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滄瀾武聖的注意力,落到張若塵的身上,卻發現自己看不透他。而且,對方站在她的面前,居然毫無壓力,顯得一派風輕雲淡的模樣。

    做爲九天玄女之首,她竟然被對方無視,以前不曾發生過這樣的事。

    滄瀾武聖很想知道張若塵的身份,問道:“這位先生,如何稱呼?”

    張若塵揹負雙手,依舊盯着山下,道:“問這些有什麼意義?趕緊養傷吧,修爲能恢復成一分是一分。”

    滄瀾武聖的眸中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心中暗道,好毒辣的眼力,竟然看出我受了很重的傷勢,只是在強撐,此人絕不是泛泛之輩。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並不知道滄瀾武聖傷得很重,於是,將遇到張若塵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滄瀾武聖的眼中總算是少了幾分防範,露出一道淺淺的笑容,道:“多謝二位出手救下柳離和元簌,敢問你們是哪個宗門的名宿,回到中央皇城,我一定稟告朝廷,給你們記下一份功勞。”

    很顯然,滄瀾武聖還是覺得張若塵和青墨來歷不明,不能深信,想要查清楚他們的身份。

    僅此一點就能看出,滄瀾武聖比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精明得多,絕對是經常在外歷練,深知人心險惡。

    張若塵依舊沒有回答,嘴裡念出兩個字:“來了!”

    “轟隆隆。”

    濃密的血霧,由遠而近,出現在道觀的四面八方,將道觀包圍了起來。

    緊接着,十數道血聖的身影,從血霧中走出來,個個都是氣勢強橫,猶如神魔一般。即便是半聖來到此地,估計也會被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震懾得跪伏在地上。

    魔天部族的通天血將“滅風血聖”,手持一柄銀光璀璨的巨劍,揚聲大笑,道:“滄瀾武聖臣服於本聖,做本聖的小妾,本聖絕不會虧待你。”

    別的那些血聖,很清楚滅風血聖是故意想要激怒滄瀾武聖,於是,也跟着笑道:“血將大人若是玩膩了,也要讓我們嘗一嘗九天玄女的滋味,哈哈。”

    “真要有那一天,就算讓我少活十年,我也願意。”

    聽到那些污言穢語,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都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衝出道觀,打得他們滿地找牙。

    滄瀾武聖的雙眼也是寒光四射,手中的聖劍,響起刺耳的劍鳴聲。

    她向張若塵瞥了一眼,道:“先生,助我一臂之力,斬殺不死血族諸聖。”

    “對不起,我身負重傷,恐怕是幫不了你。”

    張若塵輕輕咳嗽,顯得弱不禁風,臉上露出一道歉意的笑容。

    滄瀾武聖的兩條柳葉長眉,微微的一擰,有些不悅,總覺得此人是故意裝出十分柔弱的樣子,根本不願意出手,像是在掩飾着什麼。

    滄瀾武聖義正言辭的道:“不死血族在北域燒殺搶掠,不惡不做,不知有多少人類慘死,不知有人類還被他們當成牲畜一樣圈養。遇到不死血族,任何人族修士都應該齊心協力,殺他們一個天翻地覆。”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露出期待的眼神盯着張若塵,若是,這位精神力強大的先生,能夠與武聖大人聯手,今日,未必不能殺出一條血路。

    從始至終,張若塵都只是靜靜的聽着,沒有反駁,也沒有迴應。

    青墨站了出去,道:“我們家公子的確受了很重的傷勢,能夠站在你們的面前,都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他是真的幫不了你們。”

    滄瀾武聖搖了搖頭,顯得十分失望,道:“既然閣下有自己的選擇,我也不再繼續勉強你。”

    隨即,滄瀾武聖和兩位女聖,向道觀外走去,準備與不死血族決戰。

    張若塵道:“我在道觀外圍佈置了陣法,他們闖不進來。就算要送死,爲何不等到養好傷勢之後再去,戰力越強,才能多拉幾個墊背的。”

    滄瀾武聖停下腳步,仔細思索張若塵剛纔的話。

    道觀外圍的迷陣,的確十分厲害,說不一定真的能夠擋住不死血族的諸聖。滄瀾武聖的身上攜帶有逢春丹,只要給她一個時辰的時間,身上的傷勢就能痊癒。

    真要是傷勢痊癒,滄瀾武聖還是有幾分把握,能夠突圍。

    最終,滄瀾武聖和兩位女聖吞服下逢春丹,留在道觀中養傷。

    不死血族的諸聖見沒能將滄瀾武聖激將出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有些惱火的瞪着張若塵,覺得這個傢伙就是在多管閒事。

    到底是哪裡冒出來這麼一個人?

    一位手持鐮刀的血聖走了出來,向滅風血聖稟告,道:“血將大人,就是此人殺死了空藍血聖和祖封血聖,救走兩位女聖。”

    滅風血聖冷哼一聲:“殺了兩尊血聖,還想庇護滄瀾武聖,真以爲自己是守護神?”

