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墨站在無緣島上,單手提着祝輕衣,轉過身,向緣湖的湖畔望去,道:“公子,他們肯定會按照我們剛纔行走的安全路線登島,我們必須加快速度尋找千葉聖芯草。”

    “那就只能給他們製造一些麻煩。”

    張若塵雙手向虛空一抓,釋放出兩股精神力,使得湖面上的空間結構發生了一定程度的扭曲。

    曾經的安全路線,變得不再安全。

    當然,即便如此,以外面那些聖境強者的能力,應該也能很快就重新將安全路線找出來。

    所以,張若塵和青墨的速度,依舊要快。

    他們二人向無緣島的深處行去,沒過多久,進入一片散發着奇異花香的樹林。林中,看不到花朵,那些香味都是從葉片中傳出。

    張若塵連忙屏住呼吸,提醒道:“小心一些,那是八大幻樹之一的無花幻樹。”

    “什麼是幻樹?”青墨有些不解。

    張若塵肅然的說道:“幻樹也是植物類生靈,它們散發出來的氣味,具有幻毒,修士一旦吸入體內,就會產生出各種不同的幻覺。一些厲害的幻樹,甚至能夠施展幻術,比人類之中的幻術師還要可怕。”

    “所謂的無花幻樹,其實是長着花朵。只不過,修士聞了它的氣溫,中了幻毒,也就看不到樹上的花。”

    青墨的臉色一白,道:“豈不是我們都已經中了幻毒?”

    “我們現在看到樹上都是葉片,說明中毒並不深,影響並不是太大。”張若塵道。

    “難道還有可能看到別的東西?”青墨問道。

    “吸收的幻毒越多,產生的幻覺越是強烈,看到的東西,自然不一樣。幻覺強到一定程度,修士會失去理智,自己劈砍自己,甚至是會被幻覺嚇死。”

    青墨連忙釋放出無量聖火,凝聚成一個球形火焰光罩,包裹住她和張若塵,不敢沾上外面的空氣,以免吸入更多幻毒。

    張若塵笑道:“你不用那麼緊張,我們現在只是吸了少量幻毒,只有走出幻樹林,體內的毒素就會消散,幻覺也會消失。”

    此地曾經是一位丹道祖師居住的地方,自然是有很多兇險,雖然,張若塵的臉上掛着笑容,但是,卻依舊小心謹慎,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

    “公子快看,那裡有一株聖藥。”

    青墨露出欣喜的神色,指着十丈之外的地方。

    那裡,的確是有一株三彩色的聖藥,形狀很像靈芝,直徑足有一米多,散發出三層淡淡的聖光。

    “大概生長了三萬年,價值不菲。看來無緣島上不僅有千葉聖芯草,也有別的聖藥。”張若塵道。

    青墨本來都已經邁出腳步,走了兩步,卻又停下來,道:“萬一只是我們的幻覺呢?”

    張若塵發現青墨是越來越精明,笑道:“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性,所以,我們還是不要太貪,不要去採摘它,直接去尋找千葉聖芯草。”

    青墨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株聖藥,緊緊的咬着嘴脣,道:“不試一試,真是不甘心。”

    隨即,她的右手擡起來,雪白的食指,長出一根青翠如玉的藤蔓,飛向那株聖藥。

    藤蔓剛剛觸碰到聖藥外圍的聖光,樹林之中的天地靈氣便是猛烈震盪了一下,隨即,一道道雷電在地面上凝聚出來,由下而上的劈了出去。

    青墨指尖的藤蔓,在一瞬間化爲黑灰。

    張若塵察覺到危險,第一時間抓住青墨和祝輕衣,施展出奔雷術,急速逃離這一片區域。

    “太嚇人了,果然是幻覺。”

    青墨拍了拍胸口,被嚇得不輕。

    剛纔,若是逃慢一步,恐怕他們三人都要葬身在林中。

    “未必是幻覺,不過,那株聖藥的四周的確是存在巨大凶險,那裡有可能是位於大聖殘陣的一處結點。”張若塵道。

    “什麼?島上也有大聖殘陣?”青墨吐了吐舌頭。

    張若塵道:“無緣島位於緣湖之中,既然緣湖都有大聖殘陣,島上怎麼可能沒有陣法銘紋?”

    祝輕衣也是心有餘悸,覺得與張若塵和青墨待在一起,真的是要崩潰,冷聲道:“這裡可是大聖曾經居住的地方,你們能不能小心一些,別害死了我。”?“別出聲。”

    張若塵做出一個禁聲的收拾,轉過身,向身後看了看,低聲道:“我怎麼總是感覺有人跟在我們的後面,有一雙眼睛時刻在注視我們。”

    щшш•ttκǎ n•C○

    青墨伸出一隻手,摸到張若塵的額頭上,道:“公子,你是不是又吸收了幻毒,產生出了更加強烈的幻覺?”

