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到百歲就成聖,絕對是天縱奇才,卻被人說是井底之蛙,薛晟氣得頭髮倒立,頭頂冒出火焰。

    薛晟的雙手合十,飛在他頭頂的青色聖劍猛烈顫動,釋放出數以千計的劍氣。

    然而,邱藍山制止住了他,道:“你不是他的對手,先退下去。”

    “院主,我不服。”

    薛晟的雙眼盡是血絲,不願意收劍。

    邱藍山的身上涌出一圈無形氣勁,禁錮住薛晟,隨後,目光威嚴的盯向站在對面的張若塵,道:“閣下先前有一句話說得很對,話,不能亂說。你可知道,井底之蛙這樣的評價,對一個聖者的名聲傷害有多大?薛晟不服,本聖也很不服。你說,能夠使用祝輕衣的性命,換取更加重要的東西。你所指的,更加重要的東西,又是什麼?”

    張若塵道:“無可奉告。”

    邱藍山並不是一個心境高深的人,聽到張若塵這樣的回話,自然是相當惱怒,區區一個小輩,竟然如此不給他面子。

    “不管你到底有沒有投靠不死血族,既然你阻止我們殺祝輕衣,就是與整個人族爲敵。”

    邱藍山不再客氣,伸出兩根手指,捏成一道劍訣。

    一股強大的劍意,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匯聚過來,形成一座劍域,鎖定住張若塵,使得他無法逃走。

    張若塵輕輕點了點頭,道:“劍道造詣還不錯,竟然已經將劍四修煉到大成。”

    劍四,代表的就是天地四方。

    以張若塵的劍道造詣,一眼就可以看穿邱藍山在劍道上的成就。

    “譁!”

    邱藍山的手指上,一道道米粒大小的劍氣在快速旋轉,形成四圈聖光,隨後,化爲一連串劍氣,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這是殺招,要取張若塵的性命。

    張若塵的眉頭皺得更緊,此人在沒有弄清楚事實真相的情況下,竟然直接就對他下殺手。如此做派,實在是令人心寒。

    “你敢。”

    青墨的雙掌,同時向前一按。

    雙掌之間的位置,散發出奪目的銀色光芒,一柄菜刀在急速旋轉,形成一個巨大的銀色刀氣漩渦。

    “轟隆。”

    劍氣擊在銀色漩渦的中心,激烈的碰撞,隨即,兩人同時向後倒爆射,拉開一段長長的距離。

    別的那些人族聖者,也都受到刀氣和劍氣的衝擊,全部都退到遠處。

    邱藍山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沒有想到一個柔柔弱弱的小丫頭,竟然能夠擋住他全力打出一道指劍。

    別的人族修士,更加吃驚。

    “一個小丫鬟而已,竟然能夠和邱藍山拼得不相上下,做爲主人,那個神秘男子的實力恐怕更加強大。”

    “難怪敢說薛晟是井底之蛙,原來他是底氣十足。”

    “那個神秘男子到底什麼來頭,以前怎麼不知道崑崙界有這麼一號人物?”

    ……

    議論聲不絕,邱藍山更加感到臉上無光,伸手向虛空一抓,一道白光從他的眉心飛出來,凝聚成一柄蛇形聖劍。

    黑市一品堂的那位領頭者與邱藍山是死對頭,見到邱藍山手中的蛇形聖劍,眼中露出一道懾人的光芒,笑道:“《千紋聖器譜》排名第八十四位的冥蛇劍,邱藍山終於要動用真正的實力。”

    青墨不甘示弱,調動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銀色菜刀,準備激發出刀中的本源力量。

    就在這時,張若塵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雙眼向北邊望去。

    緣湖的北方,一片血霧升騰起來。

    在血霧中,一道巨大的人影在快速奔跑,每一步落下,都會發出一聲巨響,大地也會跟着顫動。

    終於,那道巨大的人影衝出血霧,伸出一隻水缸那麼巨大的鐵拳,擊向邱藍山。

    拳印一出,天地之間颳起劇烈的罡風,發出呼嘯之聲。

    邱藍山的臉色一變,知道是不死血族的絕代強者趕到,於是,全力催動冥蛇劍,激發出劍中的千紋毀滅勁,揮斬過去。

    “轟隆。”

    拳頭上,成千上萬道聖道規則交織在一起,以勢如破竹的強大力量,震碎所有劍氣,與冥蛇劍直接碰撞在一起。

    邱藍山只感覺有一座鐵山撞擊在他的山上,身體不受控制向後倒飛出去,墜落到緣湖的湖面,體內的臟腑全部錯位,傳來劇烈的疼痛。

    “好可怕的力量。”邱藍山暗道。

    只見,一尊身高三丈的血聖,站在湖畔,身上穿着戰甲,背上長着四隻遮天蔽日的血翼,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正是魔天部族的通天血將,滅風血聖。

    在場的人族諸聖,也都認出滅風血聖,露出驚懼的神色。

    要知道,滅風血聖的兇名,與祝輕衣相比,也是不分伯仲。

    “來得好,正好藉此機會,一舉除掉兩位通天血將。”

    邱藍山雖然忌憚滅風血聖的強大實力,但是,在場足有數十位人族聖者,倒也沒必要怕他。

    滅風血聖筆直的站在湖畔,強壯的身軀,宛如一座不倒的血塔,嘴角微微上揚,臉上帶有一道譏諷的神色:“就憑你們這些人?”

