“我怎麼聽到他們說,古松子得到了化聖丹的丹方。化聖丹可是傳說中的聖丹,猶如聖源一樣,半聖只要服下化聖丹,就有很大的機會修煉成聖。”

    張若塵自然也是明白化聖丹的價值,據說,在中古時期,有一個丹道宗門能夠煉製出這種丹藥,造就出一個輝煌的時代,僅僅只是一個宗門,便是誕生出上千位聖者。

    可是,盛極必衰。

    因爲化聖丹的價值實在太大,無數人都眼紅,那個丹道宗門遭遇橫禍,被一股神秘勢力滅掉。

    隨着那個丹道宗門覆滅,化聖丹的丹方也消失不見。

    張若塵道:“也不知他們是從哪裡得來的消息,不過,化聖丹的丹方再次出世,各方勢力肯定都會聞風而動,我必須趕在他們之前找到古松子前輩。”

    青墨有些擔心,道:“可是不死血族的大批聖境強者都進入仙機山,萬一與他們遇上,我們豈不是死路一條?”

    “不死血族想要殺我,我又何嘗不想殺他們?算一算時間,史家幫我煉製的鎮血符,應該已經全部煉製完畢。”

    張若塵的眼中,一道殺意浮現出來。

    進入陰陽海之前,張若塵就將一千萬滴神血送到史家,讓他們幫忙煉製鎮血符。

    真要是這一批鎮血符全部都煉製出來,張若塵與不死血族交手,完全可以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即便是祝輕衣那種級別的強者,也能將她鎮壓。

    “煙塵,你去一趟冥王劍冢,將那一批鎮血符給我取來。”張若塵道。

    黃煙塵也清楚當前的局勢,思索了片刻,道:“我單獨去冥王劍冢,青墨就留下來保護你。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遇到危險,千萬不要硬撐。”

    “放心,我不是一個沒有理智的人。”張若塵微微一笑。

    黃煙塵轉過身,正準備離開。

    “煙塵。”

    張若塵叫住了她,隨後,走了過去,伸出一隻手掌虎摸着她那一張雪白的臉頰,輕輕的一吻,兩脣相接。

    黃煙塵的臉蛋上浮現出紅暈,竟是有些緊張,呼吸停頓,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兩人的眼眸,一直盯着對方,情意濃濃。

    片刻後,脣分。

    “你也小心一些,如今的崑崙界已經是戰亂四起,哪裡都不安全。”張若塵叮囑了一句。

    黃煙塵離開之後,張若塵和青墨也進入仙機山。

    仙機山,並不只是一座山,而是羣山林立,連綿起伏,佔據有一片相當廣闊的疆域。即便是聖境生靈,也很難到達仙機山的深處。

    山中的戰鬥聲,分散到了數個方向。很顯然,不死血族四大部族的血聖和滄瀾武聖帶領的白羽十二聖的戰鬥,已經分成數個戰場。

    或許,有一方正在分散突圍。

    張若塵並不想摻和進他們的戰鬥,穿着一身白衣,如同一個柔弱書生,只是不緩不急的趕路。

    青墨跟在張若塵的身後,沒有一絲聖境強者的氣勢,與一個小丫鬟沒有什麼區別。

    聽到戰鬥聲,青墨顯得頗爲焦急,眼珠子不停轉動,嘴脣動了又動,最終還是忍不住說道:“公子,滄瀾武聖和白羽十二聖肯定不是不死血族的對手,難道我們就不出手幫一幫她們?”

    “我與她們並沒有什麼交情,爲什麼要冒那麼大的風險去幫她們?”張若塵頭也不回,只是反問一句。

    雖然,滄瀾武聖和白羽十二聖都是池瑤身邊的近衛,但是,張若塵並沒有將對池瑤的仇恨,轉加到她們的身上。

    就像他對九天玄女之一的聖書才女,也沒有恨意,反而將她視爲紅顏知己。

    不想出手,只是因爲,他現在本就有重傷在身,可謂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更加不能多管閒事,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張若塵道:“現在,儘快找到古松子,恢復三脈,纔是最重要的事。”

    青墨想要說服張若塵,繼續道:“可是,人族的女聖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肯定會遭到羞辱。特別是九天玄女之一的滄瀾武聖,若是她也被擒住,肯定會影響整個人族大軍的士氣。萬一止臨關被攻破,不死血族攻下紅川府,又有多少人類將會死去,又有多少人類將會淪爲不死血族圈養的血食?”

    “公子,你一直都是一個心繫天下蒼生的人,並沒有表面那麼冷漠,難道就忍心看着不死血族欺辱人類?”

    張若塵停下腳步,轉過身,盯着青墨的雙眼。

    青墨連忙低下頭,不敢與張若塵對視。

    “這是誰教你說的?煙塵嗎?”

    張若塵不太相信以青墨這個小丫頭的智慧,能夠發表出這樣的言論,不僅分析得頭頭是道,而且還給他戴了一頂“心繫天下蒼生”的高帽子。

    青墨沉默不語。

    “轟隆。”

    前方,強大的聖道氣勁席捲整個山嶺,一道黑色鐮刀從張若塵和青墨的頭頂上方飛了過去,隨即,傳出一道女子的慘叫聲。

    一滴滴聖血,從上空灑落下來。

    嘭的一聲,一位身穿白色戰甲的女聖,墜落在距離張若塵和青墨不遠的林中,那一片樹林都在向下塌陷,變成一片廢土。

    那位女聖傷得極重,雙手捂着小腹的位置,那裡有一道長長的血口,也不知是被什麼利器擊傷?

    黑色邪氣,不斷從傷口中涌出來,籠罩着她的嬌軀,她的臉色變得蒼白,表情十分痛苦。

    “譁——”

    另一位身穿白色鎧甲的女聖,扇着一對羽翼,手持一柄聖劍,從半空飛落下來,連忙將那位女聖攙扶起來,道:“元簌,我帶你離開。”

    “還想走?”

    一道沉冷的笑聲響起。

    隨即,一位滿臉橫肉的血聖,手持一柄染着聖血的鐮刀,扇着一對血翼,從白霧中衝出來,攔住兩位女聖的去路。

    另一位光頭血聖,也衝了出來,眼神中充滿佔有慾,有些***的笑道:“據說,你們號稱七十二宮女聖,住在紫微宮,乃是最爲接近女皇的女官,平時都是高高在上,即便是朝廷中的郡王、域王見到你們都要禮讓三分。若是抓住一個,調教成女.奴,不知那些視你們爲仙子的人族修士將會作何感想?哏哏。”

    緊接着,又有三位血聖趕過來。

    一共五位血聖,將兩位女聖包圍,皆是發出的笑聲,似乎已經宣判她們的結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