    張若塵抓住青墨的手腕,將她的手挪開,道:“我很清醒,還沒有達到被幻覺迷惑的程度。接下來,我們必須加倍小心,這座島嶼真的是異常古怪。”

    他們繼續前行,在林中,又看到了數株聖藥,每一株都很珍貴,聖者看到都很心潮澎湃。

    可是,有過一次教訓之後,他們不敢再去採摘。

    花費半個時辰,張若塵和青墨終於走出無花幻樹林,前方竟是出現一片巨大的藥園,佔據一千多畝地。

    藥園的邊緣,是一道籬笆牆,有着一根根青色藤蔓纏繞在上面,葉片翠綠,散發出一粒粒瑩瑩的光點。

    藥園中,栽種着密密麻麻的藥材,即便是聖藥,也是隨處可見。有結在樹上的硃紅色果實,有長得像是白鶴一般的聖草,還有開得奼紫嫣紅的藥花。

    微風吹過,有濃郁的藥香飄出來,張若塵只是呼吸了一口,就感覺到無比舒服,受了重傷的身體似乎也變得不再那麼疼痛。

    “這是一位丹道祖師留下來的寶藏,即便是一座古教的藥園,與這裡比起來,也遜色了許多。”青墨露出驚歎的神色。

    祝輕衣也是雙眸放光,難以保持平靜。

    誰要是能夠得到這一座藥園,憑藉藥園中的靈藥和聖藥,足以培養出一大批強者,自身的修爲能夠迅猛提升。

    就在這時,張若塵察覺到不遠處傳出一道精神力波動,眼神略微的一凝,道:“什麼人?”

    “譁——”

    他的手臂一揮,一道電刀飛了過去。

    距離張若塵大概二十丈的位置,精神力波動變得越來越強烈,一個半透明的人影呈現了出來。

    人影逐漸變得清晰,竟是一個禿頂的老者。

    禿頂老者輕笑一聲,手掌向前一按,一縷縷火焰從掌心飛出,凝聚成一道長達一丈的火焰盾印,抵擋住電刀。

    青墨看到那個禿頂老者,驚呼一聲:“你這個老傢伙怎麼這麼快就到達無緣島?”

    “什麼老傢伙?得叫前輩。”

    禿頂老者心情極好,臉上掛着笑容,盯着眼前的藥園,眼睛裡面都冒出火焰,興奮的道:“不愧是時空傳人,果然是具有非同一般的能力,多謝你帶老夫來到這裡,現在,這裡的一切都將屬於我。哈哈。”

    禿頂老者自然就是古松子。

    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一直跟在張若塵和青墨的後面,只不過他精神力實在太強大,掩蓋了身上的氣息,即便是張若塵也沒有將他發現。

    不得不說,這個老傢伙的確是相當狡猾。

    張若塵的雙眉微微一皺,道:“你怎麼知道我的身份?”

    古松子笑了笑,道:“在你來到仙機山之前,酒瘋子就已經傳訊給我,讓我無論如何也要幫一幫你。”

    “你就是這樣幫我的?”張若塵輕哼了一聲。

    古松子道:“年輕人,你那麼生氣幹什麼?你帶老夫來到這裡,老夫幫你治傷,本就是等價的交易,各取所需,公平合理。你爲什麼會感到不滿呢?”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懶得與古松子爭辯,只能說明一件事,酒瘋子和古松子的交情真的不怎麼樣,最終還是要靠自己,才能換來醫治的機會。

    而且,酒瘋子也太不靠譜,竟然將他的身份告訴了古松子。以古松子那拙劣的人品,會不會藉此機會趁火打劫?

    張若塵道:“既然,我已經帶前輩來到這裡,前輩是不是應該兌現自己的承諾?”

    “不急,等老夫取到千葉聖芯草,肯定幫你續接三脈,絕不食言。”

    古松子邁出腳步,向藥園中行去,走了一半,又停下來,從懷裡摸出一隻藥瓶,丟給張若塵,道:“從現在開始,這座藥園屬於老夫,你和那個丫頭不準踏進藥園一步。否則,醫治的事,只能免談。”

    “小氣。”青墨嘀咕了一句。

    很顯然,古松子是擔心張若塵和青墨採走了藥園中的聖藥,又或者,藥園中,還有別的什麼珍貴的東西,老傢伙想要一個人獨吞。

    張若塵抓着藥瓶,問道:“這裡面裝着什麼?”

    “收到酒瘋子的傳訊,老夫也是做了一些準備,幫你煉製出了一枚結脈丹。只要服下結脈丹,你體內的三脈就能在一瞬間恢復。不過,只能保持一天的時間。一天之後,便會被打回原形。”古松子說道。

    “你在玩我嗎?”

    張若塵的額頭上冒出一道道黑線。

    只能恢復一天,這也叫恢復??

    “不急,不急。”

    古松子顯得很淡定,又道:“一般的結脈丹,肯定無法讓你恢復。但是,只要老夫找到千葉聖芯草,就能煉製出更加高明的結脈丹,到時候,就是你痊癒的時候。年輕人,現在知道了吧,尋找千葉聖芯草,其實也是在幫你自己。”?

    古松子走入進藥園,再次提醒了一句,道:“記住,這裡現在是老夫的私人藥園,你們兩個必須在外面守着,千萬別讓外人闖入進藥園,哪怕他們偷走一株聖藥,老夫也不會再幫你續接三脈。”

    青墨的雙手抱在胸前,磨了磨牙齒,道:“明明是他自己傳出消息,將那些修士引來這裡。現在,卻要我們阻止那些修士進入藥園,這個老頭是故意給我們找事做嗎?”

    “估計,最開始,他根本就不相信,憑藉我們二人的力量,能夠闖入到這裡。”

    張若塵笑了笑,倒是顯得無所爲,只要古松子能夠信守承諾,一切都好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