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收回聖氣,隨即,開元鹿鼎重新落回甲板。

    「呼。」

    張若塵只感覺渾身力量都被抽空了一樣,即便肉身已經成聖也有一些扛不住,雙腿顫抖一下,不得不盤膝坐下,吸收亡靈古船上的龍氣恢復消耗的力量。?片刻后,張若塵恢復了一些力氣,重新站起身。

    「僅僅只是催動了一下,竟然就耗盡我全身力量,開元鹿鼎到底是一件什麼樣的戰器?」

    張若塵的眼中,既有一些喜悅,也是頗為好奇。

    小黑知道張若塵凝聚出了四枚聖源,氣海的廣度也遠超別的聖者,道:「有沒有那麼誇張,以你的修為,竟然只能將這隻銅鼎激活片刻?」

    「你要是不信,親自試一試?」張若塵道。

    小黑氣得咬牙,道:「算了,這隻怪鼎,也只有你才能激活。就算本皇擁有博古通今的知識,通天徹地的修為,對它,卻是一定辦法都沒有。」

    眾人都是露出鄙夷的神色,覺得小黑太能自吹自擂。

    黃煙塵道:「以塵哥現在的修為,雖然只能將開元鹿鼎激活片刻,但是,憑藉它的威力,哪怕只是一擊,也能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力,足以鎮壓強敵。」

    青墨顯得頗為興奮,說道:「小黑可以幫助張公子一起激活開元鹿鼎,如此一來,就算張公子全力打出一擊,也不至於脫力。」

    敖心顏站在不遠處,緊緊抿著嘴唇,沒有說話,可是心中卻翻江倒海一樣,受到巨大的震動。

    「開元鹿鼎是八百年前聖明中央帝國的祭天祖器,它怎麼會出現在組長的手中?而且,怎麼只有組長才能掌控它?難道那一則傳言是真的,組長真的就是聖明皇太子?」

    敖心顏十分清楚,張若塵是因為信任她,所以才毫無顧忌將青天古鼎的名字說了出來。要不然,她根本就不會知道,那是開元鹿鼎。

    敖心顏沒有直接去詢問,因為她相信,等到張若塵覺得該告訴她的時候,肯定會親自告訴她。

    剛才,開元鹿鼎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的確相當驚人,可是,張若塵卻感受到自己對開元鹿鼎的掌控並不是那麼順暢,似乎只是激發出最表面的本源之力。

    說不一定,真的需要張家直系後人的血液,才能讓開元鹿鼎爆發出最強威力。

    張若塵將開元鹿鼎重新收入進空間戒指,隨後,查探食聖花的修鍊狀況。

    經過凈滅神火的淬鍊,食聖花體內駁雜的聖道力量變得十分精純,修為更上一層樓。

    不過,食聖花進入了沉眠狀態,應該正在衝擊上境聖者的境界。

    「等到食聖花踏入上境聖者的境界,就算遇到徹地境的聖者,應該也能對拼幾擊。」

    張若塵的心中十分期待,因為,以他自己現在的修為,與徹地境的聖者還有不小的差距,一旦遭遇,只能退逃。只要食聖花突破到上境聖者的境界,這樣的情況,就會改觀很多。

    接下來,張若塵開始打坐修鍊,全身一百四十四竅全部都打開,形成一百四十四個小小的漩渦,瘋狂吸收亡靈古船上的龍氣。

    那些龍氣進入體內,有的被凈滅神火吸收,有的被胸口位置的紅日聖相符吸收,還有一部分轉換為聖氣,儲存在氣海。

    太上長老送給張若塵的紅日聖相符,自從融入進他的身體,就一直在吸收他體內的聖氣。可是,紅日聖相符卻像是一個無底洞,無論多少聖氣流入進去,也都無法讓它變得飽和。

    雖然,紅日聖相符可以爆發出聖王級別的攻擊力,但是,這樣沒玩沒了的吸收聖氣,還是讓張若塵感到相當鬱悶。

    若是,流入進紅日聖相符的聖氣,儲存在氣海,張若塵又怎麼會只是將開元鹿鼎激活了片刻就脫力?

    現在,張若塵只能希望紅日聖相符能夠儘快達到飽和狀態,如此,他也就又多了一張厲害的底牌。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一道劍鳴聲響起。

    「錚。」

    沉淵古劍將所有聖器全部都煉化,散發出一片黑色的光芒,向張若塵飛了過去,圍繞張若塵的身體旋轉,形成數以千計的劍氣。

    哪怕只是一道劍氣,也很像一柄真實的聖劍,散發出來的力量令人生畏。

    張若塵停止吸收龍氣,伸手向虛空一抓,抓住了沉淵古劍的劍柄。

    頓時,滿天劍氣和黑色光華全部都飛入進劍體,只剩下一柄黑色的巨劍,樸實無華,卻充滿力量感。

    張若塵撫摸沉淵古劍的劍身,微微一笑:「八千二百三十六道銘紋,與滔天劍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滔天劍,在《千紋聖器譜》排名第二十七位,一共有八千九百八十九道銘紋。?並不是說銘紋數量越多,在《千紋聖器譜》上面的排名就越高,還要考慮劍的材質,銘紋的品級,還有別的一些附加力量。

