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很清楚滄瀾武聖與他比劍的目的,無非是想通過他使劍的招式,推測出他的來歷和身份。

    “現在不是比劍的時候,這裡也不是比劍的地方,以後會有機會。”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是灑脫的轉身,向藥園的方向行去。

    滄瀾武聖快步追上,與張若塵並肩而行,道:“還有另一件事,我要與你商量。將祝輕衣借給我一用,條件隨便你提。”

    “不行。”

    張若塵很果斷的拒絕。

    滄瀾武聖頗爲疑惑,道:“將祝輕衣留在身邊,對你沒有半點好處。不死血族肯定會有大批高手出動,前來營救她。人族中,與她有仇,或者想要使用她的人頭換取修煉資源的修士,也肯定會找上你。以你的修爲,根本保不住她,最終只會害了自己。你將她交給我,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張若塵停下腳步,盯了她一眼,笑道:“你的人情很貴嗎?”

    “當然很貴。”

    滄瀾武聖的睫毛上翹,一雙鳳眸之中,流露出自信的笑容,神采奕奕,驕傲得就像是一隻真正的鳳凰一般。

    張若塵的神情卻是變得嚴肅,道:“你不是已經欠了我兩個人情,打算怎麼還?”

    滄瀾武聖先是略微一怔,隨後,露出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表情,道:“沒看出來,你竟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今天,也算是欠了你人情?若不是我出面,你和武市錢莊已經結下大仇。”

    “若不是你出面,北域聖院的那位院主,已經變成一個死人。”張若塵道。

    滄瀾武聖無言以對。

    六位女聖跟在兩人的後面,全部都是面面相覷,甚至有人還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還是第一次有人能將高高在上的武聖大人嗆得說不出話來。

    張若塵再次停下腳步,道:“你跟着我幹什麼?”

    滄瀾武聖捋了捋晶瑩赤紅如火焰一般的長髮,擡起雪白的下巴,望着連接着天地的一根根陣法鎖鏈,道:“無緣島很危險,殺機四伏,我們應該結盟,如此一來,即便與不死血族的三大通天血將同時對上,也能從容應對。”

    張若塵有些好奇,道:“兵部的強者,還沒有趕來仙機山?”

    “應該已經在路上,不過,據說不死血族也有大批高手趕過來,情況並不是那麼樂觀。最新得到的消息,仙機山似乎是隱藏着一個了不得的大秘。”滄瀾武聖道。

    張若塵道:“你和六位女聖登上無緣島,到底是爲了什麼?千葉聖芯草?”

    “沒錯。傳說,千葉聖芯草是煉製化聖丹的主藥,無論是真是假,至少不能讓它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

    滄瀾武聖又道:“再說,越是危險的地方,才越是能夠磨礪修士的意志。以我現在的修爲,只靠吞服聖藥、聖丹很難突破到通天境,需要歷練,需要在戰鬥之中感悟聖道規則,需要一次脫變的契機。”?一直待在太平、安穩、舒適的地方,人是會變的麻木,如同死水,即便有再多的修煉資源,也很難感悟到更高層次的聖道規則。

    需要改變。

    遇到這樣的困境,即便是待在深山之中的佛道修士,也會靜極思動,選擇進入滾滾紅塵,入世修煉。

    武道修士遇到這樣的困境,則是會尋找一位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對手,展開一場生死對決。

    絕大多數時間都待在中央皇城的滄瀾武聖,顯然也是遇到相同的困境,所以,纔會親自趕來仙機山。

    不僅是來尋找化聖丹的丹方,也是爲了實現自身的突破。

    白羽十二聖也與她抱着相同的目的,不願意繼續待在死水之中,想要打破桎梏,衝擊到更高的境界,因此,死亡也就在所難免。

    “既然大家這麼投緣,那就暫時結盟。”張若塵道。

    無緣島只有這麼大,隨時都可能再次與通天血將對上,憑藉他和青墨的實力根本無法應對,與滄瀾武聖結盟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張若塵帶着滄瀾武聖和六位女聖走出幻樹林,來到藥園外,卻沒有看見青墨的身影,心中不禁一緊。

    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公子。”

    籬笆上,響起青墨的聲音。

    隨即,纏繞在籬笆上的一根青色藤蔓,逐漸收縮,化爲一個身材纖細的少女,正是有些怯怯弱弱的青墨。

    暈厥過去的祝輕衣,本是包裹在青色藤蔓的內部,此刻,則是被青墨提在手中。

    青墨的眼珠子轉動,低聲道:“先前,有好幾位聖境強者來到這裡,我不敢單獨和他們交手,所以躲了起來。公子,你不會怪我吧?”

