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蝠巨蟒爲七階上等蠻獸,相當罕見,成年的金蝠巨蟒,僅僅只是自身爆發出來的力量就能與通天境的聖者搏鬥。而且,金蝠巨蟒的體內孕育有劇毒,吐出的毒霧,就算真聖沾上也會有大麻煩。”

    張若塵踩着落葉,一邊前行,一邊講解。

    青墨被嚇得俏臉煞白,雙腿發軟,更加不敢進入林中。

    驀地,張若塵停下腳步,嘴裡發出一聲輕咦,盯向林中的某一個方向,自言自語的道:“不死血族的氣息。”

    “譁——”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調動天地靈氣,凝聚成一個半透明的球形大繭,包裹住他和青墨。

    半透明的球形大繭,在林中快速滾動,與周圍的自然環境融爲一體,向散發出不死血族氣息的方向而去。

    沒過多久,張若塵和青墨在一條溪水之畔,看見一位不死血族的身影。

    “是他。”

    張若塵將那個不死血族認出,此人頗爲蒼老,來自青天部族,修爲達到徹地境,曾經被困在空間迷陣之中,後來祝青衣使用兩位女聖,將他交換了回去。

    青墨有些好奇,道:“怎麼只有他一人,別的不死血族的血聖呢?難道都死絕了?”?

    “跟上去,說不定能夠找到別的不死血族血聖的蹤跡。”

    張若塵沒有立即動手,畢竟,那位徹地境血聖並不是不死血族的核心人物,就算斬了他,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況且,一旦圍殺失敗,就是打草驚蛇。

    這一片山林相當廣闊,長滿一棵棵參天大樹,其中一些靈性十足,至少也生長了萬年以上。就連纏繞在樹幹在的藤蔓,也有一兩米粗,猶如是黑色的蛟龍一樣。

    林中,瀰漫着濃密的白霧,能夠影響修士的視覺和精神力。

    在地面上,張若塵發現了一些古老陣法的痕跡,刻錄在石頭上的陣法銘紋十分複雜、玄奧。

    可惜,張若塵在陣法上的造詣並不高,無法修復這裡的殘陣,要不然,那些殘陣說不一定能夠排上很大的用途。

    那位徹地境血聖十分小心謹慎,時不時就會停下來觀望四周,確保沒有修士跟在他的身後。

    來到一棵直徑足有六七米的古樹旁邊,那位徹地境血聖徹底停了下來,隨後,從衣袖裡面取出一隻玉質的瓶子,道:“血將大人,本聖親自返回軍營,取來解毒聖丹,應該可以助你化解體內的金蝠巨蟒之毒。”

    “譁——”

    一道黑色的氣霧,圍繞樹幹飛下來,落到地面,凝聚出一道窈窕的身影。她穿着一身玄黑色的長袍,戴着面紗,渾身透着一股邪異和神秘的氣息。

    張若塵只是看了一眼,就將她認出來,正是中贏王的弟子——祝輕衣。

    即便是穿着寬大的長袍,也能看到祝輕衣胸前一對酥峰形成的渾圓弧度,一直向上,在面紗上方,一雙眼眸卻是流露出疲憊的神色。

    在一位聖者的身上,能夠看到疲憊的神態,那麼,可以肯定,這位聖者的身體或者聖魂,肯定出了大問題。

    祝輕衣的聲音頗爲清冷,問道:“副統領知不知道仙機山的情況,他什麼時候趕來?”

    那位徹地境血聖說道:“副統領遇到了一位相當難纏的對手,暫時脫不了身。”

    “也罷。仙機山中暫時也沒有什麼厲害的人物,只要我化解了體內的毒素,應該應付得過來。”

    祝輕衣伸出一隻纖纖玉手,向前一抓,指間溢出一縷聖氣,捲起那位徹地境血聖手中的玉瓶。

    就在這時,異變發生。

    一個漩渦浮現出來,隨即,裝着解毒聖丹的玉瓶,竟然憑空消失。

    “什麼人?”

    祝輕衣冷喝一聲。

    緊接着,一股強大的聖氣波動,從她的體內涌出。一片片樹葉簌簌向下掉落,還沒有落到地面,便是被無形的勁氣震碎成齏粉。

    “吼。”

    那位徹地境血聖大吼一聲,嘴裡吐出一片血霧,在身後,凝聚出一尊數十丈高的血紅色戰將虛影。

    “噠噠。”

    腳步聲不緩不急的響起。

    片刻後,穿着一襲白衣的張若塵,從霧中走出,手中把玩着玉瓶,打開瓶蓋,從裡面帶出一枚白色的聖丹。

    “冰蟾丹,果然是價值連城的療傷聖丹。”

    張若塵將冰蟾丹重新裝回玉瓶,面帶笑意,盯着站在對面的祝輕衣,道:“祝姑娘,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吧?”?祝輕衣的雙眸一凝,冷聲道:“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搶奪本聖的聖丹,真以爲本聖奈何不了你?”

    張若塵道:“祝姑娘若是還在巔峰時期,我肯定不是你的對手,自然不敢如此大膽。至於現在,祝姑娘還能發揮出幾成力量?”?

