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滄瀾武聖輕哼一聲,聖氣在體內猛烈運轉,背上的一雙火羽變得更加熾熱,嬌軀猶如化爲一輪烈日在燃燒。

    她果然出手,向四劍血聖攻殺過去。

    另一頭,六位女聖站在六個方位,再次結成劍陣,有着六道聖芒在她們的體內噴薄而出,向滅風血聖發起進攻。

    “就憑你們也想與本聖交鋒?”

    滅風血聖狂笑一聲,雙手展開,一股劇烈的風暴,在兩手之間的位置呈現出來,隨後,雙手向前一按,便是有狂風驟雨一般的混亂力量與劍陣碰撞在一起。

    “轟隆。”

    雙方的修爲差距太大,幾乎是在一瞬間,劍陣就被撕碎,六位女聖猶如落葉一般,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每個人的身上都受了一些傷勢。

    滅風血聖露出兩排尖銳的牙齒,再次大笑一聲,向其中兩位女聖走過去,伸出兩隻手掌,將她們從地上提起來。

    “滄瀾武聖,如果你不想她們死在本聖手中,最好立即放下你手中的聖劍。”滅風血聖揚聲道。

    滄瀾武聖並沒有放下手中的聖劍,依舊不斷施展出攻擊劍訣,逼得四劍血聖和四尊劍奴節節敗退。

    被滅風血聖捏在右手的那位女聖,譏諷的一笑:“想要使用我們威脅武聖大人,你完全就是在做夢。既然已經被你擊敗,那就只能同歸於盡。”

    隨即,兩位女聖想要自爆聖源,卻發現全身經脈都被滅風血聖制住,體內的聖氣根本無法運轉。

    “既然滄瀾武聖如此冷血無情,你們也就失去存在的價值,全部給我去死。”

    滅風血聖準備大開殺戒,然而,就在這時,在他的身後,一股強大的聖威爆發出來,危險的氣息在快速逼近。

    “還有高手?”

    滅風血聖感覺背部一片冰涼,生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不得不將兩位女聖做爲肉盾,向身後扔出去,抵擋來自後方的偷襲。

    剛將兩位女聖扔出去,滅風血聖卻發現,那股強大的力量波動,出現在他的正前方。

    只見,一道劍光迎面而來,頃刻間,已經到達他的胸口。

    根本無法閃避,滅風血聖只得調動渾身聖氣,匯聚到胸口位置,隨即,一道血紅色的光柱,從胸口瘋狂涌出。

    “轟隆。”?兩股力量猛烈碰撞,劍光和血柱同時崩碎。

    滅風血聖向後倒退了三步,在地面上,踩出三個深深的腳印大坑,胸口位置傳來一股隱隱的疼痛。

    他向對面看去,臉上露出一道無比詫異的神色,“竟然是你。”

    張若塵站在滅風血聖的對面,一身雪白的衣衫,飄逸的長髮,身上有着一種別樣的銳利氣質,與以前柔柔弱弱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剛纔出手的就是他。

    “古松子果然沒有騙我,三脈竟然真的重新凝結。”張若塵心中暗道。

    吞服下結脈丹之後,張若塵能夠感受到,體內的混沌之氣與聖氣一起,在聖脈和經脈中急速運轉,無論是武道修爲,還是肉身力量,皆是增長了一大截。

    修爲恢復的感覺,真的是無比舒服,就像是一個常年躺在病牀的垂死之人,突然之間變得健步如飛,沐浴在陽光之下,盡情享受着生命的樂趣。

    “不愧是通天血將,即便我使用出偷襲的手段,竟然依舊沒有佔到一絲一毫的上風。”

    剛纔滅風血聖後退了三步,可是,張若塵卻比他退得更多。

    難怪擁有通天境修爲的邱藍山,看到通天血將級別的人物現身,立即就逃,兩者的實力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

    六位女聖皆是目瞪口呆,眼睛齊刷刷的盯着張若塵。

    “他竟然也是武道聖者。”

    “居然可以打得滅風血聖都後退三步,就算沒有跨入通天境,也絕對是徹地境的巔峯。”

    “真不可思議,我一直以爲他只是一個精神力聖者。”

    ……

    Wωω• тTk ān• C 〇

    滅風血聖笑了一聲:“你的實力還不錯,但是,與本聖的差距還很大。五招之內,本聖就能斬你。”

    “話不能說得太滿。”

    張若塵的手指向虛空一捏,一道道天地靈氣匯聚過來,凝聚成一柄四尺長的白色長劍,道:“結陣。”

    六位女聖皆是一怔。

    不過,她們都是聖境人物,反應速度不是常人可以比擬,立即施展出身法,與張若塵會合在一起,結成一座劍陣。

    柳離女聖道:“公子,我們使用劍陣向他的正面發起攻擊,你只需要配合我們拖住他片刻,等到武聖大人收拾掉四劍血聖,局勢就會逆轉。”

    “不用那麼麻煩,接下來由我來主持劍陣。”

    張若塵的腳步踩動了兩下,手中的長劍平舉,頓時,與六位女聖組成的劍陣融爲一體。

    六人劍陣變成七人劍陣,威力變得更加強大,劍陣覆蓋的範圍也是擴大了一倍。

    六位女聖再次被驚住,面面相覷。

    他怎麼會精通她們的劍陣,難道以前研究過?