    正是滔天劍的材質和銘紋品級極高,所以,在《千紋聖器譜》上面的排名才十分靠前。雖然只是一件千紋聖器,它卻能爆發出萬紋聖器級別的力量。

    沉淵古劍的銘紋數量,已經很接近滔天劍,只不過,劍中的銘紋品級卻要差一些。

    另外,沉淵古劍的煉器材質,是造化生鐵,這一點卻不是滔天劍可以比擬。

    因此,現階段沉淵古劍的威力,和滔天劍相差無幾,在《千紋聖器譜》上足以排進前五十。

    當然滔天劍最強大的力量,並不是劍的本身,而是它能夠結合滔天劍一脈歷代祖師的力量,匯聚到一個人的身上。

    這一點才是滔天劍最恐怖的地方。

    沉淵古劍沒能晉陞成為萬紋聖器,張若塵卻並沒有失望,因為,憑藉沉淵古劍現在的威力已經相當可觀。

    在崑崙界,不知多少宗門,想要得到一件萬紋聖器。但是,擁有萬紋聖器的宗門,卻是少之又少,每一個都是一方霸主。

    沉淵古劍現在的威力,並不比一件萬紋聖器弱多少,足以讓很多大型宗門都眼紅。

    亡靈古船的航行速度非常快,就算張若塵全力以赴飛行,也追不上它的速度。

    離開龍火島之後,亡靈古船也不知在陰陽海上航行了多少天,海面上,終於又出現了變化。

    即便是白天,海水的溫度也不再那麼滾燙,天氣越來越寒冷。

    小黑最是激動,爬到銀色亡靈古船最高的位置,道:「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要到達陰陽海的陰眼,遺棄深海。大家趕緊準備,接下來將會非常危險。」

    敖心顏突破到聖境,又掌握了界子印,實力大增的同時,對陰陽海的恐懼也是減弱了一些。她問道:「你是什麼意思?我們需要準備什麼?」

    小黑說道:「亡靈古船在遺棄深海的邊緣就會停下來,我們只能憑藉自己的力量繼續前行,大家必須要做好心理準備。接下來的路,將會是九死一生,若是有誰不敢進入遺棄深海,可以待在亡靈古船上面。」

    「已經走到這一步,無論前面多麼危險,我們也要繼續走下去。」

    黃煙塵的目光堅定,沒有一絲怯意。

    敖心顏向黃煙塵瞥了一眼,說道:「就連她都敢去闖遺棄深海,我自然是更加要去。」

    黃煙塵微微一笑,倒也沒有與敖心顏爭鋒相對,只是那笑容之中卻是帶有一些不屑的意味。

    天色漸漸變得昏暗,寒氣越來越重。

    並不是自然天黑,而是進入了一片詭異的海域,整個海域都像是常年處於黑暗之中,看不見陽光。

    最後,整個天地都變得一片黑暗,只剩下寥寥幾顆星辰懸挂在天空,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張若塵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觀察天空,記住星辰的位置,以此來確認方位。

    亡靈古城的航行速度越來越慢,到最後,完全停下來。

    這一片海域的海水相當冰寒,就算是聖者沾上海水,也會凍得渾身發麻,體內的聖氣流速會變得相當緩慢。

    天空中,寒風呼嘯,一道道風勁,猶如刀刃一樣鋒利。

    「現在怎麼走?」

    敖心顏向張若塵望去,詢問他的意見。

    「你們先留下船上,我去試一試半空的風勁。」

    張若塵激發出十聖血鎧,背上一對金色的龍翼展開,衝天而起,向遠處飛去。

    然而,才飛出十數里遠,張若塵就折返回來,臉色有些蒼白,站在船上一言不發,只是雙手抱成一個圓圈,調動聖氣在聖脈中流轉。

    半晌后,張若塵才壓制住體內的傷勢,重新睜開雙眼,沒等黃煙塵和敖心顏問出來,說道:「是玄陰罡風。飛得越高,罡風就越是可怕,剛才我嘗試飛到百米高的位置,卻被一道人形罡風擊中,若不是穿著十聖血鎧,後果不堪設想。」

    「傳說中的人形罡風?」

    在場的眾人,全部都倒吸一口寒氣。

    遺棄深海的上空未免也太危險,想要通過飛行的方式闖入進去,根本就不現實。

    青墨站在亡靈古船的邊緣外置,指著遠處的海面,雀躍的驚呼一聲:「你們快看,那裡有一座冰山。」

    張若塵順著青墨手指的方向望過去,果然看見一座兩百多米高的冰山懸浮在海面。

    「那是……」

    驀地,張若塵的眼睛一縮,露出驚訝的神色。只見,那座冰山的內部,竟然有一道人影。

    有人被冰封在冰山裡面?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