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頃刻間,已經有四位血聖死去,他們的血氣流入進黑色光球,使得那根白森森的指骨竟然浮現出網狀的血絲,變得更加猙獰可怕。

    它能夠吸收血氣?

    一直以來,只有不死血族吸收別的生靈的血液,增強自身的力量。現在,卻是冒出一根骨頭,竟然能夠吸收他們的血液,不死血族的諸聖怎麼能不恐懼?

    祝輕衣、滅風血聖這樣的強者,也都是拼盡全力,向遠處逃命。

    滄瀾武聖擁有一雙真鳳聖眼,能夠看清黑色光球中的指骨,即便,她見多識廣,也感覺到匪夷所思。

    “那是大聖的一根手指嗎?”滄瀾武聖道。

    張若塵輕輕搖頭,道:“即便是神,死了之後,也是塵歸塵土歸土,不可能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除非……”?“除非什麼?”

    Www ●ttκan ●C〇

    滄瀾武聖好奇的問道。

    青墨和六位女聖也都豎起耳朵聆聽,很想知道,從道觀地底衝出來的黑色光球,到底是什麼東西?

    張若塵道:“除非,那位大能並沒有完全死透,有一道聖魂,或者聖念,寄居在指骨的內部。”

    青墨問道:“那麼到底是大聖的指骨,還是神的指骨?”

    “不知道,反正是一位相當厲害的存在。”

    張若塵仔細想了想,又道:“應該是某一位中古大聖的指骨。天地間,想要誕生一位神,談何容易?”

    “萬一是神的指骨呢?”青墨道。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道:“若是,指骨的內部寄居有一道神魂,或者神念,那麼對於北域,甚至對於整個崑崙界,恐怕都是一場不小的災難。”

    青色殿宇外,全是一道道猙獰的黑色影子,將張若塵等人圍堵在青色殿宇之中,根本出不去。

    滄瀾武聖和六位女聖盤坐在地上,繼續療傷,只有傷勢痊癒,實力增強,活下去的機會纔會更大。

    張若塵也沒有別的事可以做,於是,全力以赴吸收舍利子中的知識和精神力,迫切希望能夠讓精神力強度更上一層樓。

    一連花費兩天時間,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大增,一舉衝擊到五十三階。

    在這一瞬間,他的所有感知能力都增長一大截,即便閉着雙眼,周圍的一切,也都清晰出現在腦海之中。

    不過,無論是這座山嶽,還是青色殿宇,都是相當古怪,張若塵的精神力都達到五十三階,卻依舊看不透其中一些地方。

    特別是這一片青色殿宇,越是往深處,越是模糊,精神力根本滲透不進去。

    張若塵沒有繼續探查青色殿宇,睜開雙目,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

    “公子,你的精神力又有突破?”青墨欣喜的問道。

    張若塵的心情頗爲愉悅,道:“提升了一階。”

    五十三階的精神力,已經是無數精神力修士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即便是大地神殿的司命神女和不死神殿的不死神女,也都只是這個境界。

    當然,同樣是五十三階的精神力聖者,實力差距也是相當巨大,司命神女和不死神女都是站在五十三階的巔峯,隨時都可能突破到五十四階。

    張若塵只是剛剛達到五十三階而已,相當於是五十三階的初期,還需要繼續努力修煉。

    滄瀾武聖穿着一身鳳焰戰甲,頭上長髮如同赤紅色的火雨,身材高挑,美豔動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六位女聖也都傷勢痊癒,每一個都精神抖擻,氣質優雅,跟在滄瀾武聖的身後,猶如六位凌波仙子一般。

    滄瀾武聖道:“那些黑影與黑色光球之中指骨一起飛進了仙機山的深處,現在,我們可以離開這裏。要不要一起同行?”

    張若塵擡頭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死亡邪氣,的確消失得乾乾淨淨。

    他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了!你們進入仙機山,有你們的事,我也有我的事,咋們就此別過。”

    柳離女聖鼓足勇氣,對張若塵說道:“不死血族的血聖並沒有死絕,他們肯定還會對付你,與我們同行,相互之間也有一個照應。”

    張若塵微微一笑:“我自有保命的手段,他們奈何不了我。”?滄瀾武聖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張若塵有些擔心,與她接觸得太多,說不一定會露出破綻。

    讓滄瀾武聖知道了張若塵真實身份,以她嫉惡如仇的性格,肯定會出手擒拿他。因此,就算有些危險,張若塵還是決定單獨行動。

    柳離女聖俏麗的臉蛋上露出一道失望神色,道:“公子對我們有救命之恩,但是,我們卻連公子的姓名都不知道,今後,該如何報答?”

