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劍陣……不對。”

    張若塵盯着六位女聖的身影,手指跟着比劃了一下,又是輕輕搖了搖頭,道:“變化更多,陣法走勢更加玄妙,可以隨意加人和少人,似乎比**劍陣還要高明。”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張若塵都翻閱過無數劍典,對天下之間的劍法和劍陣十分了解。

    **劍陣,已經是相當高明的劍陣,足以將六個人的力量利用到極致,由六位聖者施展出劍陣,更是擁有一掃**的恐怖威力。

    但,六位女聖施展出來的劍陣,似乎比**劍陣還要高明,張若塵以前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仔細觀察了片刻,纔看出其中的精妙。

    劍陣的威力很強,若不是大聖殘陣籠罩着無緣島,恐怕就在六位女聖將劍陣施展出來的時候,整個島嶼都已經沉入湖底。

    以邱藍山的強大修爲,落入進劍陣之中,隱隱間,竟然被壓制住,無法破陣走出。

    “住手。”

    一道攜帶強大聖威的呵斥聲,傳入正在交手的七聖耳中。

    聲音猶如鎮世洪鐘,邱藍山和六位女聖皆是感覺到眼前一黑,頭暈目眩,聖魂都像是要離體,等到他們恢復過來的時候,卻已經拉開一段長長的距離。

    在邱藍山和六位女聖之間的位置,站着一道渾身燃燒着火焰的人影,背上有着一對火焰鳳翼,高挑而又凹凸曼妙的身材,赤紅色的長髮,長長的雪頸,渾身散發出一股高冷、聖潔、霸道的氣質。

    邱藍山看到那道人影,眼中露出一道複雜的神色。

    對方,明明只是一個小輩,卻給他造成巨大的壓迫力,讓他這個通天境聖者都有些自慚形穢,不敢與她爭鋒。

    最終,邱藍山收回聖劍,道:“女武聖也要庇護他?”

    滄瀾武聖傲然而立,猶如一株火焰中的玫瑰,道:“我曾欠他一個人情,所以,也希望邱院主賣我一個人情。此事,我一定會查清楚,不會讓武市錢莊的聖者枉死。”

    “既然女武聖都開口,今日,本聖就不再追究此事。”

    邱藍山並不是一個不識趣的人,以滄瀾武聖那樣的身份都給了他一個臺階下,再不讓步,恐怕無緣島就是他的隕落之地。

    同時,邱藍山也是無比好奇,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精神力聖者到底是何方神聖,他怎麼能夠擒住祝輕衣,而且還能與滄瀾武聖、白羽六聖如此親近?

    難道是這位玄女之首的相好?

    “告辭。”

    邱藍山擔心遭到張若塵的報復,不敢繼續待在這裡,正要離開,卻聞到一股血腥味,片刻後,一片濃密的血霧從前方涌了過來,阻擋住他的去路。

    “告辭幹什麼?就在無緣島,你能去哪裡?”

    血霧中,傳出一道冷峭的聲音。

    一個長着巨大血翼的男子,戴着一張骷髏面具,殺氣逼人的從血霧之中一步步走了出來,擁有四隻手臂,手持四柄血劍,在他身體的四方各自站着一尊血紅色身影。

    明明只是一個人,給人的感覺,卻像是有五尊頂尖強者同時駕臨。

    “四劍血聖。”

    邱藍山盯着對面那個男子,目光向下移,看到四劍血聖的手中提着一顆血淋淋的人頭,不禁露出一道驚懼之色,道:“那是蒼北語,你竟然殺了他。”

    蒼北語是黑市一品堂的一位通天境聖者,與邱藍山斗了多年,修爲不分伯仲。如此厲害的一尊邪道霸主,竟然隕落在無緣島,死在了四劍血聖的手中。

    邱藍山的心中沒有一絲高興,只有深深的恐懼。

    四劍血聖冷笑一聲,道:“吸食一位通天境聖者的聖血,足以讓我的修爲增長一大截,而且,相當美味。你也是通天境聖者,不知你的血液,又能讓我的修爲增長多少?”

    站在四劍血聖左前方的那道血紅色身影,籠罩在血袍之中,內部卻是一團緋紅的血氣,並沒有真實的身軀。

    它衝了出去,血袍內部發出低沉的嘶吼聲,右邊的衣袖裡面,凝聚出一柄暗紅色的血劍,斜劈了下去。

    邱藍山的瞳孔逐漸放大,瞳孔中,血劍的劍影也是變得越來越大。他的雙手,連忙捏出劍訣。

    “飛星葬月。”

    冥蛇劍劃出一個圓圈,形成星辰和圓月的圖案,猶如一片星空,向前方攻殺過去。

    血紅色身影手中血劍,輕輕一抖,出現了一些微妙的變化,斬在圓月印記上面,破開邱藍山施展出來的劍訣,結結實實的碰撞了一擊。

    “轟隆。”?邱藍山的衣袍崩裂而開,身形向後倒飛,差一點與大聖殘陣的陣法銘紋碰撞在一起,幸好滄瀾武聖及時出手,才救下他的性命。

    “怎麼可能如此強大?以本院主的修爲,竟然擋不住他一道分身的攻擊?”

    邱藍山捏劍的手在顫抖,盯着四劍血聖,眼中的懼色更濃。

    雖然,邱藍山剛纔有些大意,才被對方一劍擊退,但是,區區一道分身也如此強大,本尊又強大到何等程度?怎麼能不讓人感到恐懼?

