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舍利子中蘊含有無比強大的精神力和知識,宛如一片金色海洋,即便是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與金色海洋比起來,也如同一滴水那麼渺小。

    正是舍利子蘊含有海量的精神力和知識,所以,張若塵可以貪婪的吸收,轉化爲屬於自己的知識,並且不斷提升精神力強度。

    當然,舍利子不僅僅只是能夠提升修士的精神力,也能提升修士的修爲。只不過,張若塵的經脈和聖脈都毀掉,所以無法吸收舍利子中的聖力和聖道規則。

    舍利子,相當於就是佛帝和金龍,兩位佛道大聖的傳承。

    僅僅只是煉化了片刻,張若塵就感覺到精神力又有不小的提升,更加接近五十三階。

    此時,鼻尖傳來一股肉香,張若塵停止修煉,睜開眼睛一看,發現,青墨竟然真的在烤一隻龍爪。

    並不是整隻龍爪,而是一小節,即便如此,也與三米長,怕是得有上千斤龍肉。

    看見張若塵的雙眼直勾勾的盯着龍肉,青墨嘻嘻的一笑,心中滿是成就感。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也都停止療傷,聞着香味,便是輕輕舔着嘴脣,眼中流露出灼熱的光芒。

    沒辦法,青墨做出來的食物,就是如此誘人,可以將人的食慾完全引動出來,再也無法做別的事。

    終於,龍肉熟透。

    四人立即開始分食,張若塵和兩位女聖也都一點都不顧及自己的形象,相互爭搶,片刻後,他們便是滿嘴油污,將龍肉吃得乾乾淨淨。

    柳離女聖吧唧着嘴巴,舔着手指,道:“沒有遇到青墨姑娘之前,我一直以爲天下間再也沒有人的廚藝,可以和宮中的那位神女相比。今日,卻是讓我大開眼界,沒想到在宮外也能嚐到如此美味。”

    張若塵道:“天下間,還有人的廚藝,可以和青墨相提並論?”

    柳離女聖點了點頭,道:“女皇的身邊,一共有九位玄女,每一位都有超凡的實力,讓我們都只能仰望和崇敬。其中,有一位玄女,得到了上古食神的傳承,擁有一雙天下最爲奇妙的手,稱爲妙手神女。她做出來的每一道菜,不僅美味絕倫,而且,擁有提升修爲或者精神力的奇妙力量。吃下一道菜,猶如吞服下一枚聖丹。”

    “吃下一道菜,堪比吞服一枚聖丹,這也太誇張了吧?”

    張若塵有些不信,因爲,他十分清楚聖丹是何等珍貴,何等難以煉製。若是,一道菜就能堪比一枚聖丹,這還讓那些煉丹師怎麼活?

    元簌女聖立即搖頭,道:“一點都不誇張,這是真事。雖然,妙手神女做的菜,只有女皇可以嚐到,但是,做爲女皇身邊的女官,我們也是有幸得到女皇的賞賜,嘗過一些,每一次吃完之後都能修爲猛進。”

    柳離女聖點了點頭,道:“其實,以我和元簌的資質,終其一生,想要修煉到聖境,也是一件很難的事。可是我們才修煉了兩百年而已,卻已經達到玄黃境,超過很多頂尖人傑,不僅僅只是因爲紫微宮的特殊環境,更是因爲能夠嚐到妙手神女的菜餚。”

    元簌女聖道:“青墨姑娘烤制的龍肉之中,也蘊含有增強修士修爲的奇妙力量,但是,與妙手神女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不過,論食物的美味程度,卻是已經相差無幾。青墨姑娘的一雙妙手,稱得上是人間第一。畢竟,妙手神女得到的是食神的傳承,那是屬於神靈的手段,不屬於人間。”

    一位神的傳承,絕對是相當了不得。

    就算是聖者,也很難想象神的傳承,到底高深到何等程度。

    青墨倒是顯得無所謂,俏皮的笑道:“我本來就只是一個做菜的丫頭而已,哪裡能和那位妙手神女相比。以後,若是能夠見到她,肯定要向她多多請教。”

    驀地,張若塵站起身來,透過破爛的窗櫺,向山下望去,眼睛微微的一縮,道:“一位聖境強者,正向山頂趕來,速度好快,修爲至少也達到通天境。”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遭受山體的“勢”的壓制,感知能力大幅度下降,什麼都沒有察覺到。

    “精神力聖者真的這裡厲害嗎?同樣都是聖者,差距怎麼會這麼大?”