    祝輕衣邪異的一笑,道:“就憑你那點實力,沒有陣法的輔助,根本不需要本聖親自出手,就能將你鎮壓。葬心血聖,將他給我拿下,記住,別直接殺死,先斬斷他的雙手雙腳就行。”

    祝輕衣與張若塵交過手,知道他的精神力強度只有五十二階,最多也就只是相當於一位玄黃境聖者的實力。

    葬心血聖曾被困在空間迷陣裡面,差一點慘死,早就將張若塵恨之入骨。

    如今,張若塵再次現身,他自然是毫不客氣,控制那尊數十丈高的血紅色戰將虛影,伸出一隻房屋那麼巨大的手印,向張若塵抓了過去。

    “譁!”

    青墨從張若塵的身後飛掠出來,纖細的手指向前一點,隨即,一根青色藤蔓從指尖飛出去,將那尊數十丈高的血紅色戰將虛影纏繞了起來。

    嘭的一聲,血紅色戰將承受不住藤蔓的力量,爆碎而開,化爲一團血霧。

    葬心血聖的眼神一沉,盯在青墨的身上,道:“你不是人類?”

    青墨破掉葬心血聖的攻擊手段,也就多了幾分底氣,雙手叉腰,道:“我是不是人類,你管得着嗎?反正,你要對付我家公子,必須先過我的這一關。”

    “就憑你?”

    葬心血聖已經修煉了六百多年,在北域也是兇名赫赫的人物,豈會將一個小丫頭放在眼裡。

    “轟隆。”

    葬心血聖一腳踩在地面,隨即,以腳掌爲中心,涌出數十道血紅色的紋路,向青墨蔓延過去。

    青墨也是打出數十道藤蔓,與葬心血聖打出的血紅色紋路碰撞在一起,爆發出轟隆隆的巨響,一棵棵參天古樹全部都崩碎,化爲了木粉。

    反倒是林中的一些殘陣竟然被激活,形成一道道防禦力量,阻擋住他們二人的力量勁氣。要不然,戰鬥形成的毀滅力,還會波及得更廣。

    張若塵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祝輕衣的身上,嘴脣動了動,道:“青墨,速戰速決,這位祝姑娘纔是我的主要目標。”?青墨不再保留,取出銀色菜刀,爆發出疾速,一刀揮斬了過去。

    葬心血聖取出一件聖器,向前抵擋。

    “刺啦。”

    銀色菜刀猶如切割豆腐一般,斬斷聖器,劈在葬心血聖的身上,將他的一條左臂斬落,鮮血直流,身形則是被刀氣衝擊得向後倒飛。

    “怎麼可能……”?

    葬心血聖很不甘心,以他的深厚修爲,怎麼可能連一個小丫頭的一刀都擋不住?

    祝輕衣察覺到不妙,知道低估了青墨的實力,於是,也就不再等待,雙手伸出來,結出一道印法。

    “譁——”?

    一柄黑色的巨劍,在她的身前凝聚出來,拖出一片瀑布一般的劍芒,向張若塵揮斬下去。

    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一個直徑三丈的雷電光球,自動凝聚出來,包裹住他的身體。

    黑色巨劍劈在在雷電光球上面,發出轟隆的一聲巨響,有着一道道雷電光紋向四面八方逸散出來,使得泥土融化,在地面上,留下一條條金色的岩漿小溪。

    “這就是一位通天血將的實力嗎?”

    張若塵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向前一點,擊在黑色巨劍的劍尖。

    “啪!”?

    懸在半空的黑色巨劍四分五裂,化爲一縷縷黑色邪霧,流回祝輕衣的體內。

    在這一刻,張若塵更加確定,祝輕衣的身體出了大問題,就連全盛時期的一成力量也發揮不出來。

    祝輕衣的額頭上浮現出一片金霧,眼眸中,一道痛苦的神色一閃而過,咬緊牙齒道:“你的精神力強度,達到了五十三階?”

    “沒錯。”張若塵道。

    “若不是我身中劇毒,就算你擁有五十三階的精神力,我要鎮壓你,也是輕而易舉的事。”祝輕衣道。

    “或許吧!”?

    張若塵一步步向她走了過去,道:“其實,我也受了很重傷勢,並沒有佔你多大便宜,只能算是公平一戰。”

    “血雨通神法。”

    葬心血聖被青墨打成重傷,逼不得已,只得以自身血液獻祭神靈,以換取數倍的力量。

    上空的白霧,變成了血霧,有着緋紅色的血雨降落下來,將這一片大地染成了血紅色。

    葬心血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很快就超越徹地境,達到通天境聖者的層次,並且還在繼續變強。

    祝輕衣露出一道喜色,道:“葬心血聖以最快的速度,斬了他們二人,不用留活口。”?

    通神法是拼命的招式,一旦施展出來,足以爆發出數倍,甚至十倍的戰力。

    張若塵略微皺眉,正打算向青墨傳音,讓她立即退走。

    然而,他向青墨盯過去,卻是詫異的看見,在她的身上也有一股無比強橫的氣息爆發出來,伴隨着一片奪目的銀光。

    那是銀色菜刀散發出來的氣息。

    青墨激發出銀色菜刀的本源力量,從刀中釋放出來的力量波動,竟然比葬心血聖身上涌出的力量波動更加強大。

    ……

    (待會還有一章,略遲,在一點左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