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緣島上,有一株十萬年聖藥,名叫千葉聖芯草,乃是無緣大聖親自栽種。若是,你將它帶出緣湖,交到老夫的手中,老夫肯定幫你續接三脈。”

    說完之後,古松子與金蝠巨蟒離開了此地。

    “千葉聖芯草。”張若塵唸了一句。

    青墨低聲說道:“公子,你看見沒有,那個老頭似乎是在害怕什麼,緣湖和無緣島肯定相當危險。他自己不敢去採摘,就想讓我們去冒險,真的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盤。”

    “這你都能看出來?我怎麼覺得,你還是挺聰明。”

    張若塵仔細盯着青墨,笑了笑,又道:“其實,我們也不必親自去冒險,可以讓她先去試一試湖中到底有什麼危險?”

    張若塵將祝輕衣喚醒,隨後,又解開鎖在她雙手和雙腳的鐵鏈。

    “給我去死。”

    剛剛脫困,祝輕衣立即調動聖氣,結出一道手印,向張若塵攻擊過去。不過,祝輕衣本就中毒,又受了傷,十分虛弱,哪裏傷得到張若塵?

    張若塵的手指一彈,一道雷電飛出去,落在她的身上,隨即,祝輕衣再次跌倒在地上。

    對於不死血族,張若塵從來都不會手下留情。同時,張若塵也相信,若是他落在祝輕衣的手中,下場只會更加悽慘。

    “我發誓,若是有一天你落入我的手中,肯定會死得很慘。”

    祝輕衣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一雙美麗的大眼之中,盡是冷寒的殺意。?

    “你想要殺我,並不是沒有機會,前提是你必須要先活下去。”

    張若塵顯得很淡漠,又道:“現在,有兩條路擺在你面前,第一條是我殺了你,第二條是你去湖心的島上幫我採摘一株聖藥。”

    祝輕衣知道自己根本沒有別的選擇,同時她還不想死,於是,問道:“這裏是什麼地方?湖中到底有什麼危險?”

    “你沒有提問題的資格,只需要執行我的命令,自然可以活下去。”張若塵道。

    祝輕衣重新站起身來,調動聖氣,運至雙足,凝聚成一片黑色的雲氣,隨後,腳踩水面,向湖中小島的走去。

    青墨瞪大一雙眼眸,感覺到不可思議,道:“她竟然沒有反抗,真的聽從了你的命令。”

    與祝輕衣交鋒了好幾次,青墨一直覺得她就是一位蓋世魔女,修爲深厚,手段兇狠,根本無法戰勝。

    誰能想到,才短短几天過去,這位蓋世魔女竟然變成他們的階下囚,被整治得服服帖帖。

    張若塵道:“她並不是心甘情願聽從我的命令,只是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已。而且,此刻她恐怕也是在思考脫身的辦法,隨時都可能會逃走。”

    “我纔不會讓她逃走。”

    青墨取出銀色菜刀,瞪大一雙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祝輕衣,只要她敢逃,立即就將菜刀打出去。

    這一座湖畔連綿數百里,湖水清澈,飄着碧綠的荷葉,水面上瀰漫着一層淡淡的白霧,顯得相當靜謐,不像是有什麼危險。

    大概向湖中走了兩千多米,祝輕衣覺得時機到來,於是,調動體內爲數不多的聖氣,急速向前衝出去,準備饒過小島逃走。

    “不好,她果然想逃。”

    青墨準備打出銀色菜刀,卻被張若塵攔住。

    “再等一等。”

    張若塵緊緊的盯着祝輕衣的身影,只見,她距離岸邊越來越遠,距離湖中的小島卻是越來越近。

    “等我化解體內的毒素,必定回來親手擒拿你,使用一百種方法折磨你,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祝輕衣冷聲喊出一句。

    就在距離小島大概還有十里的位置,祝輕衣立即調轉方向,準備從小島的右側繞過去。

    驀地,發生變故。

    祝輕衣的腳下,竟是出現一個漩渦,整個人都像是掉入進泥沼,身體不受控制向下沉陷。

    “噼啪。”

    半空中,一道碗口粗的紫色雷電,自動凝聚出來,擊在她的身上。

    祝輕衣的嘴裏發出一道悶聲,渾身變得焦黑,嘴裏有着鮮血流淌出來,說不出的悽慘。

    緊接着,第二道雷電落下。

    第三道雷電落下。

    ……

    因爲陷入進漩渦之中,她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樣,身形根本無法移動,只能被動承受雷電的攻擊。

    遭受第七道雷電攻擊之後,祝輕衣已經七竅流血,實在無法堅持,暈死了過去,身體向湖底沉去。

    “嘩啦。”

    張若塵的手指向前一伸,隨即,湖面上的水氣,凝聚成一根白色的氣態鎖鏈,蜿蜒的飛過去,纏繞在祝輕衣的腰上,將她救了回來。

    張若塵盯着躺在地上的祝輕衣,略微有些動容,自言自語的道:“一連遭受七次雷電的攻擊,差一點慘死,可是,她卻沒有求救,性格真不是一般的強硬。難怪朝廷大軍和不死血族作戰會節節敗退,不死血族之中的確是人才濟濟,有很多厲害的狠角色。”

