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祝輕衣與張若塵和青墨都交過手,十分清楚他們的真實實力,失去陣法的守護,她只需一隻手,就能將他們鎮壓。

    因此,祝青衣也就顯得頗爲大度,直接放開兩位女聖。

    “嘩啦!”

    兩位女聖拖着鐵鏈,從張若塵的身邊走過,臉上皆是露出一道感激的神色。

    身上的鎖鏈之中,涌出的雷火力量,使得她們連自爆聖源都做不到。若不是因爲此人,她們的下場,肯定會很悽慘。

    等到兩位女聖走入進空間迷陣之後,張若塵低聲對青墨說了一句。

    隨即,青墨按照張若塵的吩咐,進入空間迷陣,將那位修爲達到徹地境的血聖帶了出來。

    就在青墨和那位徹地境血聖跨出空間迷陣的一瞬間,滅風血聖和祝青衣同時出手,以閃電般的速度,分別攻向青墨和張若塵。

    “本聖還沒有嘗過精神力聖者的鮮血,今日,就先嚐一嘗你的味道。”

    “與不死血族作對,是要付出代價的。”

    要知道,他們二人都是通天境巔峯的修爲,只是身形一動,便是有兩股排山蹈海的力量波動涌出來。

    張若塵和青墨站在他們的面前,如同兩隻螻蟻,就像生死和命運都已經被他們掌控了一樣。

    “不好,不死血族的聖者太卑鄙,果然出爾反爾。”

    站在道觀中的滄瀾武聖意識到不妙,眼神一沉,覺得張若塵太大意,肯定會遭遇不測,於是,施展出身法闖入進空間迷陣,準備衝出去救援。

    空間迷陣之外,張若塵看着快速攻伐過來的祝輕衣,卻是沒有一絲懼色,只是向後退了一步,便跨越十丈的距離,退回空間迷陣裏面。

    祝輕衣打出的攻擊,連張若塵的衣角都沒有沾到。

    “怎麼可能?”

    祝輕衣略微一怔。

    一個精神力聖者,怎麼可能比她的速度還要快?十丈的距離,雖然很近,但是,依舊需要一些時間才能退回去。

    然而,那個人族精神力聖者,卻像是施展出了“縮地成寸”的手段,頃刻之間,就退回空間迷陣。

    另一頭,青墨也是相當果斷,一掌打在那位徹地境血聖的背心,將他當成盾牌,抵擋滅鳳血聖的攻擊。

    隨後,她那一雙雪白的小手,同時向前一拍,打出一大片無量聖火,使得道觀外的空地變成一片火海。

    無量聖火能夠燒死聖境生靈,誰敢觸碰?

    “一個小丫頭竟然能夠操控無量聖火,她到底什麼來頭?”

    “不能觸碰無量聖火,立即後退。”

    不死血族的血聖,皆是大驚失色,連忙施展出身法,急速向後倒退。也有一些修爲強大的血聖,沒有避退,只是打出千紋聖器,形成守護之光,抵擋無量聖火的火焰。

    祝輕衣的身上涌出一片黑色邪氣,化爲一片黑雲,竟然抵擋住無量聖火。

    就在這時,她發現站在陣法之中的張若塵,雙手併合,結出手印,向另外兩位女聖的方向打了過去。

    “大擒拿術。”

    張若塵喊出一聲之後,雙手向前一抓,頓時,有着一股精神力風暴涌出去。

    魔天部族的一位徹地境血聖,雙手捏着一柄骷髏長劍,激發出劍中的力量,凝聚出一片白骨虛影,正在抵擋無量聖火的火焰。

    他在守護自己的同時,也在看守兩位女聖。

    剩下的兩位女聖,怯生生的站在數十道白骨虛影的中心,她們沒有被選中,沒有成爲交換的對象,只能絕望的等待未知的命運。

    “譁——”

    突然,那位手持骷髏長劍的徹地境血聖和兩位女聖,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下一刻,他們三人就出現在空間迷陣之中。

    兩位女聖的心中露出喜色,連忙向陣法中的張若塵衝了過去。

    那位徹地境血聖卻是臉色鉅變,連忙抓起骷髏長劍,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斬向兩位女聖,大吼一聲:“不準逃。”

    張若塵的手指向前一點,頓時,空間迷陣之中的空間結構發生改變,那位徹地境血聖劈出的一劍,反而斬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痕。

    “進入陣法之後,就要老實一點,千萬別隨意出手。”張若塵以警告的語氣,對他說道。

    那位徹地境血聖半跪在地上,恨得咬牙切實,可是,最終還是不敢輕舉妄動,盤坐在地上,一邊療傷,一邊思考破陣的辦法。

    頃刻之間,形勢逆轉。

    四位女聖全部都被救走,反而,不死血族卻被打得有些手忙腳亂,並且依舊有一位徹地境的血聖被困在空間迷陣裏面。

    道觀外,所有血聖都是怒火滔天,發出一道道長嘯聲。

    滅風血聖最是惱怒,嘴裏吐出一口劇烈的風暴,吹得所有無量聖火都消散而開,隨後,吼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

    祝輕衣也是自言自語的念出一句,“大擒拿術。”