    “我爲什麼要怪你?”張若塵笑道。

    青墨道:“他們都闖入進了藥園,我沒有出手阻攔,那個老頭可是說,一旦……”

    察覺到滄瀾武聖和六位女聖在旁邊,青墨不敢繼續說下去,連忙閉上嘴巴。

    滄瀾武聖相當精明,連忙問道:“哪個老頭?”

    “的確是有那麼一個老頭,已經闖入進藥園,準備搶奪千葉聖芯草。所以,我們應該加快速度,不能讓他搶先。”?張若塵向滄瀾武聖解釋了一句,隨後,跨出一步,直接踏入進藥園。

    青墨長大嘴巴,感到不可思議,張若塵竟然完全沒有將古松子的話當一回事,自己也闖了進去。

    古松子狡猾得很,真要是聽他的,在外面幫他看守藥園,到最後,多半又要被他坑。

    所以,張若塵決定採取主動。

    只要能夠得到千葉聖芯草,到時候,恐怕古松子還要求他。

    藥園中,瀰漫着血紅色的霧氣,有着一道道光束交織在一起,充滿了危險。

    張若塵取出不久前從一位血聖手中奪來的吞雲鍾,向前扔出去。

    “譁——”

    一道光束,從吞雲鐘上面劃過,直接將這一件千紋聖器割成兩半,墜落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即便是滄瀾武聖也都倒吸一口涼氣。

    “大聖殘陣的威力在藥園中,達到最大限度,大家千萬要小心,一旦與光束接觸,必死無疑,任何防禦手段都無用。”

    張若塵提醒了一句,繼續前行。

    藥園的泥土,是赤紅色,噴薄着神聖的光芒,竟然是使用神血澆灌過的神血赤土。

    既然是一片神土藥園,能夠孕育大量的聖藥,也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沒過多久,他們在一株聖藥的旁邊,發現了一具屍體,被光束切割成九段。那是星宿教一位徹地境聖者,一方霸主,可惜爲了一株聖藥,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張若塵和滄瀾武聖都不缺聖藥,因此目標很明確,直奔千葉聖芯草而去,根本不想去採摘別的聖藥浪費時間。

    等到奪下千葉聖芯草,再考慮也不遲。

    藥園中的霧氣變得越來越濃,憑藉聖境生靈的視覺,竟然也只能看到五步之內的景象。

    “叮叮。”

    霧中傳出一陣悅耳的風鈴聲,像是有人在快步行走。

    突然,風鈴聲停了下來。

    這時,張若塵和滄瀾武聖的前方出現一道黑色人影,身材很高,手臂很長,腰部掛着一串白色風鈴。

    黑色人影的嘴裡,發出嘶啞的聲音,相當刺耳,道:“回去吧!千葉聖芯草不屬於你們。”

    “死亡邪氣。”

    張若塵的雙目一瞪,在黑色人影的身上,察覺到死亡邪氣的氣息。

    驀地,黑色人影的身上氣勢變得無比凌厲,腰上的風鈴,也是無風自響,道:“本來還是饒你們一命,現在不行了!你知道得太多,必須死。”

    黑色人影如同鬼魅一般,穿過一道道血紅色的光束,五指向前一伸,按向張若塵的面部,有着一團死亡之氣,從他的掌印噴涌出來。

    “劍出。”

    滄瀾武聖的手指捏成劍訣,向前一點,聖劍飛出去,與黑色人影的手掌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道鏗鏘的金石之聲。

    隨即,兩人同時向後倒退。

    “好厲害,沒想到崑崙界的世界之靈都被斬斷,還能誕生出你這樣的天驕,在同境界,竟然可以與我一戰。”

    黑色人影發出一道笑聲,隨後,向後倒退,隱入進血霧之中。

    “追。”?滄瀾武聖本能的意識到,那個黑色人影的來歷很不簡單,想要將他留下,於是,迅速追了上去。

    張若塵的心中也是充滿疑惑,眼睛一凝,立即跟了上去。

    沒有追出多久,張若塵只感覺一步踩空,身體急速向下墜落,猶如跳下懸崖了一般,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不過,很快他就重新腳踩實地,輕輕吐出一口氣,擡頭看去,只見,整個世界都變得不一樣,已經不在那片藥園。

    剛纔似乎是跨過了一道空間壁層。
最近更新小說