    青墨倒吸了一口涼氣,道:“這片湖畔果然是相當危險,不像表面那麼平靜。”

    “應該是中古時期遺留下來的殘陣,很有可能是無緣大聖親手佈下的陣法。祝輕衣剛纔走過的路線,應該還算安全,一直到距離小島只剩十里才觸動陣法。”

    張若塵盯着恢復平靜的湖面,將祝輕衣剛纔走過的路線,暗暗記下來。

    “可是,還有十里的距離,萬一觸動陣法……以我們的修爲,肯定扛不住雷電的攻擊。”

    青墨吐了吐舌頭,覺得緣湖太危險,那是中古時期一位大聖佈置的陣法,以他們的修爲,怎麼可能闖得過去?

    踏出一步,便是萬劫不復。

    “只能讓她繼續去幫我找出一條安全的路線。”

    張若塵取出一枚療傷丹藥,喂進祝輕衣的嘴裏。

    祝輕衣畢竟是一位通天血將,修爲極其深厚,沒過多久,再次甦醒了過來,身上的傷勢竟是恢復了六七成。

    祝輕衣盯向緣湖,眸中露出一道忌憚的神色,問道:“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

    “一處相當危險的地方。”

    張若塵沒有繼續解釋,道:“繼續去幫我尋找一條安全的路線,我必須要登上那座小島。”

    “我不去。”

    祝輕衣的內心無比抓狂,感覺到自己的尊嚴遭受踐踏,不想再被張若塵利用。

    張若塵淡淡的道:“以我現在的精神力強度,完全可以抹去你的所有記憶,讓你變成一個受我控制的傀儡。現在,你知道該怎麼選擇了吧?”

    “你……”祝輕衣道。

    張若塵道:“這一次,我和你一起同行。放心,我肯定會盡最大的努力保住你的性命,畢竟你對我還有很大的價值。”

    也不知祝輕衣到底想要報仇,還是真的擔心張若塵抹去她的記憶,最終,她答應了下來,繼續去探路。

    祝輕衣走在前面,張若塵和青墨跟在後面,與她保持一百丈的距離,小心翼翼的跟進。

    青墨向張若塵傳音,詢問道:“爲何不直接抹去她的記憶,讓她心甘情願替我們探路?”

    “第一,她的意志力相當堅定,我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抹去她的記憶。第二,斯圖鳳城不可能使用焚天劍與我交換一個失去記憶的祝輕衣。”張若塵道。

    接下來,一連經過十數次嘗試,祝輕衣遭受十數次陣法攻擊,每一次都是險死還生。

    終於,他們找出一條安全的路線,可以到達無緣島的附近。

    祝輕衣被折磨得身心俱疲,就算意志再強大,也已經接近崩潰。

    以前,在她的眼中,人類就是兩腳羊,可以隨意斬殺,吸食他們血液,將他們當成豬狗牲畜一樣的圈養。

    遇到這個人類精神力聖者之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反而是她,變成了兩腳羊,對方簡直就像是一隻豺狼,蹂.躪她,折磨她,在她的心中竟是留下了一些恐懼的陰影。

    張若塵取出一張靈紙,畫出那條安全路線,並且,將所有可能觸動陣法的危險位置,全部標註了一遍。

    “登上無緣島,說不一定,還會有別的危險。”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祝輕衣。

    祝輕衣與張若塵的眼睛對視,瞳孔深處一道懼色一閃而逝,道:“我絕不會繼續去幫你探路,你殺了我吧!”

    “咦!”

    張若塵的耳朵動了動,聽到三道破風聲,由遠而近,一直到達緣湖的湖畔,才停了下來。

    三個穿着黑色長袍的聖境高手,出現在湖畔。他們的身上,有着一道道邪惡的氣息散發出來,使得空氣都變得冷寒了幾分。

    “據說無緣島上有一株千葉聖芯草,生長了十萬年,乃是煉製化聖丹的主藥,也不知是真是假。”

    “這一則消息,已經在仙機山中傳開,應該不會有假。”

    站在最前方的那位黑袍聖者,顯得較爲年輕,看上去只有三十來歲的樣子,腰上纏着一根銀製腰帶。腰帶上,刻有密密麻麻的銘紋,散發出銀色聖光,可以看出,必定是一件厲害的聖器。

    他向張若塵三人的方向瞥了一眼,眼睛微微的一凝,道:“竟然有人比我們還先到。”

    “黑市一品堂的聖境高手。”

    張若塵在三位黑袍聖者的袖口上,看見黑市一品堂的標記,判斷出他們三人的身份。

    三人的修爲都相當強大,其中,領頭的那位黑袍男子修爲已經達到通天境,絕對是一位威名赫赫的大人物。

    “唰唰。”

    緊接着,破風聲不斷響起,越來越多的聖境強者趕到湖畔,竟然都是聽到消息,前來奪取千葉聖芯草。

    到底是誰將消息傳了出去?

    ……

    (祝各位書友端午節快樂,同時,小魚繼續求推薦票。哈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