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

    銀色菜刀劈斬了出去,與葬心血聖打出的攻擊碰撞在一起。

    一圈銀色的能量漣漪激盪出來,震得張若塵和祝輕衣都向後倒飛,撞斷一顆顆巨樹,一直飛到十數裡之外,才墜落到地面。

    “噗!”

    張若塵的嘴裡吐出鮮血,即便提前使用出防禦手段,卻還是受了一些創傷。

    祝輕衣也不好受,單膝跪在地上,手掌捂着胸口,嘴裡吐出一口鮮血。血液並不是那麼鮮紅,反而蒙着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芒。

    中了金蝠巨蟒的毒,修士體內的血液會逐漸變成金色,等到血液完全變成金色,就是斃命的時候。

    葬心血聖被斬殺。

    他的聖軀,被銀色菜刀爆發出來的力量,打得四分五裂。

    看到青墨提着血淋淋的菜刀,從那片破碎的戰場中走出來,祝輕衣徹底感覺到失算。

    那個小丫頭的實力也太強大,絕對是能夠和通天境聖者抗衡的大人物,以前,完全被她那人畜無害的外表給欺騙。

    “你們兩個真是一個比一個能裝。”

    祝輕衣很氣憤,覺得張若塵和青墨都是騙子,明明擁有強大的實力,卻都裝得十分柔弱的模樣,一點都沒有聖者該有的強勢氣度。

    “譁——”

    祝輕衣沒有繼續與這兩個騙子對抗,施展出身法,化爲數十道黑色氣流,向白霧之中衝去。

    “這次是對付她的最好機會,絕不能讓她逃走。萬一她化解了體內的毒素,將會後患無窮。”

    張若塵本就是傷上加傷,只能咬緊牙齒,凝聚出最後的力量,雙手向前一抓,施展出空間扭曲。

    隨即,嘭的一聲,祝輕衣從半空墜落下來,落在張若塵和青墨之間的空地,摔得相當狼狽。

    張若塵耗盡了力氣,只得坐在地上,開始調息。

    青墨的雙手向前一按,十指和手臂變成藤蔓,燃燒着青色的無量聖火,纏繞住祝輕衣。

    “我堂堂一位通天血將,豈會敗給你們?”

    祝輕衣相當了得,體內涌出血紅色的光芒,轟隆一聲,將所有藤蔓全部都震斷,一指點了出去,擊在青墨的胸口。

    “嘭。”

    青墨的戰鬥經驗不足,觸不及防之下,被打得吐出鮮血,身體筆直向後倒飛,遭受嚴重的創傷,墜落在地上,砸出一個直徑數十米的大坑。

    當然,祝輕衣打出這一擊之後,也像是耗盡了所有力量,倒在地上,大口喘息,掙扎了數次,也沒能從地上站起來。

    三人全部都受了嚴重的傷勢,可謂是三敗俱傷。

    張若塵盤坐在地,無法動彈,可是,精神力卻不受影響,凝聚出一枚球形閃電,擊在祝輕衣的身上,將她打得暈厥過去。

    等到祝輕衣重新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雙臂和雙腳都戴着一根沉重、冰冷的鐵鏈。

    她的雙臂發力,想要震斷鐵鏈。

    “哧哧。”

    鐵鏈中,涌出一道道雷火之力,擊在她的身上。

    祝輕衣疼得捲縮在地上抽搐,只不過,她的意志力很強大,並沒有叫出聲。

    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這是你們不死血族對付人族聖者使用的鐵鏈,現在用在你的身上,感覺應該很不好受吧?”

    祝輕衣擡起頭來,看着張若塵,冷冷的道:“爲什麼不直接殺了我?你要知道,根本不可能我的嘴裡問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張若塵坐在一塊石頭上面,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你以爲我不殺你,是想從你的嘴裡問出不死血族的機密?”

    “難道不是?”

    祝輕衣有些意外,隨即,眼中又是露出一道譏諷的笑意,道:“莫非你是看上我的身體?”

    “你很美嗎?”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摸到她的耳後,摘下黑色面紗,露出一張冷豔、魅惑、妖冶的容顏。

    她的確算得上是萬里挑一的美人,在張若塵見過的不死血族美女之中,幾乎沒有誰能夠比得過她。

    “還不錯。”張若塵淡淡的道。

    祝輕衣並不是特別在乎自己的容貌,可是,聽到張若塵的評價,卻還是相當氣惱。

    青天部族的第一美人,竟然只是被評價了一句“還不錯”。

    張若塵又道:“我殺過比你更美的女子,所以,你的容貌和身體,對我的吸引力並不是那麼強。”

    “也就是說,還是有那麼一些吸引力。”祝輕衣冷聲笑道。

    張若塵倒也不否認,道:“容貌美麗,天生就是一種優勢,至少看着也會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祝輕衣沉聲道:“留着我的性命,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當然是打算將你賣出去,或許可以賣出一個很好的價格。”張若塵道。

    祝輕衣並不相信張若塵只是想將她賣出去那麼簡單,問道:“賣給誰?”