    剛纔,那個人族精神力聖者施展的大擒拿術,讓四位通天血將都是有些驚駭。

    經過推算,他們發現,即便是以他們的強大修爲,遭遇大擒拿術的攻擊,也會相當頭疼,沒有絕對的把握躲閃開。

    所謂的大擒拿術,只是張若塵胡亂喊出的一個名字,故意混淆視聽。其實,就是空間力量。

    通過扭曲空間,將遠處的人和物拉扯到另一個位置。

    不死血族的諸聖只所以沒有發現空間波動,不僅是因爲張若塵的空間造詣達到更加高深的地步,也是因爲,張若塵使用精神力進行了掩蓋。

    只有精神力聖者,才能察覺到張若塵的這些小手段。

    張若塵衝着道觀外的諸位血聖微微一笑,隨後,雙手結出印法,一副又要施展大擒拿術的樣子。

    包括祝輕衣和滅風血聖在內,所有血聖,全部都向後倒退,與道觀拉開一段長長的距離。

    “你們那麼害怕幹什麼?其實,我們還可以繼續談一筆交易。”

    張若塵的雙手守護衣袖裏面,向那位困在空間迷陣之中的徹地境血聖盯了一眼,又道:“只要你們拿出讓我心動的寶物,我就放他離開。”

    “你是在找死。”

    滅風血聖氣得頭頂冒青煙,露出鋒利的牙齒,恨不得將張若塵活生生的吃掉。

    “不急,我給你們考慮的時間。”

    張若塵帶着四位女聖,走入進道觀。

    “多謝先生出手相救。”

    四位女聖都是喜極而泣,有一種從地獄返回人間的感覺,她們全部都躬身向張若塵行禮,將他視爲恩人。

    “先生,你真的太厲害,四大通天血將都被你玩弄在鼓掌之中,這一戰若是傳出去,必定能夠讓你名震北域。”

    柳離女聖輕輕抿着紅脣,眼眸一閃一閃,雪白的臉上盡是崇拜的神色,猶如是變成了一個犯花癡的小女孩一樣,沒有半點聖者的高傲氣度。

    元簌女聖臉上的神情,也與她差不多。

    做爲女皇身邊的女官,她們見過很多威震天下的絕世強者,但,那些人都只是讓她們感到敬畏,不敢接近,站在他們的面前會有很大的壓力。

    然而,對張若塵的感覺卻完全不同,她們的心中不僅有欽佩之情,而且還想與他靠得更近。

    唯一還能保持理智的人,只剩下滄瀾武聖。

    滄瀾武聖那一雙美若星辰一般的眼眸,一直都在觀察張若塵,冷聲道:“你不是傷得很重沒辦法出手嗎?”

    張若塵咳嗽了兩聲,露出疲憊的神情,道:“逼不得已,只能出手。你們還是儘快養傷,等到傷勢痊癒,才能殺出去,一直躲在這裏也不是辦法,說不定什麼時候不死血族就會想出破陣的辦法。”

    隨即,張若塵讓青墨攙扶着他,向一座破碎的大殿走去,準備休息。

    滄瀾武聖卻是沒有打算如此輕易放過張若塵,身影一動,攔住了他們的去路,道:“像你這樣的強者,在崑崙界,不可能籍籍無名,你到底是誰?爲何要以精神力掩蓋自己的真實面目?你到底在隱藏什麼?”

    六位女聖都有些尷尬,覺得武聖大人的做法不妥。

    畢竟,那位先生剛纔才拼死救了她們,現在就去盤問他的身份,會不會太過失禮?

    張若塵近距離盯着滄瀾武聖的那張絕色容顏,五官很精緻,肌膚就像是冰玉一樣,看不到任何毛孔,不用觸碰也能感覺到細膩和柔滑。

    “沒有隱藏什麼,只是覺得大家萍水相逢而已,泛泛之交,沒必要告訴你們真實身份。”

    張若塵說出這話的時候,已經有些不客氣。

    滄瀾武聖也看出對方有些不滿,略微皺起眉頭,最終還是壓制住好奇心,沒有繼續逼問,以免因爲自己強勢的性格將對方給徹底得罪。

    不過,她對張若塵卻是產生出不小的興趣,覺得他肯定是大有來頭,決定今後再想辦法試探出他的身份。

    道觀外,不死血族的血聖輪番攻擊空間迷陣,將那片山頭都打得下沉了數十米,可惜根本破不開陣法。

    滅風血聖給那位困在空間迷陣之中的徹地境血聖施壓,最終,那位徹地境血聖不得不屈服,跪在地上,向北方一拜。

    “血將大人,你一定要善待我的族人。”

    那位徹地境血聖的眼中流露出絕然、痛苦、不甘的神色,隨後,自爆聖源,聖軀四分五裂,一股恐怖的毀滅力,向外席捲。

    轟隆一聲,整個山體都在猛烈晃動。

    空間迷陣破碎而開,就連道觀也遭受衝擊,變得更加破碎。

    令人吃驚的是,道觀並沒有完全毀掉,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守護着它,即便是徹地境聖者自爆產生的毀滅力量,也無法撼動它的地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