    又有一片血雲,從遠處飛來,懸浮在緣湖的邊緣地帶。

    齊天部族的通天血將,空前血聖,穿着一身金甲,手持一根金色長槍,從血雲中飛出。

    轟的一聲。

    空前血聖落到地面,身上散發出來的聖道力量,將離他最近的兩位武市錢莊長老震得橫飛出去。

    下一刻,封天部族的通天血將,四劍血聖,從林中邁步走出,長着四條手臂,每一隻手中都是捏着一柄寒光四射的聖劍。

    一連三位通天血將駕臨,每一個都是兇名滔天的人物,頓時,使得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至於薛晟,見到巔峰狀態的通天血將,竟是被嚇得臉色蒼白,躲到別的人族聖者之間。

    就連邱藍山也都不再像剛纔那麼強勢,臉色變得有些沉凝。

    滅風血聖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一雙碗口那麼巨大的眼珠子,盯向張若塵和青墨的方向,冷笑一聲:“真的是冤家路窄,兩位別來無恙?”

    張若塵笑了笑,道:“還好。”

    “交出祝輕衣,本聖留你一具全屍。”滅風血聖道。

    張若塵道:“現在,掌握籌碼的人可是我,這就是你談條件的語氣?”

    “誰在和你談條件?我是要你死。”

    滅風血聖並不是那麼在乎祝輕衣的生死,只是擔心不好向斯圖鳳城和中贏王交代,所以才提了那麼一句。

    既然張若塵不肯放人,他也不再多言,直接便是打出一道拳印,轟擊了過去。

    不得不說,通天血將級別的人物,的確是非同小可。

    就在滅風血聖打出拳印之時,張若塵眼前的一切景象,竟然都變得血紅色。由此可見,這一道拳印,使得天地規則都發生了一些微妙的改變。

    遠處,邱藍山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滅風血聖打出的這道拳印,竟是比先前那一擊還要強大。這一拳,恐怕就能將他擊傷。

    “譁——”

    張若塵顯得處變不驚,雙手向虛空一握,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招式,將滅風血聖的拳印之力卸到側面,從他的右側飛了出去。

    滅風血聖的眼中露出一道異色,有些不解,如此霸道的一拳,怎麼會偏移方向?

    等到他收住拳法,穩住身形的時候,張若塵和青墨已經到達緣湖的湖面,向湖中心的無緣島衝去。

    “緣湖之中有大聖留下的殘缺殺陣,他們居然敢直闖過去。”

    “他們二人應該也是逼不得已,畢竟,他們的對手是滅風血聖,只有選擇這一條路,纔有可能置於死地而後生。”

    那些人族修士都不再懷疑張若塵的身份,可是,卻都覺得他太過冒失,去闖緣湖,無疑是送死。

    滅風血聖顯然是知道緣湖相當危險,略微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追了上去:“得罪本聖,只有死路一條,無論逃到哪裡都沒有用。”

    張若塵向身後瞥了一眼,眼中露出一道笑意,手指向湖面其中一處位置點了一下。

    “譁——”?頓時,殺陣被激活,湖面上出現一個漩渦,滅風血聖就處在漩渦的邊緣。

    滅風血聖的臉色猛然一變,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從漩渦中掙脫了出去。

    然而,天空中,卻是有一道雷電落下,擊在他的頸部,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幸好他的肉身強大,硬抗下來,要不然,頭顱都已經與身體分開。

    滅風血聖望着越來越接近無緣島的張若塵,感覺到相當吃驚,暗道:“此人竟然沒有觸動殺陣,他的陣法造詣,怎麼會如此高明?”

    吃了一次虧之後,滅風血聖不敢繼續追上去,擔心張若塵再次使用大聖殘陣的力量對付他。

    人族諸聖也很吃驚,他們的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面掉出來。

    “這人到底是誰,怎麼連大聖殘陣都奈何不了他?”

    “就連滅風血聖都吃了大虧,此人的手段,真不是一般的高明,難怪能夠擒住祝輕衣。”

    薛晟咬緊牙齒,雙手緊捏,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終於意識到自己與張若塵的差距,果然是相當巨大。

    另一頭,張若塵和青墨,已經登上無緣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