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兩位女聖的修爲皆是達到玄黃境,使用出合擊手段之後,爆發出來的戰力更加強大。

    可是,不死血族卻一共有五位血聖,三位玄黃境聖者,兩位上境巔峯的聖者,在數量上佔據有絕對的優勢,不是她們使用合擊手段就能逆轉戰局。

    兩位女聖常年待在宮中,修爲很高,可是,她們的心境,卻遠遠不如那些常年身處在死亡邊緣的血聖,遭遇這樣的險境,根本無法保持鎮定,甚至內心已經有些崩潰。

    名叫元簌的女聖,本來受了重傷,看到那些血聖使用赤.裸裸的眼神盯着她,心中生出懼意和絕望,一絲求生慾望都提不起來,咬緊貝齒,道:“離姐,你想辦法突圍,實在不行,我只能自爆聖源,與他們同歸於盡。”

    那位手持鐮刀的血聖,沉笑一聲:“不死血族五大聖境強者在此,她還想突圍,你太天真了吧?”

    “嘩啦。”

    五位血聖各自打出一件聖器,懸浮在半空,封鎖住這一片區域,防止那位沒有受傷的女聖逃走。

    同時,元簌女聖真要是自爆聖源,五件聖器也能形成一道防禦圈,在一定程度上壓制自爆形成的毀滅力。

    那個光頭血聖的臉上,始終帶着***的笑容,給人一種邪氣森森的感覺。他不再等待,向兩位女聖衝了過去。

    手持鐮刀的血聖站在原地不動,卻將聖氣注入進黑色鐮刀。

    黑色鐮刀每一次在半空劃過,都會留下一道長長的邪氣紋路,使得空間都在微微顫動。

    柳離女聖既要保護受了重傷的元簌女聖,又要應對兩位不死血族的聖境強者,根本支撐不住,處境變得極其艱難,險象環生,好幾次都差一點就被擊中。

    青墨緊緊咬着嘴脣,用着一雙可憐巴巴的眼睛,盯着張若塵,道:“公子……”

    張若塵微微苦笑,若是沒有看見,倒也懶得摻和進去。可是,發生在眼前的事,怎麼能做到視若無睹?

    “去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

    青墨露出一道喜色,化爲一道纖細的青影,向兩位女聖的方向衝了過去。

    五位血聖早就察覺到有兩個人類站在旁邊,沒有出手的那三位血聖,都在提防張若塵和青墨。

    青墨向前衝出去的時候,其中一位身材矮小的血聖,便是怪笑一聲,迎了上去。

    “小姑娘,你應該老老實實的待在一旁看好戲,摻和進這件事,對你沒有半點好處。”

    那位身材矮小的血聖,根本就沒有將青墨放在眼裏,認爲她只是一個小丫頭片子而已。

    “噗。”

    兩人還沒有接觸,相隔十數丈,那位身材矮小的血聖就被青墨隔空一掌拍飛,皮膚爆裂,大量鮮血飛灑出來,說不出的悽慘。

    不過,不死血族的生命力的確相當強大,那位身材矮小的血聖竟然沒有死去,渾身血肉模糊,痛得在地上翻滾和哀嚎。

    另外四位血聖皆是一驚,沒有想到,那個小丫頭竟然有着如此強大的實力。

    同時,他們的目光,又向張若塵盯過去,心中好奇,這個弱不禁風的病弱男子,會不會更加強大?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以他們的修爲境界,竟然看不清那個病弱男子的容貌,恐怕又是一個厲害人物。

    光頭血聖和手持鐮刀的血聖都停了下來,沒有繼續發起攻擊,而是有些慎重的盯着青墨和張若塵。

    元簌女聖和柳離女聖受了很重的傷勢,本來都已經絕望,準備一起自爆聖源,與五位血聖同歸於盡。可是,張若塵和青墨的出現,卻帶給了她們一絲希望。

    此刻,她們的目光,也是盯着張若塵和青墨這對奇怪的組合,一個病態的年輕男子,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怎麼都不像是什麼強者。

    手持鐮刀的血聖,看出張若塵的地位比青墨要高一些,於是,直接與他對話,冷聲道:“閣下最好莫要多管閒事,以免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張若塵走了過去,笑了笑,道:“本來,我也不想管閒事,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就是看不慣不死血族。你說我該怎麼辦?”

    一位年齡較大的血聖,長着白鬚白髮,沙啞的笑道:“看不慣,就要忍着。年輕人,老夫勸你立即逃離仙機山,或許還能保住一條性命,與不死血族作對沒有什麼好下場。你們人族的那位時空傳人,不就是因爲太過猖狂,現在,變成了一個廢人。你就算再強,比得過他嗎?”