    也不對,就算以前研究過劍陣,沒有與她們長時間練習和磨合,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融入進劍陣之中。

    雖然六位女聖心中極其吃驚,但是,也都相當欣喜,因爲張若塵的實力遠比她們強大,加入進劍陣之後,勢必會讓劍陣的威力大增,未必不能與一位通天血將對抗。

    “任何陣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不堪一擊。滅世風暴。”

    滅風血聖的雙手再次擡了起來,施展出一招聖術,雙手之間,一個巨大血紅色風暴漩渦凝聚出來,發出震耳欲聾的呼嘯聲。

    隨着他將風暴打出,頓時天旋地轉,就連大聖殘陣的陣法銘紋都被震斷了一根又一根。

    張若塵的眼神平靜如水,長劍一動,頓時使得劍陣運轉起來。六位女聖手中的聖劍,全部都不受她們自己的控制,與張若塵手中的長劍融爲一體,同時一劍揮斬出去。

    血紅色的風暴被撕裂,一道道劍氣飛出去,猶如雨點一般擊在滅風血聖的身上,發出嘭嘭的聲音。

    滅風血聖不斷後退,一直後退了十數丈,纔是大吼一聲,體內有着磅礴的血氣涌出,形成一個巨大的磨盤,急速旋轉,將所有劍氣全部都震飛出去。

    “譁——”

    又是一道劍光刺出,散發出刺目的光芒,與血紅色的磨盤碰撞在一起。

    一聲巨響之後,滅風血聖再次向後倒退,一連撞斷一排幻樹,幸好及時穩住腳步,要不然,已經掉入進大聖殘陣之中。

    兇名蓋世的通天血將,居然被一連擊退兩次,滅風血聖的眼神變得無比沉冷,道:“你們是在找死。”?以張若塵爲首,七人劍陣急速推進,與滅風血聖越來越近。

    滅風血聖心中憤怒,自從遇到此子,就諸事不順,簡直就像是他命中的剋星。今天,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要將他斬殺。

    滅風血聖正要動用一招底牌手段,可是,另一頭四劍血聖卻已經堅持不住,率先敗下陣,立即向滅風血聖傳音:“趕緊退走,與空前血聖會合之後,再來收拾他們。”

    四劍血聖的四隻手臂,被斬斷了兩隻,短時間之內很難重新長出來,於是,轉身就逃,化爲一片血霧消失在林中。

    滅風血聖知道滄瀾武聖的厲害,四劍血聖都逃走,他哪裏還敢繼續戰下去?

    滄瀾武聖趕回來的時候,滅風血聖已經消失了蹤跡。

    六位女聖皆是露出欣喜的神色,危機終於解除,此次又是多虧了這位神祕男子,若不是他,後果不堪設想。

    滄瀾武聖的眼神一寒,突然刺出一劍,劍光比閃電還要,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張若塵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滄瀾武聖最終收住劍勢,聖劍的劍尖,停在張若塵的雙眉之間,最終沒有刺下去。

    “你爲什麼不出手抵擋?”滄瀾武聖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明知道你不會殺我,我爲什麼要出手?”

    滄瀾武聖的一雙黛眉微微一擰,對眼前這個男子有些無可奈何,收回了聖劍,道:“女皇自創的歸一劍陣,只傳給了七十二宮女聖,你是如何學會?”

    張若塵喃喃自語道:“原來這座劍陣叫做歸一劍陣,是從歸一劍訣裏面演變出來的嗎?”

    看來他以前果然不知道歸一劍陣。

    “你是剛纔看見她們施展歸一劍陣,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參透了劍陣的玄妙?”滄瀾武聖問道。

    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上揚,道:“沒錯。”?六位女聖都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只有修煉歸一劍陣,纔會明白劍陣有多麼複雜和玄奧,沒有數十年的時間,怎麼可能參透?

    只是看了一遍,居然就學會,也太變態了吧!

    “果然。”

    滄瀾武聖倒是一點都不意外,道:“以你的強大精神力和接近劍聖的劍道造詣,能夠做到這一步,倒也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張若塵自謙道:“歸一劍陣變化莫測,能夠借來天地之力,哪有那麼容易能夠完全參透?我只是學會了一些皮毛而已。”

    “以你的劍道造詣,堪稱準劍聖。像你這樣的人物,整個崑崙界也是屈指可數,不可能憑空冒出來一個,你到底是什麼人?”

    滄瀾武聖也是一位準劍聖,又是女皇的近衛,對天下間厲害的劍修都有一定了解,可是張若塵的出現,卻讓她感覺到相當意外。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自然不會將身份告訴她。

    滄瀾武聖的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不過,很快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於是嫣然一笑,美麗動人的眼眸眨了一下,充滿絕色風情,道:“遇到一個準劍聖不容易,我們比一比劍法如何?只用招式,不用聖氣。”

    ……

    (每天深夜睡覺,感覺不健康,所以,決定調整一下,儘量上午碼字。昨晚在微博上有通知。這章算是今天的第一章。)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