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來你是時空傳人張若塵……難怪,哈哈,難怪使用出來的手段那麼詭異,原來是空間的力量……”

    祝輕衣恍然大悟的笑了一聲,直到這一刻,終於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

    世人都以爲張若塵已經變成一個廢人,誰能想到,即便此子三脈盡廢,卻依舊不是誰都可以拿捏。

    “你不應該來北域,這裡是不死血族的主場,不死血族之中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殺你,當你身份暴露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祝輕衣道。

    “想要殺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張若塵調動精神力,伸出一根食指,向祝輕衣的眉心一點,隨即,她便是渾身一軟,暈倒在了地上。

    “不能讓她再開口說話。”

    張若塵盯着躺在地上的祝輕衣,露出凝重的神色。

    因爲他十分清楚,一旦身份暴露,不僅不死血族會來殺他,就連人族中一些貪婪的勢力也肯定會千方百計對付他,奪取他身上的寶物。

    青墨將銀色菜刀遞給張若塵,問道:“要不……你割了她的舌頭?”

    “你怎麼這樣殘忍?”張若塵道。

    青墨瞪大一雙眼眸子,嚴肅的道:“我們的處境太危險,必須要小心謹慎一些,萬一我們被擒住,肯定不止被割斷舌頭那麼簡單。”

    “有危機意識,也是一種進步,不過,你做事的方法,卻有些太過簡單粗暴。以不死血族的強大生命力,即便被割掉舌頭,也能重新生長出來。”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覺得青墨就是一個小女孩,處處都需要他的引導,既不能讓她太過膽怯,也不能太過極端。

    “轟隆。”

    無緣島略微晃動了一下。

    張若塵向巨響聲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無花幻樹林的上方,浮現出一道道陣法銘紋,凝聚出一百零八根粗大的鎖鏈,從地面一直連接到天穹。

    在鎖鏈之間,天地靈氣轉化爲雷電,發出“哧哧”的聲音。

    無緣島所在的空間,像是變得凝固,一股恐怖的威壓,落到島上每一位生靈的身上,讓人窒息,讓人感到無比恐懼。

    “又有人登上無緣島,並且觸動了大聖殘陣的某一處關鍵陣眼,使得大聖殘陣完全激活。無緣島變得更加危險了!”

    張若塵向藥園中望去,只見,一道道血紅色的光梭,從泥土中飛出,每一道光梭都像是一柄血刀,無比銳利,可以輕輕鬆鬆切開聖境生靈的肉身。

    那些光梭,也是大聖殘陣的一部分。

    隱隱間,張若塵聽到古松子的怪叫聲從藥園中傳出,很顯然,大聖殘陣的力量,給他也製造了很大的麻煩。

    沒過多久,整個藥園被血紅色霧氣籠罩。霧氣中,一道道光梭,交織成網。

    原本平靜的藥園,變得無比兇險。

    “那個可惡的老頭不會死在裡面吧?”

    青墨有些擔憂,畢竟,張若塵體內的三脈還沒有續接,古松子就算再怎麼令人討厭,現在卻不能死。

    “古松子獨自一人在仙機山這樣危險的地方都能待數百年,保命的手段不會輸給酒瘋子,不用爲他擔心。”

    張若塵吩咐青墨留在藥園外等候,隨後,獨自一人返回幻樹林,前去查探到底是哪些人闖入進了無緣島?

    進入幻樹林不久,張若塵就看見薛晟的身影。

    “就憑你也敢嘲笑本聖,給我去死。”

    薛晟似乎是中了幻毒,頭髮蓬亂,嘴裡發出大吼聲,手持聖劍向四方胡亂的劈砍。

    其實,能夠在百歲之前修煉到聖境,薛晟已經是相當優秀,稱得上是人傑。雖然,先前因爲誤會,他與張若塵有一些衝突,不過在張若塵看來都是無關緊要的事,並沒有放在心上。

    張若塵曾經在武市錢莊修煉過一段時間,也算是有一些淵源,所以,他不想雙方的恩怨進步一步擴大。

    於是,張若塵施展出奔雷術,衝向薛晟,準備制住他,將他帶出幻樹林。

    “誰?誰敢偷襲本聖,本聖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薛晟突然轉身,眼球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血絲,充滿戾氣,雙手抓着劍柄,全力一劍劈了出去,形成一片絢爛的劍氣瀑布。

    張若塵略微一驚,沒有料到,薛晟竟然突然劈出這一劍。

    要知道,張若塵現在只能動用精神力,根本不能近戰,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他只能將體內的精神力全部都釋放出來,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雷電光罩進行防禦。

    薛晟的這一劍,與雷電光罩碰撞在一起,緊接着,光罩上浮現出一圈圈漣漪,有着密密麻麻的閃電向四面八方飛出去。

    其中有三道閃電,擊在薛晟的身上,打得薛晟口吐鮮血,不斷向後倒退。

    “轟隆。”

    薛晟向後倒退第十三步的時候,踩在大聖殘陣的一道陣法銘紋上面,頓時,聖軀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撕得四分五裂。

    張若塵收回精神力,雷電光罩立即消散,看着被聖血染紅的樹林,輕輕一嘆:“可惜了!”