    聽到這話,就連青墨都是十分氣惱。

    可是,張若塵卻是波瀾不驚,沒有太大的情緒變化,伸出一隻手掌,五根手指各是釋放出一道紫色電光,五道電光凝聚成一根尖銳的長刺。

    那位受了重傷的血聖,傷勢恢復了一些,身上的皮膚逐漸癒合,纔剛剛從地上爬起來……

    “譁——”

    張若塵的手臂一甩,握在手中的雷電長刺飛出去,擊穿他的聖軀。

    雷電長刺蘊含的力量極其強橫,將那位血聖的聖軀都融化,變成一堆劫灰,只剩一顆血紅色的聖源還在地上閃閃發光。

    “雷電系的精神力聖者。”

    在場的諸聖,全部都是臉色一變。

    “精神力聖者又如何,本聖照殺不誤。”

    那個光頭血聖的雙手向上托起,兩股浩蕩的聖氣從掌心涌出,打入進一件鐘形的聖器裏面。鐘形聖器變得越來越巨大,直徑超過百米,涌出紫色火焰,急速旋轉,向張若塵鎮壓了下去。

    鐘形聖器是一件強大的千紋聖器,名叫吞雲鍾,在上排名靠前,釋放出來的毀滅勁極其可怕,讓兩位女聖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對方掌握着吞天鍾這樣的頂尖千紋聖器,即便她們二人自爆聖源,恐怕也無法與他們同歸於盡。

    光頭血聖露出一口尖銳的牙齒,狂笑道:“現在是不是很後悔,可惜,一切都晚了!”

    “吞雲鍾是一件不錯的千紋聖器,可惜掌握在你的手中,根本發揮不出它真正的威力。”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猶如看白癡一般的盯着光頭血聖,淡淡的道:“青墨,斬了他。”

    青墨的雙手展開,隨即,一團青色的無量聖火,出現在她的那雙瑩白的玉手之間。無量聖火宛如一戰神燈,將這一片天地映照成青色。

    無量聖火凝聚成鐘形,飛了出去,與吞雲鍾碰撞。

    “嘩啦。”

    火焰穿過吞雲鍾,落到光頭血聖的身上,隨即,光頭血聖的皮膚和血肉都燃燒起來,冒出黑煙。

    “啊……無量聖火……是無量聖火……”

    光頭血聖十分驚恐,疼痛得慘叫,連忙運轉聖氣,施展出一種通神法,以自身的血液獻祭神靈,激發身體的潛力,想要壓制無量聖火。

    不得不說,光頭血聖的確是身經百戰,懂得如何保命。

    可惜,張若塵卻不會給他活命的機會,手中再次凝聚出一根雷電長刺,打了出去,擊穿光頭血聖的胸膛,留下一個滿是裂紋的黑色窟窿。

    “嘭。”

    光頭血聖終究還是死去,屍體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張若塵對青墨說道:“殺人,就應該果斷一些,千萬不要給他反擊的機會。就像剛纔,萬一那位血聖施展出通神法,以自身的血液祭祀,可以換來數倍,甚至十倍的戰力。萬一他成功,對我們而言,將會是一個不小麻煩。”

    青墨吐了吐舌頭,雖然表現得頗爲不以爲然,但,卻還是將張若塵的話聽了進去,再次出手,對另外三位血聖發起攻擊。

    頃刻間,就有兩位血聖慘死,剩下的三位聖血都知道張若塵和青墨是狠角色,哪裏還敢繼續待在這裏,立即施展出最快的身法,向雲霧之中遁去。

    張若塵打出一道電刀,斬向其中一個方向。

    隨即,雲霧中,傳出一道悶聲。

    青墨追了進去,片刻後,又回到張若塵的身邊,輕輕的搖了搖頭,道:“全部都逃走了,其中有一個應該是被你打成了重傷,地面上留下了很多鮮血。”

    張若塵略微有些失望,道:“以你的修爲,加上我的輔助,本應該將他們全部都留下才對,可惜,才斬了兩個,傷了一個。”

    青墨撅着嘴巴,有些不滿,道:“我只是一個做飯的丫頭,又不是職業殺手,你對我的要求太高了!”

    張若塵啞然一笑,道:“算了,每個人擅長的本來就不同,我也不勉強你。”

    張若塵使用隔空取物的手段,將兩枚聖源和吞雲鍾收了起來,隨後,帶着青墨一起離開。

    “公子請留步。”

    柳離女聖壓制住身上的傷勢,攙扶着元簌女聖,一瘸一拐的追了上去,雙手抱拳,道:“我們是滄瀾武聖座下白羽十二聖之中的柳離和元簌,剛纔,多謝公子出手相助。”

    張若塵瞥了她們一眼,點了點頭,只是嗯了一聲,隨後,便是繼續向前行去。

    柳離女聖的眼中,露出急切的神色,連忙又道:“我們遭到大批不死血族的圍攻,分成六組突圍,別的姐妹都是生死不明。武聖大人也是以一人之力,獨自對抗四位通天血聖,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公子,求求你幫一幫我們。”

    “對不起,我有重傷在身,幫不了你們。”張若塵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