    “斯圖鳳城。”

    張若塵一本正經的說道,不像是在開玩笑。

    祝輕衣是一個極其聰慧的女子,立即就明白了什麼,問道:“你想從他的手中得到什麼?”

    “焚天劍。”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銳利的光芒。

    祝輕衣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大致猜測出張若塵的身份,道:“你是冥王劍冢的人?”

    “是,也不是。反正焚天劍不應該掌握在不死血族的手中,我覺得必須將它收回。”張若塵道。

    “哈哈。”

    祝輕衣笑出聲,似在笑張若塵太無知,道:“不可否認,你的確還是有幾分本事。但,你若是真想從斯圖鳳城的手中奪走焚天劍,無疑是在找死。他的一根手指,就能將你按死。”

    在提到斯圖鳳城的時候,祝輕衣那雙冰冷的眼睛之中,竟是露出了一絲崇拜和愛慕的神色。

    在祝輕衣的心中,斯圖鳳城就是一個神一般的男子,根本沒有誰能夠戰勝他。所以,她只是將張若塵說的話,當成是一個笑話。

    “今日,你不殺我,以後你一定會後悔。”

    祝輕衣的嘴角上揚,露出一道既是美麗,而又陰狠的笑容。

    張若塵顯得無所謂,在他看來,焚天劍的價值,遠遠超過一個祝輕衣。

    同時,張若塵對斯圖鳳城也很感興趣,想要會一會這個能夠從滄瀾武聖手中奪走焚天劍的男子,他到底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當然就算要去交換焚天劍,也得等到張若塵續接三脈之後。只有傷勢痊癒,才能放手一搏。

    林中,一片金色霧氣,無聲無息的向張若塵、青墨、祝輕衣瀰漫過來。

    張若塵心生警覺,察覺到危險的氣息,冷聲道:“誰?”

    “哧哧。”

    古怪的叫聲,從金色霧氣中傳出。

    看到金色霧氣,祝輕衣的眸中露出一道驚駭的神色,道:“是金蝠巨蟒,它已經在附近。以你們的實力,根本鬥不過它。將冰蟾丹交給我,只有我煉化了體內的毒素,恢復了實力,才能對付它。否則,大家都會死在這裡。”?張若塵懶得理她,嘭的一聲,直接一掌將她拍暈。

    “公子……子怎麼辦……不會真的是金蝠巨蟒吧?”

    青墨雙手捏着銀色菜刀,手指不停發抖,躲到了張若塵的身後。

    張若塵有些無語,道:“你的修爲那麼強,在害怕什麼?就算戰不贏金蝠巨蟒,逃走卻不是什麼難事。實在不行,你可以將它當成一種食材,使用金蝠巨蟒做出來的菜,肯定是別有一番滋味。”

    青墨道:“是嗎?”

    “越毒的蛇,不是越美味?”張若塵道。

    “有道理。”

    青墨的眼睛一亮,使勁點頭,身上的懼意消失,反而變得神采奕奕。

    “譁——”

    青墨打出一片無量聖火,凝聚成火牆,抵擋住瀰漫過來的毒霧,手中的銀色菜刀不停旋轉,散發出越來越明亮的光芒。

    張若塵發現青墨身上的氣質變得完全不一樣,哪裡還有一絲膽怯的樣子?

    看她的模樣,簡直就像是要生吞活吃了金蝠巨蟒,相當的興奮。

    青墨的雙瞳,完全變成青色,猶如兩個神聖的寶石,目光穿透金色霧氣,看到金蝠巨蟒的部分身軀,隨後,化爲一道流光衝了過去。

    “金蝠巨蟒還不出來受死。”

    銀色菜刀散發出刺眼的光芒,爆發出本源力量,破開金色霧氣,劈在金蝠巨蟒的身上,斬出一道深深的血口。

    金蝠巨蟒的身軀相當龐大,比磨盤還要粗,每一塊金色鱗片都有蒲扇那麼巨大,擡起一顆三角形的頭顱,發出一聲嘶吼,嘴裡吐出金色毒霧。

    青墨有無量聖火護體,不懼毒霧,提在銀色菜刀,又向金蝠巨蟒的頸部斬了過去,想要將蛇頭斬下來。

    在她看來,那是金蝠巨蟒身上最好的食材。

    金蝠巨蟒的背部,長着一對巨大的蝠翼,蝠翼上長着尖銳的爪子。其中一隻爪子拍出去,擊在銀色菜刀的側面,打得青墨和銀色菜刀同時拋飛出去。

    青墨退到張若塵的身旁,看着頭頂上方的龐然大物,感覺到相當棘手,道:“根本就打不過,還是算了,或許太毒的蛇肉也不好吃。我們逃吧?”

    張若塵沒有逃,盯着金蝠巨蟒身後的方向,道:“古松子前輩,晚輩是酒瘋子的朋友,是他讓晚輩來找你老人家,希望前輩能夠現身一見。”

    說出這話的時候,張若塵取出酒瘋子給他的黃色古玉,託在手掌心,舉過了頭頂。

    ……

    (求推薦票。小魚有每天更三章之心,但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能盡力試一試。反正先穩定每天兩章,能夠寫第三章,肯定更新三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