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雙手向前一抓,使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將那位徹地境血聖自爆產生的毀滅力量,轉移到別的方位。

    “真是夠狠,竟然逼得徹地境聖者自爆聖源。”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

    徹地境聖者在血神教,已經可以做一位宮主,或者是一位聖長老,絕對是一等一的大人物。

    不死血族爲了攻破空間迷陣,竟然不惜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

    滄瀾武聖的傷勢已經恢復六七成,就在那位徹地境聖者自爆的一瞬間,她的右手向虛空一握,隨即聖劍飛出來,變得足有六十多米,門板那麼寬,轟的一聲插在她的身前,化爲一面劍牆。

    道觀蘊含的神秘力量,加上巨劍形成的劍牆,兩重防禦,抵擋住了那股毀滅力量,滄瀾武聖和六位女聖站在劍牆的後方,並沒有遭受創傷。

    “空間迷陣已經被毀掉,我們必須立即逃離此地。”

    張若塵向青墨傳音,隨即,二人化爲一白一青兩道流光,向道觀外衝去。

    “你們逃不掉。”

    山下,響起一聲冷喝。

    隨即,一片長達數百米的血雲,急速衝向山頂,攔截住張若塵和青墨的去路。

    血雲中,站着一尊巨大的人影,高達三丈,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讓張若塵和青墨感覺到有些窒息。

    站在血雲中的那人,正是四位通天血將之一的滅風血聖。

    那位徹地境血聖自爆聖源之前,不死血族的諸聖擔心遭受波及,全部都退到山下。如今,他們將這座象形石山完全包圍,並且正在收縮包圍圈,重新衝上山頂。

    青墨嚇得六神無主,盯向張若塵,道:“公子,現在怎麼辦?”

    “只能退回道觀,與她們合作,或許可以殺出一條血路。”

    正要退回道觀,張若塵的耳中再次響起一道道古怪的聲音,尖銳的慘叫,蠻獸的吼叫,女子的哭聲,刀柄碰撞的聲音……

    道觀深處衝出密密麻麻的黑色影子,有的像小孩,有的像老人,有的像蠻獸,那些影子全部都投影在地上,數量太多,根本數不清。

    “亡靈嗎?”

    “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怎麼感覺到它們在發出叫聲。”

    ……

    這一次,就連青墨和諸位女聖也都看到那些影子,她們感覺到毛骨悚然,連忙閃避,根本不敢與它們接觸。

    “那是……邪惡聖念體嗎?”張若塵暗道。

    邪惡聖念體,既不是生靈,也不是亡靈,乃是由半聖和聖者的聖念修煉而成,具有很強的攻擊性。

    在陰陽海的亡靈古船上,張若塵見過邪惡聖念體。

    從道觀深處衝出的影子,與邪惡聖念體很相似,可是,卻太過弱小,而且數量也太多。

    就算是亡靈古船之上,也不可能誕生出如此多的邪惡聖體。

    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位徹地境血聖自爆聖源造成的巨大動靜,似乎驚動了道觀深處的某一位可怕的存在。”

    張若塵隱隱約約聽到,道觀的深處,傳出一道異動聲。

    緊接着,道觀的地基裂開一道縫隙,一股恐怖絕倫的氣息,從地底傳出來,猶如是有一尊古老的生靈正在甦醒。

    在這一瞬間,張若塵渾身汗毛都立起來,背心一片冰冷。

    不死血族的所有血聖加起來,也沒有從道觀底部傳出來的那股氣息嚇人。青墨被嚇得雙腿發軟,牙齒髮出嘚嘚的聲音。

    “難道……難道是有一尊邪神出世?”

    六位女聖也被嚇得臉色蒼白,邁不動腳步,她們的目光,紛紛向滄瀾武聖望過去,很想知道武聖大人有沒有應對的策略?

    滄瀾武聖的臉色也很難看,卻還算鎮定。

    現在,很顯然是不能再返回道觀,只能尋找別的出路。

    張若塵向比道觀更高的山頂望去,那裡雲霧繚繞,隱隱間,可以看見雲霧中有着成片的古老建築,散發出神聖的光華。

    “繼續登山。”

    張若塵以強大的意志力,壓制住心中的恐懼,釋放出精神力,凝聚出一片雷電,捲起被嚇得有些發愣的青墨,化爲一道電光,向更高的山頂衝去。

    滄瀾武聖伸出一隻左手,打出一道聖氣長河,包裹住六位女聖,衝了出去,緊跟在張若塵的身後。

    “轟隆。”

    道觀的地基徹底破碎,裂開一道一丈寬的溝壑。

    一片死氣,從地底涌出來,一直衝向高空,使得整個天穹都被灰濛濛的死氣籠罩。

    張若塵回頭盯了一眼,心臟猛烈的一跳。

    “那股力量是……死亡邪氣。”

    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見到死亡邪氣,很久之前,在玄武墟界歷練的時候,已經見識過死亡邪氣的厲害。

    在玄武墟界,一根蘊含死亡邪氣的孽海之柱,釘死了一隻達到聖王境界的青火玄武。

    從道觀地底涌出來的死亡邪氣,與孽海之柱上面蘊含的死亡邪氣,簡直一模一樣。

    如今,死亡邪氣再次出現,張若塵怎麼能不吃驚?