    “確切的說,至少已經有五尊血聖,被他殺死。在寧風府,此人犯下驚天血案,殺了三位血聖,數十位半聖,三萬不死血族精銳軍隊,已經列入《必殺名單》。”

    祝輕衣的一雙邪異的美眸,冷笑的盯着張若塵,將他認出來,就是當初從她手中逃走的那個精神力聖者。

    聽到這話,正在療傷的滄瀾武聖微微有些動容,不禁對張若塵刮目相看。

    難道真的誤會了他?

    此人能夠深入不死血族的領地,做出如此大事,肯定也是嫉惡如仇的人中豪傑,或許真的是受了很重的傷勢,纔沒辦法出手。

    殺死五尊血聖,在人族的眼中,自然是相當輝煌的戰績和功勞,稱得上是英雄人物。

    可是,對不死血族而言,這樣的人,卻是十惡不赦,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這次看你還怎麼逃?”

    祝輕衣的手臂一揮,隨即,兩道血聖的身影,出現在她的左右兩側。

    站在左側的那位血聖身軀高大,虎背熊腰,修爲達到玄黃境的巔峰,有着一條玄黃之氣凝聚成的長河環繞在他的身上。

    站在右側那位血聖,顯得頗爲蒼老,修爲達到徹地境。

    “將那個精神力聖者給我擒住,我要活的。”祝輕衣的聲音極其動聽,卻又帶有凌厲的殺氣。

    兩位血聖獰笑一聲,化爲兩道血紅色的流光,向道觀飛掠過去。

    然而,他們踏入進空間迷陣之後,立即就後悔。

    “不好,道觀的外圍,佈置有迷幻陣法。”

    兩位血聖的反應極其快速,察覺到不妙,立即向後倒退,想要逃離那一片區域。

    然而,闖入進空間迷陣之後,哪裡還有那麼容易逃得出去?

    兩位血聖都被困在陣法裡面。

    看到這一幕,祝輕衣皺起雙眉,又向站在道觀門口的張若塵看去,莫非這個傢伙還是一個陣法師?

    “好厲害的陣法,竟然能夠困住徹地境的聖境強者。”

    “哪裡冒出一個這麼厲害的陣法師?”

    “大家趕緊想辦法破陣,我們可是付出巨大代價,損失四位血聖,纔將滄瀾武聖打成重傷。千萬別讓她恢復傷勢,要不然以她那恐怖的戰力,不知又有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將她鎮壓。”

    ……

    在場的不死血族諸聖,全部都笑不出來,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一位陣法師的出現,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變數,讓這一場圍殺變得有些棘手。

    齊天部族的領頭人,名叫空前血聖,也是一位通天血將,修爲達到通天境的巔峰,無比接近真聖,手持一杆金色長槍,調動全身力量,一槍刺向道觀。

    “轟隆。”

    空間猛烈的一顫。

    長槍爆發出來的力量,卻沒有攻破空間迷陣,反而,力量勁氣竟然反向而回,擊向空前血聖的胸口。

    “怎麼可能?”

    空前血聖的神情一怔,立即向右橫移出去,避開那道力量勁氣。

    那道力量勁氣,擊在他身後的一位玄黃境血聖的身上,將其打得四分五裂,神形俱滅。

    通天血將的全力一擊,本就不是玄黃境的聖者承受得住。

    “到底是什麼陣法,竟然還能讓攻擊反轉回來,根本就攻不破。”空前血聖的眼神有些凝重,收起輕蔑之心,不得不重新審視那個站在道觀門口的病態年輕男子。

    此人,恐怕有些不簡單。

    滅風血聖不屑的一笑,道:“何必要浪費力氣去破陣,我有更簡單的辦法。將她們帶上來。”

    隨即,四位穿着白色鎧甲的女聖,被帶到滅風血聖的面前,她們都受了傷,並且,雙手和雙足都繃着鐵索,每走一步,都會發出一連串鐵鏈撞擊的聲音。

    鎖鏈都是使用特殊材料鑄煉而成,刻有雷系和火系的銘紋,乃是專門用來對付聖境生靈。

    滅風血聖伸出一隻巨大的手掌,手指上長着尖銳的爪子,摸着其中一位女聖嬌美的臉蛋,手掌一直向下,摸到她的腰臀位置。那位女聖嚇得渾身懾懾發抖,雙腿一軟,直接坐在了地上,嘴裡發出抽泣聲,用着求助的眼神望着道觀中的滄瀾武聖等人。

    常年待在宮中的女聖,本就是養尊處優,自身的意志力,自然是比不上經歷無數血戰成長起來的聖者。

    滅風血聖搖了搖頭,笑道:“沒能抓住滄瀾武聖的確是一件遺憾的事,可是,四位美麗動人的女聖卻沒有讓本聖失望,全部都長得國色天香。就是不知道,她們那冰冷的鎧甲裡面,身材會不會更加誘人呢?來人,將她們身上的鎧甲剝掉,脫光她們的衣衫,讓大家都看一看所謂的七十二宮女聖赤身裸.體的時候,還那麼聖潔高冷嗎?”

    不死血族的諸聖,全部都發出***的笑聲,其中有幾位更是迫不及待向四位女聖走了過去,準備立即就動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