    張若塵的目光,盯着站在四劍血聖四方的四道血紅色身影,道:“那不是分身,而是使用聖劍的劍靈和聖者的聖魂煉製出來的四尊劍奴。”

    每一件千紋聖器級別的聖劍內部,都有一道成形的劍靈。

    只要抽出一道劍靈,與一位聖者的聖魂結合起來,融入劍修自己的劍意,使用出特殊的秘法,就能煉製出一尊劍奴。

    劍奴是可以伴隨劍修一起成長。

    當然,劍奴的煉製手法相當殘忍,真正的劍修根本不屑那麼做,漸漸的,煉製劍奴的秘法也就失傳。

    四劍血聖能夠同時駕馭四位劍奴,並且每一位劍奴都擁有通天境聖者的實力,由此說明,他的劍道造詣,必定是相當高明。

    四劍血聖的目光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聲音沙啞,道:“一個精神力聖者,竟然知道劍修都不知道的劍道秘密。”

    “你應該已經將劍六都修煉到大圓滿了吧?”張若塵道。

    四劍血聖並不否認,道:“眼力不錯,看來你對劍道真的是有很深的研究,你真的只是一個精神力聖者?”

    四劍血聖一步步向前,每踩出一步,從他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劍意、聖威,都會增長一大截。

    即便是以邱藍山的修爲,也都只能急速後退,躲到滄瀾武聖的身後。

    四位通天血將之中,本來就是四劍血聖和祝輕衣的戰力最強,圍攻滄瀾武聖的時候,就是他一劍重創了滄瀾武聖。

    而且,吸食蒼北語的聖血之後,四劍血聖的修爲,又更上一層樓。

    “轟!”

    滄瀾武聖的眼神銳利,手中的聖劍,向地面一插。頓時,四面八方的地面皆是衝出一道道劍影,劍尖指着天空。

    兩股強大的氣勢相互對衝。

    “手下敗將。”四劍血聖冷笑一聲。

    “是嗎?一對一的交鋒,你勝得了我?”

    滄瀾武聖的眸中殺機畢露,當日,以她一人之力,獨戰四大通天血將,最終雙拳難敵四手,被四劍血聖一劍重創。

    如今再次相遇,滄瀾武聖自然是要報當日的一劍之仇,於是,主動發起攻擊,手臂一擡,地上的劍影全部都飛起來,化爲一片劍雨,飛向四劍血聖。

    “唰唰。”

    四劍血聖的四隻手臂同時揮舞,竟是結成一座劍陣,四劍合一,四股千紋毀滅勁也是交織在一起,化爲一條洪流迎擊上去。

    打出劍雨之後,滄瀾武聖跟着飛出,體內響起一聲鳳鳴,一隻火鳳虛影在她背後呈現出來。

    她手中的聖劍,擊穿四股千紋毀滅勁凝結成的洪流,點在劍陣的中心。

    “轟隆。”

    四劍血聖的身體被壓得向下一蹲,體內的骨頭,發出一連串噼啪的聲音,雙腳踩入進地底,即便如此,還是向後退移了二十多丈的距離,纔將滄瀾武聖的力量化解。

    他和滄瀾武聖之間的地面上,則是留下一道一丈深的凹槽。

    “不愧是九天玄女之首,果然厲害,還沒有突破到通天境,竟然就有如此實力。”

    四劍血聖重新站起身來,眼神變得無比凝重,喚回四大劍奴,守護在自己的四方。

    滄瀾武聖的臉色也是有一些沉凝,道:“吸收了一位通天境聖者的血液,竟然讓你的修爲增長了如此之多。看來,今天想要斬你,必須要多費一些力氣才行。”?全力一劍,四劍血聖竟然擋了下來,沒有受傷,滄瀾武聖的心中其實是相當震驚。

    不死血族的成長速度太可怕,只要有高品質的人類血液,他們就能迅猛提升。

    四劍血聖道:“面對你這樣的強者,我怎麼可能單槍匹馬的與你交鋒?”

    一道大笑聲響起,震得林中的幻樹猛烈搖晃。

    滅風血聖的龐大身軀走了出來,出現到張若塵和六位女聖身後的位置,道:“以本聖的實力,應該可以和滄瀾武聖鬥戰十招八招吧?”

    滄瀾武聖鎮定自若,道:“今時不同往日,你們二人可以聯手,本聖的身邊難道就沒有幫手嗎?”

    只要六位女聖和邱藍山能夠拖住滅風血聖片刻,滄瀾武聖自信可以使用最快的速度,重創四劍血聖。

    到時候,她就能騰出手來收拾滅風血聖,和有可能隱藏在暗處準備偷襲的空前血聖。

    然而,就在滅風血聖現身的時候,邱藍山竟是化爲一道殘影,迅速逃走,消失在林中。

    “可惡。”

    滄瀾武聖看着邱藍山消失在視線之中,銀牙緊咬,生出一股怒火,堂堂北域聖院的一位院主,竟然如此貪生怕死。

    單單憑藉六位女聖的實力,怎麼可能擋得住滅風血聖?

    難道又要陷入遭受圍攻的險境?

    “哈哈!這就是你的幫手?”

    四劍血聖和滅風血聖皆是冷聲一笑,似乎是在故意刺激滄瀾武聖,擾亂她的心境,讓他們佔據更大的優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