    那些血聖從山下衝上來,剛剛與死亡邪氣接觸,立即便是發出驚恐的叫聲。

    一股死氣滲透進血液和聖氣,他們的皮膚立即變成黑色,開始腐爛。死亡邪氣不僅在摧毀他們的肉身,也影響了他們的神志,他們的眼神變得嗜血、暴虐、瘋狂,完全失去理智。

    祝輕衣似乎是知道死亡邪氣的可怕,瞪大雙眸,露出驚駭的神色,沉聲道:“立即退到山下,不要與死亡邪氣接觸。”?“譁——”

    道觀的地底,一團黑色的光球飛出來,懸浮在半空。

    山中的諸聖,包括張若塵和滄瀾武聖,全部都能感受到從黑色光球中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

    數萬道黑色影子,似乎都是受黑色光球的操控,衝向兩個方向。

    其中一批,衝向山頂,追趕張若塵、滄瀾武聖等人。另一批衝向山下,追趕不死血族的血聖。

    黑色影子的速度極快,而且,它們的身上攜帶有死亡邪氣。

    其中一位血聖,被數百道黑色影子追上,猶如遭受數百座大山的鎮壓,倒在地上,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片刻後,那位血聖變成一灘黑色膿血。

    數百道黑色影子之中,卻是多出一道氣息強大的影子,與那位血聖的身形簡直一模一樣。

    看到這一幕,即便是兇殘嗜血的血聖,也都感到毛骨悚然,逃得更快。

    “道觀的地底,到底是什麼東西被放了出來?”

    “太可怕了!難道殺死一個人,它就會多一道影子?”

    ……

    實在太詭異,從地底逃出來的那個未知生靈,似乎是擁有數萬道影子。每殺死一個人,它就會多一道影子。

    張若塵和滄瀾武聖的額頭上也在冒冷汗,拼命逃遁,不想步那位血聖的後塵。

    可是,那些黑色影子卻是越追越近,眼看就要將他們包圍。

    滄瀾武聖的雙瞳冒出火光,有兩隻鳳凰的印記在瞳孔中浮現出來,她將手指咬破,向身後一甩,一滴滴聖血從破口之中飛出去。

    “哧哧。”?每一滴聖血都化爲一團火焰,火焰的形狀,猶如鳳凰的羽毛。

    一大片火焰羽毛飛出去,與追在後方的黑色影子碰撞在一起,竟是將黑色影子燒成一縷縷黑煙,消散在空氣之中。

    “真鳳之血。”

    張若塵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顯然是沒有料到,滄瀾武聖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體質。

    只有將真鳳之體修煉到大成,體內的血液,才能轉換爲真鳳之血。鳳血蘊含的火焰之氣,能夠焚煉世間的一切陰邪,堪稱最爲珍貴的血液之一。

    真鳳之體和真凰之體,都是能夠和真龍之體相提並論的強大體質。

    “難怪她的戰力在九天玄女之中排名第一。”張若塵心中暗道。

    滄瀾武聖不斷將鮮血灑出,阻擋追在後方的黑色影子,終於,他們一行人到達山頂,衝入進一片青色的殿宇。

    青色殿宇散發出來的神聖光芒,阻擋住那些黑色影子,使得它們無法闖入進去。

    張若塵和滄瀾武聖都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兩人的臉色十分蒼白,對視了一眼,皆是發出一道笑聲,能夠逃出生天,實在是不容易。

    “剛纔,我聽到你說出死亡邪氣四個字,難道你知道從道觀地底衝出來的是什麼鬼東西?”滄瀾武聖問道。

    張若塵實在是有些疲憊,直接坐在地上,道:“以前,我的確是與死亡邪氣有過一些接觸,並不是十分了解。只能說,那很有可能是一股來自域外的力量。”?

    “域外的力量?”

    滄瀾武聖有些驚異,飽滿的胸口,深深的起伏了一下,連忙又問道:“是哪一座墟界?”

    張若塵陷入沉默,回憶起在玄武墟界看到過的孽海魔柱。一座墟界,哪怕是上等墟界,也不可能煉製出那麼可怕的戰兵。

    難道浩渺的宇宙之中,真的有與崑崙界一樣強大的世界,而且,那個世界的生靈,已經來過崑崙界?

    滄瀾武聖並不是一個愚蠢之人,見張若塵沉默不語,也是生出了一些猜測,倒吸一口寒氣,自言自語的道:“難道傳言是真的,仙機宗真的是被域外的一股勢力滅掉?”

    張若塵的臉色沉凝,走到青色殿宇中一處較高的位置,釋放出天眼,向下方的道觀望去,仔細觀察那團懸浮在半空的黑色光球。

    黑色光球內部,像是包裹着一塊長條形的白色石頭……

    不對,不是石頭。

    那是一根骨頭,一根手指的指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