    驀地,張若塵感覺一股濃烈的殺意,轉過頭,向左側望去,看到北域聖院的第九院主邱藍山站在一棵幻樹下方,怒氣騰騰的瞪着他。

    “你怎麼可以如此心狠手辣,先前,薛晟只是質疑了你,你居然就殺了他。都是人族聖者,你怎麼下得了手?”

    邱藍山露出兩片白森森的牙齒,彷彿是要將張若塵吃掉。

    張若塵懶得向邱藍山解釋,就算解釋,估計他也不會相信,於是,冷笑一聲:“你有資格說我心狠手辣嗎?你對我下殺手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也是人族聖者?”

    “放肆。”

    邱藍山身上的怒火更加強盛,喚出冥蛇劍,懸浮在身前,隨着劍身猛烈顫動,數之不盡的劍形劍氣飛了出去。

    邱藍山擁有通天境的修爲,又是北域聖院的院主,自然是相當厲害的人物。

    以張若塵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唰——”?張若塵使用出奔雷術,急速向幻樹林外衝去,準備與青墨會合。

    “逃不掉,今日,你必死。”

    邱藍山的速度更快,頃刻間就追到張若塵的身後,冥蛇劍中飛出的劍氣,形成數十道光梭,扭纏在一起,擊在張若塵的背部,打穿雷電形成的防禦罩。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急速轉身,雙手向前一按,兩股精神力飛出去,正要動用空間扭曲的手段化解邱藍山的攻擊。

    “唰唰。”

    突然,一連串劍鳴聲響起。

    六柄聖劍從林中飛出來,插在張若塵的身前,結成一座劍陣,抵擋住邱藍山打出的攻擊。

    邱藍山沉吼一聲:“誰敢阻止老夫斬他?”

    柳離女聖穿着一身雪白的鎧甲,從林中走出,呵斥道:“邱藍山,你好大的膽子。現在,所有人族修士都在一致對外,對抗不死血族。你竟然敢對人族聖者下殺手,也不怕遭受天下人族修士的譴責?”

    隨即,另外五位女聖也都跟着走了出來,站到張若塵的身旁。

    邱藍山自然是認出六位女聖的身份,眼中的怒火收斂了幾分,微微拱手行禮,道:“六位女聖有所不知,是他先出手殺死薛晟,老夫只是在爲武聖錢莊的聖者報仇。”

    “薛晟死了?”

    六位女聖都是露出驚異的神色,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公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柳離女聖的眼眸盯在張若塵身上,雖然是在詢問,卻是情意濃濃,聲音十分的柔軟。

    張若塵簡單的解釋了幾句,將剛纔發生的事,告訴了她們。

    邱藍山卻不相信,斬金截鐵的道:“不可能,老夫纔不相信你的話,想要推卸責任,哪有那麼容易?”

    “就知道你不會相信,所以,我都懶得給你解釋。”張若塵淡淡的道。

    “我信。”

    柳離女聖緊接着又道:“公子不可能是一個心胸狹窄的人,也絕對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人。真要是他殺了薛晟,他絕對不會否認。”

    另外五位女聖也都點了點頭,相信張若塵的人品。

    邱藍山看出六位女聖與張若塵有交情,不過,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是不會就此收手,道:“武市錢莊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一位聖境天驕隕落,足以驚動武尊大人。要不然,大家各自讓一步?只要你將祝輕衣交給老夫,老夫可以不再追究這件事。”

    張若塵笑了笑,道:“這是利益上的交易嗎?”

    祝輕衣的價值,可是相當巨大,使用她的人頭,足以從朝廷換取大量修煉資源,而且,憑藉這一功勞,得到一個王爵也是輕輕鬆鬆的事。

    邱藍山自然是不會承認,沉聲道:“老夫要親手殺了她,爲我的師兄報仇。”

    “對不起,我不能將她交給你。”張若塵搖了搖頭。

    “小輩,你這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今天,就算是六位女聖在此,也保不了你。”

    邱藍山有殺張若塵的理由,因此,根本不懼六位女聖。

    冥蛇劍中的千紋毀滅勁被激發出來,樹林中,凝結出數以千計的劍氣,急速飛行,發出一道道刺耳的劍鳴聲。

    “結陣。”

    柳離女聖嬌喝一聲。

    隨即,六位女聖快速踩出步法,結成一座劍陣,六人的力量疊加在一起,從她們的身上,爆發出一股不弱於邱藍山的聖道氣息,迎擊了上去。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