    “若是有緣,自然還有再見的機會。”張若塵笑道。

    柳離女聖知道張若塵的這句話只是在搪塞她,心中有些失落。她不知道對方的姓名,甚至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看不清,就算今後對方從她的身邊走過,恐怕她認不出來。

    天下如此之大,今日一別,哪裏還有再見的機會?

    柳離女聖取出一根七彩色的玉釵,緊緊捏在玉指之間,向張若塵走了過去,神態有着羞澀,將玉釵遞給了他,道:“救命之恩無以爲報,這根玉釵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希望公子一定收下。”?張若塵自然是明白,一個女子送給一個男子玉釵,有着非同一般的意義,心中不禁輕嘆一聲。

    柳離女聖生怕張若塵會拒絕,將玉釵放到他的手中,立即轉身,以最快的速度衝出青色殿宇,消失了蹤影。

    隨後,滄瀾武聖和五位女聖也向張若塵告辭,離開了這片青色殿宇。

    張若塵捏着手中的玉釵,能夠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苦笑。

    “公子,有一位美女聖者主動向你示愛,多麼讓人羨慕的一件事,你怎麼笑得那麼難看?難道是害怕郡主知道這件事?”青墨俏皮的一笑。

    “別胡說。”

    張若塵將玉釵收了起來,眼神有些沉凝,又道:“註定不可能在一起的兩個人,一旦產生了感情,那就是孽緣。有什麼值得羨慕?”

    青墨收起笑容,道:“我們接下來該去哪裏?要不離開仙機山?這裏太危險,萬一那根手指又飛出來,我們逃都逃不掉。”

    “古松子都還沒用找到,怎麼可以離開?”

    張若塵向青色殿宇的深處望去,眼睛一眯,露出疑惑的神色,道:“這一片青色殿宇散發出來的神聖光芒,可以阻擋黑色影子和死亡邪氣。那麼,青色殿宇之中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可以壓制那根手指?”

    “對啊!”

    青墨的一雙眼眸子變得無比明亮,使勁的點頭,覺得張若塵太聰明,總是能夠想到別人想不到的一些東西。

    張若塵和青墨向青色殿宇的深處進發,沒過多久就遭到一座陣法的阻隔,根本闖不進去。

    青墨動用出無量聖火和銀色菜刀,也無法將陣法破開。

    張若塵的手指摸着下巴,輕輕搖頭,道:“好厲害的陣法,或許,只有等我重新續接三脈,使用出淨滅神火,或者空間裂縫,纔有可能將它破開。”?現在,張若塵調動精神力,只能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根本無法破開空間,面對眼前的陣法,自然是束手無策。

    張若塵和青墨離開了青色殿宇,準備先去尋找古松子。

    剛剛走下山嶽,張若塵就以精神力,探查到好幾股聖氣波動,竟然有不少修士進入仙機山。

    通過觀察他們的服飾,偷聽他們的對話,張若塵判斷出他們的身份。

    有的來自武市錢莊,有的來自黑市,有的來自拜月魔教,除此之外,北域的各個頂尖勢力也都摻和進來。

    “仙機山一下子竟然變得如此熱鬧,難道他們都是爲了奪取化聖丹的丹方?或者是因爲那根指骨出世造成的動靜太大,將他們吸引到了仙機山?”

    沒過多久,一則消息,在仙機山中傳開:

    不死血族找到古松子的隱居之地,想要強行闖入進去,然而,卻遭到一條金蝠巨蟒的攻擊,全部都退了出來,並且有血聖隕落。

    消息傳出之後,引起巨大的震動。

    “他們怎麼知道那裏是古松子的隱居之地?說不一定,不死血族是故意將金蝠巨蟒的領地說成是古松子的隱居地,想要引得人族修士去送死。”

    有人否定了這一猜想,道:“古松子曾經收服過一條金蝠巨蟒,既然金蝠巨蟒出現,那麼,古松子的隱居之地,應該就是附近。”

    隨即,各大勢力的修士,紛紛向金蝠巨蟒出沒的那片山林趕過去,都想第一個找到古松子。

    張若塵和青墨收斂身上的氣息,花費半天時間,悄聲無息的來到那片山林的外圍區域。

    在這裏,張若塵發現了一些戰鬥痕跡,乃是聖境高手留下。

    青墨跟在張若塵的身後,走得很慢,顯得怯生生的,低聲道:“公子,那條金蝠巨蟒將不死血族都擊退,肯定是一隻相當厲害的蠻獸,我們萬一打不過它怎麼辦?”

    “我們是來找古松子,又不是來和金蝠巨蟒戰鬥。再說,古松子是酒瘋子的朋友,只要見到信物,應該不會敵視我們。”張若塵笑道。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