    兩位女聖面面相覷,同時站起身,走到張若塵的身旁,也向山下眺望。

    片刻後,一道渾身染血的窈窕身影,從山下急速衝了上來。她的身上攜帶着一股強大無匹的聖氣風暴,使得整座山嶽的天地靈氣都是變得十分混亂。

    她手持聖劍,晶瑩剔透的肌膚上面,有着火焰在燃燒,赤紅色長髮在風中飛舞,在空氣中,留下一粒粒明亮的火星。

    “是武聖大人……”

    “武聖大人應該是遭到不死血族的追殺,公子,你一定要出手救救她。”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情不自禁抓住張若塵的雙臂,用着懇請的目光盯着他,似乎真是將他當成了無所不能的救世主。

    滄瀾武聖受了傷,臉色也是相當蒼白,嘴角掛着血痕,赤焰鳳甲上面全是緋紅的聖血,每踩一步,都會留下一個血紅色的腳印。

    在她的身後,追着一大片血霧。

    “滄瀾武聖,何必還要掙扎,今日,你逃不掉了!”

    “已經殺了我們四位血聖,竟然還想逃走。”

    “哈哈,真想收服一位玄女做小妾,也不知那些人族軍士看到本聖將一位玄女壓在胯下,會不會全部都被氣死?”

    ……

    十數位血聖,從血霧中衝出來,不緩不急的追上山頂。

    在他們看來,滄瀾武聖逃到山頂,無疑是自尋死路,根本不可能還有機會逃得出去。現在就是困獸之鬥,只要慢慢收網,就能拿下她。

    “公子,你一定要幫一幫武聖大人,無論什麼條件,我們都可以答應。”

    柳離女聖相當焦急,現在根本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向張若塵求助。

    張若塵輕輕的一嘆:“你們太看得起我了,我沒有你們想象中那麼強,而且受了很重的傷勢,根本沒有辦法出手戰鬥。”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的眼神變得有些暗淡,隨後,她們的眼神又變得十分堅定,衝出這座破破爛爛的大殿,想要衝出去,與滄瀾武聖會合。

    就算受了重傷,幫不上什麼忙,至少還可以自爆聖源,與不死血族同歸於盡。

    可是,她們纔剛剛衝到道觀的邊緣,就踏入進空間迷陣。

    接下來,她們感覺到身體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明明是在向前衝,身體卻移動到右邊,或者向後倒退,始終都無法離開那一片區域。

    “這……”

    兩位女聖停了下來,緩緩移動腳步,然而,依舊沒有用,這一片區域十分詭異,像是根本走不出去。

    滄瀾武聖來到道觀外,看到她們二人的身影,連忙呵斥一聲:“你們趕快離開這裡,大批不死血族聖境強者正在趕過來。”

    兩位女聖像是根本聽不到她的話,依舊在緩慢移動腳步,時而後退,時而向上跳躍,時而向左移動。

    滄瀾武聖的雙眉微微一蹙,向她們衝了過去,準備帶着她們一起離開。

    然而,她闖入進空間迷陣之後,身體也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滄瀾武聖立即停了下來,冷哼一聲:“一座迷陣而已,休想困在本聖。”

    她雙手抓住劍柄,劍尖衝出一道三丈長的烈焰劍氣,向下一斬,想要強行破開陣法。

    然而,她這一劍劈出之後,攻擊力量卻沒有落到地面,反而出現在她的頭頂上方,向她那雪白的頸部斬了下去。

    “不好。”

    滄瀾武聖露出一道驚色,連忙揮動聖劍,向上斬去,想要抵擋住從上方落下來的劍氣。

    然而,向上劈出的這一劍,卻又改變方向,斬向她的腰部。

    滄瀾武聖連忙捏碎一枚護身玉符,形成一個防禦光罩,纔是抵擋住兩道劍氣。這是她的最後一張護身玉符,怎麼都沒有想到,竟是用來抵擋自己打出的兩道攻擊。

    不過,也幸好她還剩下了一張護身玉符,要是大名鼎鼎的滄瀾武聖死在自己的劍下,那纔是真正的笑話。

    有了剛纔的教訓,滄瀾武聖不敢再隨意妄動,站在原地仔細觀察。

    驀地,滄瀾武聖的一雙美眸微微一凝,看見道觀外,竟是站在兩道人影,一個弱不禁風的病態年輕男子,一個十六七歲的青衣丫鬟。

    正是張若塵和青墨。

    張若塵走入進空間迷陣,先是將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帶回道觀。

    緊接着,他又向滄瀾武聖走了過去,淡淡的道:“跟上我的步法,千萬別踩錯。”

    滄瀾武聖用着疑惑的眼神盯着張若塵的背影,心中暗暗猜測,他是不是佈置這座迷陣的陣法師?

    滄瀾武聖跟了上去,每踩出一步,都記下步法的位置。

    走入進道觀,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連忙迎了上去,詢問滄瀾武聖的傷勢。

    “一點小傷而已,沒有什麼大礙,染在我身上的聖血,絕大多數都是來自不死血族的血聖。”

    滄瀾武聖即便是傷得很重,那張美麗動人的臉蛋上面卻還是表現出淡然的模樣,腰背挺得筆直,傲氣十足,英姿勃發。

    張若塵平靜的站在一旁,沒有去拆穿她,而是盯着山下的方向,看着那片不斷向山頂涌來的血霧,輕輕的一嘆。

    本不想招惹麻煩,麻煩卻偏偏要主動找上門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